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乌坎维权 党的承诺可信吗?(1)

乌坎村民的抗争致使官方让步,但对中共可能秋后算账的疑虑尚未消除。(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人气: 8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12月25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是圣诞节,在美国有很多家庭刚刚度过平安夜,在此祝福大家平安之夜平安。在中国大陆像乌坎村的村民以及其他很多民众正在为他们基本的权利而用他们的生命在抗争。

MP4下载收看

今天我们的话题就是“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政府及中共的承诺是否可信?”欢迎您打我们热线号码:646-519-2879来发表您的意见参与讨论。

12月21日乌坎村事件有了新的进展。广东省委同意了村民的要求,并且对此进行了承诺,很多人认为这是中共建政以来第一次用这种和解的方式解决了官民冲突;也有人认为,特别是中国的维权人士认为这是中共的缓兵之计,这事情远远没有结束,不能说是和平落幕,中共一定会秋后算账。

那么您怎么看?您认为中共的承诺是否可信?如果可信的话,这个承诺在什么时间以什么方式会得到实现?如果不可信的话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您认为乌坎村民及其他类似乌坎村民的这些人为了他们最基本的权利所进行的抗争的出路会有什么?

我们今天是热线直播节目,欢迎您打我们热线号码参与讨论,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我们先看一下短片,到底广东省委承诺了什么?

(新闻播放开始)

乌坎村今年9月发起首轮抗议,村民抗议村党委强征私卖土地,结果发生警民冲突,村民愤然赶走村干部,自行组织理事会进行自治。11月21日,数千村民打着“惩治腐败”、“反对独裁”等标语,游行到市政府上访,当局没有镇压。

但是,在此之前,12月9日,5名村民代表被警方抓捕。11日,被扣的村代表薛锦波疑遭刑讯逼供致死,村民们堵路抗议,上千武警进村镇压,随后封村、断水、断粮,上万村民连日和平抗议。

经过近两星期对峙后,村代表林祖銮21日到陆丰市政府,与省委副书记朱明国率领的工作组会面,朱明国答应了村民的三项要求,包括:一、释放被捕村民﹔二、归还薛锦波遗体﹔三、朱明国承认乌坎临时理事会合法。

林祖銮回村与各村民代表商议后,决定取消原计划当天万人到市政府上访的行动。围村的警察已全部撤走。

目前,约有80名中外记者在乌坎村现场观察事态的发展。

村民:“昨天晚上看到新闻联播了,新闻报导了,大家就放心了。以前我们设了路障,怕警察来抓人、来绑人,所以我们现在路障也撤掉,他们警察也撤掉了,所以大家都高兴了,那事情他说要尽快帮我们解决。”

刘萍:“无论老幼非常非常地齐心、和气,都很自觉,刚开会的时候,只要主持人一声令下,齐刷刷全部坐到地上,虽然他们讲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但他们不断地此起彼伏掌声,说明那个主持人讲的话很得民心。”

汕尾市委已宣布将乌坎村支书薛昌和村长陈舜意解职,两人被指控盗卖村民土地多达3,200亩给开发商。

(新闻播放结束)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乌坎村民维权抗暴,党的承诺是否可信?”欢迎您打我们的电话号码646-519-2879参与讨论,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互动,Skype地址是RDHD2008,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也可以通过爱博电视,不需要翻墙软件就可以直接在线收看,爱博电视下载的网址是www.starp2p.com。我们今天现场有两位嘉宾,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陈先生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另一位是新唐人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先生您好。

赵培: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中共官方这种对大部分的维权抗暴事件消灭在萌芽的情况下,您认为为什么广东的官方书记会答应乌坎村民的条件,并且对此做出承诺呢?

陈破空:这是村民抗争的结果,村民以他们的勇气和智慧抗争的结果,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在其中任何一个环结,村民若放弃了都不会有这个结果。比如说开始警察围村,如果村民害怕了,这件事情就会演变成镇压的模式,再比如说他们的村代表被打死了,村民害怕了,还甚至跪下去要遗体就算了,那这样政府也不会去解决。再说他们如果不把共产党赶走,不把贪污的村支书和村主任赶走,还让他们高高在上,跟政府里应外合来镇压,也不会有今天的结果。

所以首先是民众抗争的结果,这是一个宝贵的经验,很多人讲这是个罕见的先例,一方面是民众取得了一个阶段性的成果,另一方面是政府做出了一个暂时的让步。但是我们要指出的这是民众争取的结果,也就是把握自己命运的结果,这绝不是官方主动让步的结果。如果官方要主动让步,为什么要拖三个月?拖了三个月就说明官方是被迫的,没有办法才会这样。

主持人:赵培先生,我们看到《凤凰网》有个报导跟中共官方的其它报导有所不同,它说汕尾党政信息网刊登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讲话。文章称组织者和挑头者“如果仍顽固不化,继续煽动村民与政府对抗,死心塌地为境内外敌对势力利用,必当追究。”但是在广东省的省委机关报刊登《南方日报》朱明国的讲话中,并没有上述的这种表达或表述。对于官方出现被人所声称阴阳版本,他们的这种诚意,外界普遍质疑官方是否有这种诚意。您认为这次官方有诚意解决问题吗?

赵培:我看到朱明国在和村民代表会谈之后,看到信息网上的第六点是被删除了,现在中共的人也进入村子里,他们提出了新的三点要求。就影片中提到的一个是放人,二是还尸,再一个就是承认临时理事会的合法性,其实这个是打了折扣的。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看到不管是新闻联播也好,人民日报也好来给它定性,但这没有一个官方的说法,没有官方文件下达,村民连这个你都拿不到。历史上反右的时候,它让你百花齐放,完了你所有的东西都是罪名。到目前被释放的三个人当中,四个人中释放了三个人,从微博中有播报,他们是以一种什么形式被释放呢?是以取保候审的刑式被释放。就是你仍然有罪,但是让你保释回家。

也就是中共的目的是它要它的人进到乌坎村去,以前是村民把路封住了,但进去之后能够达到什么真正实质上的东西,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

我们看到还有一个问题,我手里有份香港《东方日报》的报导,请导播给我们放一下,现在广东的问题不只乌坎村这一地的抗暴,在上面可以看到有7、8处,甚至有一处有几个村都已经抗暴,在这种情况下现在警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的状态。

国际媒体都集中到乌坎村的状态下,在乌坎村达到妥协的话,据说中共已经把警力调往海门,当地有几万人的抗暴,而且是直接占领镇政府的状态,比乌坎村还严重。所以它这种妥协有可能是为了缓和现在这种局势的方式,未来怎么样?还是个未知数。但很多网友讲你现在没有出一个官方文件,未来都是秋后算账这样一个局势。

主持人:我们在一开始的短片中看到,当地的村民中谈到新闻联播看到了,新闻播出来了,我们就放心了。而且我们看到消息说在12月22日省委的工作组很多人都已经进村了,这就表明因为村民他们相信,这个事情就得到解决了。您认为是不能真的能得到解决?是否像政府承诺的那样得到解决?把尸首还回来让境外的独立机构进行验尸,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死亡的?看看是不是心脏病死亡。另外就是承认他们的临时管理委员会等等这些。

陈破空:乌坎村民非常的善良,善良的话有一定程度的天真,乌坎村民欢天喜地认为达成的协议,政府把警察也撤走了,他们就把路障也拆了,出现在暂时和解、和平的现象。但是我们看到了,刚刚赵先生也讲到了,政府答应的三个条件,第一条政府要释放被捕人员,但是他们还是把被捕的三个村民代表称为犯罪嫌疑人,这是第一个;实际上真正的犯罪嫌疑人不是村民代表,而是当地的贪官污吏,但政府依然把这三个人称为犯罪嫌疑人。

第二个他们被释放的时候还是取保候审,所以他们还是有罪的,并不是无罪释放。星期四释放了一个,星期五释放了两个。第二条说要交还尸体,但要经过法医解剖。可是家属反对解剖,因为光光外伤就看出来,薛锦波是受到殴打、暴打和外伤,拇指都断了,这很明显的。但是你解剖的目的可能是要导向心脏病,因为人在暴打和殴打中、虐待中也可能发生心脏病,也可能心脏异常,所以它们(中共)试图想把它引向心脏异常这个方向。

另外它们答应的第三点,要承认当地的临时代表村民委员会,这虽然说被各界评为中共建政62年来第一次承认一个民选组织、民间自发的组织,但是它的承认是有条件的,只承认解决了土地矛盾之前,只有个月的运作时间,三个月之后那就不承认你了,也就是它还是没有根本的承认,而且它这个方法是用人治代替法治,没有真正从制度上解决问题。

因为中国之所以每年发生十几万起,甚至几十万起这样的民争、民变,是在于制度问题,这个制度给贪官污吏开了红灯,到处是土地被强征、强拆,到处是贪污、腐败,村民利益受到损害,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问题。它们用的不是制度,不是改革制度,而是用人治,某个领导的指示,某个人的开明,或者某种方法的协调。而且人民日报发表一个社论,说出了其中的端倪,人民日报一方面称赞广东省委解决问题,但是最后说了一句话,说解决群众的利益,关注群众的利益实际上是关注党的事业,也就是它还是回到了党的事业,并没有真正讲群众的利益。

因为共产党在历史上是软硬兼施的,它可以用硬的也可以用软的,它可以有高度的原则,有高度的灵活性,就像刚才赵先生讲得一样,它可以在土地革命的时候,或者国民党投诚的时候说:我欢迎你。但过两年就集体屠杀,这个分土地的时候可以跟农民说我把土地分给你,过几年就全部收回。

同样道理,它今天承诺是这个也是一样,而且要注意到这次承诺没有协议,没有签字,只是一个口头承诺,口头承诺算不算数?为什么不做一个文字协议,这是一个很大的疑点。

而且不仅是这些协议能不能落实。我们要保持一个警觉,最重要的是要谨防秋后算账。因为在历史上,就在前几年,有些地方的村民比如在河南等地,开始看上去是和平解决问题,最后他们通过别的借口对村民代表,对维权代表进行秋后算账,甚至投入大牢中,这种事是已经有先例了,我认为乌坎村民绝对不能太天真。

主持人:那么现在有很多的说法,说乌坎村民取得了很大的胜利,至少现在政府是退让了。说到这我就想起来,刚才二位都提到了,比如说当时土改的时候,告诉农民我们要把土地分给你们,这个土地最后又变成公社化,农民又失去了那些土地。对这些资本家说公私合营,又剥夺了资本家的这些东西,也没有给他们什么实际的优惠。在57年反右的时候,开始时让你大鸣大放,你觉得好像知识份子现在终于有个自由空间了,我们可以自由说话了,没过多久,就马上被打成右派。

到了六四的时候,学生也是上街,当时可以说有很大的胜利,因为在天安门广场待了那么长时间,而且烽火可以说遍及全国,但是坦克一开、机关枪一响,很多的学生和平民就被杀死。

再到十多年前99年的时候对法轮功也是,法轮功当时也相信政府能够改变,4.25的时候也去上访,当时可以说总理都出来接见,朱镕基说这问题都解决了,人也放了,也可以合法炼功,也可以合法出书了。但是三个月之后马上在全国范围之内打压法轮功,那么后来又延伸到世界各地。

这一次我们就看一个小小的乌坎村,很多的乌坎村民,我记得在上周五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我记得有一个横幅“党中央要替我们申冤,我们乌坎村民冤!”这一次我刚看到那条新闻里面又是谈到,村民说新闻联播已经播了,我们就放心了,而且现在工作组进来了。人民不断地在相信它,不断地在相信它,您认为这种信任它会有效果吗?

赵培:如果是因为人民日报是把这个事简单的归结为一种官民的利益冲突,但你要看一个实质,共产党这几年是怎么发财的?它有没有可能把他手里发的财再倒回去,共产党这几年发财,就像刚才您讲的,土改之后把土地收回来,现在把土地卖出去是一笔钱。它把资本家的工厂收来,然后再把资本家的工厂再卖出去,或者他们再通过资本家的生产又是一笔钱,所以它不断地通过一种暴力强夺土地去卖钱的这种格式吧!一直在这么做。

乌坎村民只不过是下层这么做,我想大家都看过汕尾的郑书记的一句话,他说,再换一个人来未必比我郑雁雄好多少。我认为这很有道理,他自己已经知道在他地级市层次面上是很普遍的,我们利用土地这么来赚钱,上级是允许我们这么做的。

而乌坎村民他总是认为说,迫害我们的直接是他上面的陆丰市的或者汕尾市的(官员),他没有看到省里如果不允许他们这样做怎么办?因为中国的土地财政对于地方政府来讲,已经是一个很大笔的收入,曾经有一个粗略的一笔账,包括土地的转让金和土地的税收和房地产的税收,中共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总共能在房价的利润里面拿到了60%,也就说房地产开发商都是一个小头,乌坎村民他是可以把地要回来,没关系!以后如果房地产又活起来的话,它大概又通过另外一个方式再把它弄出去。

我们看到乌坎村现在胜利,胜利在哪里?严防死守不让共产党进村。因为从网上的一个消息来看,曾经有一个大学生要进村,村民纠察队要看一下证件,最后他只掏出一张信用卡证明,村民就说:你走。因为现在乌坎村鱼龙混杂,有的真的是民主斗士进去了帮他们,有的是打着民主的恍子充当中共的特务去分化他门。

他成功在于让共产党害怕,我不要你了。它很害怕,共产党觉得我不光是利益不保,我可能连政权都不保,这是它最害怕,它就急于把你们都安抚下去一点。它想干什么,它想进村,这次我们看到共产党的工作组进村之后干了件什么事?他是不断的跟村民谈话,了解情况,他还宣传自己的政策,也就是说《九评》中有句话,你哪点相信共产党你就死在哪点上。这一点说是非常正确的。

而且我们看到共产党有自己有所谓的统战理论,这个理论是说,不同革命时期有不同的革命目标。我们在这个革命时间,比如说在抗日时期我们要团结国民党打倒日本人,拿到日本人的土地,转过头来抗日一结束,我们现在斗争目标是国民党,我们团结资产阶级、地主、富农,我们要来斗国民党。解放之后,我们不需要你地主跟资本家,可以一脚踢掉,所以乌坎是一旦不被媒体关注的时候,乌坎人面临了什么才是最大的问题。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视频:【热点互动】乌坎维权 党的承诺可信吗?(上)

视频:【热点互动】乌坎维权 党的承诺可信吗?(下)

评论
2011-12-26 3: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