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平凡的慷慨:年纪最小的菜贩

陈树菊/着、刘永毅/撰文

这就是我学做生意的方法:用眼睛去学,用脑袋去想。(图 :宝瓶文化 提供)

人气: 73
【字号】    
   标签: tags:

赚钱是很辛苦的。我从一个不懂事的人开始赚钱,我从一个不会理财的人开始理财,就是要去学。

十三岁以前在读书,不知道天高地厚,回去整天就是跳圈圈、跳方格、橡皮筋,根本没有想到要去学做生意,学卖菜。

十三岁没有妈妈了,责任重大,有五个兄弟妹要养,还有爸爸要照顾。以前卖菜靠妈妈,妈妈一下子就走了,也没来得及教我什么。

一踏进了中央市场,我成了年纪最小的菜贩,是一个正式的生意人了,而不是什么学徒。简单说,我成了附近摊贩的竞争者。

如果我的生意好起来,自然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意。这时候,没有人会想教我做生意,我只有自己教自己。

用眼睛去学生意

因此,我学做生意,几乎都是靠自己用眼睛去看、去学、去摸索,看人家的蔬菜如何绑、排、放,观察左右摊贩如何做生意,如何和客人互动、应对,并把生意做成。

这就是我学做生意的方法:用眼睛去学,用脑袋去想。

虽然如此,早年的人还是比较厚道。我家的遭遇,大家几乎都知道,虽然他们不会主动来帮忙,但如果我有什么问题去请教、去拜托,他们还是会教我。这是人性中良善的一面。

例如,我不懂秤。以前摊贩不像现在都是用一目了然的弹簧秤、电子秤,而是用一杆“秤仔”,靠加减秤跎来算出商品的重量。

而且,早年卖菜没有像现在菜市场流行的“一把二十,三把五十”的卖法,所有菜一律要用秤。

如果不知道重量要怎么卖菜。我不会用秤,只好去请教左右邻居:“欧里(巴)桑,请问这样怎么秤?”

不懂的事,我一一向人请教,自己再努力学。就这样靠着大家的帮忙,一些本来不会的事情,后来我慢慢就都学会了。

增加贩售菜色

刚开始卖菜时,我仍是沿袭旧规,只卖葱、生姜、辣椒、竹笋这四种农产品。因为爸爸以前始终只卖这四样,但我很快就发现情况不对。

这四样农产品,其中以笋子为主,虽不是大批发,但也有好几百斤,堆满了整个摊子。虽然每天笋子的销量还不错,但也无法每天卖出好几百斤。

而且,笋子不耐放,即使有些熟客人,可人家也不可能天天吃竹笋吧?只要多放几天,回去就得加工处理,煮熟后再拿出来卖。加工的工序繁多,很麻烦。

而且,人家一送来,就要把款付清;如果笋子卖不掉,甚至连本钱都赚不回来,那我们家要怎么生活?我终于理解为何妈妈和爸爸常常晚上回家就吵架。

我并且发现,爸爸并不是不了解,而是他不想变动。卖菜不是批了菜转卖就好,有许多捡拾、收拾、整理的细琐功夫,需要细心与耐心,因此人家才会说卖菜是属于女人的工作。

一般男人做不来,也做不好这些事。何况爸爸有一点大男人主义,更不可能去做这些零零碎碎的事。

因此,他进葱、姜、辣椒和竹笋来卖。这些菜都不需要太多的整理功夫,整筐倒下去就可以开始卖了。

妈妈拿爸爸没办法。可是,我开始反抗爸爸的做法。人家如果送很多笋子来,我就会把那个人赶走。

人家说我很凶,我说,货送来太多,根本没办法卖掉,难道要我全家喝西北风啊!

然后,我要求爸爸,每天早上去批发市场批菜时,要多进不同种类的菜,才能够多卖,我问爸爸:“光卖这四样,我们岂不是会饿死?”

十块钱辣椒或姜,可以吃两三天,葱更是一般菜贩随手送客人的菜,根本赚不到什么钱。

一开始,爸爸并不想照我所说来改变,但在我不断强力要求下,爸爸终于屈服,说:“既然你比较厉害,那就随你啊!”我说:“既然要我出来顾摊子,当然是由我决定。”

爸爸摇摇头,叹口气,拿我没办法。

动脑筋增加收入

除了增加菜的种类外,我也一直在动脑筋,寻找增加收入的方式。

有一天,我发现买来的辣椒可能在采收时受了潮,没放两天,很多辣椒的外皮已出现一些黏黏的东西,辣椒皮也开始变薄。

这些辣椒虽然没有烂,但是不受客人欢迎,以往下场就是丢掉。

“真可惜!”看着一大堆要丢掉的辣椒,心里很难过,这些可都是花钱买来的东西,又没有坏,“真浪费!”

看到市场外正艳毒的阳光,我忽然想起来,前两天曾有餐厅的人要买辣椒干,可是我们没货,生意没做成。我还知道,价钱好的时候,一斤辣椒干可要卖到一两百元。

于是,趁着中午日头正大,我将快坏的辣椒拣出来,放在太阳下晒;两三天后,就变成了黑黑红红的辣椒干。

我高兴的和爸爸说:“以后我们也可以卖辣椒干了!”爸爸纳闷地看着我,问:“要去哪里买?”我说:“不用去买,我拿给你看。”

看着我废物利用制造出来的辣椒干,爸爸说:“咦?这辣椒干是在哪里买的?”

我终于笑出来,说:“这是我在家制造出来的啦!”我太高兴了,原来废物也可以拿来赚钱,马上觉得前途宽广,希望无穷。

刚开始时,我们只有一个摊位,面积有限。我参考别人的摆设,试着找出最吸引顾客的排列组合。

后来进的菜色越来越多,原来的摊位摆不下,于是我去订了一些高高低低的货架,将摊架弄成阶梯式,以增加面积,并且方便客人拿菜。

后来,后面的两个摊位要顶让出来,刚好那时我们的生意量扩大,需要大一点的空间。

于是我争取下来,将一个摊位扩充成三个连成一片的摊位。那是我们最巅峰的时期,后来生意量缩减,才又缩减成目前的样子。

除了一般零售的客人外,我并且试着慢慢把生意做大。我去接触更多的客人,想更大范围地去接生意,最好是能接到团体或长期供货的订单。

因为,我真的穷怕了!

我想要多赚点钱,保护全家不再为“穷”而担惊受怕,或者受侮辱。@(待续)

摘编自 《陈树菊:不凡的慷慨》 宝瓶文化事业有限公司 提供

评论
2011-03-27 1: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