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对中国严重的空气污染您想说啥?(3)

4日夜间到5日上午,北京大雾弥漫,能见度低,空气污染严重。(网路图片)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2月15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我们先来听一位大陆陈先生的电话,陈先生您好。

MP4下载收看

陈先生︰主持人好,两位老师好,我想问关于这次空气污染。我们都知道中国的空气污染问题非常严重,污染程度基本上已经影响到我们的生活。我的问题是像欧美西方的发达国家在发展的过程中似乎都有经历过严重污染的阶段。那我们说西方国家在处理环境的问题上他们似乎做得好,一直没有听过一些污染非常严重的情况,每一个国家都曾经历过。我的困惑就是国家要发展,像中国这样的大国要成为一个发达国家,那环境污染是不可避免的,那经济发展之后跟环境维护是不是能找到一个平衡点呢?这是我的疑惑,请两位老师解答一下。

主持人︰好,谢谢陈先生的电话,我们下一部分也要谈到这个问题。我们接下来接听加拿大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中国大陆的空气污染确实很严重,刚才听到一位嘉宾分析,说是中国共产党希望政治的合法性所以需要经济发展很快,但是我的疑惑就是说,它空气污染那么严重造成老百姓意见那么大,那不也是影响它的政治合法性吗?它为什么不去解决呢?我想可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腐败的问题,就因为放着那些污染的项目,各级官员可能可以得到很大的好处,一旦治理了这些项目,补上了某些项目,那很多人的腐败机会就少了很多。所以我觉得中国大陆的体制不变,贪污情况不变的话,那个环境是很难治理好的,即使最高层有这个决心,下面也可能不去解决它,有这么个问题存在。

主持人︰好,谢谢张先生。因为我们时间有限,我们接下来再接听一下纽约刘先生的电话,刘先生您好。

刘先生︰您好。大家谈了很多关于大陆污染的问题我就不重复了,我谈一下我前年去山西,我就发现山西那个地区,我从南走到北,你穿件白衬衣或白T恤第二天就得换,这个东西你就可以看到,因为它是个产煤的省份。它那个空气不说你呼吸来说,另外一个意味着这种空气污染接触的人确实很多,因为我在大陆我是在医院工作,我就接触过这种病人,叫做“矽肺”,你们应该知道。这种病治不好,依照我这种理解,吸到你肺里头去,它就在肺泡里永远不出来,对肺功能有害。我以前接触过这种病人很多,大家只知道说得癌,可这个矽肺病是慢性接触,没办法。什么病人呢?就是粉尘作业、隧道里这种打隧道的这种病人,我以前在医院工作接触这种病人实在太多了。

主持人︰好,谢谢刘先生。因为我们时间有限,还有一位朋友在线上,谢谢您。请听一下新泽西的彭先生的电话,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您好。大家都讲了很多,同样的问题我就不多说了,大家都讲的很对,我也有很深的体会。我现在就说它的问题的产生和结果,将来会怎么样呢?是在于它对这个事件危害的态度,中共对这个的态度和世界其他国家是很不相同的。我想用一个比较实际的事讲,我的工作本身跟买卖器具有关,有的时候它会用到一些材料是不大好的,比如说汞或石棉这些东西。在美国任何建筑物里,以前也有过石棉或者是其他的建筑材料,如果会对人的呼吸道产生不好的影响的话,他一知道这件事马上就采取措施,有这样材料的人员一定要加强检测自己的身体,就是说他知道了以后他就永远不再用这个材料了。现在所有的房子,新造的它都不会用这样的材料。

在中国大陆它知道铅中毒有害的情况下,它还在继续用很多这样的材料,这是我所知道的。我在这个公司对汞和铅这方面的东西,它就马上采取很多的步骤使那些人渐渐远离,和工业上不再生产这样的东西,可以用其他的东西代替。如果有这样的情况,在中国大陆就不一样,它就会说美国可能用了一百年才发现这个问题,我们也需要一百年才向它们渐渐靠拢。这就好像前些时候,中共也有用这个借口来把自己改进的步骤减慢,合理化,比如说它这个……

主持人︰好,彭先生我们时间有限,打断您了,因为接下来还要回应观众朋友的问题,谢谢您的电话。那好,我们综合来回答一下。

杰森︰刚才彭先生后面的意思,我想其实就是在回应大陆陈先生的意思,陈先生说了一个很好的观点,就是中共经常用的观点,就比如伦敦曾经也是“雾都”,也有很多人受害。我一直举这样的例子,就是当你看见前人行船已经触了暗礁,你还会傻得再把你的船再撞个洞然后再去修补吗?不会的。中国发展IT技术的时候,它绝对不会沿着90年代的路子先走,走完后慢慢走到现在这个技术。它一定是用最好的。

这个问题的关键就是,当西方在发展工业的过程中走了一段弯路,西方走回来了,中国已经看到的时候,你仍然这么走,那你就是把中国人民的生命当儿戏。这个还不是一个问题,刚才彭先生还谈到一个问题,就是西方是在不知道的时候,但是一旦知道它立刻改,而且很坚持,比如铅这个问题。我当初第一次在美国租房子的时候,租主给我一个契约告诉我说这个房子是哪一年建的,根据法律我必须告诉你,很可能这房子含有铅,你要签个字说你知道铅这个事儿。它是一个系统的方案,保证这个事情不再发生。

主持人︰它从法律上给你一定的解决的。

杰森:而中国的话,谁都知道铅是有毒的,但是中国孩子玩的玩具就大量存在铅,很多时候它出口的时候特意不(注明)包含铅的成分,甚至还被美国查到,所以说中国孩子血里头的铅含量是远远超过国际孩子的2倍的。而这个铅的问题当然它是污染,跟空气污染是一脉相承的一个概念。所以说某种意义上讲的话,你不能用一个简单的,就说我们是发展过程中的必然过程,关键的问题是中共根本不把老百姓的生命放在心上。

主持人:就说你对这个事情的态度到底是怎么样,这是一个关键。

杰森:实际上,你不是说我看见历史之鉴我要改正,立刻发现问题我立刻解决,它不是的。历史上有,它可以成为我现在的借口;现在发现问题了,我把它塞在床下头,我不让你知道。这是它处理事情的方法。加拿大张先生谈到另外一个就是说,事实上是底下的官员因为各地方的经济发展的需要接了一些这样很糟的项目。这个问题我个人感觉还是中央它的力度不够,比如世界上此时此刻正在开“国际环境气候大会”,中国的环保局总局长在会上,他不是以一个建设性的怎么样去解决世界环保问题,他却是把发展放在第一位,大骂国际西方社会说:我们要发展,我们要解决温饱问题,在这样情况下,你不要告诉我们一定要承担环境的责任。

这不像一个环保局局长该说的话,环保局局长你第一考虑的应该是怎么样保护你的群众,而且中国微博上的报导,还说全场一秒钟齐声欢呼,当然我理解,可能西方一些落后国家,跟着中共在做这个事,但是你可以看到这是中共中央的思维方式。它在国际上跟人争的时候,不是说我们是一个地球村的村民,我们共同承担这个责任,它还是把发展凌驾于所谓的环境之上。甚至来跟西方来拼争的这样一个概念。

那么这个过程中,这就是非常明显的中共指导经济发展的思维模式,它在很多情况下,环保只是一个样子,环保只是给世界讨价还价的一个法码,某种意义上讲它真正主要还是考虑它的经济发展。当然我知道高官他最终他一定会移民到西方,他有足够的钱,而且我们也都知道很多高官级别,他孩子、孙子这一代40~50%已经是美国公民了,所以他不真正的在乎中国环境的问题,事实上他有后路的。

主持人:但是刚才观众也提到了,像这种有害的物质,你吸入了肺之后,它没有办法,是不可逆转的,那他现在在那个环境里生活,他不也是受害者吗?

竹学叶:从这个角度来讲,其实每个人都是受害者,就是作恶者其实也是要害人害己的,只不过在事情发生之后,他有更好的条件来保护自己,其他一般的民众就做不到了。最近大家可能都注意到像《纽约时报》等等,西方媒体在报导中国有很多有钱的人移民到西方这样一个话题,注意到里面其实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国的环境问题,当然还有其他的问题,就是这种环境对人们的危害很多人已经是明明白白看到了。

主持人:无法忍受了。

竹学叶:所以很多人也觉得在中共这个体制下这是解决不了的事情,所以就移出来,一走了之。还有刚才加拿大张先生讲这个可能是腐败的问题造成的,其实我觉得把腐败的问题如果我们追溯历史可以看出,在当初中共建政没多久的时候像刘青山、张子善那样子的事件,中共要想治理腐败其实很容易。它要想把某一种现象打压下去的话,如果它政权稳定,它的合法性不存在问题的话,它3天之内就做到了。但是它为什么做不到,其实也就是现在它利用这些腐败的官员们,大家是一个利益的整体,它不可能去治理腐败,你治理腐败共产党可能就完了,就是所谓“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的问题。

所以它这个腐败的问题也是它执政的合法性的一个表现,它没有办法去反腐败,它做反腐败也是收拢民间的一个样子。所以反映到环境问题,它实际上又归结一个问题了,它为什么不能治理环境呢?一样的,如果它真要治理,可能马上老百姓觉得经济没有发展那么快,它的合法性可能又没有办法自圆其说了。所以我想这是一个问题。

主持人:但是我们刚才讲到很多中国空气污染的现状已经这么严重了,也看到了当局的态度,可能要想靠当局来解决这个问题也是很难的一件事情。那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每天都在呼吸这样肮脏的空气的老百姓,我看有些资料说每个人每天会有15立方米的空气吸入,实际上你就把自己这个人体当作吸尘器了,面对这样的现象老百姓能做什么?

杰森:第一,信息上一定要保证大家了解这个真相,我知道中国很多问题首先是来自于信息封闭,刚才上海有个吕女士谈到她最近根据报导才理解了PM2.5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危害是什么。而这个时候你要充分理解中共媒体是喉舌,这是它的属性,中共就这么定位,明著告诉这是它的喉舌。

就是说中共不想让你知道的事情,你绝对不可能从任何媒体知道;中共不想让你看到的数据,你绝对不可能从中共的统计局,或其他的官方的网站上知道。所以你第一要知道的是你去寻求你的信息,这个信息已经不是说是不是跟我的政治思想有关的,它不是的,它跟你的经济有关,跟你的生命有关系。所以追求更多、更开放的信息,比如到世界各地看看,或通过中国封锁的网路到各国去看一看,这是每个人都要做的,这是为你的生命、为你的孩子着想的问题。

再一个问题,每个人也可以成为一个信息发放员,当你知道这个信息的时候,你也有责任把这个信息变成你周围的人都知道的信息。不管是历史上SARS病的传播问题,还有最近环境污染的信息问题,你都应该突破中共对这个信息的封锁,你告诉他们。当然从大环境来看,从自理这个问题,就是知道了我可以防止,我可以戴上口罩,戴上特殊的口罩,一般的口罩还拦不住PM2.5,要戴上特殊的防PM2.5那种口罩,这样会保证你自己能受保护。

但是最根本的问题我们希望能让孩子出去跑,在草地上活动。这样真正的大环境治理的话,那是长期的工程。这个工程在目前中共这样的框架下怎么实现,我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思路,因为中共把很多路都堵死了。这时候我想至少我们从良知上能做一点是一点,比如在有问题的地方能让我们起正面的作用就起一点正面的作用。当然整体的大环境在目前中共的框架下还是很难解决的。

竹学叶:我觉得中国发生这样的环境污染问题,不管每一个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在其中其实都起了一定的作用,就像你说的我不知道情况,那不知道情况反正就按中共的要求盲从去做了,最后做了可能就承担后果,所以现在的污染问题每个人都在其中,当然极个别的高官可以把自己关在空气清洁器的房间里,但是作为普罗大众,不管什么样的阶层都在推波助澜,或者不得已的这么去做。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我想每个人都要起自己积极的每一部分的作用,就像杰森讲的,你首先要争取了解这样的情况,但是光了解,被动的保护,你实际上还是无能为力的,可能在一定的情况下可以稍做一些弥补,但是要想改变整个的环境,每个人就要起作用。首先要了解中共政府和民众的关系,这几年爆出一些相关的信息,已很清楚的说明这一点,就像几年前郑州市一个官员讲:你到底是为老百姓,还是为共产党?

主持人:对,更多的人如果出于自己的健康考虑,为自己的子孙后代考虑多去发声,可能这个问题会逼迫着当局也要做出一些改变。好的,非常感谢两位今天精彩的评论,也感谢这么多观众朋友踊跃参与我们的节目,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时间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视频:【热点互动】对中国严重的空气污染您想说啥?(上)

视频:【热点互动】对中国严重的空气污染您想说啥?(下)

评论
2011-12-15 5: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