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翔:玫瑰花中听潮音(7)

黄翔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7

观众中,人手一杯咖啡,也不乏饮茶的“禅趣”者。舞台上,衬托于表演者身后的,是未公开现身的女画家卡萝作品不断变化的画面。我、陈破空、秋潇雨兰分别拍摄表演者的同时,也选择性地拍下了这些很有个人特色的画。卡萝是个极有才气的女画家,其构图色彩和线条风格独具,不平庸、不沉闷,有一种扑面而来的生命活力,绝非仅仅止于见出“透视与素描”功力,给人感觉上以某些“学院派”的迂腐匠气。

卡萝的绘画作品不是具象的再现,而是抽象和形而上的表现。让我联想起东方先哲老子的“大象无形”的“空无”,其精神隐涵与中华文化中的“万象纷呈”相通。

仅仅是人物和自然的肖似,今天的摄影、电视、电影艺术已无可匹敌,艺术需要具象和匠气之外的更多的东西。在这个意义上,艺术表现上的成功,在后天学养、技巧累积之外,与生俱来的天赋和艺术气质是先决条件。

就“成功”而言,有“世俗的成功”、也有“精神的成功”,前者难逃“稍纵即逝”的霉运,后者必享“地久天长”的福禄。世俗意义上的“功成名就”,在中国大陆更多的决定于隐形驾控或政治指令,艺术家及其作品的精神高度必然难以与世界平行。在西方决定于机遇、却难免商业化的人为炒作,从而削弱了精神创造中应有的品味!

轮到我上台的时候,左边站的是秋潇雨兰,右边立着的是玛格丽特,一个解读和介绍我的作品内容和时代背景,一个以本土流利的英语朗诵原作的译文。我告诉听众,这是有别于西方的东方文化。我写诗、我朗诵,也创作书法和绘画艺术作品。我喜欢“艺术的综合”、也喜欢平面书写之外的“行为的书写”,包括在社会变革的场境中,以“身体书写”的方式参与对生命自由的阐述。

我来自地球上不同的国家、民族和地域,对生命和生活却与不同地域、国家和民族的人有同一的美好憧憬和理解。

因白天作画、夜里赶路,我感觉有点累,只打算朗诵一首诗,不意朗诵完了满场发出尖叫声、听众报以热烈的掌声。这种场景十多年来的漂泊生涯中我经历无数、十分熟悉,但今天的此时此刻仍然感觉意外、甚至有点陌生感。为回报观众的盛情,我从带去的两本英译诗集中又选择朗诵了一首。当我走下台来时,发现一些人涌上前来询问怎样才能买到我的书?

会场一时骚动起来,意外又突然,人丛中由玛格丽特、克瑞斯托和另一位不知名的美女引领,全场倏然翩翩起舞,天生舞者秋潇雨兰和同行的诗人陈破空兴奋地即兴加入。

我未及思考,发现自己已夹在两个美国女诗人中间,如臂弯中左搂右抱着盛开的两朵殷红的玫瑰花。

室内气氛骤然升温,更感觉空间有限,大家列队跳出门外散开大街上,如一片不同色彩的斑烂的玫瑰花丛。盛开于雪光晴朗的冬末,摇曳于星斑闪烁的午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诗化人生,率真性情。身心有韵,笔墨有行。不为“血肉枯竭”而活;宁为“岁月滋润”而死。生命本来是“本真而天然”的“不受扭曲的生命”;生活理应为自由选择、复归“简单与自然”的生活。
  • (shown)活着,就活出一份自在!就活出一份自由!打造浮生“应当如此”的梦境!自由开拓“瞬间人生”的丰饶!
  • (shown)诗化人生,率真性情。身心有韵,笔墨有行。不为“血肉枯竭”而活;宁为“岁月滋润”而死。
  • (shown)生命本来是“本真而天然”的“不受扭曲的生命”;生活理应为自由选择、复归“简单与自然”的生活。
  • (shown)活着,就活出一份自在!就活出一份自由!打造浮生“应当如此”的梦境!自由开拓“瞬间人生”的丰饶!
  • 诗化人生,率真性情。身心有韵,笔墨有行。不为“血肉枯竭”而活;宁为“岁月滋润”而死。生命本来是“本真而天然”的“不受扭曲的生命”;生活理应为自由选择、复归“简单与自然”的生活。
  • 一首诗如狂飙 掠过 干裂的黄土地 飞翔 因为一支风铃的召唤 在远山
  • 此文可视为《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的姐妹篇,两者均以“宇宙人体”思维表现星际时代“文化”精神质变的雏形。
  • (大纪元记者李新纽约报导)2011年1月6日(周四)晚,纽约林肯中心大卫寇克剧院(David H. Koch Theater)迎来了神韵纽约艺术团在纽约的首场演出,中西方观众陶醉于神韵所展现的东方传统韵味之中,目前旅居纽约的中国著名诗人黄翔在观看演出后表示,神韵演出将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展现在当前的同一瞬间,具有超凡的力量,开创了全新的文化。
  • 力虹死了!他的死正值人生“日正中天”的岁月,他是不能死的、也不该死的!力虹的生命较之那些“面目可憎”或“浑浊不清”者,本应有精神日月的辉煌!然而,他死了,生命的火焰熄灭了!是谁掐熄了它、是谁害死了他?是一只黑手!是专制者!是操控于他们手中的有形和无形的“专制坦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