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国际互联网二代中已没有中国

2月21日,大陆多个城市出现大规模断网。图为北京的一家网吧。(AFP/Getty Image)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3月07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继YouTube、facebook,Twitter这些世界上最热门的网站与中国大陆绝缘之后,最近又传出一个商务社交网站LinkedIn又在中国大陆受到干扰。这次国际互联网的二代产品一概无法延伸进中国,取而代之的是相关的克隆龙版的技术。那么封锁互联网真的能将中国人与世界隔离开来了吗?我们今天就来关注这个话题,今天的资深评论员是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杰森:你好!

主持人:最近是《CNN》传出来消息说是中国又把LinkedIn这个商务社交网站给封了。

杰森:对。

主持人:那这是为什么?

杰森:这次对LinkedIn的封锁本身是短暂的,大概是在24号、25号左右,有一天的时间中共把这个网站封掉了,中国访民不能访问这个网站了。

主持人:这个网站好像听说不太多。

杰森:LinkedIn相对来说是高端人群的一个个人商业资讯网站。该网站是个人商务社交或者说是个人简历网站。在这个网站放置简历的人基本上都是在本科硕士以上学历的人。

主持人:一个特定的人群。

杰森:特定的人群。整个来说,中共对于精通英语、学历比较高的中国人的信息封锁相对来说不是像针对全民封锁的那么严,因为它知道这群人,他要想到海外去看是很容易的。比如说BBC的中文版新闻中共是一定封的,但是对BBC英文版的新闻时不时还会开放。但是,这一次为什么中共对于像LinkedIn这种高端的网站它也封呢?

是因为一方面是LinkedIn上面有人组一个“群”,在其中搞了一个有关中国的茉莉花革命的讨论,这个触动了中共最敏感的神经;另外一个是有人说LinkedIn可以间接的访问国际上的微博(twitter)。那么这二个因素加一起,中共在目前“风声鹤唳”的情况下就把这个网站封掉了。

主持人:那么像这种Twitter、facebook、YouTube这些网站,一般都把它称为国际互联网二代产品,那它是有什么特点?为什么中国一定要封掉它呢?

杰森:你谈的互联网二代的概念,英文叫作 Internet 2.0。它代表互联网最近10年发展的新趋势。

如果我们把互联网发展的第一个阶段的尾声定到2001年泡沫爆破的话,那一代互联网的特点是利用一个中心网站提供从上往下的信息发散。那一代互联网的代表产品是:Amazon.com是电子商务的代表,eBay是电子拍卖的代表,Google是电子信息搜索的代表,雅虎是门户网站的代表。这一代产品的共性是它有一个信息中心。

主持人:一个平台的作用。

杰森:信息下从一个平台发散开来,有一个中心的概念在里头。

后来随着像YouTube这样的网站的出现,像facebook、Twitter这样的网络产品的出现,互联网进入了一个被称为互联网二代的新时期。互联网二代概念的核心是它是一个无信息中心的但是每个参与的人却都是信息提供和发送者。

主持人:就是更强调了一种个性。

杰森:二代互联网强调个性,每一个人都可以到这个平台上去发送自己的信息,你靠你的信息的吸引人性、真实性或者其他抓人眼球的方方面面的特性,可以形成一个以你为中心,或者是有共同兴趣的人形成的组群。你会看到像 facebook 、Twitter这样子网络产品就像一个动态的信息网络。在其中,时不时会冒出一个明星来,YouTube时不时冒出一个YouTube的明星来,形成一个自己的Fun Base (追逐者群)。

在其中它会形成许多你看不见的兴趣群。这些兴趣群会有一个或几个自己的精神领袖。这样的无中心的,每个人都可以靠自己的智慧和讯息魅力,建立自己的这种群。这些二代网站打破了上一代互联网,包括历史上各种传媒的从一个权威信息中心发送信息的这样的结构,把信息的流动变成一个平面式、网络式的概念。

主持人:这样使得一些讯息可能更容易去发散。

杰森:更快更直接。例如,在这次北非和中东的社会变革中,Twitter起的作用是惊人的。一个地方发生什么事件以后,几秒钟美国的媒体人就得到信息了。为啥呢?因为在现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够用手机通过Twitter两三句话就把现场最关键的信息,发到了美国和全世界。

这样子一种信息传送方式是中共绝绝对对不愿意看到的。中共控制中国的基本方式就是用以极权的方式来控制什么样的信息老百姓能得到,什么样的信息老百姓拿不到。也就是,中共需要传统媒体,或者是前一代互联网那样有中心的信息发送方式。

主持人:互联网一代产品还是跟这个极权统治的要求相合拍的。

杰森:一旦到二代网状,人人都可以做信息中心的情况下,中共就无法控制信息的流动。所以从一开始,中共就不允许YouTube,facebook,Twitter进入中国。因为中共第一眼就看到了二代互联网信息流动的方式和中共期望的信息管制是截然对立的。

LinkerIn也是一个互联网二代产品,但是因为它是针对高端人群的个人商务信息交换网站。中共一直没有封锁该网站,是因为它是面对中国的所谓的“精英阶层”的,而中国的“精英阶层”大部分已经被它收买了,所以它对这个阶层管的比较松。但是,中共一旦发现该网站也会对其产生威胁的时候,它还是要干涉的。

主持人:那么好像它这种做法跟国际上的这种潮流是非常的相冲突的。中国人其实对这些技术也有需求,所以中国就有了这些技术的“克隆版”,就是你说的这些技术它有一个克隆版的一些相关的产品在中国,像新浪微博跟国际上的Twitter比较接近。是不是中国人用这些“克隆版”的东西也可以满足基本的需求,为什么一定非要用国际的二代产品呢?

杰森:这其实是最可怕的一个问题。

中共它知道从技术概念上,互联网进入了二代。如果中共彻底的不让中国出现互联网二代的技术,那么中国网民都知道中共在阻挡中国的信息技术发展。所以,中共就允许这些技术进入中国,比如说,你刚才谈的Twitter,它在中国,就是新浪微博,YouTube它在中国也有“优酷”或者“土豆网”。也就是,中共允许这些技术进入,但是平台提供的公司必须是中国的本土公司。

为什么呢?一旦这些平台的中间服务器是由中国本土公司提供的,虽然你网民还是网状的在联系,但是所有信息的集散地(中央信息服务和存储器)还是在中共手里控制着。这样,中共还是可以跟踪你每一个人的信息,它可以决定封哪一个消息,封哪一个关键字。所以,互联网二代的这种隐蔽的网状信息传递方式,以及自发形成信息中心的这样根本属性已经被中共改变了。

主持人:做为老百姓来讲,它也知道它脑袋上悬了一个剑,它也不敢随便的去发布一些东西。

杰森:它从技术上,中国有互联网二代的技术。但是,从内容上,从人群上,中国的互联网二代跟国际的互联网二代是分开的。因为中国的微博跟Twitter是不连的,它并不能共享一个平台,共享一个用户名。YouTube也是同样的。中国的优酷的用户,它并不能直接访问YouTube的信息。

这给了中国网民一个虚假的一个概念,中国网民觉得他们已经在互联网二代上生存了,其实你是生活在“中共特色的互联网二代”。技术上是二代的技术,内容上仍然是一代的内容。

主持人:那么从长远的看,这样有什么影响呢?有些什么弊端呢?

杰森:世界经济发展到这个阶段的时候,“个性化”是未来技术和文化的一个发展的趋势。“个性化”怎么样发展呢?目前互联网二代是给个性化搭了一个激发个性化的一个平台。在中国互联网二代和世界二代隔离开的情况下,中国网民事实上是失去了从世界吸取思想精华的这样一个能力。

主持人:不管是思想精华还是技术方面,都是…

杰森:是这样的。

例如,Twitter并不是只是讨论政治话题。像我对技术感兴趣,我就在Twitter上“跟随”(follow)了很多技术人群,我从他们那儿学到了很多东西。普遍的中国人就没有这个机会。

有人觉得互联网二代会侵蚀Google信息霸主的地位。为什么呢?现在很多信息已经不需要到Google上搜索了。我需要的信息我从Twitter两、三句话中已经拿到了最关键的技术信息。

从这样一个角度来看,中共把中国互联网二代从国际上拿出来的过程,也就是阻断,至少是缓慢了中国未来经济创新的一个过程。当然这样的情况,是中共执政这么多年是持续发生的。中国为什么一直在创新上达不到国际领先地位,而只能作为世界血汗工厂哪?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主持人:现在北非和中东爆发的茉莉花革命其实也是埃及的一群年轻人利用这个facebook来建立的一些联系,所以最后达到了去推翻一个独裁统治的这样一个目的。像中国现在互联网的这样一种封锁,是不是中国人真的就被隔离在世界之外了呢?

杰森:就这一次茉莉花革命,中共它没有从正面去吸取教训。它没有从中看到人类已经到了一个弘扬个性发展的时候。全世界已经被互联网连在一起,成为一个地球村的情况下,年轻人对于信息自由,对于更多的民主权利的渴望,这已经成为了普遍认为的基本人权的一个方面。中共应该从这些事件中看到整个世界的这个趋势。

在这个潮流冲击下,突尼斯、埃及还有一些其它的中东国家,发起了这样一个运动。而在这个运动的冲击下,很多几十年的强人政权不堪一击的倒下了。中共如果是一个理智的政府,它应该从正面看这个东西,它应该看到历史潮流是任何一个政党阻挡不住的。

不幸的是,中共又一次从反面去认识这次中东的事件。中共反倒是觉得它能够通过更紧格的控制来避免类似的事情在中国发生。最近,北京团委很荒谬的要求从现在开始每个月至少有一天每个小学要搞一次向党旗敬礼的活动。它的洗脑要从小学开始。

主持人:要加强对小孩的洗脑。

杰森:把对中共这个政党的效忠的概念,对中国6、7岁的孩子开始灌输了。它以为这样它就能保住它自己的执政地位,这是一个非常让人悲哀的过程。

主持人:那您认为中国人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呢?是不是只能无奈?

杰森:中国人已经被中共隔离到国际互联网二代之外了。

让中共开放中国互联网的可能性是零,完全是零。但是中国人幸运的是什么呢?每个中国人作为个人他其实是有选择的机会的。我们知道,国际上的法轮功学员为中国国内的法轮功学员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锁而开发了一系列突破网路封锁的软件,例如自由门、无界浏览等等这样子的软件。这些软件同时也给每一个中国人做为单独的人打开了一个跟世界相通的门。

主持人:通向世界的一个窗口。

杰森:此时此刻,每一个人他是可以自己抉择的。这些突破网路封锁的软件做的已经非常容易使用了。基本上是,你只要双击一下这个软件,你就可以跟世界连起来了。所以对于中国人来说,全体中国人进入国际互联网二代在中共的统治下的可能性是零,但是对于每一个人跟国际互联网接轨却只是每个人的一念的问题。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做到。

主持人:好像有资料显示突破这种封锁的人群和几亿中国网民这个基数来比还是很有限的。

杰森:对。这就是目前问题的关键。

中国人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是在一个什么样的互联网环境下生存,当越多的人觉醒的时候,越多人愿意选择自觉的去跨出中共的封锁之外的时候,中共的封锁其实就不存在了。

主持人:是,这种封锁完全是在一种心上的一种封锁。

杰森:是这样子的。

主持人:你有这种意愿,其实你是可以打破的了的。

杰森:因为法轮功学员已经开创了这样的软件。他们在为法轮功学员谋取信息通讯的时候,已经给全中国人开创了这条道路。

主持人:我们也希望更多的中国人能够觉醒起来,能够善用这样子的软件来为自己服务。

杰森:为什么不呢?

主持人:对。好的,非常感谢您的分析,我们的节目时间又到了,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热点互动》,我们下次时间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国际互联网二代中已没有中国

评论
2011-03-07 9: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