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乌坎村民抗暴 路在何方?(2)

目前乌坎村粮食和物资短缺,昨天下午,村民理事会又召开了村民大会,全村人民一致赞成捐款买米和紧缺物资。图为,12月18日,一乌坎村民挑着花生走过。(AFP ImageForum)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12月19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我们先回应两位观众朋友他们的说法,然后我们再继续接观众朋友的电话,陈破空先生先请。

MP4下载收看

陈破空:我首先回应一下纽约司马女士的说法,的确是这样,乌坎人民站到了生死线上,他们是完全无路可走,应该说我们作为同胞,作为人心都是肉长的,都是同样从那片土地上出来的,不管我们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要向他们伸出援手,不管这种援手是传递信息,还是向国际发出呼吁,还是响应12月21日那种抗议,我们一定要声援他们。这是一个。

另外,刚才丁先生说,这个路是没有的,这个共产党是不会给活路的。没错,共产党不会给活路;但是路是民众闯出来的,这次乌坎人民的抗暴已经取得了一个初步的胜利。那就是说现在的汕尾市政府宣布冻结那个项目,就是开发商购买的那个土地被冻结,项目叫停,而且把个别的村官,究竟是哪个村官不知道,个别的村官实行了双规。也就是说如果民众不是抗争的话,我想这样的结果是不会争取到的。

我们要指出一点就是,这个当局是非常恶毒的,它们就在薛锦波这个死案上,它们居然不交还遗体,家属要求交还遗体,他们居然说什么呢?如果家属不承认当局所下的“死亡”结论,就不交还遗体;另外还说,这个村民如果不停止抗争,它们不交还遗体。这是一个完全丧尽天良的政府,自己犯了杀人罪,居然连遗体都不交给家属,还要家属来承认它们编造的这个杀人理由。所以这样一个政府强加给人民的压迫,我想任何民众都是忍无可忍的。

主持人:刚才司马女士谈到一个,就是说她看到现在有一些中国人,他们为了抗争就是采取自焚的办法,或者是自残、自杀这种办法,您觉得这个对中共这样的政权有作用吗?

竹学叶:我觉得用生命抗争,这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时候人才会用的,因为人活一世嘛,生命是最为可贵的,拿生命来抗争,那就是再也无路可走了。但是我想一般人们用生命来抗争的时候,实际上是期待着施暴者能有所悔悟,因为你把别人逼到了生命的绝路上去的话,那你再逼下去,实际上就是已经是丧尽天良了嘛。所以人们在采取这种不得已的手段,实际上是期待着对方有所悔悟。但是我们知道中共在这种事情上,从来是没有悔悟的,也就是说一个民众的抗争,他哪怕拿出了自己的生命,他哪怕真的就献出了生命,中共从来也没有后退过。

我们在过去几年里边,无数的这种民众抗争的例子都看到这些,唐福珍……还有很多这种例子。那么有些官员他说你点啊!你怎么不点呢?因为中共它的目的并不在于说挽救你的生命,好像怕你死;而是说,你死了这个问题就解决了,你就没法抗争了。因为媒体在它手里边,那么舆论在它手里边,权力在它手里边,它认为你要是一个老百姓,就像是个蚂蚁一样。

就像广东原来有一个官员说,我跟你们市长一样,你就像一个蚂蚁一样,你们是个屁民,如何如何。它整个执政的这么一个政党,就是这么样一个对老百姓的态度的话,你用生命来抗争,在它看来实际上你就等于是一般的自杀,你自杀了跟我没关系。

所以我想这种邪恶的政权,在这种政权面前我想老百姓用自杀、自焚,你用生命来抗争,实际上我觉得,我个人观点是没有意义的,你只有把这个事情真相向更多的人去宣讲,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个事实真相,真的从外界,从各个方面来对中共施加一定道义,或者是各个方面的压力,使得它不敢轻易的,比如说光天化日之下行恶,那么可能暂时看来还是一个比较理智的一个做法。

主持人:好,我们再接几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纽约陈先生,陈先生您好。

陈先生:你好。我看到中国的抗暴事情,使我得了个启示,我们今天在海外我们可以讲话,就是让我们可以呼吁联合国来干预这件事情;另外在我们自由地区的,不管在海外的侨社,我们可以发动示威游行,我们来支援乌坎村的事情;还有就是香港更接近大陆了,发动声援;还有在台湾醉生梦死的那些政客们,也告诉他们,你们跟大陆共产党发展讲和平啊,你们如果将来有一天被共产党解放以后,你们就跟乌坎村的人一样,我这是话外之话了,我就讲今天台湾的政客很醉生梦死。

主持人:谢谢陈先生。那我们再接下一位洛杉矶陈先生的电话,陈先生您好。

陈先生:你好。我觉得我们海外的也要做些具体的工作,我们在国外的可以组织律师这些人,把他们这些以前被害案子的,要把那个当事人,它们怕的,某某某做什么事,杀了什么人,做什么坏事,把它记下来,以后可以追究他刑事罪,还要追究他的民事罪,他的财产移出国外,在他的孩子、老婆那里可以把它拿回来的,他们会怕的。这是我的意见。

主持人:好,谢谢陈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休士顿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我在这里希望主持人和两位特约评论员出自于人道,呼吁乌坎村周边的人民对他们进行食、水,物需品的支持,因为我们是唯一自由的中文电视台。好,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那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这只是冰山的一角,其实像这种事情我相信每天都在上演,只是大范围、小范围。为什么这个事情曝光呢?这是因为有一个美国的记者进去了,把它拍照照出来,所以才曝光。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共产党已经走投无路了,这比清朝末年还惨!为什么共产党怕达赖喇嘛?达赖喇嘛在印度成立一个临时政府,所以现在我希望我们海外那些个民运分子,应该成立一个临时政府,专门组织这个工作,专门把内部暴动的消息传到大陆去,然后让大陆心变、质变、量变,然后就像孙中山一样,一晚上就叫它变天。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那我们再接下一位中国大陆李先生的电话,李先生您好。

李先生:你好。我想说一下就是,好像当年第一个苏维埃政权就是在海陆丰,就是说什么意思?乌坎当年是第一个接受共产党领导的地方,然后现在就是说第一个拒绝共产党领导的地方又是乌坎。我想就是说请那个陈破空先生从这个角度来谈一下这个现象。

主持人:好,谢谢李先生。那我们来回应一下,回答一下他们的问题,陈先生。

陈破空:刚才大陆李先生说这个很对,他说广东陆丰这个乌坎村当初出了一个人物叫彭湃,彭湃这个人是共产党早期的领导人,他在那里搞农民运动有声有色,比毛泽东搞得还轰轰烈烈,成立了第一个共产党的农民政权。这个彭湃是32岁的时候被国民党杀掉了。那么今天的乌坎人民又以他们今天的一种血性向共产党说告别,因为他们看到当年共产党所谓的烈士所建立的政权,不过最后是一个贪腐集团而已,是个掠夺人们财富的政权而已,所以今天的乌坎人民向共产党说告别。

另外刚才很多民众都讲得很对,我需要提醒的是,就是说共产党镇压的几部曲,大家要明白,不管是国内的同胞还是国外的同胞,它镇压第一步,假装安抚、欺骗,小恩小惠,趁机派卧底打探情况;第二步它是抓补领导人,杀鸡给猴看;如果这两招还不见效,第三步它会丢卒保车,它会拉几个村官或者小官员来开杀;这招如果还不起作用,它就会把这个事件诬赖到境外敌对势力。它们现在由于BBC记者潜伏进去了,报导情况出来,它们就说这是境外敌对势力的煽动。好,这个为预留镇压做准备。所以中共的第五步,下一步就是大规模的镇压,它们根本不在乎死多少人,也不在乎流多少血,也不在乎国际的声音,所以乌坎人民的确处在危急之中。

刚才很多朋友讲到很多的办法,像在国际上告状,收集它们的罪证,为将来历史存照,我想有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可以做,就是给当地的贪官污吏、给那些恶警打电话,警告他们不要对乌坎人民下毒手,如果他们今天对乌坎人民下毒手,他们所有的名字、电话、地址全部记下来,迟早有一天不是在国内,就在国际上,国际法庭都要起诉他们,我想这个工作海外的人可以做。

主持人:竹先生。

竹学叶:我想刚才陈教授讲,中共一贯的一个比较有特色的,就是把所有民众争取自己权利的这种抗争,就称之为“有组织”、“有预谋”,甚至是受海外什么反华势力的操控,甚至煽动。这个只要是一个大规模的运动,只要是有海外媒体报导,它最终都会走到这条路上来,因为就是前面那几部曲它已经是收拾不住了,最后就是没有办法了,就只好倒打一耙。

但是其实人们稍微冷静下来想一想就会明白,在中共统治几十年之后,这样一个比较偏僻的乡村,怎么可能海外的一个什么报导,一个什么人过来就能够把民众撤反,就能够把老百姓鼓动起来,就是跟共产党对着干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也就是说民众的这种积怨已经是像火山一样,只不过要有一个触发。

那么像他们自己选出的村民代表按照政府的要求去和你商量,你把人打死了,那民众也就看到了,共产党是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跟你真正的商量了。所有采取的措施无非就是打压。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他已经看到了,没有退路,那么只能往前。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没有海外或其他民众的帮助的话,那么这种危险真的就像中共当年在“六四”的时候,在天安门那么样全世界人都关注的情况下它都敢大开杀戒。在这样的乡村,我们没有理由相信共产党会心慈手软。

所以说,大家真的应该不仅仅是说我在关注,真要拿出行动来。就像乌坎村周围几个村子,我看有报导,已经行动起来了,有一个村的人已经公开的去游行要求声援乌坎村,而且邻村的好多村子互相之间在学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你们怎么做的,我们怎么做的。应该把粮食、水送到乌坎去,不能看着我们这个乌坎村的兄弟姊妹真的就饿死。

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共产党不是因为乌坎人民有什么问题才这样的,它对待所有的老百姓都是这样的,这个贪官遍地,对你这个村子今天是这样,明天可能就轮到你那个村子。所以这个老百姓已经看到了,这并不是乌坎人自己的事情。

主持人:刚才陈先生谈到了,就是说中共很有可能大开杀戒,那我们记忆犹新“六四”的时候,包括就是不久之前,就是在这个地方,汕尾东州村,中共也是开了枪。而且当时我印象非常深刻的那个图像中,老百姓都跪在地上要求把被打死的他们这些亲人的遗体给要回来,它们都不还给他们。所以您认为这次它们还有可能开枪吗?比方说它真的再开枪的话,那您觉得中国人民还能忍受吗?世界还会这样去……现在尤其在中东、非洲都已经……民主浪潮可以说遍及世界,国际还会允许它这样做吗?

陈破空:2005年发生的东州村事件,那个事件它属于汕尾,这个地方也属于汕尾,都是同样一个地方,都是广东沿海比较有公民意识觉醒的一些村庄。东州村当时的一个图像震惊国际社会的时候,当那些武警大规模镇压,死了村民之后,这些村民跪在武警面前求他们把亲友尸首还回来。但是我们这一次看到乌坎村的村民没有跪在武警面前求他们把尸体还回来,而且就是要讨回遗体,然后向国际社会发声,向记者哭诉,有这样的事情。他们宁愿对国际媒体来下跪,也不向中共武警下跪。我想这是广东人民、中国人民的一个大的觉醒和大的进步。

我想这里最重要的一点要提醒,当初的东州村怎么被镇压?当时东州村的民众也是为了抗议发电厂的一个项目拆迁了他们的土地,他们坚持了7个月,当时广东出现了张德江,是江泽民的人马,悍然下令,血洗东州村,最后把东州村的抗争活动给镇压下去了。

我想共产党的一个基本做法,它以前对付国民党叫做“分割包围,各个击破”,它就是把国民党的各个地区叫互相不能支援,或者打击支援的,然后把周围的一个部队包围了,然后吃掉,它靠这样一步步推翻国民党。今天它用这种方法对付中国的老百姓,也是分割包围,也是各个击破。分割包围就包括它把你这个村子围起来,断水、断电、断粮,把信息中断,不让你跟外界联系,新闻也不播报,各个地方的人也不知道,不知情,从信息上到兵力上都分割包围,然后它各个击破,它就把东州村击破,现在它就要把乌坎村击破。

我想中国民众有必要识别这个方法,如果不识别这个方法,中共今天虽然穷途末路,今天比晚清还不如,就是国不知有民,民不知有国,老百姓不会管这个政权,政权也不会管老百姓。

主持人:国际社会会坐视不管吗?如果它再大开杀戒的话。

陈破空:我想国际社会当然会谴责,会对中共提出谴责和压力,但是中共的政权自恃自己崛起,自恃财大气粗,因为它手上握有巨大的军费、控制了巨大的维稳费,也控制了巨大的享乐的三公费用,而老百姓它是一分钱也不愿意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它对国际压力不太在乎,它为了它的政权安稳,它会硬着头皮镇压下去。所以这就是中国民众需要警惕的,需要把这些星星之火遍地燎原起来,成为燎原之势,就是坚持抗暴。

主持人:就是让它无法各个击破。

陈破空:对,抗暴就是全国各地点燃,才能让中共前后不能相顾。

主持人:好。我们再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下一位是北京倪先生,倪先生您好!

倪先生:大家好!我想问问在座的两位嘉宾,乌坎村现在是断水、断粮、断电,有老人、妇女、孩子、平民,进行这种封锁是不是触犯了“反人类罪”这个罪行?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谢谢倪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加拿大何先生的电话,何先生您好。

何先生:你好。我是这样的看法,我认为乌坎村的人民抗暴到了今天是没有退路的。因为共产党在胡锦涛政权所谓的“维稳”体制,它的目的就是把所有民众的抗暴行为都在局部的镇压,它最怕的就是形成全国燎原之火,那时候它们就再没有办法进行镇压了。

主持人:好,谢谢何先生。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视频:【热点互动】乌坎村民抗暴 路在何方?(上)

视频:【热点互动】乌坎村民抗暴 路在何方?(下)

评论
2011-12-19 11: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