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我们全家

神两度救了我儿子一命

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我和家人修炼大法后,身心巨变,人也精神,身体也健康了,活着也有劲头了,而且出现了不少神奇事。这么好的功法,这么神奇的功法,不告诉世人那不是太自私了吗,那不是昧着良心吗?所以我要把它写出来。

(一)我

我是零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前,我多种疾病缠身,肛裂、内痔、长期失眠,整天没有好受的时候,该去的医院也去了,该吃的药也吃了,钱也没少花,一样病也没好,长期泡在病痛的折磨中,活的没意思。学法炼功不长时间所有的病都好了。师父教我做一个无私无我的好人。我也是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人们常说身心健康,其实是本末倒置,应该是心身健康,人心健康了,才能人身健康。

在没修炼之前,有一年春耕时,我不慎辛硫磷(农药)中毒,这种农药呈乳状与苞米种子拌在一起往地里播种。不知什么时候胶手套坏了,农药渗到手上引起中毒,恶心、迷糊,医生说:药毒进血液,将来你得从血上得病。

零六年某天晚上,我一趟一趟的小便,越来越频,最后坐在桶上起不来了。我还纳闷呢,怎么便起没完了,我清楚听见一个声音:你便的是血不是尿。断断续续到初二,面色煞白,到了初三就好了,也不尿血了,面色也红润了,在常人看来就是变戏法。

农药中毒是我得法以前的事,我修大法都快十年了,也没出现医生说的后果。事后我想这不跟大换血一样吗?

(二)我的父亲

我父亲今年七十二岁,零六年修炼大法,类风湿四十五年,各骨节都疼,瘫在炕上,学法炼功一个星期,拄着棍子能走了,一年后棍子也扔了,高血压眩晕症再没犯过,我爹十个脚趾都有鸡眼,有一回洗脚才注意,不知脚鸡眼什么时候没的。

(三)我的母亲

我母亲今年七十岁,学法前胃病,痛起来就受不了,农村缺医少药,更何况钱紧,没有办法就喝小苏打,最后胃出血,学法炼功后好了。

(四)侄子和妹妹

我侄子有头痛病,痛起来撞墙,炼功后好了。我们农村形容性格暴躁,脾气不好的人叫“驴”,我侄子学法后一点不“驴”了。

我妹严重气管炎,一到冬天就挂点滴,学法炼功后好了。

(五)未修炼的家人也受益

以上是修炼人命运的巨变,我们家未修炼的人都跟着受益,说白了就是性命得到了保障。

我丈夫晚上骑摩托车往家赶,对面来了一辆手扶三轮车,车灯都亮着,车速都挺快,眼看就撞到一起的那一瞬间,双方的车戛然而停,否则正好撞在一起。

我的儿子在红透山打工住宿,他的一个伙伴是开抓勾车的,住在另一宿舍,一天早晨六点来钟,开抓车的小伙子来拽我儿子的门,没拽开,用力把门拽坏了,进去一看我儿子和同宿舍的俩人还睡呢,连喊带叫也不醒,身体稀软,他知道这是一氧化碳中毒,因为是正月,北方的天气很冷,窗门封闭很严,炕燎烟引起中毒。

送到医院抢救不了,又折回来送到抚顺矿务局医院,这一返一复就是二百八十里,到晚上十点才把人抢救过来。人活了,人们才想起来问开抓勾车的小伙子:你怎么去拽宿舍的门?小伙子的回答令在场的人都吃惊不小:我睡得稀里糊涂的,有人喊我,叫我去救某某(我儿子)!在场的人谁也不吱声,愣愣地站着、互相看着,好像说:真有神!

事后,我儿子雇了一辆面包车,三十来人到清原一家不错的饭店,摆了几桌酒席答谢为抢救他跑来跑去的这些人。吃完饭在清原回红透山的路上,也不知司机看到了什么紧急情况,一个急刹车,车身迅速掉转、翻滚,冬天路面滑,又稍微有点坡,面包车毂轳出近三十米。

喝得醉醺醺的人们,从车里爬出来,酒醒了一大半,互相看看谁也没碰坏,一个民政局的老人问:“你们这里谁信啥了?”

我们家这么多人学大法都有神奇事,即便不学大法的人也都“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了,用我们全家的亲身体验现身说法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神奇!“三退”保平安这是真的。谁好谁坏;谁善谁恶;谁正谁邪,这不是太明显了吗?那些还糊涂的人清醒吧,你可以不学法轮功,但大法弟子说的都是真话,更不能与恶人为伍,跟好人借好光,跟坏人要遭殃。上面翻车的例子就很能说明问题。

儿子“三退”了,一车三十来人也有很多“三退”的,车滚出去那么远都没事,这不就是三退保平安吗?

天灭中共及其成员,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是命运的选择,明智的壮举!

--转载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把《法轮功》看了十遍,明白了法轮功是非同一般的功法,既修又炼,重德行善,要做世界上最好的人。第一次师父给我清理内脏,表现是拉肚子、流眼泪、流鼻涕等。我记住师父的话:“有的人还会连拉带”(《转法轮》)。我一周没有吃东西,也没有吃药打针,照常学法炼功,一周就好了。这次净化身体后,我的皮肤变得白里透红。
  • 《转法轮》中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确实是这样的:有一次我在听师父讲法录像时就听见后背骨头响,同修还说:“怎么和破鼓似的。”第二天早起时肩胛骨缝内出现了一溜小黄泡,又痛又痒,我没管它,照常炼功,结果只隔一天小泡就破了,但不流水而是结了血痂。从此我的肩周炎就好了,胳膊举的又高又直,真是太神奇了。
  • …这么大的手术,医生准备了上千毫升血,结果手术中一点也没用。手术后一周就拆线了,伤口长的平平的,几乎没有痕迹。两个绝症患者,医院判他们生命最多维持半年。可现在三、四年过去了,身体却越来越好。
  • 这么大的手术,医生准备了上千毫升血,结果手术中一点也没用。手术后一周就拆线了,伤口长的平平的,几乎没有痕迹。医生说这是奇迹,从来没有的奇迹。…两个绝症患者,医院判他们生命最多维持半年。可现在三、四年过去了,身体却越来越好。
  • 我是云南省的法轮大法弟子。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得法的经历很不寻常。我现在的生命得之不易,是师父救了我的命,大法造就了我。我是在生不如死,痛苦万分的情况下开始修炼,想想是多么不容易啊。三次把大法告诉我,我才接受…
  • 丈夫常年有病,十年哑巴不说话,不能走路,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一天到晚睡在床上,和植物人没什么两样。我得法的第二年,他也走进了大法中,学法一段时间,他在炼功点开口说话了,和正常人一样,身体比以前更好。这真是铁树开了花,哑巴开口说了话。
  • 我大伯嫂亲眼见到我身患股骨头坏死和乳腺癌,都是修法轮大法出现奇迹。在他们走投无路的时候,想起了我。…通过我修炼的实践,我深感大法的神奇,只要想炼,只要有一口气就能出现奇迹,就看他自己想不想学,想学就没问题。…春波一天一个变化,炼功后的第二天就把眼罩摘下去了,眼睛也能看见东西了,越来越清晰,说话也清楚了,到了第五天就停药不吃了,炼到十多天的时候,不但能自理了,还能干家务活了。
  • 二零零八年,我丈夫突发心梗,送去医院抢救,医院发了病危通知。…回到家里,丈夫对我说:“我也炼功,快来教我。”三个月后,在医生指定丈夫手术的日子,我丈夫已能骑电瓶车在街上跑,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 因肿瘤(癌变)已扩散,医院鉴定我生命已到尽头,当时体重只有三十多公斤,连翻身都需要人帮助…我就躺在病床上看书(转法轮)学法,双手比划着炼功。经过短短的几天,我摆脱了死神,身体奇迹般的恢复过来了…
  • 我就对着患癌症的老父亲耳朵上说:“爸,你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全家人都跟着我一起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喊着喊着,奇迹出现了,我父亲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并能说话了。我又放师父讲法录像,让全家人一块听。几天后,父亲到医院复查,癌症状消失了。医生啧啧称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