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乌坎维权 党的承诺可信吗?(3)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12月27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我们先回应一下刚才观众朋友他们的看法,赵先生先请。

MP4下载收看

赵培:我认为现在的问题就是,很多观众提到了十八大之前的问题,因为它现在再通过武力去镇压也不是一个很好的时候。我们看到网友在得知它调动军队前往乌坎的风声传出来的时候,他们就说过一句被称为2011年最有力的一句话:“你今天再敢1989,人民就让你2012。”这话什么意思呢?如果你敢采用“六四”的方式来对待这些村民的话,那么网民这些人他就敢各地起来暴动,就可以让你共产党好看。

也就是说共产党它衡量了一下,在国际媒体还在乌坎村的时候,它们做的任何一件事都会被大白天下。那么它首先要进去乌坎村处理好媒体之后,它才能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里面有一个它不可能用武力的问题,所以说它现在是“软”。

我看加州李先生的回应十分好,他说的是“共产党的局部妥协,就是为了整体的进攻”。所以读懂共产党著作的人都明白共产党是一个什么人;现在唯有没读懂共产党著作的人还在那糊涂。其实跟我之前提到的统一战线是一样的,今天我需要你,你是我的战友;明天我不需要你,你就是我的敌人,照样把你打倒。其实共产党现在对乌坎也这样,我现在需要一个村委会来稳定这个局势,让我进去,然后我把局势控制之后,我再怎么处理村委会,那都是我手拿把攥的事情,所以它现在需要这个村委,所以它进入这个村庄了。

另外,王先生回应这个高干子弟的事情,我是觉得这也是一个共产党它现在在国际局势下,它不敢武力镇压的一个问题。我们看到利比亚给独裁国家一个很好的教训,就是说你如果采用部队去镇压百姓的话,部队它现在是有良心了,它会成进制的背叛的时候,这就是一种内战的局势,它就是不断的把它的兵力并成它自己的反叛者,并成它的一个解体者;共产党现在也怕这点。那么如果在海外,中国共产党一旦让国际社会看到它风雨飘摇的时候,国际上马上会做的一件事就是冻结它在海外的资产,这点比你把高干子弟怎么样,是对它伤害更大的事。

另外,高干子弟当中也有好人、也有坏人,好人他可能已经劝他的父亲不要做这个事。所以说冤有头,债有主。应该是说成立类似法轮功的这种追查国际的形式,责任到人,你做了什么事,我们未来要把你控上法庭,绳之以法,是一种更理性的做法。

陈破空:我想回答刚才有位观众提到:“共产党的话你都会相信,母猪会上树。”我想这句幽默的话,最早的出处是汕尾市委书记,一个姓郑的市委书记,他在评乌坎事件中说了三句大蠢话,也说了三句精辟的话。他的第一句话就说:“外媒能相信,母猪能上树。”他这个说法就是他对外国媒体的客观性和多元化完全不了解;对中共媒体的谎言,党领导控制舆论,装作不了解;要嘛是不了解,要嘛是装作不了解。这就可以反应了一个市委书记的水平有多低,跟时代和世界有多么脱节。

他第二句话说什么呢?他说:“你以为换一个书记就会好一点吗?”等于他这句话承认中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所有的都是贪官污吏,你把我郑书记赶下去,别的书记来不比我好很多。

他第三句话就更证明了他这个说法,他说:“你以为武警在那里好过吗?他使我们的邱市长一天要花多少钱!请武警他不用花钱吗?我们邱市长一天的腰包就扁下去了。”说这句话等于承认他们汕尾市邱市长平时是把钱揣在自己腰包的,武警来了,他被迫忍痛要把腰包掏出来用。公款通私库,国库通私库,公款为私款,所以等于他在承认他们集体的贪污腐败。

不只是乌坎村的村主任、村支书在腐败,从汕尾到陆丰,到广州,到中央高层都是贪官污吏,全在腐败。只是说现在谁的权力大,小的官员可以用权力斗争把你解决了,大的官员贪污腐败可能解决不了。所以这个书记说了几句话,可以说是大蠢话,也是大实话。

主持人:好,我们再接几位观众朋友的电话,下一位是匈牙利滕先生,滕先生您好。

滕先生:你好,各位好。以我70多岁的老人看啊,这共产党的话你一句也别听它的。它们的工作队不是进去了吗?刚才陈破空先生说了,进去就是各个给你瓦解,做工作,最后各个击破。刚才陈破空先生也说这个村里人智慧非常高,是!南方人特别聪明,这是肯定的;但是共产党的高招比任何人都高,什么招它们都使得出来,最后各个瓦解,绝对不能允许你一人一票,什么临时组织让你存在下去。它们的组织,它们的党的领导最后还得到这个村子来。我的话完了。

主持人:谢谢滕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澳大利亚吕先生的电话,吕先生您好。

吕先生:你好。我刚才听到那位观众好像有点太悲观了,我说一下我的看法。我想说汪洋对这件事情的处理他是有后招的,他现在这么处理,是由于党内那些人斗争比较激烈,所以说他采取一个缓兵之计,他是留有后手的。你解读一下他那个讲话,他说,一手软一手硬,然后党要管军队。

其实跟当初“六四”邓小平的说法基本上是一样,“六四”邓小平说,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其实说的是一个意思。就是邓小平说两手都要抓,就是说一手软一手硬。那么将来汪洋要怎么硬?他完全可以自己来解释,他等党内斗争明朗化,斗争矛盾解除以后,他完全可以起来主导。

主持人:谢谢吕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你好。乌坎村这个事情表明目前中国的矛盾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饱和的状态爆发,所以乌坎村的状态它赢了这一步,是因为筷子效应,一两支筷子一拧就断。这就是为什么各地18万、26万都把它压下去的原因,它这个筷子一捆在那里,中共就不得不让步。

由此我想起美国的革命战争,也叫独立战争;想起一百年前我们的先人的辛亥革命。那么现在我们缺的是什么呢?缺一个领袖,华盛顿、孙中山;缺一个理论。在美国独立战争来讲,那就是要摆脱英国的控制,要独立,要共和,当时还有很长时间的一个大辩论,就是所谓现在美国宪法都要写的文章。

孙中山有他的领导的人格,而且还有他的口号、理论,那就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推翻帝制,创建共和。”什么民权,什么地权,总之要有这个东西,目前缺的就是这个。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新泽西州高先生的电话,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我觉得有一个方面,其实你不要把中共看得那么强大。其实你从这次卡扎菲政权倒台就有一个证明,如果中共真是把军队开进去镇压的话,我想国际社会也可以封锁中国的领空,甚至打击中国的军事要害。所以这件事情在这个世纪里面,就是2011年给中国立了一个非常大的模式。

所以乌坎村也好,还是汕头的也好,还是北京的也好,还是东北也好,这些人民都应该不要害怕。因为国际社会已经形成一个鲜明的模式,就是任何军队镇压本国人民的时候,国际社会都将对它进行无情的打击。所以这也使得中共必须在这个时候……它们再秋后算账就是更流氓了,什么高智晟、陈光诚,对这些人进行暗杀、关押。针对大群体的民众它不敢这么大面积镇压的。谢谢。

主持人:谢谢高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司马女士的电话,司马女士您好。

司马女士:中共的话永远不要相信。我刚才听见有一位观众说,胡锦涛要说话就可能有希望了。你看胡锦涛他的历史,从小时候红领巾、少先队、共青团,一直到他现在做了这么高的职位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说过一句缓和的话,都是说维稳、维稳,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共产党。你看他的脸相,他出席的时候,他很痛苦,但是他做不成,他也不会答应,他也软不下来,他的背景和他现在的现实情形是下不来台的,也说不出话来的。

主持人:谢谢司马女士。我们来回应一下刚才几位观众朋友们的观点。

陈破空:刚才张先生说的筷子效应,的确是这样。这次乌坎民众是空前的齐心一致,这是一个成功的关键。而且我们上次提到共产党早期的农民领袖彭湃就是乌坎人,他在那里成立了第一个共产党政权,叫“海陆丰苏维埃政权”;而今天恰恰是第一个共产党政权的村庄,乌坎村,赶走了共产党,成立了第一个村民自己的组织,村民临时理事会。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了解不起的壮举。

另外,刚才有位高先生提到了国际社会的一个变化,的确,对中共有大的心理影响。今年国际社会几个,一个是提到了中东和北非,那些苿莉花革命,特别是利比亚和叙利亚受到国际社会干预的例子,我想对中共有心理震撼,你反人类、大屠杀,最后什么结果。而且我们看到乌坎闹起来之后,海门镇、周围其它的镇都闹起来了;海门镇已经进入第4天,10万人在抗暴,跟中共的武警对打。这是一个心理震撼。

还有一个国际上的心理震撼,就是美国和国际社会对中共的全包围。再有一个心理震撼就是缅甸的变化,缅甸这么一个国家,这么一个军政权,它都能够放下屠刀,说是立地成佛;中共还号称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另外还有俄罗斯的变化,普京这种假民主、真专制都受到了老百姓的唾弃,俄罗斯民众也上街了,而且明后天,俄罗斯民众有更大规模的抗争。

我想所有这些外部因素对中共是有心理震撼,这种心理震撼,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共现阶段的决策,现阶段的决策一定要为它的政权服务;由于它为它的政权服务,所以我们认为这场斗争还没有结束,老百姓的利益还没有得到妥善的安置,因为乌坎村的土地问题还没有解决,而全国各地的土地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这有待于中国制度性的改革。

赵培:我想说的是,2011年中国人进行了社区自治,或者说基层自治的尝试,包括城市里的知识分子进行了独立参选人的测试,和乌坎正在进行的农民把共产党赶走,进行社区自治的测试。在2011年这两个测试都不是十分成功,因为乌坎村最终共产党还是进去了,而在城市里的独立参选人都被中共打压下去了。中共不肯放弃它的权力是肯定的,从乌坎村我们也看到了这一点。

现在对这些民主人士和民主斗士,或者有志于中国未来和平发展的人,像纽约张先生提出的,他能够提出的一个路线图,我们怎么样摆脱中共,我们未来怎么样一步步摆脱中共,我们未来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政体,有可能成为中国未来的孙中山,未来中国的华盛顿,现在是一个时机,大家应该更理性地去探讨我们怎么摆脱中共。

主持人:您认为怎么能够像赵培先生说的更理性地摆脱中共?普通百姓能够真正地维持自己最基本的权利呢?

陈破空:我想中国老百姓要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这一次的事件我们要分析一个大趋势,像刚才的高先生也讲了,中共的镇压是越来越不管用,而老百姓的抗争是越来越剧烈,全国越来越形成燎原之势。你看,老百姓原来可以跪下求你政府解决问题,政府不解决;发展到向政府请愿,上访的民众、各地的民众一再地抗争,要你解决问题;最后发展到敢跟你武力对抗,你要是武力镇压,我也可以武力还击,就是武装自卫;然后发展下去,我想像利比亚、叙利亚这种模式,就是武装起义,甚至武装暴动的方式都可能出现。

我想,老百姓把握自己的命运、把握国家的未来,最后建立一个政治民主化、经济自由化、社会多元化的格局,让老百姓都能够受到司法的保障、受到新闻平等的申诉权,还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像这次乌坎村民所体现的一样,把握自己的命运,不要寄希望于共产党,更不要寄希望于各别的共产党领导人,我想这才是中国人民的根本出路。

赵培:2011年还有一件大事就是中国人退出共产党、退出少先队和退出共青团已经超过了1亿人。我觉得中国人应该更好的读一读《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这两本书,我们更理性的想一想,我们未来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出路,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在对共产党这种抗争中,我们怎么样让共产党以各种形式把它的牌子摘掉,然后不光是在村里成立,也要在镇里成立,甚至我们可以达到一个县里,一个省的自治,那么中国共产党就自然解体的一个状态。我觉得这真是中国未来的有志之士一个大好机会。

主持人:这一次我们在网上看到有很多人留言,说军队的这些军官、这些军人,包括武警里面的警察们,说:你们是人民的子弟兵,你们应该是来保护人民,保护国家的,千万不要成为一个罪恶的帮凶。刚才陈先生也谈到了,比如说在叙利亚、在北非、在中东,很多的过程中都是有军人站出来,与独裁的军队完全是旗帜鲜明,他们是保护人民的,是与独裁做对的。您认为军队在这方面能有什么样的作为吗?

陈破空:我想中国人民抗争的下一步,的确是要争取军队、军人、军警的倒戈和加入。因为毕竟他们是从民众中走出来的,他们是人民的子弟兵,他们应该说是被共产党欺骗的,甚至被共产党勒索的,因为共产党的高官、奸商,他们是高官厚禄,但这些武警、这些军人并不见得就能跟着他们飞黄腾达。

这次海门镇大抗暴就说了句话,说什么呢?说:“哪里是防暴队?完全是施暴队!”然后就跟他们互相打起来。但是打来打去为什么就不相上下呢?因为这里面有很多是自己的人,海门人自己当了武警,他怎么打?这次站出来4个老太太,站在前面,能不能打下去?我们再拭目以待。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的评论。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们的参与,还有观众朋友在线,很抱歉,今天不能接你们的电话了。我们看到乌坎村民在维权抗暴的同时,在中国大陆很多的城市、乡村也有同样的、类似的维权抗暴的行动,我们在海外的华人也都心系中国大陆的这些同胞。我想自由是每一个人的责任,是每一个人要维护的,正义也是每个人要去维护它才能够存在的,希望我们大家都能一心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谢谢各位的收看,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视频:【热点互动】乌坎维权党的承诺可信吗?(上)

视频:【热点互动】乌坎维权党的承诺可信吗?(下)

评论
2011-12-27 1: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