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兴米庄丽珠:感谢稻米产业,让我更柔软!

庄丽珠期盼联米就像火车头,带着稻米产业走出新的风貌。(摄影: 陈霆 / 大纪元)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陈霆台湾彰化报导)“有点黏又不会太黏!”这句广告词,曾黏住多少台湾人的心,想出这经典台词的,正是联米企业董事长庄丽珠。

第一次接触庄丽珠的人,都会对她旺盛的创新动能感到惊讶。

“很多人看到我都说,庄董事长,你真的太不像做稻米的,你太时尚了!”庄丽珠笑着说,“但我认为,要改变一个产业,就要从自己做起!”

“我们想要证明,传统不等于落伍,传统不等于脏乱,传统还是有创新的力量。”谈起这个与丈夫刘德隆共同的心愿,庄丽珠眼中顿时充满光彩。

然而这个心愿,不仅包含了挣扎,也包含了一个百年稻香世家对于农民的殷殷关怀。

用心打造米中资优生

现在已是台湾米业的龙头之一,透过多元化的品牌经营,推出了包括“中兴米”、“东乡米”、“钟爱一生”、“米师傅”等6个品牌、超过210个品项,稳稳抢下4成市占率。

不仅连续3年,年营收都达约20亿,还成功通过537项检测,将台湾的浊水米销到日本。销售通路涵盖鲜食、团膳、量贩、超市、连锁店,甚至连摩斯汉堡的米堡、肯德基的早餐粥,使用的都是联米的产品。

说到打造的品牌,庄丽珠说:“我们有着全台湾最先进的米饭品管中心,每一颗从工厂生产的白米,都是米中资优生。”


刘德隆相当注重米的品质,从日本引进设备,斥资上千万成立“品管中心”。(联米企业提供)

与稻米的百年渊源

谈起跟“米”的渊源,庄丽珠说,婆家从1905年开始就在嘉义经营碾米厂,到丈夫刘德隆已是第4代。

庄丽珠说:“我先生打从眼睛睁开,看到的就是稻米。除了协助碾米厂的经营,也要到田里帮忙。长期下来,看到了很多农民的辛苦。”

刘德隆小时候,身材就比其他孩子高大。小学时,农民来家里卖稻谷,他常会帮忙农民扛稻谷。那时一袋稻谷很重,都是60公斤或75公斤。

庄丽珠说:“我婆婆看了很不忍心,怕他搬了那么重的稻谷,以后会长不高。没想到却养成了他健壮的体魄。”

以前的米厂,对当地的农民相当重要,就像地方上的小银行。庄丽珠解释,很多农民的肥料费、家庭的开销,常需要跟米厂预支,等到收成后才从谷款中扣除。

“当时我的公公(刘邦源先生),很愿意预借给农友,”庄丽珠回忆,“因为他知道,一些钱就可能逼死一条好汉!”

庄丽珠感叹地说,台湾2,300万人口里只有20多万务农,所占的GDP只有3%左右,农业一直不被重视。

“我的先生长期看到农民的困难后,就有一个志愿,”庄丽珠说,“一定要让稻米的产业能跳脱传统,展现一个新的风貌。能帮助农民,让他们经济更好。”

庄丽珠:感谢稻米产业,让我更柔软!

刘德隆退伍后,就跟哥哥从事芳隆米行的经营,等到与庄丽珠成婚,夫妻两人一起创业,在台北树林做起白米批发的生意。

回想起与丈夫刘德隆胼手胝足的创业过程,她悠悠的说:“稻米这个产业非常粗重,利润也很微薄。我看着我先生那么辛苦,老实说心中也有过挣扎。”

庄丽珠说:“当时,我们刚刚设厂,我先生在早上5点,就要出门到大溪或宜兰载米。当时1包米都是75公斤,他为了节省成本,总是用一台小货车硬是载100包米回来,再由我们一起卸货。”

如果没有到桃园,刘德隆5点也要到台北的华山车站去载白米。当时运送白米的火车称作“黑台”,是铁皮做的车厢,没有通风口。庄丽珠说:“每到夏天,车厢里热得让人穿不了上衣。我先生卸完货后,都像虚脱一样。”

虽然辛苦,庄丽珠却在这样的艰辛中,发现了感动。

“我们做的是粮食产业,跟土地、生命有关系。”庄丽珠说,“跟土地有关,就会让人柔软。”

“这个产业,教会我太多事情了!”庄丽珠到现在,还常常鼓励住在都会区的父母,到假日时可以带着孩子打赤脚,走在田埂去亲近土地。她感性的说:“现代人太久没脱下鞋子,没有用脚跟土地对话。所以往往人们一脚踩下去时,内心是感动的。”

刘德隆敢投资 也曾让庄丽珠担心

联米企业从成立到今天,一路走来,拿下很多台湾第一。

不仅是首先推出品牌米、投下1亿元大资本,尝试电视广告行销的厂商;也领先同业进口日本设备,推出无洗米;率先将台湾的浊水米行销到日本超市;同时,也是国内第一间利用稻米副产品“粗糠”,作为烘干稻米的燃料。

联米文化基金会执行秘书张世明解释:“我们利用粗糠作为原料,一年约可节省160万公升的柴油,减少8,000万吨的碳排放。”

庄丽珠表示,这些投资要归功丈夫刘德隆独到的眼光。

“我们是最好的伙伴、亦师亦友,”庄丽珠说,“我和他的分工很好,他担任总经理,在执行、策略、管理、稻米栽种上都很有能力,我则负责财务、公关,和想点子、动脑筋。”

但是,刘德隆这种敢投资、眼光准确的性格,有时却也让庄丽珠担心。

她回忆:“我们原本厂设在埤头工业区,那时的厂房大约有1,000坪。15年前才买下现在这块地。”

一开始决定要买3,000坪,后来刘德隆打算要扩充到2万坪。庄丽珠说:“当时我就在想,真的要扩充到那么大吗?”

不过刘德隆的一句话说服了她,刘德隆说:“要经营好一个企业,就要有未雨绸缪的能力,我们要往未来看10年。”

在联米二厂中,刘德隆还投资了上千万元设置“米饭品管中心”,从日本引进米粒判别器、米粒食味计、饭味计等,检测米粒的新鲜度、口感、残留农药等。

“这20、30年下来,我们永远都是买最好、最先进、最科技化的设备。”庄丽珠说,“我们发现,品质是商品的生命,唯有好的品质,才能成就一个好的品牌。有好的品牌才能成为这个产业的代表,才能改变这个产业。”

就在现在的厂房,联米开始跟日商合作,成功种植日本品种米“梦美人”,通过537项农药检测,成功回销日本,并接连在台湾拿下青创楷模奖、国家磐石奖等奖项。

“我们要让吃米、买米、送米,成为一个风潮,并且蔚为时尚。”庄丽珠充满使命的说,联米的愿景是“全世界的好米在台湾,台湾的好米就是中兴米。”

推契作 农民收入增5成

四代从事米业经营,让刘家跟农民培养了深厚的情感。如今,谈起联米经营成功的关键,庄丽珠还是用“源头式管理”,跟农民创造双赢。

庄丽珠说:“我们的秘诀就是,与农友博感情、教他们种田、帮他们真正赚到钱。”

联米从1989年开始,在台东、彰化、云林、台南等优质产区收购稻米,只要农友以指定的方式、品种进行耕作,就可用契作价格收购。庄丽珠说,契作的形式,不仅让稻米的品质获得保证,依品种不同,也让农民的收入提高了20%~50%。

发展至今,和联米有契作关系的稻农已超过500人,发展成7大产销班,契作面积超过1,200公顷,并有完整的课程训练制度。

在埤头乡农友的心中,这个“头脑很好”的刘老板,不仅让稻米有好价格,更大的帮助是,团结原本孤立的小农,把有机耕作、优质品管的观念传授给大家。

结识刘德隆18年的农友许永林说,加入产销班后,每期稻作都由农业博士上3次课,一年6次的课程,对播种、用药、收割等进行辅导。他说:“原本只能自己摸索,加入产销班后,大家就可以互相探讨、研究。”

农友张德东也表示,加入产销班可提高产量,又有好的收购价格,对大家帮助很大。


从传统米厂转型,联米企业的秘诀是与农民携手共创双赢,前排左5为总经理刘德隆。(联米企业提供)

目前,由于契作可以有效管理稻米品质,让稻米有生产履历,其他粮商也纷纷跟进,政府也从2005年开始,大力推动稻米产销专区,推广契作的经营模式。

“农民一辈子都是弯腰、跪着从事农耕,从来没有抬起头的一天。”庄丽珠说,“但我们希望消费者知道,从事农业一点也不可耻,没有农民的耕作,怎么喂饱人类呢?”

基于这个理由,庄丽珠说:“我们在米的包装上,也放了农友的肖像与故事,因为我们希望让每个买到的人觉得,自己买到了一份尊重。”

去年,联米企业成立了台湾第一所稻米博物馆,希望能让下一代体验稻米的文化与情感。开馆第1年,就有来自30余国,超过30万名游客参访。

台中农改场博士李健捀说:“联米企业的刘氏夫妻,在经营、销售上很用心。特别是成立稻米博物馆,对台湾的稻米文化传承,有重要的力量。”


庄丽珠说希望消费者知道,从事农业一点也不可耻,没有农民的耕作,怎么喂饱人类呢?(摄影: 陈霆 / 大纪元)

带孩子巡田、卖米 培养感恩心

细数走过的路,刘德隆、庄丽珠夫妻,凭著坚持要作到最好的信念,从白米批发起家,成为今日行销国际的米食企业,但谈起人生最快乐的事,庄丽珠却说:“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是,拥有了3个‘古意’的孩子。”

庄丽珠补充说:“古意(台语)不是傻,而是亲切、平实的意思。”

为了让孩子不忘本,从小刘氏夫妻就会带着孩子去“巡田”。到了收成时分,庄丽珠更会带着三个孩子准备茶水、甜点,迎接农友们一车车的稻谷,跟农友们闲话家常。每到暑假,刘家的三个孩子还要跟着公司业务,去卖场卖米。

庄丽珠说:“我希望孩子从小看到,我们的企业要成功,除了感谢员工、消费者,还要感谢辛苦的农民。”

到现在,刘家的三个孩子一点也没有娇气,常常唤农友们“阿伯、大哥”,彼此亲切得很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4月9日报导】(中央社东京9日美联电)因海啸损坏的日本核电厂落尘,又对传统饮食形成了另1项打击。目前日本春耕时节已来临,但因担心稻米遭辐射污染,而致日本政府禁止在遭污染的土地上裁植稻米。
  • 为刺激销量,减少休耕地;台湾行政院农委会主委陈武雄日前开玩笑说,总统下令府院餐会若没有米饭,不付钱。实际上农委会也规划米商品策略,超商摄氏18度冷藏饭团就是其中之一。
  • 日本全国农协担心日本核灾对农产影响范围扩大,台湾各界除积极募款赈灾;台湾省农会也发现日本灾区米产量占日本总产量5%,是可观察的潜力市场。
  • 夕阳斜照,农夫戴着斗笠,背著锄头走在绿秧摇曳的田埂上,简单纯朴的农村景象,勾发出许多人深藏心底的过去。走访电影“无米乐”取景的后壁农村,远离城市喧嚣,让农村洗涤心灵的尘埃。
  • 您吃过台湾米做的西式浓汤或米布丁吗?为了让台湾每人每年食米量,从目前的48公斤,拉高到到51公斤,农委会再出招,请来20家饭店主厨,设计创意米食,颠覆大家想像。
  • 用饭团对抗面包,行政院农委会农粮署振兴米食将从早餐店着手,粮食产业组长王长莹今天说,推广多样化米食产品,让国人每天多吃一口饭,每人每年的白米消费量将止跌回升。
  • (大纪元记者廖素贞台湾云林报导)云林县西螺镇的某酱油世家,昨天(18日)是女儿文定之日,为了完成三十多年来的心愿,特别以复合式“酱油礼盒”取代传统的喜饼与亲友分享。
  • 【大纪元5月15日讯】(据中广新闻报导)联米企业公司,去年与日本商业社订定合作契约,与彰化县浊水溪畔的农民契作,生产日本优质稻米品种“梦美人”,预计六月四号收割、并盛大举行谢天仪式,“梦美人”通过检测后,将可大量销往日本,重振浊水溪米的雄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