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廖祖笙:为乌坎淌下感同身受的泪水

廖祖笙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2月24日讯】因地方当局“偷卖土地”引发的乌坎事件,在经历了3个月的风风雨雨之后,总算是 初显风停雨歇的迹象,官民双方都做了让步,乌坎村取消了原定于周三的示威游行,广东省成立工作组介入处理,省委副书记朱明国表示村民的要求合理,“无论涉及哪 一级的官员,都会查办”。

乌坎村代表林祖銮对官方的答复感到满意,表示这还不是一个胜利,但是一个胜利的 开端。在外电中读及这段报导,我感慨不已。这个“胜利的开端”,来得如此的不易 ,已经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的代价。我的内心为乌坎淌下了感同身受的泪水,我的眼角 再也闪烁不出一朵泪花。

乌坎的万众一心、不屈不挠,决定了当局在这个触犯众怒的恶性事件中,必须给出一 个可以服众的说法,拖延不是办法,驱使大量警察和武警去围困手无寸铁的村民,更 不是办法。不论这一事件的最终走向如何,乌坎其实并无“胜利”可言,乌坎在事实 上已定格为永远的输家。

任何原本鲜活的生命都是无可复制的。但愿乌坎的“两死三残”,最后不会又不了了 之,或又以“自杀”、“自残”强行做结。要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在“和谐社会” 是这般的艰难,付出的代价是如此的惨重。国人即使是在法律允许的路线内行走,也 常会是一寸前行一滩血。

建议乌坎为魂归天国的烈士筑造一个纪念碑,让村里的子孙后代,永远不要忘记这段 黑暗的历史。建议乌坎的村民集体承担烈士遗属和伤残者的生活费用,不要让英雄流 血又流泪。在这个官府日趋明显异化成吃人野兽的年月,人和人之间,往往剩下的也 就是百姓间的惺惺相惜。

乌坎“只想拿番田地,有田耕,有饭食”,结果“两死三残”,“成条村被包围”,几千人下跪哀求当局释放被非法抓捕的村民代表,喊声中有哭声,催人泪下……把下 跪的屈辱悄悄抹去吧,不屈的乌坎,英雄的乌坎。在这个异常漫长的黑夜,被强加了 屈辱的何止是一个村子?

不只是我的内心为乌坎淌下了感同身受的泪水,长期遭到劫持的祖国,同样在为乌坎 人而哭泣。不只是乌坎人过的是一种没有尊严的生活,大江南北的老老少少,十之八 九同样是在憋屈中屈辱度日。那些日复一日去围困乌坎的警察和武警,又何尝真正享 有了能免于屈辱的生活?

这时节的“首善之都”,无疑是天寒地冻,折胶堕指。有些为着追寻公道的访民,已 经在往年的大雪纷飞中永远地离开了这个悲惨世界;有些则被罗织了莫须有的罪名, 在与世隔绝中度日如年;部分露宿的冤民,在饥冻交切中望眼欲穿,但也还是等不来 “一个胜利的开端”……

乌坎是不幸的,但同时又是有幸的,最起码盼来了一个自认为“胜利的开端”,最起 码这个村子在风雨如磐中,还能共同进退,而没有成为听任暴政鱼肉的一盘散沙。乌 坎事件再次印证了可悲的现实:在这个满目荒芜的季节,要争回你的权益,就要闹, 而且要把事情闹得够大。

在一个已然沦陷的国度,真正能让你拿回权益和尊严的,不是法律,不是一贯自我标 榜“为人民服务”的党和政府,而是在恶势力面前的众志成城,以及不屈不挠的坚持 斗争,乌坎的这次风雨历程,再次可悲地证实了这一点。国人生不逢时,竟然降生在 了这样的“法治国家”。

虽然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但广东省方面在此事件中总算给出了善意的回应,不管怎 么说还是难得的,而且是值得赞许和肯定的。乌坎在一定程度上彰显了暮色的浓黑, 倘使你的眼角还能有泪,请将感同身受的泪花放飞。国人在哭着乌坎的同时,何尝不 是在为我们自己而哭泣?

写于2011年12月23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 “伟光 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86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 28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 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 关非法剥夺!)

(责任编辑﹕海莲)

评论
2011-12-24 3: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