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乌坎村民抗暴 路在何方?(1)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没有真正的民主,乌坎村的遭遇正是血淋淋的证据。(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12月18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从12月11日开始的广东乌坎村民抗暴事件震惊海内外,大家先看一下这段背景短片。

MP4下载收看

(播放新闻片段)

抗争事件起源于多年来当局将当地2万多亩耕地卖尽,村民无以维生,年轻人大多出外打工。9月初,地方当局谎称,一块60万平方米的耕地没有卖给开发商,实际已经以几十万人民币卖掉;之后,当局阻止村民抗议,派武警进村镇压并打伤村民。

11月21日,全村村民群起阻止开发商动工,遭到数千武警暴力镇压。老百姓们拿起木棍与持枪的政权对抗,甚至赶跑了村中的共产党官员。村民也透过在外读书和工作的乌坎人发出呼吁:期待全国同胞声援。这一事件遭到中共封杀,却赢得了海内外的关注。

广东陆丰市乌坎村目前仍然遭到警方封锁,粮车不许进入,人则只准进不许出,村中网络被掐断,电话、手机均遭监控,村民告诉本台记者,大家都有随时赴死的心理准备。

村民表示,平时除了吃饭的时间之外,大家都集中在一起,随时准备应付突发事件。

西方主流媒体《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BBC、《每日电讯报》都给予报导。

乌坎村民:“现在村民目前来说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回我们村代表(薛锦波)的遗体。”“年轻人,甚至连小学生,老年人7、80岁的,几乎全村大大小小都在参与。”

村民表示,他们对被杀害的村代表薛锦波相当敬重,在死者头七之日,全村民众将举行追悼会,并会继续向当局讨说法。

乌坎村民:“为死难者举行一个追悼会,举行完之后,我们就会步行走十公里左右,到市政府去讨个说法。”

被当局酷刑致死的民选临时理事会副会长薛锦波的女儿说:

薛健婉:“我爸!我不知道他过世之前到底是怎么样了,就是嘴巴打开合不上,胸部有破皮、有点瘀青;大拇指已经肿了,而且明显变形了;鼻孔里面都是血已经干了;脸和身上的颜色都不一样,也是发青发紫、黑的;检查背部的时候,也有很多好像就被脚踢过或踩过那种伤痕;膝盖瘀青破皮,一直到脚踝都是青、浮肿的。”

乌坎村民:“哪个人都怕死,但是面对死亡的时候你没得选择。但是死就死了,无所谓嘛,大家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我相信。”

乌坎村民:“我们自己要站岗,怕他们又进来打人,又进来抓人,轮流站岗。一有什么情况,那些小孩子吓得都哭。”

村里的学生也表示,他们已经无心上课。

乌坎村民:“小孩子全部停学,包括校车全部扣起来了。接我们村的校车也给政府扣了,要放出来的话学校开证明它还要罚款。”

海外民运人士汤志明表示,他们一都在密切地关注乌坎村民的抗争。

海外民运人士汤志明:“我们也在向国外的政府、国际的一些组织去呼吁,希望他们能够关注。”“想办法让国际上的一些组织首先是关注,在必要的时候采取干预。”

英国《每日电讯报》形容“乌坎村发生了极不寻常事件”。2万人口公开反抗,中共完全失控,这是历来首次。

《每日电讯报》记者马克姆‧摩尔指出,尽管中国每年发生18万起“群体性事件”,但是共产党被迫“撤退”,还是前所未闻。

(新闻播放结束)

主持人:这个事件将如何发展?乌坎村民抗暴,路在何方?我们今天是热线直播节目,欢迎您打我们热线号码参与讨论,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互动,Skype地址是RDHD2008,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也可以通过爱博电视,不需要翻墙软件就可以直接在线收看,爱博电视下载的网址是www.starp2p.com。今天现场的两位嘉宾,一位是新唐人特约评论员竹学叶博士,竹博士您好。

竹学叶:安娜您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评论家陈破空先生,陈先生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我们刚刚一开始跟大家看了一段这个事件大概的过程和背景,您能不能再给我们观众介绍一下事情的进展。

陈破空:我首先补充一句,这个乌坎事件是9月21日开始的,当时因为村民不同意村的支书或者共产党的村主任把土地私相受售卖给开发商,村民愤起抗争,现在已经近三个月了,所以11月21日有更大规模的抗议。

最近抗议的爆发是因为他们的村民代长薛锦波被中共的公安、恶警在狱中打死了所引起的,最近的情况是村民为薛锦波举行了盛大的追悼会,出席追悼会的人有7千人,全县群情激愤,气氛非常的悲壮,连一个共产党的高级领导人死了他们恐怕都没有这么多人出席追悼会,而且乌坎村民今天所表现的意志是绝不跟政府妥协。

另外乌坎村民也号召全国人民12月21日,就他们抗暴三个月的时候到北京去为乌坎人民请愿,他们也呼吁在外地的乌坎民众为当地的乌坎民众请愿,呼吁不能看着家乡的父老乡亲被活活的饿死。

主持人:我们看这次事件有很多视频流传出来,因为还有一些境外的媒体到中国,到了乌坎村把一些东西发出来,当然还有一些个人发出来的录像,那我刚才已经看到一些,竹博士您看到这些之后,看到这个事件您有什么感受吗?

竹学叶:我觉得最大的感受就是,整个村所有的村民在这件事情上是团结一致的,我们知道中国老百姓一般来说,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愿意和所谓的政府对抗。大家经过几十年也都知道,中共政府对待老百姓手段之狠,或者手段之卑劣那是难以形容,但是到了今天这么一个全村将近2万男女老少都行动起来,而且非常一致站在一起的一个抗暴团体浮现出来。

所以我觉得具体的细节我想报导可能很多,但是我们不难想像老百姓已经把自己的生命,已经放到了危险的一个状态当中,不逼到这一步是不会这样做的。所以我想和其它的地区,之前几年尤其土地拆迁或者土地的私下售卖造成这种群体事件,这一次给人印象是最为激烈,也说最为悲壮,老百姓团结的也最为坚决,所以我想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个矛盾的激化也是前所未有的。

主持人:我们刚刚看到影片里面,村民就讲我们都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您觉得跟其它地方发生的这种群体事件也好,或者说老百姓对官方的抗暴事件也好他这一次有什么特点吗?

陈破空:对,中国每年都发生十几万起、或二、三十万起的所谓群体事件,群体事件是中共官方的定义,实际上是民众抗争事件,这次在广东汕尾陆丰乌坎村的村民,他们是前所未有的公民意识的觉醒,我们为他们的公民意识觉醒感到非常振奋,首先他们在这次抗暴中是成立了他们自己的组织,比如说:成立了临时村民代长理事会,还成立了妇女联合会,这是一个。

另外他们更进一步打出了一个口号,他不仅仅是反本村的腐败,他们反独裁,直指制度,而且他们表态的非常勇敢,当这些大批的公安、武警,一千多个武警荷枪实弹对他们发动进攻的时候,他们改用自己土制的武器赶走这些公安、武警,公安、武警用催泪弹和高压水也没有压制他们,结果他们的村民在村口设路障,用树枝、树头设路障,防止警察的进犯,而警察只好退后离五百米也设自己的路障。警察最后还被迫采取下策,就是搞所谓断水、断电、断粮,这种卑贱的手法,他们用这种明显违法的手段来对付这些村民,村民的勇敢精神与政府对抗的精神,而且全村男女老幼结成一块。

就像前一段时间一个作家余华说的,中国人每个人是根筷子,这是分散的没有力量,但是一旦筷子拧成一把它就非常有力量,这次乌坎村的民众就显示了筷子拧成一把的力量,所以他们的公民意识觉醒,应该说明超乎外界想像的,而就这样一个公民意识觉醒的社会,仍然是受一党专政的控制,受贪官污吏的制约,这是中国当代的一个荒诞剧。

主持人:那有人说这一次和以往非常不一样,他们不但赶走了这些警察,而且还赶走了村里所有的党政官员。尤其是在他们村做了30年的党支书,让这2万人的渔村成为一个,第一次在一百多天没有共产党管制的这么一片土地,您觉得这是不是一个很大的特点呢?

竹学叶:我觉得其实人们很容易想像,如果没有这些贪官,没有中共的这些官员在里边为非作歹,其实中国各处都是肯定是平安无事的,那么正是由于这些贪官污吏在中共政权之下,他可以胡作非为,也不受限制,所以造成了种种不平等或者是民众之间的恩恩怨怨啊,民众和政府之间的这种纷争啊!

其实完全是由于共产党这些基层干部,在长期几十年里边这么不断地运动,不断地整人,不断地利用权力去牟取自己的利益,才造成今天这样一个局面。也可以这么讲,就是共产党它实际上也真是低估了这些平民百姓抗争的力量。

如果比如说地方官员他要知道民众反映是这么样一个状态,他很有可能他会去想一些别的办法,提早就会压下去,就像当年江泽民一直很邪恶的提出所谓“把一切不稳定状态消灭在萌芽状态”。

那么像这个村子这样一个情况,显然已经是摀不住罩不住了,逐步逐步升级,也就是说共产党它把老百姓的底线已经远远的打破了,它也真的没有考虑像古人所说的“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也可以看出就是中共的政权已经到危险至极的时候,它仍然不能够回头,仍然不能罢手,对老百姓的这种欺诈还是好像一直这么越来越狠,所以我想它这个事件不仅是表现老百姓的团结,也可以表现中共在这个几十年的政权统治之后,走到了穷途末路的一个状态。

主持人:刚才您谈到就是越来越危险,这一次有很多在中国大陆的这些民众,他们也知道了这些消息,那他们的反应还有海外的这种反应是什么样呢?

竹学叶:我觉得国内的反应从网上已经看到,相关的消息已经是不能发出来了,但是在封锁之前这个消息实际上是传遍全国的,所以已经知道乌坎人要呼吁全国的人在指定的时间,刚才陈教授讲了就是在21日要到中共的首府去所谓的请愿。

海外实际上也都已经知道了,像刚才提到的一些国际媒体,实际上也采访了好多天了,那么西方的媒体通过这样的一个报导其实西方的政界、民众已经是很清楚。也就是说中共对待这样一个民众,它采取这样一个公开的武力对待的状态,也是暴露在世界光天化日之下,所以我想中共它想在这种情况下要想掩盖它这种丑恶也是不可能的。

主持人:那我看在这个事件之中,其实中共它也用了缓兵之计,比如说它说你们派代表来跟我们来谈判,我们可以去协商,但是这个代表,就是这位薛锦波他被带走之后,2天就已经死亡了,而且刚才我们在一开始的录像看到,官方说他是死于心脏病,而他的女儿在陈述的时候,我们看到有很多细节,您相信他是死于心脏病吗?

陈破空:首先他们在村民派出代表跟政府谈判的时候,抓捕这些代表,把这些代表关押起来,是比土匪还不如的行径,证明这个政府就是一个土匪和流氓政府,因为即便是土匪谈判也还有个章法,互相不会去抓捕对方谈判使者,甚至古代交兵说不杀来使。所以这个政府抓人家的谈判代表,说是谈判,却把谈判代表扣下来关进派出所,这首先是一个非常不齿于人类的这么一个手法。

第二就是我们中国人都非常清楚,一旦被抓进派出所,那就是看着中国政府怎么收拾你,就是中共的这些恶警,这些所谓的公安,这些政府,他们会授意怎么收拾。

要么就是用恶警出马一顿暴打,要嘛就是让那些犯人中的牢头狱霸,暗中指使他们下毒手,轻则就是给你一个教训,看你还敢不敢闹事;重的话就是打死拉倒。所以薛锦波肯定就是这样,他是12月9日被抓进去的,12月11日就死了,一个42岁的壮汉,年纪轻轻,身体健康,一个壮汉2天之内就死了,而当局所说的话根本就不可信,说是心脏病复发,而他们的家属都知道他没有心脏病,而他们的家属看了尸体,发现他的身体上到处是伤痕,脸上、手上、身体都是伤痕,这明明是酷刑的结果,或者是暴打的结果。

所以这个很明显的原因就是他是被当局折磨致死的,是当局谋杀的,是共产党的地方政府又添了一条谋杀罪。而在这个时候我们看到了一条内部消息,中共广东省的公安厅的一个副厅长赶到当地,对这些维稳警察讲:说你们干得好,你们不用担心,不要有负担,说打死了就算了,说这是要给他颜色看的,是要给他杀一儆百。他当场拍版,找一个原因,就说心源性疾病猝发而死的,就这么找个疾病,他找这个疾病还有好处,就是说告诉那些老百姓,你只要敢带头闹事,你也可能随时心源性疾病复发而猝死,这是一个。

另外也有警察对老百姓这么讲,说我们的上级已经讲了,说你们还想清算,15年之内你们都清算不了,只要共产党政权安稳,你们不要作你们的民主梦,谁敢闹事,抓谁,谁敢闹事,谁就是死。甚至说薛锦波就是下场,所以薛锦波的死是被中共贪官和恶警打死的,这是毫无疑问的。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乌坎村民抗暴,路在何方?”那么这个事件将如何解决?将会怎样发展?乌坎的村民如何能够被救?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和我们讨论,那我们先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加州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安娜主播好,陈破空教授好,竹学叶博士好,今晚话题是“乌坎村民抗议,抗议何路?”,就是路在何方?那么我说根本就没有什么路,因为他们再怎么对,那个中南海当局跟地方政府再怎么错,当局也绝对不会给他们活路的,所以说就诚如你们所说的,刚刚讲那个中共它那个真面目,几乎每一集都在讲。

主持人:好,谢谢丁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司马女士的电话,司马女士您好。

司马女士:谢谢你接电话,我见到乌坎村这个消息,让我喘了一口大气,我天天看你们的消息,我看见人自焚,屋子被扒了,而人没有办法,财产没有了,也没有办法,只有自己烧自己,只有自残的,那是我们的一个弱点,所有北方的人很可怜,我们都是从屋顶上烧了火,一团团滚下来,那样子中共不会同情的,我很赞美乌坎村的勇士,他们像革命党一样那么可爱,些年轻人懂得把村子把守起来,拿着棍子去对着他们的炮,这样子去把这些恶棍给赶走了,我觉得他们是太有脑筋了,因为他们已经站在生死存亡的这一个线上了。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视频:【热点互动】乌坎村民抗暴 路在何方?(上)

视频:【热点互动】乌坎村民抗暴 路在何方?(下)

评论
2011-12-19 2: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