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目中的理想工作

刘智君

(clipart.com)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职业无贵贱,行行出状元。天下没有一种行业是绝对尊贵或卑贱,有的只是对社会贡献的多寡。芸芸众职中,我尊敬老师、员警、邮差、清道夫等为众人无私奉献者,然而,对我而言,这些却不是我的理想工作。我是个浪漫的懒人,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当一名“观星者”,从几片圆玻璃内觑得这静谧宇宙的遽变。

闲暇之余,我总爱抬头仰望夜空,虽然星儿颗颗清楚地映入眼帘,却是闪烁不定,如同朋友们对事业、梦想的忙碌与怅惘,每次仰看,就是趟翱翔星际的领悟。从牵牛到织女,紫薇到天市,柳宿到轸宿,每颗星都有自己的传奇和历史,就像你我肩上的使命与笔下的故事。

而卫星绕行星,行星绕恒星,众恒星围绕着一个轴做着大运动。活存这世上的人们呐,不正是星吗?父母,为子女的身体发肤思牵挂;情人,因对方的眉唇颦笑心荡漾;每个人皆是为生命中重要的人存在着。

不同于陶靖节的桃花源,我在这蔚蓝球体外的寂寂宇宙中悟尽人生哲理,脑海的烦闷杂绪遁隐黑洞。观星,确实无法为苍生谋些许福利,男儿本应志在四方,但是我选择独善己身,尘嚣外的神静,才是我向往的生活,才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工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年多来,我一直想写一封公开信与各位交流一下关于重庆“打黑”的看法。不过考虑到自己在博客等媒体上对于某些事件已经作出过不少评论,担心“说三道四”,饶舌惹厌,也就作罢了。但是,最近重庆的某些走势令人颇感焦虑,如鲠在喉。在我看来,在这座城市里所发生的种种,已经危及法治社会的基本准则,作为一个法律学者尤其是一直参与司法改革的学者,我觉得,公开地把自己的一些困惑和批评意见发表出来已经成为一个紧迫的义务。
  • “舞蹈很有活力。”牙医发力耶尔先生对演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舞蹈演员的整体协调,和编舞的水准,加上演员们的灵敏和柔韧性。二人虽然只了解一点中国文化,但是去中国旅游过。他们表示,神韵所展现的与他们在中国看到的不同,从神韵演出中看到的是我们理想中的中国,现在的中国(大陆)已经不是这样了。”
  • 93岁的他静静地走了。无数活着的人在口口相传中记住了他——蹬三轮的老人白芳礼。这不是神话:这位老人在74岁以后的生命中,靠着一脚一脚地蹬三轮,挣下35万元人民币,捐给了天津的多所大学、中学和小学,资助了300多名贫困学生。而每一个走近他的人都惊异地发现,他的个人生活几近乞丐,他的私有财产账单上是一个零。他一年四季从头到脚穿戴的总是不配套的衣衫鞋帽,都是他从街头路边或垃圾堆里捡来的。他倒为此挺开心,曾对人说:“我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的穿戴没有一件是花钱买的,今儿捡一样,明儿捡一样,多了就可以配套了。”
  • 随着情人节的慢慢临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公布了情人节全球十大理想求婚地点。新西兰的奥塔哥半岛被列为全球第九大最浪漫求婚地。
  • 为了让8至12年级学生们能成功进入理想大学,The Ivy Review和大纪元时报10月24日在帕洛阿图市联合举办了“步入理想大学讲座”,大约160位家长和学生参加了此次讲座。
  • 纽约的企业主管教练拉比娅•德兰德隆(Rabia de Lande Long)表示,就业市场的紧缩也许会使求职者在谈薪酬时少了些砝码,不过也不是说你就只能妥协、雇主一开价就得全盘接受。要想得到尽可能高的薪酬──又不致令未来雇主感觉不爽──不妨运用如下几招。
  • 把简单而有意义的工作交给孩子,并鼓励、训练他上厕所,在孩子闹别扭时友善的对待他。
  • (中央社记者郑景雯台北24日电)出生背景并非决定一切。设计师古又文藉由新书“不让残酷的神支配”告诉有梦想的年轻人,“即使每个人无法操控自己的出生背景,但可以选择用自己的力量,不被神支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