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波三折 澳籍博士回国奔丧的坎坷经历

2008年10月,为了能回国给年迈的父亲过生日,刘松发博士申请签证被中使馆拒签,图为中使馆在他的护照上盖了拒签章,但没有给任何拒签的理由。(图片来源:刘松发博士本人提供)

人气: 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1年04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袁丽悉尼采访报导)居住在澳洲首都坎培拉的刘松发博士是工作在澳洲地球科学研究院的一名高级地质师,2008年4月遭遇母亲去世的刘松发为了回家奔丧,几次到中国大使馆申请回国签证未果。最后,在母亲下葬三个星期后,在参议员、慈善机构和工作单位的负责人、同事的多方介入下,才拿到签证,个中经历及回来后的遭遇坎坷不堪。


刘松发博士与父母的合影照。(图片来源:刘松发博士本人提供)

政要、社团、同事鼎力相助,踏上回家路

2011年4月12日,刘松发在电话中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多年前的经历。他说:“我母亲是在2008年4月27日凌晨去世的,28日一大早,我就赶到中国大使馆办理全家人的回国签证。几经各种手续完备后,第二天中午原本以为可以拿到签证,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我被告知签证没有办好,几经周折,下午4点被通知,只有妻子和孩子的签证可批。”

当晚,刘松发送走了妻子和儿子,第二天再去中使馆,结果连他的护照也被退回。刘松发向签证官表示,我在澳洲政府工作,你们不给我签证,不许我回家奔丧,见母亲最后一面,这是违背人权、丧尽天良的。刘松发讲道:“在我回来的路上接到中使馆的电话,约我见面详谈。我想我说自己在政府工作让他们感到紧张了吧?”

事实上,正如刘松发所猜测的那样,与他约谈的这位参赞表示是因为他修炼法轮功才不给发签证。刘松发说:“这位官员要我给中国打电话,保证我的妻子和孩子在中国不做和法轮功有关的事,并让我保证他们安全去,安全回来。我感到很可笑,我告诉他,这正是我想问你们的。我希望你们能保证他们安全去,安全回来。”

刘松发谈到,在过了三个星期后,中使馆迫于压力,电话通知他可以发放签证了。他讲道:“我想应该是他们迫于压力吧,首先是一位参议员在了解了整个过程后,写信给中使馆,要求其立即给我签发签证,还有一个慈善机构以尊重人权为由,打电话写信到中国大使馆;我的上司、同事也非常的同情我,纷纷打过电话。另外,当时正值奥运前期,中共害怕事情闹大,会使丑行曝光。其实,他们内心里都知道,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想以上几个理由使得他们最后给了我签证。”

再次申请被拒,从此与家人天各一方

从中国大陆回来三个月后,刘松发年迈的父亲到了生日之际,想到自己母亲离开人世后,父亲孤单地生活,他想回去为父亲过个生日,让老父能够感受到儿子的关怀。刘松发说:“我是家中的长子,与父母的感情很深。这次再去申请回国签证马上就被拒签,而且没有理由,只是在护照上盖了一个章。我知道从此我是再也无法回去了。由于父亲年迈,身体多病,无法再到澳洲。这也就意味着,我与家人将是天各一方了。”

刘松发表示:“虽然我无法为父亲尽孝,甚至也许有一天,当父亲百年之时,我可能也无法为老人家守灵治丧,但是,我知道中共气数已尽,长久不了了,我相信我绝对会看到给中共发丧的那一天。”

刘松发还谈到,凡是看过“九评”的人都知道,中共迫害中国人从不手软,中共是残害中国人民的刽子手。他说:“天要灭中共,这只是时间上的长短,这个邪党害死了那么多的中国人,能不清算它吗?我想这一天也不会太远了。”

中共利用签证限制自由、制造恐怖

刘松发表示中共利用签证来限制进出中国的自由,实际上是剥夺了一个人的公民权利,是制造一个恐怖氛围。他说:“它们不仅是对中国公民,对西方人也是如此,如果是中共不喜欢的人,就已不发签证为要挟。”

他还提到本来所谓的第三方签证,只要有合法的护照,应该就没有问题。刘松发说:“近几十年来,由于中国人民的勤劳,使得经济有所发展,比如在进出口贸易上的发展,使得出入中国的人多起来。但是,中共却是以经济作为一个武器或者说是工具,来控制一些国家,限制一些国家的行为,甚至在签证上做手脚,制造恐怖气氛,让人们不敢说话。”

对于中共的这种做法,刘松发谴责中共的所为直接侵犯了人权,并谈到很多人知道后都认为中共的做法荒谬至极。他说:“中共的做法使很多人感到不理解,包括我的同事、亲人和朋友。我回到家乡后,我的亲朋好友都感到非常的气愤。我不修炼的太太也多次被骚扰,我的母亲也未能见上我最后一面,给我留下深深的遗憾。”

最后,刘松发认为虽然现在自己无法回到中国,但是在不久的将来,中共灭亡之时,相信所有的人们都能够拥有自由进出中国的权利,找回做人的尊严。

评论
2011-04-16 7: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