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地下沉与暴力上升

黄翔:再次坚挺和声援艺术家艾未未

黄翔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04月14日讯】人类共同面对的“天敌”

人类的血肉生命是各自区分、迥然有别的个体,也是肉眼看不见的宇宙生命隐形互联体,生命与生命个体息息相通、祸福与共、利害趋一、命运共存。人与人之间并非敌人却面对同一的“天敌”:大自然的暴虐与灾难。

日本地震、海啸、核辐射,9级强震中沿海大地被水淹没范围近大半个东京大,这些地方及其未能逃离的生灵永存海底。地震中的日本下沉变狭长。4月7日23时32分日本再次发生规模7.4级地震,东京出现强烈晃动。这次地震的震中发生在位于日本东海岸毗邻的太平洋底,震源深度约40公里。其中余震连串、日本东京曾一度为之瘫痪。此前多国已发生地震,最近墨西哥、南太平洋岛国斐济、印尼和台湾花莲也先后发生地震。

受地震后日本福岛核电厂辐射尘影响,新近,中国大陆上海测出人工放射性核素碘131,比上周浓度至少高出了8倍。据传媒讯息,京津豫菠菜、江苏莴苣菜、广东莙荙菜、山西地表水体中首次监测到放射性元素。执政当局称其对人身体健康无损,但非权势又无健保的平民不由质疑?!

万物有极限、荣衰有始末。地震、海啸、火山、瘟疫、核辐射等诸多形态的天敌之后,我们星球上超级病菌或无名病毒出现并蔓延,地球上最后爆发的多重意义的“总地震”中国难免其自然与人为的多重天灾人祸,这是需要中国大陆和全球共同首要关注和考虑的厄运!

大自然天然地震不可防,人类社会人为地震应可免。当前中国应强力预防和猛烈镇压的不是人,不是对政体有影响的言论自由的行使者、公民利益的维护者和蒙冤受难的上访者!

甚至罔顾人类普世价值和全球人权宣言,把追捕异议者延伸到邻国、强横“干涉”他国“内政”,而是把尊重人、爱护人、关心人及其社会生存状态、言论阐述自由、文化艺术表现置于压倒一切的首位!!!

在我们星球上,人类应亲如手足、情同血缘。人类相异的言论表述、人文艺术的多元纷呈是丰富人的精神生命和活着的岁月,是心灵的沟通和交流。在关注眼前脚下的具体现实时,切不可忽略人类生存的深层背景。人可以为所欲为欺负同类,动不动封杀言论、打压发声者,敞开监狱的大门,对一批一批的无罪而有志者强行囚禁。而地震、海啸、核辐射、超级细菌的“言论自由”是任何强权也封杀不了的!面对大自然的暴虐,人是多么卑微!全人类需要凝聚成共同体而不是相互争斗和残杀,首先需要“封杀”和“打压”的是核辐射、是超级病毒对生命的危害!需要“侦破”、“起诉”、判处“终生监禁”和“死刑”的是身外火山、地震、飓风、海啸等天敌!这是脆弱人类的畸形暴力对付不了的,枪支和坦克的武装也无济于事,同样被它瞬间一口吞噬!!!

人对人、包括对人的智慧及其创造实施禁锢是弱智!是愚行!是无耻!是令人不屑的恶性膨胀权欲和私欲!在人群体中,对那些摧残人者理应天诛地灭!!!南方民间诗人和学者冯楚提出“把诗歌进行到底!”其实质也是把生命自由捍卫到底!!!

无论是思想者抑或艺术家都是天然独立的,精神上不甘于受人强暴或变相包养!心灵上不甘于成人二奶、长期“合法”奸污!数千年东方人文历史菁华,首先体现于文化艺术领域的精神表现!!!

艺术良心干干净净的艾未未

中国大陆官方媒体对艾未未放话称:“搞政治,屁股要干净!”口出秽语、行言粗俗者首先应自重。艾未未屁股脏吗?纵使干干净净也会被人“根据需要”沾上臭粪,经历过中国大陆各种各样的“政治运动”和“阶级斗争”的国人对此体会尤深!

凡是异端者,在中国大陆必难逃厄运、必除之而后快!政治上找不到碴就从经济上找,经济上找不到碴就从生活上找,一时找不到碴就先抓起来再找,始终找不到碴就强加罪名判刑送劳改再说,我个人大半生在毛时代就几经如此。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那些“因诗入狱”、“因言获罪”的数次冤狱不说,八十年代一场“秋潇雨兰之恋”,本是诗化人生追求却一下子成了“严重刑事犯罪”?!差点被人趁机在“严打运动”中以“死刑犯”的名义“送我一颗子弹”、死后由家属“补交5分钱子弹费”!

本世纪之初,应邀在美国匹兹堡担任该城市“驻市作家”,却先后两次被人暗中制造车祸,一度惊动美国匹兹堡人、包括美国笔会组织和政府相关机构。

而最近又收到一封莫名其妙的信,不知是“明言警告”还是“潜在恐吓”?是真名还是盗名?我拟借此文将其先公诸于世,让海外华人、“国民党反动派”和“美帝国主义”看看我这个昔日“黑五类”、“反革命”、今日无奈漂流异国他乡的自由诗人,遭逢的是什么样的“以人为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和谐社会”?!

据了解知情者,艾未未是个纯粹的艺术家,既非政客、也非奸商,如果其艺术品经由“精神转换为物质”,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价值转换、也不能以“靠艺术敛财”定性、加罪,更不能依据“人为指控”而强加“涉嫌犯罪”和追加“偷税漏税”之嫌?!若如此张大千、赵无极、吴冠中们的亿万家财是否也要根据今日社会形势、政局和稳定的需要而“立案侦查”和“依法追诉”?!

艾未未的个人生活也受到指控,被人漫天泼污!如指其私生活不“检点”,似乎同贪官、同“万寿无疆”的权势顶峰者“满床光屁股”比较还嫌太“黯然无光”?斥责艾未未竟同人一样“喜欢吃喝玩乐、收集女人裸照”,同直接创作裸体女性的世界艺术家们两厢比较,真天渊之别,“太不来劲”了!还有,艾未未不为权势者所喜欢,那么,在权势追求或仰仗者眼中,最多只能是一个“三流艺术家”或“不入流者”,管他有没有什么国际影响、为不为别国所认同?!别忘了还有某些心理不平衡者,在他们心中,艾未未似嫌“不太专业”。为什么?老实说还不具备“洗脑文化”的“专业”水平!也远未达到党的“意识形态”艺术高度!此类人不能作为天生艺术家“推向世界”、只能以非红色“艺术犯”收监、扣他一个“逃税”、“抄袭”什么的罪名了事!

不仅如此,所有人、包括知识界、文化界“识相者”理应对“艺术犯”艾未未一案“保持沉默”!理由是艾未未一类人气质太纯粹、灵肉超干净,“纯粹”和“单纯”到令人忍无可忍、格杀勿论的程度!

最后,艾未未家人也不能忽略,非把这本为“体制内”一家逼入“上访者”一族不可!要不,“艾未未一案”玩不到火候、也远未玩到家?!

但在同台湾争相举办辛亥革命百年大庆、开始诚实面对“蒋介石学”的今日中国大陆,艾未未及“艾未未型”的人并不孤独,举国上下比比皆是。而在今日中国大陆知识界、文化艺术界“笔如椽、骨如铁、不叩头、不跪拜、不烧香、不媚俗”者已大有人在。这些人不仅独立于民间、活跃于体制外、也有呕心沥血直言于体制内者,如前中国青年报《冰点》主编李大同、《南方周末》评论员笑蜀一类人。年青的笑蜀曾任《中国改革杂志社》主编并主编有《历史的先声一一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也著有涉及大地主的《刘文彩真相》。

还有许多不惧体制内“下课”、“走人”的在位者!其言行承传先人骨血、不失社会良知!

最近,北京守望教会基督徒群体敬拜遭受冲击、多人被捕,中国人民大学宗教学教授、著名学者何光沪挺身而出,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发出“停止逼迫、挽救良心、减少冲突、构建和谐”的呼声!认为当今中国社会,道德上得了癌症,人性扭曲、贪腐盛行、损人利益、触目惊心!大胆地指出有识之士无不清楚病症的根源、乃现行体制!

中国唯一的前景和出路就是势在必行、迫在眉睫的政治体制变革!!!

回应一封某学者教授的来信

最近有“不搞政治”者读到我的包括声援艾未未在内的“搞政治”文章,来信问我“一生在斗、其所斗何在”?不知此信其意何为?用的是本人的真名,还是其名字被人使用、冒充他发来的?是出于本意互为沟通、还是潜在的“警告”或“恐吓”?现将此信抄录公布于世,让海内外华人一读,让“国民党反动派”一读,也让“美帝国主义”一读。此人为教授、儒学研究学者,名字从略。在回复此信中有些问题也引用艾未未的观点代为回答:

黄兄、张玲好!

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是否即是人类的普世价值?其真面目是什么?在这些都未弄清楚的时候,就大张旗帜,去反对什么、赞成什么,其后果将如何?资本主义与民主在深层次上是同义词。我们已经清楚地见到垄断资本在全球寻找出路、作困兽斗,故有不间断的金融危机,不间断的侵略与干涉内政;却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民主”的嘴脸,其实,他就隐藏在垄断资本后面。黄兄一生在斗,我不知其所斗何在?其勇可嘉。我更喜欢诗人黄翔,而不是“民主”黄翔。“祖国、人民、故土、朋友”,在黄兄这里,我只读到的是异国情调,哪还有炎黄华夏的韵味?西方的大旗,只是一张唯利是图的虎皮,民主是虎皮上的装饰,随风飘扬,如此而已。我的意识并不赞扬专制暴政,也不赞同现代西方价值。“专制”、“暴政”这些词汇,十分紧张拘迫,远不能描述事实的真相。常用这些词汇,也会让自己失去自己。

黄翔兄、张玲好!久违了。

等待了一生,在暂时消失的霞光中,还在等待什么?

我一生“什么也不等”,我思、我想、我行、我动。“我活着、我写诗”、引用宋庄青年艺术家曾德旷的一句话:“我写诗、我有罪”!因为在相异于西方的“民主”的中国,我写了一辈子、数十本书一本也不能在“非虎皮上的装饰”的“民主中国社会”出版,并为此前半生先后六次投入监狱、失去自由!

我不仅“言行如一”、往往“行先于思”。诗化人生或艺术人生,相信的是生命与生俱来的直觉、乃至超感觉!所以才有1978年同朋友们一起点燃民主启蒙的民主墙运动!人文精神意义上的“炎黄华夏的韵味”,对于我就是形式上的“诗书画”、精神上的“天地人”!与西方交融也有别于西方!我这里指的是“中华民族”文化,而非一党“意识形态”!

来信者不解我一生在“斗”、“所斗何在”?那就是追求和捍卫与生俱来的生命自由!今日垄断资本如果果真“侵略与干涉”别国内政,我也同样反对!如果是维护人权的“普世价值”、制止独裁专制者对人民的屠戮,我在道义上支持。“社会主义中国‘与人的’不同国情”,不干涉“别国内政”却干涉本国人“个体生命自由及其独立精神创造”、并实施打压和封杀,这其实究竟是什么?这无异于假“民主”之名、行“专制”之实!几代人中多少受害者?!艾未未如此、我自己如此,无数行使“言论自由”、维护自身作为一个“人”的权利者无不如此!

自由民主人权无地域差别

“民主、自由、人权”不是西方国家的专利,而适用于东西方两半球,对全人类具有普世价值!只有崇尚外来的“血腥和暴力革命”的中国“马克思主义者”敌视自由、民主、人权,而中国本土的“天人合一”的浩瀚人文精神,既兼容人类普世价值、也兼容宇宙生命的大自由,更不拒绝和敌视人类现代文明中的自由、民主、人权观念和价值。

共产党夺取政权前,以“革命”的名义号召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社会,推翻皇权式的“一党独裁”,而一旦大权在握,又重新营建“一党专制”的极权和现代皇朝!08年回中国,想起曾有陪同者向我提示向社会表达在中国“恢复帝制”的建言,看来谁大权独揽还不过瘾、想步毛泽东后尘做当代“红色帝王”了?若一个庸常者忽发奇想、欲求称帝独尊于万众之上真是可笑!就古代历朝皇帝而言,多博古通今、才学过人、也通诗书画,绝非除了心术权术、明杀暗害之外什么都不解之辈。是否某些人以“中国国情不同”为口实和遮羞布,如此敌视现代自由、民主、人权价值,是因为这些普世价值有碍他的“皇帝梦”?!中国古代至少还有人文意义上的“万象纷呈、多元兼容”哩!更深的精神层次是“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要不哪来流芳千古、承传至今的“诸子百家、唐诗宋词”?!

来信者是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与极权者同调、同步,必然同包括千百万底层挣扎者和体制受害者的社会人生感受截然不同!

我无奈漂泊于异国他乡,艾未未们也都曾留学美国、其中多少人曾选择长期留下。艾未未最近被人突然带走前曾接受过中国大陆专访,且听他对诸多社会现象、乱象和现实问题怎么说:

在当代艺术领域甚至整个文化领域,就像艾未未所言:“知识分子与知识分子见面都在谈‘曲线救国’,曲线救什么国啊,你自已都救不了,没救了,还救国?一帮装孙子的人!根本没有人的正常感情,还以为自己搞艺术、搞文化、挺清白的!”

不仅如此,还挺自大、还教训人哩,却不敢承认自己的懦弱!面对现实,除了空谈,更没有一点起码的行动!在民主问题上,还以为很了解东西方的真相,你的理念认知根据何在?你的切身体验和感受何在?不觉得你一言一行只会同强权“同调同步”而缺少点什么吗?!

在怎么看待美国和西方、对东西方作客观、公正比较上,艾未未说:“新疆之后,我在北京待了几年,然后就去了美国,到一个完全不熟悉的一块土地,不同的语言、他们的生活、价值观,还有关于艺术、对方方面面,完全陌生。当一个在笼子里关了几十年的这么一个动物出去之后,我当时最直接的感受就是极大的自由……没人管我,我每天就是按照自己的态度来生活。从有记忆始,看到的就是父亲(艾青)的没有自由的生活,等到自己长大了,同样还没有自由的生活,这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你的灵魂生来就带有对自由的渴望和寻找,但是直到你变成青年了,你的灵魂还没有找到自由。这样你对自由的渴望就麻木了!没有判断力了!几乎成了一种人格缺陷……在美国,就是修复这种缺失!”

这岂止是一个艾未未的感受?也是数十万、上百万“告别谎言”者的亲历。

自由、民主、人权不分东西方,无地域的局限、只有不同社会体制的本质差别!正如艾未未说“世界格局变了,不再是意识形态之间的冲突,而是个人与权力之间的问题”,这也是我个人大半生备受打压和封杀并为此失去自由的本质。几代人中,除了特权阶层,多少人经历的是“同样的命运”?!谎言是遮不住事实的!打压乃至谋害是无济于事、也于事无补的,只有越来越糟糕逼近忍耐和承受的极限!这不是一两个人的厄运而是整个社会底层的现状!!!

艾未未认为:“文化有差别、法制会有差别,民主法制体制不会有太大差别……所有以中国特色为借口而排斥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的人,都是心怀鬼胎!”这才是实质!

关于普世价值,实无东西方之别,被人带走的艾未未也有同一认同和感受:
“普世价值根本不需要什么学者、专家反反复复书写和讨论,它应该是一切讨论的前题,它是直接针对每一个个体的。为什么中国那么怕谈普世价值,因为有了这个基础,很多权力就要受到怀疑、受到挑战!”

中国必须进行体制变革,必须对文化艺术创造开放而不是监控!在这个意义上,作为艺术家的艾未未无罪!他付出的是勇气!作出的是担当!

“自己失去自己”是何意味

中国现代极权体制是外来的马克思“暴力革命”和中国本土变相的“封建皇权”的混合体。这样的体制对自己根本无自信,什么都过度敏感!什么都带有敌意!如中东及北非爆发的茉莉花革命,对于台湾政局根本不受感染、一如既往;对于美国社会也无动于衷、生活照常。唯有患上茉莉花“过敏症”或“恐惧症”的中国大陆草木皆兵,到处都仿佛晃动着魅影或隐藏着威慑、惶惶不可终日。

如以大学师生为主的北京守望教会,举行基督徒群体敬拜活动,有一千名教友聚集,当局获悉信息后,为此调动数百警察出击,公然从现场把至少100个教友带走。

相比较之下,日本发生9级大地震,瞬间吞噬日本宫城、岩手、福岛,正如旅日诗人、作家、翻译家燕子女士指出:日本人却“外震不惊、临核不惧”。面对如“好莱坞灾难大片中的世纪性毁灭冲击”,日本民众表现“沉着、淡定”。这绝不仅是当代中日民族性情和文化之间的差异,更主要的是不同质的社会体制两者之间的优劣比较!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比较如此、同美国西方国家体制质别也同样如此!

更令人可悲的是一位教授、儒家学者近期向我发来电邮,对我指出如果文章中常用“专制”、“暴政”一类词汇,会“让自己失去自己”!这是刀光剑影的恐吓?公然表示要对我实施暗害?!今生至此,我目睹了以“革命”的名义加害于我的老地主祖辈和我的国军的父辈,现在要继续因行使公民言论自由权利而加害“阶级敌人”孙辈的我?!以体现“和谐社会”的“以人为本”?!以“提高执政能力”还是“专政能力”?!在国人和西方人面前不择手段地制造血案一一对一个“永远的中国人”?!对一个精神生命中流着“长江、黄河”血液的人?!

对一个在东西方文化碰撞与交流中弘扬独具东方特色的自由精神文化和中华民族人文菁华者?!

08年我曾准备别人赠我“一幅手铐”而登临一方水土,结果微笑的背后却是预谋的泼污、并引来精神弱智者的歪曲攻击。我无惧别人实施绑架或暗害,必要时会重返今生的故园、“我心中的中国”!我这个中国历届运动的“运动员”准备在饱受迫害和种种历史的不公之后,再次成为曝光于世的现实的受害者。

自由、民主、人权,对于诗人、作家、艺术家,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在中国大陆还是中国境外,首先是言论自由!社会理应“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过去“以身试法”,今日“以行践法”。这就是“抗拒暴力、厌恶谎言”的中国人的真品性!过去的民主、人权追求和抗争者如此,今天的独立艺术家艾未未们同样如此!!!

世界的总体格局大动大变,继突尼斯和埃及之后,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这个汽球终于“软了”、“瘪了”!表示愿意和谈和政改,以满足人民诉求。但时不我待、晚了!现在利比亚人民扬言的不仅仅是改革的诉求,而是大声怒吼:请独裁者“下台”!!!

2011年4月11日@

评论
2011-04-14 3: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