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翔:玫瑰花中听潮音(1)

黄翔
【字号】    
   标签: tags:

今人不是“见好就收”的活法!
今生绝非“告别革命”的人生!

诗化人生,率真性情。身心有韵,笔墨有行。不为“血肉枯竭”而活;宁为“岁月滋润”而死。生命本来是“本真而天然”的“不受扭曲的生命”;生活理应为自由选择、复归“简单与自然”的生活。

活着,就活出一份自在!就活出一份自由!打造浮生“应当如此”的梦境!自由开拓“瞬间人生”的丰饶!

此刻的我正面对电脑默然地“喃喃自语”著。仿佛是自顾自地不经意书写些什么?仿佛想同一片看不见的大陆、一个看不见的群体交流些什么?

现在正值“情人节”前后的日子,此时此刻对每一个生者都弥足珍贵。脑子里不意骤然浮现出“一路风霜雨雪同行”的秋潇雨兰,和最近在纽约郊外“斯坦顿岛之夜”类似“霹雳与摇滚”的生活画面。

想起前者心中一亮,两情久长而斑斓、如生命的日球“爆炸的日珥”。
忆及后者,不期而遇的场境闪烁于心、如岁月的星云“迸溅的耀斑”……

      1

漂泊中的每一个日子,一大早起来,总要送秋潇雨兰去上班。我们居家纽约秋园小丘草原湖畔,她所在的大学在市中心闹市区曼哈顿。今天在路上,她忽然告诉我:“今天是情人节”,想起出门时,在家里她也提醒了我一次。此刻见我仍然如大梦未醒、一脸茫然、一头雾水,仿佛置身红尘之外,她摇着我的手臂,歪著脑袋问我:“你送我什么礼物?红玫瑰?今晚下班后给?我只要一朵?法拉盛夜市见,我们去吃顿小饭。”

如“一石”击动“止水”,我身上水淋淋的、心中一片涟漪。一刹那,从另类时空坠落立足的当下。这是我今生至此诗文、书画艺术生活中,常有的镜头或常见的情景。

尘累中的雨兰,早已习以为常,偶尔挤时间推开我“独处的空间”,匆匆瞄上一眼,唯见孤寂中一介梦人。

其实,这个寂寞的世界中,不见秋潇雨兰、而秋潇雨兰却无处不在,孤寂中与我鬓发厮磨、朝夕相守。一路携手走来,往事不堪回首。忆起曾有过的一场“秋潇雨兰之恋”。正是这场“人生眷恋”却被指控为“刑事犯罪”,被人“立案侦破”和“通宵审讯”,带给我的不仅是“牢狱之灾”、也险些被“押赴刑场、立即执行”……

人生各有各的活法和无止境的生命追求,有“懂政治”的朋友,在这个过程中提出“不失时机”地“见好就收”的说法?!奇怪,火种还来不及“播”,你就要求“半途熄火”?!本来社会面对的是“权利的现实悬殊”、“贫富的两极分化”、大多数人置身于“物质和精神”的“一片荒芜”,而正值追求“现实变革”的过程中,你实质上要求于人的究竟是“收手”还是“缩头”?!

还有一种“告别革命”的立论、貌似“公允”和“超脱”,一时以“公理”糊弄于人。长时间以来,人们普遍无视其深层用意与实质,正是为维护现行“体制”的稳定!

别人以“革命”的名义享有“抢光、占光”的特权,把全社会一切据为己有。过去的“贫下中农”,今天仍然是贫下中农。大多数人过去两手空空、现在仍一无所有。不知这要“告别”的“革命”究竟是什么样的革命?!

是让少数人的特权利益地久天长,面对社会不公,多数人唯有自甘认命、俯首贴耳?!

“革命”有其本义、也兼具多种内涵,“革命”绝非“革命成果”占有者独享的“特权”和“专利”?

以“非暴力革命”形式面对不公的“暴力体制”,本是每个社会公民理应享有和行使的正当权利!是否凡是合理的社会“变革”都要“告别”、以维护贪腐与特权的社会现状?!是否每个人都只能接受“生而不自由”的强权指令、任人践踏自己与生俱来的“天赋人权”?是否“以暴力推翻暴力”之后又再度对人民施暴、只能“维护”而不能“变革”社会现实的扭曲?整个社会只能匍匐于“威权政治”之下、任其不公不义、实施“人治”而不是“法治”?!?!?!

秋潇雨兰同我“前世姻缘”、“今生相约”。没有她,就没有我。如果我们相识当初,她软弱、她害怕、她向强权妥协并“达成默契”,早就没有了我今生的小命!而面对的却只能是“送我一颗子弹”、死后家属还要向执政者“补交五分钱子弹费”、“请求”他们杀害自己亲人的厄运!!!

整个生命都被暴力操纵于股掌,哪还谈得上一个人“精神生命”的独立自存?!哪还谈得上今生面对一片辽阔的精神时空?!

也许,这是否就是“女人之所以为女人”、“男人注定离不开女人”的难解的奥秘?!

更深一层讲,以“东方的方式”解读,令我深信不疑的是:每个人投生人世,都有一位同你有尘缘的“本命佛”,或隐形在冥冥之中,或显形在阳光之下。

晚我许久来到这个世界的秋潇雨兰,也许,两个人属相和性格不尽相同;然而,她却注定是我命中一位特殊的“观世音”、一个今生同我“苦乐与共”的守护神。

对我们而言,今生命途中既不求光明磊落的行进中“中止”于“见好就收”!也不会“终止”或“告别”为维护自身合法权利起而抗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首诗如狂飙 掠过 干裂的黄土地 飞翔 因为一支风铃的召唤 在远山
  • 此文可视为《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的姐妹篇,两者均以“宇宙人体”思维表现星际时代“文化”精神质变的雏形。
  • (大纪元记者李新纽约报导)2011年1月6日(周四)晚,纽约林肯中心大卫寇克剧院(David H. Koch Theater)迎来了神韵纽约艺术团在纽约的首场演出,中西方观众陶醉于神韵所展现的东方传统韵味之中,目前旅居纽约的中国著名诗人黄翔在观看演出后表示,神韵演出将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展现在当前的同一瞬间,具有超凡的力量,开创了全新的文化。
  • 2007年,力虹被抓进看守所以前,是个身体健康的人。在监狱遭到中共的迫害,直到2010年6月濒临死亡才给保外就医,只能靠呼吸机延续生命的。2010年12月31日,因病在宁波逝世,终年五十二岁。(大纪元数据库)
    力虹死了!他的死正值人生“日正中天”的岁月,他是不能死的、也不该死的!力虹的生命较之那些“面目可憎”或“浑浊不清”者,本应有精神日月的辉煌!然而,他死了,生命的火焰熄灭了!是谁掐熄了它、是谁害死了他?是一只黑手!是专制者!是操控于他们手中的有形和无形的“专制坦克”!
  • 1 贵州高原,荆棘燃烧、骨血绵延、阳刚之风依旧。最近读陈西《以选票改变中国》和今天读王藏1月2日凌晨“于几天几夜不眠、发烧、胃痛、愤怒和悲伤中”刚刚完成的组诗《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心中不由一震!似乎出于纯粹偶然的因素,我的影集里都有意保留着这两个人的照片。从命相学视角看,这两个人都是正人、且相貌堂堂,后者可说年青而英俊。
  • 本无意写作此文,但被极权者在中国大陆精神上追杀和封杀一辈子,至今仍不歇手,魔爪伸到海外,继续“追杀”、泼污,手段之卑劣、内容之无耻,不得不起而回应和公开揭露!
  • 在许多藏人心目中,达赖喇嘛是“雪国西藏”的精神象征。然而,在世俗政治中这个名字却极为敏感,有人视它为政敌的符号,有人对此望而生畏、也有人因之敬而远之。
  • Chaw Ei Thein(左2)、黄翔(中)和观众。(作者提供)
    1 纽约的黑夜中有“另一种白昼”,出现在华灯初上的时刻、或沉寂的午夜时分乃至“黎明前的黑暗”中。这是“血肉与精神”人体混合的“非尘累”的白昼、是最具生命魅力的大纽约生活的“白夜”。而纽约“诗人俱乐部”就是其中的一个光环,纽约人在其中的“夜生活”艺术空间绚丽多彩。
  • 东西方首次以现代“诗、书、画”综合表现的人文艺术项目《世纪的群山》,以其“人类性”引起生活在不同社会环境中的人士的兴趣和关注。直到目前为止,该项目中的作品已出现于地球不同地域,在不同场境中以不同形式“展出”或“发表”。
  • 黄翔为美国作家们表演中国的书法艺术。(秋潇雨兰提供图片)
    定居在纽约的著名诗人黄翔的新书—中英双语诗集《今生有约》﹐由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东亚研究学院中国语言研究中心出版。日前出版商为其安排了四场文化交流活动﹐包括在该校举行的“对话、诗歌朗诵和书法艺术表演”座谈会﹑“图书动物园”书店签书会外,还有一家全国电台“西岸生活”和与美国西部笔会的交流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