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吕嫦靓:假如六四发生在今天

吕嫦靓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02月25日讯】在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初始1999年,面对那种扑天盖地的污蔑和威胁,我曾一度非常的悲伤。一个政府对一群手无寸铁,修炼的团体,善良的人们,施以最残酷,最严厉的暴行,令我十分的不解。政府不是应该为人民服务的吗?怎么会反过来残害自己的人民?身临其境被折磨中和目睹我的同修死去活来后,我终于明白,中共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是人类历史上恒古未有的滔天大罪。

1999年,就在我心痛的无法用语言描述我的感受时,做了一个让我永生难忘的梦。

那天夜里,我睡得很沉,以至于觉得梦中的一切比现实还要来的真切。有4个人,一个是江泽民,一个是罗干,另两个没看清面容。它们的身体很黑,感觉黑是因为坏事做多了变黑的。被铺天盖地的人群层层包围。而我和我的同修们在规劝人们,让这4个人接受审判。可是激愤的人群势不可挡,人们手里拿着银针,拚命的往前挤,把银针狠狠地扎向这4个人,然后拔出来,再扎进去。人群中呼喊着,悲鸣着,愤怒着,一望无际。那声音从远处滚来,又不断汇进新的声音,仿佛如咆哮的海啸。让人感觉是一个硕大的群体,从心底里共同发出了同一个撕心裂肺的呐喊。可是声音中没有欢呼,没有喜悦,没有胜利后的欣慰。那情景,远不是“埃及革命”所能比拟的。

梦中的情景让我想到,中国人民最后从中共的统治下挣脱出来是以和平的方式。是十几亿人民的觉醒结束了中共的专政。看到埃及人民的胜利和他们胜利的方式,我觉得神是让埃及人民做给中国人看,在启迪中国人民的同时,也是在警示中国部队。中共恶的程度是埃及的穆巴拉克远不能及的,而作恶就得偿还,这是宇宙中恒定不变的真理。

看到这一幕后,我经常在想,中共究竟代表了什么?

在接触到中共最黑暗的监狱、教养院,真正地看到了中共治人、害人、摧残生命的各种卑劣的手段后。我深深地领悟到,中共实际上是伪装了的反人类、反宇宙的邪恶势力。反人类是指中共视人命如草芥,不利于自己利益时,中共可以任意地杀戮生命。

2002年,江泽民下令:法轮功算阶级敌人,可以创造经济效益。那时,我很不懂这句话的意思是啥,难道是让法轮功干活挣钱?可是感觉又不像。直到后来知道时,却让我痛彻心肺。原来“创造经济效益”就是把法轮功习炼者活摘了器官——卖钱。只有恶魔能想到的事情,中共竟然堂而皇之地做了出来。

时至今日,许多人还不能相信这个事实,因为这在人的思维中,根本就是不能出现的罪恶。那些失去了亲人的人们,如果有一天知道他们的亲人是死于这种罪恶时,他们对中共是怎样一种心态呢?

中共这种残害生命的手段是对全人类的挑战。是老天不容的反人类罪。无论是利用手中权力的中共政权,还是从中为捞取利益的个人执行者,最后的惩罚一定是无情的,是必须偿还的,那将是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景象,那就是下场。

自从我知道了那些曾经和我朝夕相处的同修是这样地失去了生命后,我不理解的是,当时的执行者是如何面对自己的同类,残忍地刨开了他们的胸膛?手不发抖吗?血不凝固吗?我问自己:我为什么不杀生?因为我相信法轮大法,相信神佛,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即使我独自一人,我也会自觉地约束自己。而那些刽子手们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凶狠地落下杀人的刀,是因为它们没有心法的约束,是因为它们迷信了中共的无神论,以为做坏事不会受到惩罚,以为没人知道,以为可以将责任推给别人,以为手中的权力是永恒的。

天就是天,地就是地。宇宙的力量让星球悬浮在天空自转着,就是掉不下来。海水冲下也不会流进宇宙中。太阳是炙热的,可以使万物生长。人轮回着,善恶有报。中共以为给中国人洗脑,让他们忘记神佛,自己就可以战天斗地,是痴心妄想。宇宙中不可战胜的力量会任你做恶吗?不是不报,时候不到。中国人民对中共的愤怒正在汹涌飞涨。

2005年,当我的母亲在中共的监狱里被活活打死后,监狱的警察去母亲家通知母亲死亡的消息,所有的邻居几百人没有一人相信警察说的:母亲是死于“心肌梗塞”。人们压抑着的愤怒从面部和眼睛直接地倾泻出来。把一个善良的残疾老人活活地打死,什么心态的人能做得出来?

第二天当我家里的亲朋好友,几十人赶往火葬场瞻仰母亲的遗容时,竟被视为是在火葬场暴动。我学炼了法轮功,我可以在神佛的指引下放下仇恨,可是,我的家族中,母亲的家族中母亲的亲人们,被中共种下了仇恨的种子,仇恨在心中无声地生长着。

在中国大地,有多少中国人被中共播下了这样的种子,无计其数。
那些死于六四学子们的父母兄弟姐妹。
那些被强拆了家园,无家可归可怜的父老乡亲。
那些在中共历次运动中,被无辜杀死的亲人的人。
那些失去赖以生存土地的农民。
那些在豆腐渣工程中痛失宝贝的父母们。
被掠夺了财产,被各种被死了的人的亲人,目睹了谋杀钱云会的人……

中共在中国大地遍撒了仇恨的种子。然而是种子就会发芽,种下种子就会有收获,仇恨是中共自己种下的,收获的也一定是中共自己。当这种仇恨和愤怒达到了极限时,那将会如火山般爆发。中共的下场决不会如穆巴拉克只是失去了权利和财富般轻松。

我又在想:假如六四发生在今天,今天的中国人会怎样去对待?中国的军队还会不会用坦克碾过学生们的躯体,还会不会把机枪对准人民的胸膛?

中国人民在等待着清算中共最后的成熟季节!@

评论
2011-02-25 2: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