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退团获新生 青春更无悔—我的退团声明

余柯呈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4月14日讯】在已有9千多万人退党、退团、退队的今天,“三退”的人数和有思想觉悟的人数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真正意识到了中共这几十年来对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意识到中共用暴力和谎言来打压和欺骗善良的人民,所以“三退”对每个热爱和平、追求人权的人来说都将是幸运,因为这个过程是每一个对人生的未来有着美好憧憬的人的必经之路,也是表明敢于和邪恶势力斗争的一种决心、一种态度。

中共是一党专制和独裁统治的政党,在国内限制民众的言论自由权利,控制媒体的舆论导向,用共产主义歪理学说来毒化人们的头脑,扭曲人们的思想,使民众浑浑噩噩的生活,对异己分子和不同政见者进行残酷的打压和迫害。而在国际上又极力的掩饰自己的所作所为,用谎言来欺骗世界。特别是对民主人士和法轮功和平团体的种种暴政,更是绞尽脑汁、用尽诡计、施尽手段,这种无耻的行径令人民不齿,令天理不容。

自从中国共产党掌权以来,中共和所控制的各级政府从未停止过对我的长辈和家人的迫害。因为在中共建政前我的老爷爷在国民党基层政府中担任职务,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后自“土地改造”开始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对我的老爷爷进行了残酷的殴打、批斗,并定性为地、富、反、坏、右的“黑五类”专政物件,我老爷爷没有屈服于中共的威逼利诱,最后被共产党斗争致死。而我的爷爷因为我老爷爷的所谓反动罪名,一生都没能抬得起头来,长期生活在社会的最下层,没有工作的权利,缺乏生活经济来源,长时间精神的压抑和社会的不公使我的爷爷很早就因病去世。

中共政府自经济改革开放、推行权贵资本主义制度以来,大肆掠夺社会资源,榨取民众财产,我的父母亲被强制性剥夺工作权利,在生活无奈的情况下,我爸爸想方设法开了一间小早餐铺,依靠微薄的经济收入来维持生活,但中共地方政府、工商管理机构竟然十二年不给营业执照,经常派人上门征收钱物,敲诈勒索,吃“霸王餐”,并组织黑社会成员三天两头的去捣乱,砸炉子,抢走桌椅,威胁客人,不让他们到我家的早点铺用餐。由于中共长期的袭扰,我的父亲49岁就得了脑梗塞,面对巨额医疗费无法医治。我的伯父是澳籍华人,从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门爱国民主运动后长期投身于海外民主运动,始终受到中共政府的监控打压,多次被中国国家安全部约谈调查,被中共列入黑名单。

我在上学期间为了能高中毕业和参加上大学高考,被迫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因为在中国不入团就不能高中毕业,99%以上的学生都要入团,而当时以为我加入的是一个“光荣的、为人民服务”的团体。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通过学习现代民主思想,我看到了共产党根本就不是那个“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政党,而自私自利、自吹自擂、凶残、暴力成了它的代名词。来澳半年以来,我接受了民主思想的熏陶,这更使我认清了中国共产党的嘴脸,89年中共在天安门城楼下残酷的屠杀了讲民主反腐败的大学生,而法轮功的“真、善、忍”也遭到了中共的无情迫害。其使用的暴力手段,使每一个善良、有正义感的有识之士都会感到震惊。这是每一个热爱和平、向往自由的人不愿看到的,所以我们要反迫害、反欺压、反愚弄百姓。为追求中国的民主政治,在澳洲我已加入海外民主运动组织,我将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今天我郑重声明,即日起坚决退出曾经加入过的中国共产主义少年先锋队,坚决退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退出一切与中国共产党相关的组织,不与中共邪恶组织为伍。同时我也向广大中国青少年,向广大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呼吁,赶快觉醒,加入“三退”的队伍中来,不虚度青春年华,坚定地与中共决裂,走上推动中国民主化、埋葬中共的正确道路。

澳大利亚墨尔本 余柯呈 2011/3/28

评论
2011-04-14 5: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