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堆黑猪 本土保种大作战

人气: 4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26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郭芷瑄屏东县26日电)几波寒流过后的初春下午,台大动物科学技术系副教授朱有田与屏东科技大学客家文化产业研究所副教授曾纯纯,在屏东内埔乡猪农谢旭松猪场,商讨如何打造“六堆黑猪”品牌。

这不仅仅是一个地方产业的开发,而是关系着台湾本土(原生种)黑猪的种原保存,经过3年的基因鉴定和文化背景追溯,朱有田和曾纯纯几乎肯定,台湾的黑猪文化和客家人脱不了关系。

“六堆黑猪”是个连六堆客家人都还陌生的崭新名词,这个名词的诞生是在朱有田和同系副教授姜延年的台湾本土黑猪的调查研究中,确定屏东县内埔乡和竹田乡还保有少数的台湾原生种猪(本土黑猪)。曾纯纯从文化面研究,发现台湾本土黑猪与客家人的生活文化习习相关。

省畜产试验所曾经在1952年进行台湾本土黑猪的调查研究,之后的不断试验调查中,1984年桃园猪在省畜所的封闭式饲养下保种下来,并在1987年被行政院农委会纳为国家级保种族群,当时姜延年即协助省畜所进行桃园猪的保种工作;但属于美浓猪种与顶双溪猪种却因种原认定问题,而被遗漏。

5年前,姜延年协助中央畜产会辅导屏东地区的猪场,他发现内埔乡和竹田乡少数猪场还保留与桃园猪及大黑猪(台湾黑猪与洋猪杂交的黑猪,目前市面上普遍流通的黑猪)外形不同的台湾本土黑猪猪种,且数量在急遽减少中。

姜延年表示,他不是第1个发现的人,在他之前,协助畜产会的中兴大学教授黄木秋等人就已发现内埔和竹田乡的猪场有着特定外形的黑猪,有可能是台湾原生种。

姜延年向专精于动物遗传学的朱有田透露这个讯息,朱有田的家乡在屏东枋寮乡,又娶了内埔乡女子为妻,基于原生种猪保种的使命感,以分子生物技术进行台湾本土黑猪的遗传特性研究,并邀请曾纯纯进行台湾本土黑猪与六堆客家文化的关联性调查。

2007年,朱有田与姜延年向中央畜产会与农委会提出了“黑毛猪生产技术之辅导”的计划补助。

3年下来,朱有田等人确定了内埔和竹田几个特定猪场的本土黑猪核DNA已种化(speciation)成具有与台湾现有猪种及外来猪种可区分的遗传特征,而这些猪被保存下来的历程与六堆客家文化紧密结合,于是取名为“六堆黑猪”。

朱有田表示,目前在台湾豢养的黑猪,能与桃园黑猪遗传特征明显区隔的种猪群,只有“六堆黑猪”;他们也是台湾第1个研究家畜群种原与客家文化关系的团队。

朱有田说,台湾原生猪种有台湾野猪、兰屿猪、桃园猪、顶双溪猪、美浓猪,其中顶双溪猪与美浓猪在1952年被认为外来种基因渗入而消失。桃园猪与兰屿猪现被保种在省畜所内。六堆黑猪的种原可能是当时未被保留下来的顶双溪猪、美浓猪及其他本土台湾黑猪后裔,现被纯朴保守的六堆客家人保育下来。

朱有田表示,台湾本土黑猪随着早期客家移民,从中国大陆迁徙来台,为多点来源,主要来源为华中及浙江、江苏,引入时间也不是同时间。他从“六堆黑猪”的基因,可以追溯出猪从大陆来,让他觉得生物技术很神奇,六堆客家人的保种坚持更令人敬佩。

“六堆黑猪”外观特征是耳朵下垂、脸皱折、背下凹及腹部皱折,朱有田表示,台湾市场上,大黑猪和台湾本土黑猪都被称为台湾黑毛猪,市场无法区隔,让台湾本土黑猪的保种面临危机。

他说,目前在六堆地区的台湾本土黑猪大约只剩下100多头,八八水灾曾让屏东地区的黑猪产业损失严重,如果再有类似的风灾,“六堆黑猪”大概就消失了。

朱有田指出,动物种原基因库具有多样的经济价值,种原没有了,经济价值就被握有种原的一方限制,这是他急于想保住“六堆黑猪”种原的原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