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空污影响台湾 沙尘暴年夺台440人命

细悬浮微粒(PM2.5)危害人体健康

专家指出,台湾肺腺癌的发生率逐年上升,主要原因与台湾空气中的细悬浮微粒太高有关。图为2010年3月23日,从台北县新店一高处眺望台北市101大楼。( Sam YEH/AFP)

人气: 4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2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北报导)台湾医界及环保团体关心台湾的空气及国人健康,12月25日于台大医院国际会议厅召开“细悬浮微粒(PM2.5)对国人健康的影响与对策”高峰会议,并邀请香港健康空气行动 (CAN) 代表来台分享香港经验。与会学者指出PM2.5可进入呼吸系统造成呼吸及心血管疾病,他们也关注中国空气污染严重对台湾的影响。台湾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詹长权教授分析大陆沙尘暴对台北盆地民众健康影响指出,追踪1994至2007年的33万名民众就医资料,发现平均每年约有440人因此死亡。

PM2.5为粒径范围在2.5微米或以下的细悬浮微粒,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周桂田教授指出,PM2.5大约只有头发直径的1/28,因为非常微细所以可以穿透肺泡,直接进入血管中随着血液循环全身。詹长权指出,沙尘暴携带大量硫化物、悬浮微粒等污染物,其中又以PM2.5最易附着有毒物质。台北盆地每遇沙尘暴来袭,PM2.5浓度从平时每立方公尺30微克,飙升到40─50微克。

PM2.5危害人体健康

台大公卫学院职业医学与工业卫生研究所郑尊仁教授指出,藉由细胞与动物实验结果得知PM2.5 健康效应有肺部发炎与伤害、呼吸道阻抗、心跳血压与自主神经功能异常、系统性氧化压力、发炎与内皮细胞功能异常、胰岛素阻抗升高,以及心血管疾病等。

台大医院小儿部小儿胸腔加护科主任吕立医师表示,PM2.5对儿童影响的重要层面有新生儿早产与出生体重过轻、呼吸道疾病、肺功能下降、气喘与过敏,慢性咳嗽,慢性气管炎等。尤其儿童气喘与过敏比率逐年增加,更需管制空气污染的恶化,保障国人与妇幼的健康。

马偕医院江盛医师表示,研究显示人如果从小居住的社区和工作地点都是空气品质差和污染物暴露的地方,将使心脏病和肺癌风险大大增加。周桂田说:“台湾吸烟的人口虽然有下降的趋势;但肺腺癌的发生率却逐年上升,主要原因与台湾空气中的PM2.5太高有关。”

中国沙尘暴严重影响台湾空气品质

詹长权指出,大陆沙尘暴每年从12月到4月来台湾几十次,每年秋冬从长江下游出海后来到台湾,一年的沙尘暴大概有25%到台湾,其他75%到韩国和日本,台湾空气品质受到沙尘暴影响很大。

詹长权说,台湾的空气污染来源于交通、火力发电厂、工厂,以及来自中国的污染。他分析沙尘暴对台北盆地民众的健康影响,发现沙尘暴来袭期间,每天死亡人数多16人,从1994到2007年共有380次沙尘暴袭台,每年台湾约有440人的死亡与沙尘暴引发的心肺等疾病有关。多数65岁的年长者,易于沙尘暴来袭当日发病死亡;65岁以下的人心肺功能稍好,撑到隔天发作死亡。

环保署长:中国应加强沙尘暴资讯的透明


环保署长沈世宏指出,“中华民国重大环境事件汇编”从1960年代台湾第一件公害纠纷“急水溪污染事件”到近期的国光石化争议,都显现了台湾环境政策的改变,新书透过采访重要人物,以口述历史方式记录了台湾环境史一路走来的足迹。(摄影:钟元/ 大纪元)

日前在环保署发表“中华民国重大环境事件汇编”一书的记者会上,针对跨境污染提问,环保署长沈世宏指出,跨境污染产生之后,影响最大的还是中国自己的境内,然后再到我们台湾,理论上中国应该更多地小心,结果它自己都没办法关心,怎么还关心到台湾。所以,这样的情况来讲,我们被它害的简直无能为力。沈世宏说,中国应该去监测防范沙尘暴,当一发生开放资讯让台湾知道,在预警方面我们可以提早。负责汇编工作的中央大学教授吕理德也表示,中国沙尘暴的PM2.5防范,中国势必要加强资讯的透明,但这牵涉到制度的问题。

医师建议,沙尘暴期间病患应远离PM2.5的威胁,尽量不要外出,否则应该戴N95口罩防护,才能确保个人健康。

专家质疑中共不愿配合防范沙尘暴

郑尊仁指出,PM2.5浓度许多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境外传输,这部分要如何解决是个问题。前环保署署长、台北医学大学教授陈重信建议,国际合作减量很重要。但中共的合作态度令人质疑,陈重信举例,曾经问过日本环境大臣如何让中国减少沙尘暴,日本大臣说有两件事让他非常生气,第一是因为从2006年开始,日本和韩国每年都拨款很多钱给中国,希望中国改善沙尘暴,结果中国却把钱拿去买军事设备、武器。3、4年前召开记者会,日本大臣非常生气地公开骂中共,因为花了那么多钱,中共并没有改善沙尘暴问题;第二是防沙尘暴飞往日本的路线,中共也以国家安全为借口拒绝提供,让日本大臣气到不知中共为何有这种说法。

陈重信说,日本大臣也问台湾是否能补助中国改善污染?陈重信强调,台湾环保署要立法院通过预算钱都不够,哪有钱去捐?若有钱也不会捐给中国,因为他们会买飞弹来打台湾,而且当时已经有1,500多颗对准台湾。

中国PM2.5比台湾高非常多

12月4日,美国驻华使馆的空气监测设备显示,当天傍晚7点钟,pm2.5数值达到522微克/立方米,超过“空气质量指数”(AQI)最高换算标准500,北京PM2.5数据再次爆表。但北京市环保局则称是轻度污染,据了解,目前北京市环保局仅公布空气污染指数(API)。目前,中国API指标数值范围为0-500,仅包含粒径更大的可吸入颗粒物(PM10)、二氧化硫(SO2)和二氧化氮(NO2)三个指标,对危害严重的PM2.5和臭氧并未纳入,中共拒绝公开PM2.的数据。

中兴大学环境工程系教授庄秉洁指出,目前中国大陆PM2.5比台湾高非常多,他的研究显示北京甚至为台湾的3~4倍,比较北京、上海、香港及台湾,北京最高,次之上海、再其次香港,台湾是当中最适合居住的地区。

彰化医盟叶光芃医师表示,从美国大使馆公告北京PM2.5严重超标开始,这两个月PM2.5是中国最热门的议题。以前中国都是掩盖。现在上海严重超标也在爆发,大概全中国掩盖不住了。在台湾公民行动反国光石化运动落幕,并成为追求环境正义的范例。但在大陆公民行动抗争不像台湾、香港容易,可能有被政府抓起来的危险。对此,叶光芃指出,如果公民行动是为了空气,可能要用抓的方式比较困难,因为他是真正影响人民健康,而且全球都在关切PM2.5,中共如果要采取激烈行动可能不适当。

专家:“重大环境事件汇编” 提供大陆公民参考

环保署长沈世宏指出,“中华民国重大环境事件汇编”从1960年代台湾第一件公害纠纷“急水溪污染事件”到近期的国光石化争议,都显现了台湾环境政策的改变,新书透过采访重要人物,以口述历史方式记录了台湾环境史一路走来的足迹。他表示,环境运动的改变,主要来自于草根运动的推动。“从这过程我们可以看到其实是从威权时代到民主时代,草根运动的滥觞、成长、茁壮,而发挥他们对于政府政策决策过程,一个参与机制的改变,使民众权益的保障比过去更完整的一个纪录。”

沈世宏表示,“中华民国重大环境事件汇编”一书,也呈现出政府与民间在拉锯过程里面如何让事实呈现,这需要透明及参与的机制,让争议各方都能推出信任的专家,针对所争论事实弄清楚,一旦事实澄清、因果关系清楚,其实很容易获得共识,去做后续的决定。其实很多双赢的案例,大家可以心平气和来解决问题。

吕理德教授表示,这本书其实可以给大陆参考,因为就是记录台湾在1985年左右戒严时期,当时蒋经国当总统戒严部队都在手上。而台湾公民因为环境污染问题,怎么突破戒严反杜邦运动上街集会、结社又到总统府抗议;从而环境运动结合政治运动,解严后开始有反对党成立,才有台湾今日的民主化。

吕理德说,这本书以口述历史的方式,将台湾曾经经历的经验留下来,而大陆民众要环保改善他们生活,一定要从弱势的劳工才有可能突破。他也说,台湾曾经过环境污染及环境破坏时代,但台湾也曾经有变好的,他举例,华人给人家觉得落后的印象,但台湾人垃圾分类等做得很好,台湾经验可以给世界华人做参考。

台湾PM2.5管制标准比照美日

环保署空保处处长谢燕儒表示,环保署日前预告台湾PM2.5的管制标准,将比照美、日两国,年平均值15微克、24小时值35微克,预计明年中正式实施。另外,环保署近一年来在多场减碳会议上都有跟中国官员提及要求改善沙尘暴问题,目前台湾已有对中国沙尘暴掌握和预报的能力。

陈重信、詹长权更认为,台湾应该比照世界卫生组织(WHO)来制订PM2.5标准,也就是年平均值10微克、24小时值25微克,针对PM2.5订出最严格的控管标准,才足以保障台湾人的健康。

管制PM2.5 对经济发展的影响

台大医院创伤医学部主任柯文哲指出,文明国家重视法治及对环境的尊重,国家不是只有追求GDP,就看政府选择走哪条路。

庄秉洁说,根据美国的经验,在管制PM2.5之后,希望每年减少16万到23万人死亡。他认为,目前中国大陆PM2.5比台湾高非常多,台湾严格管制PM2.5之后,可以将台湾建设成像美国大部分城市或温哥华一样的空气品质,这样会吸引他们移民到台湾来,对台湾的经济发展会非常好。

专家建议PM2.5减量对策

陈重信建议,固定污染源方面,石化产业及火力发电厂等,应采取最佳可行技术减轻排放;移动污染源方面,台湾2,000万部汽机车,其中有1,400万机车是PM2.5主要来源之一,一定要继续推动无碳能源政策,才能减少PM2.5排放量。环境教育要加强向民众宣导PM2.5,让大家知道减少PM2.5会增加寿命、减少健保开支,减量政策自然会受到民众接受。

庄秉洁建议,应落实空气污染的总量管制,指定总量管制区,当空气不符合标准时,主管机关可指定污染削减目标及期限。他也建议依社会成本征收空污费,让污染有减量的经济诱因;并应以健康考量而非成本考量,多盖捷运减少排放PM2.5。

香港经验——干净空气运动的推动

陈方盈分享香港经验指出,香港政府对于PM2.5的认知其实非常低。香港只有14个监测站量度空气污染物,但只有1个量度路边污染物PM2.5的监测站,由于政府没有从公共卫生的角度关心空气污染的问题,所以民间NGO自己来量度并发布PM2.5的数据;她希望政府增加路边监测站量度PM2.5的数据。

陈方盈表示,PM2.5招致的社会成本可以达理指数计算,监测并即时公布因空气污染引致公共卫生受损的经济成本,自2009年7 月起,因空气污染而导致的提前死亡人数为2,806人,总留医床位日数为159,305日,求诊次数是15.55百万,实际损失4,758 百万港币(约18,677.51百万新台币),因PM2.5致不能上班上学等无形损失为31,536 百万港币(约123,810.34百万新台币)。

陈方盈说,CAN经常向当局反映意见,确保政策有效改善空气污染问题,是目前香港最前线、最活跃的环保团体 (会员达25,000人)。但在推动时也会遭遇到政治阻碍、公众欠缺对环保议题的认知、以及对于经济发展与可持续发展的争议,所以CAN针对教育、游说、以及动员公众参与着手,让学生亲自对生活周遭的空气作采样量度PM2.5的严重性,并作活泼化社区教育举办活动比赛等,例如做口罩设计比赛,让公众体会若将来必须天天戴口罩的感受。

她表示,CAN也透过和医疗团体的教育短片制作及透过社交网络接触更多群众传递改善空气污染的信息,并游说影响政府的决定将PM2.5的诉求放进政纲内;并向各区区议员候选人及行政长官候选人签署,并协助政府对环保法令的立法;同时也针对贫苦大众及运动爱好者着手以提升及动员公众参与。但贫苦大众没有能力选择自己的环境,常不能搬到干净的环境居住,因为空气污染也是社会的不公义;而在香港一年里适合运动的空气品质只有30天,运动爱好者也是空气污染严重的受害者。另外,我们也会用公民抗命的方式,去抗议政府一些不改善空气污染的情况,不同的NGO之间也有很多的联合行动去参与。

(责任编辑:童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