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脱胎换骨 像换了一个人

肚子里的法轮24小时不停转

法轮大法学员 河南仁卫
  人气: 58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是河南大别山区一小县城的一名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来岁了。一九九八年九月份开始修炼,至今已有十余年了。

修炼前,我有多种疾病,特别是神经衰弱、神经性头疼,令我痛苦不堪。每天靠吃安眠药睡觉,否则就不能上班了。三叉神经性头疼起来,使人难以忍受,痛得死去活来想立即死去。可是我看到面前年幼的儿子和老实的丈夫,我打消了一次又一次一了百了的念头。西医看了,看中医,成天把药当糖豆吃。气功练了好几种,结业证有好几本,健身器也买了好几个,都没有把我的病治好。整日没精打采,还满脸的黑斑。年纪轻轻的,苍老的像个老太婆。就这样度日如年,痛苦的煎熬着。

九八年九月二十五号这天,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朋友介绍我炼法轮功,说法轮功很神奇。我一听浑身一震,立即找辅导员借书看。当我手捧《转法轮》翻开第一页看到师父年轻、英俊、善良、慈祥的照片时,倍感亲切、熟悉。我问:“这是师父吗?我好像认识,好像在哪见过。”辅导员一听立即问我:“你认识师父吗?你见过吗?想想在哪见过?”我想了好一会:“哎呀,想不起来了,反正我好像在哪见过。”拿着宝书,到办公室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

中午下班回家吃过饭,就到床上休息,刚躺下,就感觉全身趴在一个大法轮上,同时嘴里含一个小法轮,肚子里有一个法轮,转的风声很大。我感觉很奇怪,这是怎么回事?是做梦吗?可我压根就没睡着,想睁开眼看看,可怎么也睁不开。耳朵里清楚的听到邻居家里的动静。不是做梦,管他呢,反正转着怪舒服的。过了一会,风平声静,不转了,我睁开眼一看,上班时间到了,就上班去了。

下午下班我把书带回家,吃过饭,坐在床上继续看书,到了九点一刻该睡觉了,我把灯一关,躺下刚闭上眼,又和中午的情况一样,而且风声比中午还大,客厅墙上的挂历哗哗的响,床头柜上的报纸也被刮的呼啦啦的响。我心里有点害怕,儿子在外地上学,丈夫也出差了,就我一人在家。心想,要是丈夫在家就好啦。就这样想着转着,不知不觉睡着了。这一夜我破例的没吃安眠药就睡着了,而且睡的很香。

早上醒来,我又拉肚子,虽然拉得很厉害,可我不难受,也没影响我上班,反觉得精神百倍,而且我肚子里的法轮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转。我再接着学法,我全明白了。原来师父的法身给我调整身体,净化身体。法轮也在给我调理。我高兴、感激的心情是用语言所不能表达的。大地作纸,海水作墨也难以书写我对师父的感恩。

第二天我找到辅导员说:“这本《转法轮》是本无价的宝书,我可以买下来吗?”辅导员说:“可以,还有几本也是李老师写的,你要吗?”我说:“要,要,我都要。”我和她说了昨天的经过。她说我缘分不浅。通过我的修炼、洪法,有不少人都走入了修炼的行列。

从那后,我勇猛精进,和同修们比学比修,恨自己得法太晚。我如饥似渴学法。通过学法,我懂得了人生真谛,懂得了业力轮报,知道了当人不是目地,返本归真才是目地。

通过学法,我的心性也突飞猛进。办公室里和我平时很要好的同事,突然有一天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我牢记师父的教导:“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转法轮》)她见我不还口,接着又骂我唯一的宝贝儿子,这下我忍不住了,还了她一句。她听后就立刻说:“你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我一听是呀,我是炼功人,我不该还口的。想起《转法轮》书上说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我马上向她道歉,我说:“对不起,我刚才忘了我是炼功人,随你骂吧,我不再还口了。只要你不生气就行。”

同办公室其他人看不下去了就说:“你骂她本人她不还口也就算了,可你还骂她儿子,她儿子也没惹你,你自己也是有一个儿子,她也是一个儿子,你怎么忍心,你太不像话了。”我对她们说:“没事,没事,你们不要说,让她骂吧,只要她不生气就行。”当我抬头看她时,她气得脸色苍白。我知道业力落在她身上了,她真的很难受。我心里说:“谢谢!”因我想起师父说的:“其实就是帮助你消业,可是他自己不知道。他可不只是表面上跟你干,心里对你还挺好,不是这样的,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生气。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后来我主动和她说话,她连骂了好几天,也就不骂了,我们俩又和好如初了。

由于我的心性提高了,功也长了,业力也消了不少。也深深体会到,师父在书中说的都是千真万确的。所以在短短的时间内,我的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唯有顽固的神经衰弱症,在炼功的初期一次性地消了一个多月的业,一个多月虽然睡不着觉,但能吃,有精神不难受,没有影响我上班。就是满脸的色斑颜色更重。当别人指着我的脸说:“你看你是什么气色?还炼,还炼,再炼你的小命就没了。”我笑着说:“这是消业,是暂时的,我会好起来的。”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一个多月的昼夜不眠,我不着急、不动摇,闯了过来。

从那以后,我脱胎换骨,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脸色变得白里透红,精神百倍,干活从不知累,扛起五十斤米袋直奔四楼。人年轻了许多,而且脾气也变好了,能善待任何人,和婆婆、妯娌、叔侄、姑嫂之间关系都好了。他(她)们都认可大法后又都作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当我向别人讲真相时,认识我的人都说:“你不用张口讲,见你本人就知大法好。你的变化太大了。”所以,凡是认识我的人,我很容易给其办了三退。从我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与神奇。

--转载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把《法轮功》看了十遍,明白了法轮功是非同一般的功法,既修又炼,重德行善,要做世界上最好的人。第一次师父给我清理内脏,表现是拉肚子、流眼泪、流鼻涕等。我记住师父的话:“有的人还会连拉带”(《转法轮》)。我一周没有吃东西,也没有吃药打针,照常学法炼功,一周就好了。这次净化身体后,我的皮肤变得白里透红。
  • 《转法轮》中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确实是这样的:有一次我在听师父讲法录像时就听见后背骨头响,同修还说:“怎么和破鼓似的。”第二天早起时肩胛骨缝内出现了一溜小黄泡,又痛又痒,我没管它,照常炼功,结果只隔一天小泡就破了,但不流水而是结了血痂。从此我的肩周炎就好了,胳膊举的又高又直,真是太神奇了。
  • …这么大的手术,医生准备了上千毫升血,结果手术中一点也没用。手术后一周就拆线了,伤口长的平平的,几乎没有痕迹。两个绝症患者,医院判他们生命最多维持半年。可现在三、四年过去了,身体却越来越好。
  • 这么大的手术,医生准备了上千毫升血,结果手术中一点也没用。手术后一周就拆线了,伤口长的平平的,几乎没有痕迹。医生说这是奇迹,从来没有的奇迹。…两个绝症患者,医院判他们生命最多维持半年。可现在三、四年过去了,身体却越来越好。
  • 我是云南省的法轮大法弟子。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得法的经历很不寻常。我现在的生命得之不易,是师父救了我的命,大法造就了我。我是在生不如死,痛苦万分的情况下开始修炼,想想是多么不容易啊。三次把大法告诉我,我才接受…
  • 丈夫常年有病,十年哑巴不说话,不能走路,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一天到晚睡在床上,和植物人没什么两样。我得法的第二年,他也走进了大法中,学法一段时间,他在炼功点开口说话了,和正常人一样,身体比以前更好。这真是铁树开了花,哑巴开口说了话。
  • 我大伯嫂亲眼见到我身患股骨头坏死和乳腺癌,都是修法轮大法出现奇迹。在他们走投无路的时候,想起了我。…通过我修炼的实践,我深感大法的神奇,只要想炼,只要有一口气就能出现奇迹,就看他自己想不想学,想学就没问题。…春波一天一个变化,炼功后的第二天就把眼罩摘下去了,眼睛也能看见东西了,越来越清晰,说话也清楚了,到了第五天就停药不吃了,炼到十多天的时候,不但能自理了,还能干家务活了。
  • 二零零八年,我丈夫突发心梗,送去医院抢救,医院发了病危通知。…回到家里,丈夫对我说:“我也炼功,快来教我。”三个月后,在医生指定丈夫手术的日子,我丈夫已能骑电瓶车在街上跑,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 因肿瘤(癌变)已扩散,医院鉴定我生命已到尽头,当时体重只有三十多公斤,连翻身都需要人帮助…我就躺在病床上看书(转法轮)学法,双手比划着炼功。经过短短的几天,我摆脱了死神,身体奇迹般的恢复过来了…
  • 我就对着患癌症的老父亲耳朵上说:“爸,你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全家人都跟着我一起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喊着喊着,奇迹出现了,我父亲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并能说话了。我又放师父讲法录像,让全家人一块听。几天后,父亲到医院复查,癌症状消失了。医生啧啧称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