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国会听证:中国入世十年 不守承诺反倒退

主管中国事务的美国助理贸易代表瑞德(Claire E. Reade)(摄影:吴天明/大纪元)

人气: 12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12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帆华盛顿DC报导)12月11日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十年。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简称CECC)13日就此举行听证会。美国国会议员、贸易专家及人权活动人士均认为,中共在很多方面违背其入世承诺,伤害了美国乃至世界经济,也削弱世贸组织本身的合法性。同时中国的人权法制状况也在倒退。

该委员会主席、资深国会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在听证会的声明中说,2002年CECC就曾举行一场听证会,名为“WTO:中国能否遵守承诺?”。回顾过去十年,他的回答是“很遗憾,没有。”

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资深国会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摄影:吴天明/大纪元)
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资深国会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摄影:吴天明/大纪元)

委员会共同主席、国会参议员布朗(Sherrod Brown)则表示:“加入世贸不仅没有给中国带来自由民主,也没有带来公平贸易。”“十年之后,很清楚中国没有遵守承诺,也没有实现其支持者不现实的期望。中国民众不仅没有获得更多自由,反而连基本的言论、信仰和集会的自由都没有或非常有限。状况越来越糟糕。”

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共同主席、国会参议员布朗(Sherrod Brown)(摄影:吴天明/大纪元)
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共同主席、国会参议员布朗(Sherrod Brown)(摄影:吴天明/大纪元)

中共从市场经济改革中倒退

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最新提交国会的报告,中共至今仍未能完全遵循世贸组织的许多基本原则,而且近五年来,中共越来越向国家资本主义方向发展,而从原有的市场经济改革中倒退。

主管中国事务的美国助理贸易代表瑞德(Claire E. Reade)女士在听证会上说,在履行WTO承诺方面,由于中国在最近五年加强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整体状况依然很复杂。他们主要担忧的问题包括:对知识产权保护不力、歧视性的产业政策、政府对市场的干预、以及市场准入门槛过高。她还强调,透明性(Transparency)与法制(Rule of Law)是WTO的基本原则 ,而中共政府在这方面也没有善尽其责。十年来美国政府总共针对中国向世贸提出12宗投诉。

出席听证的美国贸易律师普莱斯(Alan Price)则指出,中共违背世贸规定具体体现在:提供国内企业补贴;干预国有企业决策;出口限制;操控人民币汇率。

中共继续侵犯人权

史密斯议员在其声明中指出,根据CECC2011年度报告,中国继续大规模的侵犯基本人权,并系统性地破坏法制。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被抓捕、并常常受到酷刑折磨,发表异见的网站被关闭,信仰自由被压制,少数民族被迫害。

此外,中国的劳工权益被践踏,奴工产品也大量出口到美国。这直接导致了不公平竞争,使美国人失去在本国的就业机会。史密斯议员说,他将致信给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要求就此立即展开调查。

中共的网络封锁令美国企业失去很多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网络也被中共利用,作为打压人权的工具。最近,史密斯议员再次提出“全球互联网自由法案”,要求在美上市公司提供他们是如何采取措施、履行维护人权职责的,并限制美国公司出口用于网络监控的软、硬件等。

世贸组织无法约束中国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也应邀出席听证会作证。他在证词中说:“中国的法律被理解为官方的工具,被官方认为有利的情况下才会被执行,被认为无利就不会被执行,所以世界贸易组织根本就无法约束中国的经济行为。”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左前)和秘书长黄慈萍(右)(摄影:吴天明/大纪元)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左前)和秘书长黄慈萍(右)(摄影:吴天明/大纪元)

他还指出:“中国的国内经济既不是自由的贸易,也不是自由的市场。在中国的市场上,中国政府永远是最大的控制者。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公司,都必须通过中国政府的允许获得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或者市场准入。”

“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是为市场经济国家设计的。十年后的今天的现况说明,世贸既没有能力应付一个巨大的非市场经济实体,也没有能力迫使中国执行世贸组织的规范。”

他希望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能够充分认识中共专制体制所造成的这种特殊的法律体系及市场的不规律性,不要以美国的正常社会的正常思维方式去想像中国。

“中国是否在扼杀WTO?”

史密斯议员还提出,中国违背世贸承诺的做法、包括其国家资本主义的表现和薄弱的政府管治能力,也令世贸组织本身的信用受到质疑。人们不禁要问“中国是否在扼杀WTO”?

贸易律师普莱斯(Alan Price)说:“考虑到中国经济的规模和影响力,不遵守世贸承诺不仅伤害美国和第三国的经济利益,也削弱世贸组织本身的合法性,威胁到以国际规则为基础的贸易体系。”

2000年,在大企业的游说下,美国政府同意给予中国永久贸易最惠国待遇,从而把贸易和人权问题脱钩,并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成立与此直接相关。直到目前,很多议员都认为,当初这一决定是个错误。

“除非能保证人权,包括劳工权益,否则(中共的承诺)就是彻底虚假的。你让一个专制政府只是签个字,嘴上说会遵守这些规定,而当他们不去做的时候,你能如何强制其执行?”史密斯议员说。

目前,俄罗斯也在申请加入WTO。很多华府人士认为,中国的例子正是前车之鉴。

未来如何应对中共

美国众议员卡普图尔说,自从美国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十年来,美中贸易逆差超过两万亿美元,美国失去四百万就业机会。同时中国的人权状况与市场环境日益恶化。与会专家均表示,美国应从中国的现况中吸取教训,重新调整政策。

经济战略研究所主席普莱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摄影:吴天明/大纪元)
经济战略研究所主席普莱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摄影:吴天明/大纪元)

魏京生在会中指出:“要改变这种大规模的不公平的国际贸易关系,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把中国排除在世界贸易组织之外。而在没有办法排除之前,只能是各个相关国家用同等的贸易壁垒,迫使中共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得不执行世界贸易组织的规范。”

“在中国自身没有建立起公平的法律体系之前,只有利益损失可以迫使中共政府遵守公平的原则。其它所有的条约或者协定,都不可能有效。”

经济战略研究所主席普莱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认为,很多跨国企业创立于美国,但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美国公司。他们在世界市场上追求利润,压低成本。如果能从不公平的贸易制度下获利,他们并不会考虑其它因素。帮中共在美国游说的正是这些在中国获利的大企业。如果要改变现况,除非能够改变其追求的原动力。

律师普莱斯(Alan Price)则提出,美国国会与行政当局必须采取更加协调一致的大胆手段,向中共发出明确信号——“这种扭曲的贸易政策与现象必须停止,中共必须尊重世贸规定。”

注: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简称CECC)成立于2000年10月,旨在监督中国的人权和发展状况,并向总统和国会提交年度报告。委员会包括九位参议员、九位众议员和五位由总统指定的高级行政官员。

(责任编辑:张安)

评论
2011-12-15 12: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