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乌坎维权 党的承诺可信吗?(2)

中国陆丰乌坎村争取民主维权事件,暂时与当局达成和解,不过外界在关注的是中共什么时候或者是用什么方面秋后算账。图为,21日乌坎村村民在召开村民大会。(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12月27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乌坎村民维权抗暴 党的承诺可信吗?”12月21日,广东省省委他们同意了村民的要求放人,送还尸首,还有承认乌坎村民的临时理事会合法。这些承诺是不是可以兑现为现实?如果能够兑现的话、可信的话,什么时间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实现?另外,如果不可信的话,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乌坎村民,还有其他类似的这种维权抗暴的人们应该怎么办?

MP4下载收看

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我们先接一个观众朋友的电话,新泽西州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主持人和嘉宾好。刚才陈破空先生讲的话很正确,我就和他的想法差不多,他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我现在就说乌坎村民他们有可能被忽悠了。因为前几天我一直注意这个新闻媒体,不管是你们的还是其它的,不偏左右的,但是有些左派媒体前两天我已经听过了,他们怎么说呢?他们说因为乌坎村民把挡住村子路的树枝拆掉了,所以警察就解除了封锁。你看这种东西好不好笑?因果倒置。所以这些事情我想一向是共产党的宣传技俩,我每次都讲起它的新闻媒体,它的新闻媒体的确就是帮凶。好的,谢谢。

主持人:谢谢彭先生。我们接下一位密苏里州顾先生的电话,顾先生您好。

顾先生:你好。关于这个事情,相信共产党肯定是不对,不可信的。

主持人:我们再接下一位加州丁先生的电话,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安娜主播好,陈破空教授好,赵培先生好。耶诞快乐。我觉得这件事情,表面上看上去好像解决了,但是有几点要注意。第一,谁晓得它明天会不会又翻脸,把这些人无缘无故抓去关起来?而且它的政策随时会变的。我个人觉得这件事情还没有完。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沈先生的电话,沈先生您好。

沈先生:今天这个话题“党的承诺可信吗?”我觉得因为乌坎事件的发生,影响到海内外,中央、胡锦涛不可能不知道,那么我们现在说可信与否,要胡锦涛表态才算是可信,因为他是第一把手。我们从“六四”的经验可以看出来,当时的邓小平不表态,结果还是抓了所有的人,枪杀了很多人。所以,胡锦涛不表态还不能算数;我觉得只有他表态才可信。

主持人:谢谢沈先生。我们再接一位休斯顿李女士的电话,李女士您好。

李女士:我觉得这个事情完全不可信。因为我本身在美国这么多年,大家都知道美国是一个民主的社会,而中国完全就是一个强权、独裁的社会,它不可能把它的权力让出来,然后让人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人民要这样子抗争、反抗,付出了这么多的人命,流了这么多的鲜血,才换得它小小的让步,而且我觉得它这根本就是在愚弄人民,很快它就会变卦。

我现在也是很担心乌坎村民的命运,觉得很有可能他们就要面临一个非常惨烈的下场,从他们讲话中还能听出来他们对党中央还是有幻想,我觉得要完全放下这个幻想才行,否则的话,这个事情最后会演变成村民会被共产党再一次的愚弄之后,再被它们镇压,就会变成一个很惨的事情。所以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幻想。

主持人:谢谢李女士。我们先回应一下观众朋友们的电话,一会儿我们再继续接听其他观众的电话。

陈破空:刚才有观众讲到“幻想”的问题。我想这恰恰证明中国的村民思维有局限性,这个思维局限性的来源,首先是这个制度。因为这证明了现在还是一个封建专制制度,所以老百姓的思想还是寄希望于青天、寄希望于皇帝;如果是一个民主社会,老百姓知道他有他的权利,有独立表达的意识,那他就不会这么想。这是一个。

另外,乌坎村的老百姓也不全都是天真,现在有一些村民表示,这不是问题的解决,这只是一个开始;还有一些村民表示,如果政府不遵守承诺,乌坎村民还会抗争。我想,乌坎村民这次在抗争中体现了他们的勇气,也体现了他们的智慧,我相信他们未来还会有他们的勇气和智慧。

因为这次他们面临任何压力都没有让步,包括经济压力,在断水、断粮、断电的情况下,他们也没有让步。而且在政治压力下,比如,说他们的代表是犯罪嫌疑人,他们却视他为英雄、烈士,7千人开大会来悼念;而且说跟境外媒体在一起是勾结敌对势力,但是他们偏偏把境外媒体都请到那里去,好鱼好肉的招待。

所以说乌坎村民表示了前所未有的大无畏的勇气,而且跟官方的斗争也是非常坚决的。当武警围攻他们的时候,他们能用自制的农具、木棍,甚至砖块,跟武警干,直到把武警人员干走。而且他们成立自己的纠察队、巡逻队来维持全村的秩序,而且全村的秩序非常好,就跟1989年的“六四”学生维护秩序一样,天安门广场和北京城里的秩序一样,非常的好。

所以这次《人民日报》已经有一个自相矛盾,它说本来民众的诉求开始是合理的,但是当地政府没有及时解决,就变成一个过激行为。但1989年也是这样啊!学生的诉求也是合理的,你为什么没有及时去解决?又说是最后变成一个激化了事态,如何如何;那么当时1989年也是激化了事态。也就是说,如果你今天说你这是一种解决方式,那么1989年你就更应该是这种解决方式。所以政府在这方面的表现来说,应该是疑点很多的。

主持人:赵先生?

赵培:我认为它这里有个问题,我们看这几个人被关押的时候,它们是怎么样的一个处理方式。我们看被放回来的这几个人一致的口供就是,他们当时在里面的时候,警察两天两夜把他们关在类似坐在老虎凳上,逼他们承认:我们是由境外势力来指控的、我们是被利用的;但他们咬死住没有松口这个事。所以它们一直是在找这个罪名,现在只不过是把他们放回去,罪名是一直在找。

我们看到村民最重要一个要求就是“自治”,就是我们讲到的第三点,合法性,村民临时管理机构(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的合法性。但是共产党有个制度,它允许你村民选村长,但是它不允许你选村委书记,村委书记还是由共产党指派,也就是说它还能有办法给你忽悠到之前的状态。所以我认为打电话来的观众们的认识是非常正确的。

主持人:刚才纽约有位沈先生,他谈到现在基层的表态也好,或者《人民日报》的表态也好,都是不可信的;只有胡锦涛表态了才可信。您认为胡锦涛,第一,他会不会表态?第二,他如果真的表态了,是不是真的可信呢?

陈破空:其实这个问题涉及到中共内部复杂的政治结构。应该说中共从邓小平、江泽民到胡锦涛信奉的都是镇压政策,在此之前,包括上次的东州村事件,江泽民和张德江都是以流血结束。

那么现在的情况,中共内部的结构是什么呢?是各部之间有独立王国的倾向,各地方之间也有独立王国的倾向,由于它们失去了权威人物,甚至政治局常委互相之间也是离心离德的,他们没有团结在一起,所以他们会各说各话,温家宝说他的话,周永康说他的话,新四人帮说他们的话,胡锦涛就假装温吞水的样子。这是一个表现。

另外,我们看到最近在讨论一个重庆模式、一个广东模式。“重庆模式”就是薄熙来搞的,向左转,唱红打黑、复辟文革,搞文革形式;那么再讲汪洋模式,比较开明、更开放一点的是“广东模式”。但是我们看到,应该说不管是薄熙来或者汪洋,主要都是为了十八大上位,为了考虑自己十八大当政治局常委。因为不管他们实行什么模式,有点互相较劲的味道,而且老百姓的生存状态跟他们实行什么模式没有关系,比如重庆老百姓还是如常的生活,广东的老百姓也如常的生活。而这次广东老百姓的抗争,并不是因为汪洋你开明一点了,有广东模式,他们就抗争;因为早在很多年前,比如东州村,他就抗争了,最后是血腥镇压。

而且我们看到沿海和内地还有个不一样。沿海的抗争,因为沿海的劳动力很充足,它不仅本地的劳动力没有走,而且还有外地的劳动力补充;但是内地农村,青壮年都到外地打工去了,内地农村剩下的是老、弱、病、残和儿童,所以他们即便是眼睁睁看到土地被剥夺,他们恐怕也无力抗争。所以这个形成了沿海和内地的一个区别。

再回到中共内部来讲,我想胡锦涛在目前处于弱势,胡锦涛是主张镇压的,他在西藏杀人、在新疆杀人、在全国各地杀人。但是,显然我们得到的信息显示,他的地位进一步弱化了,他的发言权进一步降低了,他再要大喊大叫镇压的时候,恐怕党内出现一些不同的声音,就是共产党也有可能出现分裂了。这是一个情况。但我们对此并不抱乐观。

另一个就是地方权力大了,上面中南海是否还管得了?是否还能够驾驭他们?这也是一个疑问。也许地方上的就是可以自己做主了,或者上层就干脆把问题推到基层,你基层去解决,你硬也好、软也好,你把问题摆平就行了;你要摆不平你就撤职。所以汪洋可能就是为了保他的位置,他就在考虑究竟要选硬还是选软。

所以这一次这个决策究竟哪一级做出来的,我们还不知道。究竟是中南海的决策?还是广东省委的决策?还是在其它方面背后有什么决策?不知道。但是不管这个决策怎么产生的,我想乌坎人民的抗争才是最了不起的。如果讲示范作用,乌坎人民这种坚决抗争的勇气和抗争中的智慧,我想这才是全国的示范。

主持人:好。我们再接几个观众朋友的电话,下一位是纽约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们大家好!刚刚那个陈破空先生讲得很对,今天这个共产党做什么事都不是为人民着想,它是为它自己的权力着想。今天我们知道大陆上有两个派,一个是汪洋派,一个就是薄熙来派。薄熙来走的是红卫兵路线,走的是共产党杀人放火路线;这个汪洋派的走的是温和路线,汪洋派是谁的人呢?就是胡锦涛的人,但是胡锦涛不敢出面,胡锦涛完全被红卫兵太子党给他架空了,那么他要汪洋出面,用温和的手段。你记不记得毛泽东权力旁落以后,他搞群众运动,群众运动以后斗谁啊?斗刘少奇,把刘少奇斗垮了。

它今天也是这个样子,它不是为了人民,它是为了自己的权力。如果这一次用温和的方法解决了以后,胡锦涛就振振有词;如果薄熙来那一帮人杀人放火,就会讲:你看,广东做得那么好,你们怎么随便杀人呢?老百姓是我们的人民。那么就可以利用这个罪责,把它们给搞下去。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中国大陆彭先生的电话,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你好,两位老师好。首先祝大家圣诞快乐。我有个问题,即使是胡锦涛承诺,给乌坎人民说道歉的话也是无用的。今天胡锦涛承诺了,明天习近平上台,他也会篡改,说那是过去的事。即使纸上承诺也是空的。比如说清朝灭亡,它也是败仗连连,给它创造了一个好机会吧。如果是发生战争,中个人要是忙着对外战争了,可能中国人民起义也就成功了。江泽民时代,恰恰就养了30万武警,它专门就是为了镇压人民,保证它的政权,专门和人们做对的。

主持人:谢谢彭先生。我们接下一位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好。我刚才听到有位观众打电话来说,在美国买枪来对付那些中央高干子女。我觉得首先应该遵守美国的法律。第二点,刚才有观众打电话说,对中共的做法要有白纸黑字写成文件。这个也不要相信。另外,胡锦涛如果能说话的话也是胡扯。拿共产党自己的话说吧:“如果你们相信共产党的话,那么母猪一定会上树”。知道我的意思吗?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加州李先生的电话,李先生您好!

李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我说共产党它们做的让步都是为了进一步争取它们的利益;毛泽东就说过,我们局部的妥协,是为了整体的进攻。它们现在把人民完全当成它们的敌人,它们任何一个时候都没有妥协过,因为在它们这几年所谓的“维稳”政策当中,都是强力的镇压。那么这一次它有一点妥协,是它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十八大要开了,大批的流血杀人,它面子上很不好看。所以现在我们说要相信的只有人民自己。所以我们更多的人要声援乌坎村的人民,只有这个才是可信的。谢谢。

主持人:谢谢李先生。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乌坎村维权抗暴,党的承诺可信吗?”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互动,skype地址是:RDHD2008;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也可以通过爱博电视IPPOTV,它的网站可以从www.starp2p.com下载。

我们刚才谈到了,在这个乌坎村的事件中,12月21日发生了一些变化,就是广东省委同意了村民的一些要求,它们的这些承诺是不是可信?如果可信的话,如何能够得到实现?如果不可信的话,广东的这些村民们应该怎么办?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视频:【热点互动】乌坎维权党的承诺可信吗?(上)

视频:【热点互动】乌坎维权党的承诺可信吗?(下)

评论
2011-12-27 12: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