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乌坎村民将抬空棺上访 官方将事件政治化

19日,乌坎村村民持续抗议。(STR/AFP/Getty Images)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12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受到广泛关注的广东陆丰乌坎村民抗议事件又起波澜,民选临时代表理事会决定,数千村民将在21日尝试“突围”,抬空棺到陆丰市政府表达诉求。对此,有分析认为,乌坎村的怒吼意义非同寻常,不过也有评论认为官方敢作出让步吗?自治对于当局来说等同于“造反”。

空棺上访 留一口棺材给贪官

18日,乌坎村民召开会议,主要商议如何安排下一步的维权行动以及生活措施,“土地维权,还原薛的死因真相,惩治贪官”的诉求则未变。据悉,未来几天如得不到满意答复,村民将抬空棺突破警方封锁,再次将上访升级。

据《明报》报导说,村民称遭武警包围多日后,乌坎村民选临时代表理事会决定,数千村民将于周三(21日)尝试“突围”,称“死就死,一定要冲出去!”游行前往陆丰市政府,要求归还早前被捕后死亡的村代表薛锦波的遗体,并要求政府归还早前遭官员私卖的农地。

此前,乌坎村代表林祖恋表示:“我们给当地政府5天时间,交回薛锦波的遗体。否则,我们将会越过路障,游行到市府,取回他的遗体。如果我们有100口棺材,可以把我葬在第99口。但我会保留一口,给那些与商人勾结、带走我们权利与朋友的腐败官员。用生命与这个夺去了我们土地和村领袖薛锦波的腐败系统抗争。”


19日,乌坎村村民持续抗议。图为,小孩来参与。(STR/AFP/Getty Images)

当局在其意识形态下做出让步?

一直持续关注乌坎事件发展的中国民主人士、安徽省检察院原检察官沈庆良说,现在事件的焦点是当地官方以欺骗手段抓捕村民代表致其死亡,甚至连尸体也不予归还,这种不计后果的做法反而激化了矛盾,官方处处掩盖反而令外界推测有刑讯逼供的可能。

沈庆良对大纪元记者说:“这起事件的起因是官方强征村民土地。其实官方所谓的土地财政本是‘土地暴政’,把属于村民的土地高价倒卖,这在全国已造成了很多悲剧,这是有目共睹的。官方所谓基层自治其实都是由一些官僚在控制着,如按照宪法规定,村民有权选举各自代表,本身没有超出法律框架。如果说其是‘非法组织’或与‘境外势力’有关,这显然有栽赃之嫌。”

他说,乌坎村民维权事件官方如果妥善解决不是太难,关键在于当局的意识形态不同,官方敢作出让步吗?是否顾及让步会降低“一贯正确”的威信?而真正自治对于当局来说等同于“造反”。

听命于中央集权 事件政治化

对于乌坎村民维权事件,广东省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在19日出面澄清说:消除谣言更好方法是自由采访,但当局出于安全考虑又劝离记者。并承诺说,不会追究大部分村民的过激行为。

据悉,连日来,当地电视台不断插播公安厅声明,指斥林祖恋和临时代表理事会会长杨色茂等煽动、蛊惑村民闹事,并说:只有投案自首才是你们的出路。不过,当地人士称,这是自发的维权运动,是为集体利益,不会受任何人鼓动。有村民称,有愤怒的农民甚至将电视机砸烂,以示不满。

曾供职《南都周刊》、《时代周报》的媒体人彭晓芸在其新浪微博中说,有人向汪洋喊话,请汪洋不要动武,实在是对极权体制的不了解,但凡汪洋想上位,还盼着常委的位子,他就必须唯中央集权命是从,中央如何定调这些事件?勾结境外敌对势力意图颠覆?破坏稳定大局群体性事件?非法集会?哪一个定性是容纳公民维权和自治诉求的?此事不政治化可能吗?当局处理手段决定了。

旅居德国的核物理学家、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费良勇说,无容置疑,乌坎村已经成为中国基层民主选举的范例。乌坎村民在基本权益受到侵犯后,毅然顶着当局的压力成立了临时代表理事会和妇女代表联合会,村民希望选出来的代表的确能够维护村民权益。在当局控制下,基层选举早已明存实亡。当局任命的官员只会听命于上级权贵,维护专制集团的特权和利益。

费良勇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乌坎村在‘无政府’状态下反而秩序井然,并积极配合支持自治组织,这说明中共当局因为特权腐败而丧失了民心。封锁舆论进而嫁祸‘海外反华势力’是当局的一贯做法,它可以蒙蔽一些人,但不能蒙蔽所有人,如今当局一手遮天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责任编辑:谢东延)

评论
2011-12-20 11: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