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翔:专制葬礼与太阳风暴

动“民主”手术、治“专制”癌症

黄翔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3月04日讯】中共是“专制独裁”的玩家,不仅玩的是“党文化”、而且是一党独霸的“党天下”。独家玩了六十多年,至今手不收、心不愧、脸不红!

天下是众生的天下,要“玩”大家玩!这么长时间,威权政治代代相传,十几亿人至今只能默立一旁甘为“睁眼瞎”、纹丝不动形同“木疙瘩”?!

“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种权利都是我们自己的,如果谁要强占去,我们就同他‘玩’到底!”
这里凸显的是一个现代人的“玩”字。特补充一段如下:
不用枪、不用炮,人海起浪花涌潮;专制特权如病毒,自由民主是疗方……

今北京两会“揭幕”,不应仍然玩的是以“巡逻武警”为“空话和谎言”维稳、维安!理应是全民“拍案而起”以群体“维权行动”发言!!!

从无人逃脱的“生死大限”谈起

八十岁的费大卫(David Fyock)先生新近辞世,这是一个普通的美国人、也是一位“中国问题”专家。在为他举行的追悼仪式上,不仅有他的家眷子女参与、也包括亲戚朋友和乡居邻里。

特别令人惊讶的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丧仪,竟涌现出许许多多素不相识的人。这些陌生者以生者的名义特地赶来为死者送别。其目的却仅仅是出于对“已逝生命”的珍视。一个生命“消失在群体”中、人类群体为“一个消逝的生命”而惋惜。

红尘众生、生死有命。小至蚁民、大至权贵,谁也无从脱逃大限。无论你无奈于底层挣扎,还是高蹈于权势之巅?!时限到了,走人!哪怕你“一手遮天黑、万众踩脚下”!

往生的费大卫是个基督徒,躺在美国式的精致的棺盒中。在近前行注目礼者的眼中,仿佛他只是安宁地睡去,面目祥和、栩栩如生。

追悼会由当地牧师主持,费大卫的一子三女和许多朋友都一一上台讲了话。夫人为台湾原住民、女诗人吾爱尤敢,特别朗诵一首在生命尽头“坐看云起”的抒情诗、为相守终生的伴侣送行。出身在中国的咪咪女士,却来自印度尼西亚,上台为逝者演奏了一曲《不了情》,此曲为费大卫生前与夫人吾爱尤敢“岁暮之恋”中最爱。

咪咪的二胡演奏可以说常人中独一无二,不仅中国人、在场的美国人也特喜欢。

这是位来自民间的“二胡的李清照”。“两根琴弦泪光闪闪”。凄凄、惨惨、戚戚。

讲话的子女和回忆费大卫的朋友言谈幽默风趣,仿佛不是置身丧葬场境而是日常生活中。在场的人像中国人听相声似的不时嘻笑、甚至哄堂爆发大笑,这在中国绝无仅有。

生有形、死无影。美国人活出一份潇洒和超脱,仿佛费大卫还没有走,依然生活在人群中间,仅管是肃穆的祭奠、却不乏轻松的说笑。

一个生命的远逝,形同一位生者的远行。

东西两半球人文彼此相异相通

无论生前或死后,美国人嘻嘻哈哈、中国人哭哭啼啼。这里的哲学是:投生在这个星球、死后赴另一世界,或天堂、或地狱;或神国、或魔境。形无踪影、灵魂永存。物质不灭、生命不死,只是转换了另一种隐形存在形态或方式。

主持丧仪的牧师,播道的声音平静却震聋发聩:“凡事都有定期、万物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哭有时、笑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抛掷石头有时、堆聚石头有时;怀抱有时、不怀抱有时。”“寻找有时、失落有时;静默有时、言语有时。”“喜爱有时、恨恶有时。争战有时、和好有时。”

这使我想起,西方的基督教人文与东方人文相异亦相通。想起存在有明灭、生命有生死、一党有盛衰、一国有兴亡。万物生有定时、死有定时。个人如此。政党如此。朝代如此。我们星球上不同国家和民族的终极运势也不例外。

我与秋潇雨兰最后一个同费大卫话别,费大卫静卧一旁,仿佛竖着双耳在倾听我与秋潇雨兰说些什么?。此时,我不由想起费大卫生前我客居于他与吾爱尤敢的康宁庄园,在“泉屋”大厅中进行书画艺术创作的的日子。那是一个一个冬天的夜晚和白昼,他总要先前为我燃起一炉柴火。此刻,那炉中交叉的原木仿佛仍然未灭,焚烧的不是火光而是阳光,它曾温暖我的昔日,也温暖我当下的心身。

秋潇雨兰同费大卫夫妇三个女儿名字背后都有一个“兰”字,成了他们的“干女儿”,同这几个外交官、教授、移民官员形同姐妹,却是其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在同费大卫话别中,我们都有同一的情感、深心有说不完的话。我说到美国人生前死后都平等,人与人之间政治上无“阶级歧视”、权利上无人为划分的“出身成分”和社会等级,哪怕是总统、执政党,也没有谁在社会党派中“一党独大”、在人类群体中享有“毛泽东式”的特权?!成为强权偶像和现代帝王!

美国人“嘻嘻哈哈”、人与人生活于祥和与喜乐。中国人“哭哭啼啼”,活着,挣扎于以往的“阶级斗争”;死了,曾有多少人尸骨无存、“死无葬身之地”。

纵使置身于亲人的葬礼,生离死别的悲痛中,中国人总是禁不住泪流满面、亲友哭哭啼啼,还请人来嚎淘大哭一场为逝者送终。少有人在哀伤中能像美国人一样,生者面对死者,自觉不自觉地口中流出谑语、脸上荡出笑意。

不同民族、不同水土间,孕育的是不同的文化与文化,天生的是不同的性情与性情。

生如渡假、死如退休,阳世冥间都是走一遭。费大卫死后同别人一样,得以配给一方墓地和阳光。送葬的人群散开在缓坡上,阳光下的墓地一片安详,大片墓碑林立,却无恐怖与阴森之感。几个小女孩挣脱母亲拉址,手持鲜花活蹦乱跳。仿佛欲呼唤费大卫回到红尘阳光下,仿佛想给他松开的手中递上一束人世的鲜花。

我在太阳地里向吾爱尤敢说,费大卫走后我感觉她只是消瘦了些,却仿佛看去比以前更年轻、精神更蓬勃。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从“生”中失去了什么,而是从“死”中发现了什么。今天的葬礼是个“经典的葬礼”,对她而言,葬礼就是另外一种“婚礼”、是阳光之恋。面对生与死,不给人以悲怆、而给人以超越。

吾爱尤敢伫立墓地时空中,没有同“有形的费大卫”两情终结,却与“无形的费大卫”在天地中“新婚”。揭开今生超感觉的“生死如一”之秘境,明白“光亮是可见的黑暗、死亡是另一种生存”。

“毛尸入棺”而“专制尸体”未“下葬”

由眼前一个普通人的葬礼,不由想起中共最老的专制者毛泽东。一个“以流血的鞭子尺度精神自由的空间”者。“他死了,他的头顶上,太阳照样辉煌地照耀,万万千千的星球照样运转,地球并没有停止不动。在广漠的宇宙世界中,像死去一片树叶子、像消失一声鸟音、像掉落一粒微尘。”

他生前的遗体入棺了、而身后的专制却没有下葬。中国专制主义的葬礼,从毛泽东开始,在新的专制承传者中延续。而今日,在全球“花朵革命”中正拉开埋葬新老专制独裁者的历史大幕!在“骤发的太阳风”的肆虐中,在“人类文明转型”的潮动中!

毛泽东,这个生前曾驾驭十几亿人的身心的人,曾以一个一个的“政治运动”折腾得十几亿人死去活来,让数不清的人死于非命、黑压压地大片无端从阳光中消失。

正是这个专制暴君,生前主宰一国一族的命脉,留给后世的“遗产”唯有血淋淋的记忆。呼吸已停止、心脏不跳动、却虎死不倒威,死后仍然占有一座名为“毛泽东纪念堂”的整个大建筑和晴光中的天安门广场!生前死后都不放弃独霸红尘皇权的野心和欲望!

毛泽东1957年所谓“反右运动”中使出“引蛇出洞”的“阳谋”,承继衍生为当下:海内外包括传媒在内默契配合的花朵革命中“诱捕”和“维稳”的诡异的“阴招”!!!

中国人在以往的岁月,喉咙被卡住、嘴巴被堵塞、真实的史实被杜撰和改写。时至今日,为维护一己权利起而抗争的“异议”或“维权”者,面对的仍然是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暴力和血腥!

人们今天面对的不仅是公开的打压,也同时遭遇稍不警觉就陷身阴招的险恶!

政客和盲众中,仍然还有人认同并自觉不不自觉地为延续陈腐的专制,力挺“文革”、倡导唱“红歌”、读毛氏“红宝书”!

而人类的生命不是“沉浮于血海”和“焚毁于烈焰”,人生的大背景理应是浩渺的蓝天白云。不是一“党”史实和意识形态的灌输、贩卖和推销,翻手为云和复手为雨的暴力与谎言,而是天宇和大地无穷奥秘的变幻和追踪。活着,不是为一张党票。“万寿无疆”不属于独裁者,理当属于人类身心为之追求的浩瀚的解放和自由。

古人芸:“君子群而不党”。“小人结党营私”。纵使出于公心、公德组党、甘为社会公仆,也理应在不同党派中多党平坐、互为兼容、而不是一党专权。

全球化为专制集体送葬的时代

个人有生死、政党有盛衰、国家有兴亡。全球已进入为包括中国在内的“最后的专制主义”集体大送葬的时代!中国和整个世界已进入以“非暴力形式”玩“革命”的时代!中共已经“玩”了六十多年了,把我们每一个人的“每一种权利”都玩光了,至今心不悔、手不歇。他们以专制的形式玩的是对社会“权力和财富”的特殊占有,玩的“党禁报禁”、“网络监控”、“书刊审查”和赤裸裸地封杀“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玩的是社会“分配不公”、贫富“两极分化”,玩的是执法违法“践踏人权”、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上访者任意剥夺人身自由、实施血腥的打压和监禁,玩的是不公“圈地占地”和受害者求诉无门的“拆迁”,玩的“房价、物价”疯涨、“医疗费昂贵”、赤贫者“看病难”,玩的是无“人民公仆”家庭背景者“就业无望”和“升迁不公”、“底层求职者”竞争不过“官二代”、“平民经商者”为“国进民退”的“权贵资本”所吞噬……

始于“万死难赦”的毛泽东、传之于“权二代”、“权三代”、“权四代”乃至延续至今的“专制”特权阶层,玩的是全社会“贫富悬殊”、“官民对立”、备受政治打压和社会歧视的已不仅仅是昔日的“黑五类”一类的命定低人一等者……六十多年了,“一党独裁”玩够了,早该让全民享受“众生平等”了,“每一种权力都被都强占去”,十几亿人必同专制特权者“玩到底”!

中国人务实,古人不逢饥荒不揭竿而起,今人面对诸多现实问题“官逼民反”!

今日的某些所谓“公共知识份子”其实是一些在“非暴力革命”中玩“消解革命”者,这些人同社会之间的关系、并不直言面对,只求在变革途程中“夹缝中求存”!他们少有像自己“未经扭曲”的先人一样敢“玩”,如“怀抱古筝弹一曲”者嵇康似的“视死如归”,如阮藉一样“活着,率意驾车天空下,啸声痛译沉寂,自由辗出血径!”

时代进展到今日,现代社会巨变中,必庄严肃穆地向专制“老玩家”公正地讨回一个“玩”字,玩出思想和精神“巍然独存”的人生高姿态,玩出誓死“为权利而抗争”的合法性!今天的“革命”就是“行动的人群”瞬间汇聚为一体,玩的是如花的“自由”的摇滚乐!玩的是微笑的“民主”的霹雳舞!玩的是合法的行动和群体的抗争!

东西方精神疗方不一样,排毒的效果却无别。输入的是有益身心的“自由民主”良方,排出社会肌体的是“专制独裁的病毒”!

生命日崩中喷发的“太阳风暴”

地球上、人群中,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一个日球,十几亿中国人就是十几亿轮太阳。喷涌“精神岩浆”和跳动“心灵火焰”人类血肉生命的群体遍布大地!!!

毛泽东颐指气使的文革年代,唯有他是人类群体中的“超级红太阳”!而千百万生灵“血肉生命的太阳”枯竭而发黑!!!

一代又一代、一轮又一轮,多少蒸腾的生命的日球曾经静默、曾经凝止、曾经在专制暴君胯下暗淡无光!时候到了,万千生命的日球跃跃欲试、正骤然升腾、运转和发光!

升腾于意想不到的任何一个瞬间!运转于无可预测的任何一个空间!

爆发出无可回避的威慑和影响“地球人”血肉与精神生命生态环境的“太阳风暴”!

在这个意义上,日球群集爆炸出的正是今日为索回自身人权者“非暴力行动”的光焰!正是新旧文明转型中迸撞的异彩!专制社会的总体格局因此而崩塌!地球上的“专制独裁者”在惶恐不安中,必葬身于急遽喷发的“人类精神天宇”绚丽的日崩中!!!

值此中国大陆一年一度“玩”两会之际,专制政体本身制造的万千社会弊端,理应有自知之明面对!当下的中国最迫切急需的是什么?人们在忍无可忍的最后的克制中,请“玩点真格的”,而不是继续“玩”的“大批武警巡逻”、为一个已经超越“全民忍耐和接受”极限的“体制”维安!!!

2011年2月28日首稿
2011年3月2日定稿

评论
2011-03-04 11: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