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组图:寒冬已过春来到 多伦多声援九千万三退大潮

多伦多退党服务中心

多伦多数百名民众在唐人街附近的Grange Park(公园)举行了声援九千一百万三退大潮的集会。(摄影:孙泰利/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3月21日讯】初春温煦的阳光让多伦多人暖在心头,3月19日,多伦多数百名民众在唐人街附近的Grange Park(公园)举行了声援九千一百万三退大潮的集会,为中国民众退出中共党团队而助威加油。现场6名大陆来加人士获得退党服务中心颁发的三退证书。


多伦多数百名民众在唐人街附近的Grange Park(公园)举行了声援九千一百万三退大潮的集会(摄影:孙泰利/大纪元)

前北京大学教授、历史学家苏明在集会中说:“二十年前有东欧和苏联人民的天鹅绒革命,今天又有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的动力,此时此刻的中国民众们,已经处在选择和决定的历史关头上了。”他说:“一群不齿于人类的流氓土匪恶棍结帮成伙变成了共党九十年,投机篡政祸国殃民六十年,自以为政权永固崛起强大。却被三退大潮的呼唤,仅仅六年的时间,就使九千多万正义良知的勇士们响应了这一人性的呼唤,退出了共党团伙。这是一次伟大的实验,同时更是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前北京大学教授、历史学家苏明在集会中发言(摄影:孙泰利/大纪元)

多伦多黄埔同学会的创会人、国民党二战老兵宁仲康先生在集会中说的一句开篇语引来全场笑声,宁先生说:“很抱歉,过去我们作战,仗没有打好,如果我们过去把仗打好了,那么现在早就没有共产党了……”

周怀云先生是去年四月份退出中共邪党组织的。在集会发言中,他以其家族中多名成员被中共杀害的历史来揭露共产党的残忍暴虐。他太太的大伯叫侯志丹,原名侯祖佑。1931年任国民革命军第25军中将副军长。1949年四月任川南边区反共自卫救国军总指挥。周先生说:“共党所谓解放川南贵州的时候是1950年。我大伯侯志丹本可以从重庆坐飞机去台湾。但是他为了侯家这个家族,他没有去台湾。他跑到四川峨眉山剃了头发当了一名和尚。中共镇压反革命运动开始后,侯志丹从峨眉山寺庙被捕,很快被执行枪决。那时我大伯侯志丹已经是快六十岁的人了。”


多伦多数百名民众举行了声援九千一百万三退大潮的集会和游行(摄影:孙泰利/大纪元)

多伦多英文大纪元主编杰森‧拉夫图斯在集会发言中说:“这场退党运动是发生在人们思想和内心的战斗,不是政治权利的斗争或者街头战斗,而是中国传统价值和道德原则的战斗,这些价值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需要。”

集会现场有六名从大陆来到加拿大的民众当场宣布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并获得退党服务中心颁发的三退证书。朱先生说:“海外的华夏儿女,同胞们:你们好!我是刚刚从中国大陆来的朱天乐,今天能参加海外退党大潮。为之震撼。我知道中共一党专权、贪污腐败、无视法律,百姓申冤无门没有自由,在中国已经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特别是我看了《九评共产党》,彻底了解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慈悲善良的好人告诉我,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所以我今天在这里郑重宣布,退出我曾经加入的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

王先生说:“大家好,我叫王一鸣。我严正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我在中国生活的日子里亲眼目睹,亲眼感受到中共邪党实在太坏了。我从小就生活在共产邪党文化的国度里,上小学的时候记得参加过少先队,上中学时参加过青年团,没有入过党。现在在这里正式宣布退出少先队和共青团。”


集会现场有六名从大陆来到加拿大的民众当场宣布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摄影:孙泰利/大纪元)


集会现场有六名从大陆来到加拿大的民众当场宣布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摄影:孙泰利/大纪元)

回顾历史,任何一次专制的解体都是以人心向背为基础的。中国社会的人心思变,反映了中共快速走向解体的历史大势。9,100万的“三退”数字是加拿大人口的三倍,中国这个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国家,越来越多的民众汇入到这场最和平、最理性、非暴力的三退大潮中来。

观天下之势,兴亡谁人定,盛衰岂无凭。在没有共产邪党的日子里,正义善良的中国人民一定会重塑历史的辉煌。


多伦多数百名民众在唐人街附近的Grange Park(公园)举行了声援九千一百万三退大潮的集会(摄影:孙泰利/大纪元)


多伦多数百名民众在唐人街附近的Grange Park(公园)举行了声援九千一百万三退大潮的集会(摄影:孙泰利/大纪元)


多伦多天国乐团声援九千一百万三退大潮的集会和游行(摄影:孙泰利/大纪元)


多伦多天国乐团声援九千一百万三退大潮的集会和游行(摄影:孙泰利/大纪元)

评论
2011-03-21 9: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