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彪女婿眼中的岳父

人气: 18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12月16日讯】9月4日,在北京举行了“九一三”40周年文史研讨会。“九一三”事件当事人、亲属和“文革”研究者、教授、记者50多人共聚一堂,追索40年前这件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的真相,并从诸多层面进行了学术探讨。

其中与林彪有关、与林彪事件有关的一批当事人或亲属与会,其中不少人发言。发言者披露的许多第一手鲜为人知的史实,势必引起学界和民众高度关注。全文刊登在《新史记》杂志第4期,并正陆续刊登在网上。

这次会上第一个也是最引人关注的发言人:林彪女婿张清林,他是“九一三”事件发生时就在北戴河现场的经历者。现将他的部分发言转载如下:

张清林说:“如果说还有谁值得我崇拜的话,那就是林彪——可是我原来对林彪没有什么感情。”

我跟林豆豆是生死之交

张清林称:“我首先辟一个谣。社会上有谣传,刚才高记者也问我:和豆豆关系怎么了?我和豆豆是生死之交,1974年我们被分别批斗以后,第一天晚上我们就申请结婚了,没过几个小时我们就被押送到开封43师农场,就劳动改造了。这个生死之交不可能轻易说散了就散了;另外林彪愿意托孤。这是我先辟的一个谣。”

张清林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平民家庭,中共1949年窃取政权之前住在一个镇上,1950年的一天晚上,看见部队从他家门口飞也似地跑过去,听到枪声和炮声。后来才知道这是四野的部队。20年后他到北京,认识了林豆豆后,才知道自己出身于国民党家庭,父亲抗日战争期间在国民党的兵工厂做技术工作,伯父是国民党的一个将领,“文化大革命”中被害死在一个山头上,1980年后平反,承认伯父是抗日英雄,他在四野衡宝战役中,没有听白崇禧的,听了程潜的,把部队解散了,自己就隐藏起来。“文革”中又被揪出来,惨死在野外。

1971年3月份,张清林受广州军区卫生部委托,在31野战医院组织西南五省军队专家新医疗法经验交流和论文整理,有一天,广东军区政委任时仲突然通知他,叫他到北京。从此,他便卷进了政治漩涡……

张清林说:“父亲一直叫我不要介入政治,所以我业务技术意识很强。小学、初中、高中学习成绩平平,但大学非常优秀,我来北京时是主治军医。我对林彪没有像你们在座的当年那种军人的对林彪的感情,我那时确实没有。如果要说有一点的话,因为我被广州军区参谋部信任吧,参加了广州270多场制止武斗的抢救工作,在‘文革’当中,从某种意义上讲,我是从尸堆里爬出来了,看见死了很多人。”

我对林豆豆骂过林彪

张清林坦承:“来到北京以后,我骂‘文化大革命’,甚至骂过林彪,是在刚认识林豆豆的时侯。”

他之所以骂“文革”骂林彪,是因为“文革”初他受到冲击,被批为“一把刀主义”、“单纯技术观点”、“新生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等等,

他表示:“但是我对林豆豆骂林彪的时候,不知道她是林彪的女儿,以为她只是《空军报》的记者。开始只是送中药,后来,总后勤部卫生部让我跟着她一起采访基辛格访华后下边的反应。到最后,我才知道她是林彪的女儿。以后,我也不敢再骂了,其实,‘骂’就是议论。”

1971年8月8日,张清林进入了毛家湾,在毛家湾呆了整整一个月。在这段时间,他白天都在毛家湾,晚上就回到他自己的宿舍:“当时我和豆豆认识的时候,我没有那种感觉,像现在一些书上写我是被‘选美’选上来了。因为像我这样的,选美不会选上我。普通话讲得也不好,长得也那么土里土气。豆豆愿意接受我,估计一个是我敢说实话;另外一个她不是想找一个丈夫,而是想找一个大夫——找一个大夫的目的是弄清楚她父亲得的什么病,想了解一下他父亲病到什么程度了。”

让他感到震惊的是,林彪的保健大夫进毛家湾十年,都没有给林彪看过病,林彪也没有找过他。而且,他发现当时林彪的卡路里只有正常人的一半,有的时候一个月不大便,这是一般正常人都难以生存的!

他对豆豆说了她爸爸的病,她感到很震惊。那么多专家、那么多人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她因此很信任张清林。

在毛家湾这段时间,他分析林彪患有精神忧郁症。据豆豆讲,(林彪)在家里边说“文化大革命”怎么怎么回事,在公开场合表态又是另外相反的观点。也就是说在家里是一个人,到外边是另外一个人。豆豆跟他说什么事的时候,有时候精神状态好,有的时候精神状态就不行,这些状态一言难尽……

他说:“之后通过我所见到的、听到的,并且又亲身经历‘九一三’事件,在‘九一三’事件当中,我一直在豆豆身边,冲在最前面,抢枪的是我,第三次报告也是我。”

张清林承认,在“九一三”事件前后,他见过不少高级领导、高级人物,包括周恩来、汪东兴、纪登奎等这些人,但是在他的印象当中,林彪是最慈祥、最善良、对物质和权力无欲到一个正常人都不如的状态的这么一个人。随着后来看的书越多,思考得越多,对林彪的印象在他的内心当中就越深刻。

他说:“如果说还有谁值得我崇拜的话,那就是林彪——可是我原来对林彪没有什么感情。”

1971年夏天,林豆豆布置一个题目,对中美的关系怎么看,让他到部队采访,他写了一篇《以拉对拉、以打对打》。林豆豆把文章给林彪看。林彪说这文章写得好。林彪还说:“中美之间好端端的一个大好外交形势,被耽误了20年。”豆豆问:“抗美援朝,美国说美国打赢了,中国说中国打赢了,到底是谁赢了?”林彪说:“谁也没赢,斯大林赢了。中国上了斯大林的当。苏联通过朝鲜战争把中国推向了苏联的怀抱。现在中国跟美国接近,远则近之,近则远之,这是好事。”并且说:“苏联大国沙文主义,是中国的头号敌人。”张清林称,林彪从苏联回来以后,几乎没有说过斯大林半个好字。列宁他好像也不是太感兴趣,说他的话太啰嗦。

被隔离由谢静宜单线逼供

“九一三”事件当中,林豆豆叫他跟林彪身边警卫员保持联系。接到林彪内勤电话之后,他从56号楼,冲到8341大队部,去做第三次报告。第三次报告以后,就和豆豆被隔离在大队部。

10月4日,就被8341部队押送坐火车到北京,被谢静宜带到玉泉山。刚坐下来,谢静宜就说:“这栋楼是汪东兴在这养病住的楼,刚走。对面是朱德那个老家伙住的。为了你们来,把他赶走了。”因此,在玉泉山这座院子里,就只有他和林豆豆两人。

张清林回忆称,跟他们接触的就一个人——谢静宜,她是独人单线,很神秘。还有一个8341部队副团长叫李钊,他在生活上管他们,但是跟他们很少接触,唯一能够接触,能说上话的,就一个谢静宜。

谢静宜到底代表谁她也没有说,只是她就是中央派来的。然后,她传达了57号文件,让他们组织上、政治上、思想上,跟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揭发批判林彪。

这个环境显然是一个搞“逼供信”的环境——不让任何人接触嘛;第二点她告诉他们现在住的楼,是汪东兴的楼,意思说你们一写到任何事情,不能触及到她的姓,这等于是暗示了;第三点你们要开始揭发批判,如果写了“九一三”事件,你们不要加任何分析。

……

林彪未讲过“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

张清林说:“谢静宜逼我们揭发林彪的罪行,林豆豆只好写了一些林彪对毛的一些不满的议论。林这个人也是矛盾的。他对毛建国以来一系列的做法不满意,另外一方面……他说主席这个旗帜还得举。林彪的悲剧就在于这个愚忠。”

他称,另外一方面林彪又对抗美援朝,特别“反右”、“大跃进”以后,他对毛有很多不满意,甚至说过:“左戴花,右戴花,左撇子、右先攻”,“只关心个人名利、权威,不顾国计民生。”这些话他们都揭发了。

彭德怀被打倒以后,林彪有一句话:“谁说老实话谁就完蛋。”可是,这句话后来被谢静宜在梁效编的林彪的材料里边篡改成:“谁不说假话就办不成大事。”

他说:“谢静宜篡改伪造我们写的材料,这是一个铁的证据。”

张清林表示:“在玉泉山她逼我们写的,还有后来写的揭发稿,我做一个说明,就是‘九一三’事件后,和‘四人帮’垮台前后,所有的揭发材料、批判材料,由于豆豆的身体不好,都是我代笔整理的。我因为是基层上来的,也没有什么经验,她身体也不好,甚至包括给江青写了一封信,豆豆是坚决不写的,是我出的馊主意,是我写的。当时为什么写?我非常担心她有可能被害死,从北戴河我就开始担心,所以我就一直守在她身边……”

……

(责任编辑:李平)

评论
2011-12-16 12: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