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才少女获李斯特“评委特别奖” 奖金回赠母校

来自台湾的17岁华裔天才少女陈延瑜(Jenny Chen)获得荷兰乌德勒支第9届弗朗茨•李斯特国际钢琴大赛评委特别奖—“Incentive Prize”(陈延瑜妈妈提供)

人气: 10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4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詹妮美国费城报导)荷兰乌德勒支第9届弗朗茨‧李斯特国际钢琴大赛于4月10日圆满落下帷幕,来自台湾的17岁华裔天才少女陈延瑜以年龄最小参赛选手身份获得评委特别奖—“Incentive Prize”,并获得八千欧元奖金及参加即将在德国举办的为期8天的钢琴大师班授课。该奖项系由评审团特别颁发给22岁以下最具潜力的钢琴家。赛后,陈延瑜决定将八千欧元奖金扣除学生生活贷款后,全数捐赠给科蒂斯(Curtis)音乐学院,以支援母校新宿舍社及新音乐厅的落成。


陈延瑜在表演钢琴独奏(陈延瑜妈妈提供)

本次大赛评审团对陈延瑜的评价是:小小年纪便拥有收放自如的弹奏技巧,充分掌握乐曲灵活的节奏变换及情感诠释,个人在弹奏过程中对音量大小的控制也相当成熟。她对乐曲的诠释与意境的展现,得到所有评委一致的肯定与青睐。评委们同时指出,如果陈延瑜在演奏时能做更自然的呈现与控制,对踏板做更细微的修正,将会更有助于她未来成熟的发展。


陈延瑜今年1月受邀在宾州新任州长Tom Corbett就职庆祝家庭音乐会上表演钢琴独奏。图中人物从左至右为:哈里斯堡交响乐团首席小提琴家Odin Rathnam、宾州副州长Jim Cawley夫妇、陈延瑜、宾州州长Tom Corbett夫妇、哈里斯堡交响乐团音乐总监Stuart Malina(陈延瑜妈妈提供)

与同龄人相比, 17岁的陈延瑜有着不同凡响的成长经历。5岁开始由妈妈吕依洁女士启蒙学习音乐;8岁到台北古亭国小音乐班就读;10岁通过名列世界最著名音乐学院之一的费城科蒂斯(Curtis)音乐学院考试并获全额奖学金,11岁赴美深造,成为当年科蒂斯全校年龄最小的学生,师从有着丰富教学经验的Eleanor Sokoloff教授学习琴艺;12岁于台北国家演奏厅举办钢琴独奏会并获得美国费城管弦乐团“Greenfield Competition”金奖,同年科蒂斯音乐学院还把她演奏的海顿C大调钢琴奏鸣曲推荐给费城电视台播放;13岁受邀与美国费城管弦乐团合作演出贝多芬钢琴协奏曲;14岁在容纳2000名观众的台北国家音乐厅举办钢琴独奏会;15岁荣获美国“明日之星”协奏曲比赛金奖,同年获费城管弦乐团邀请邀请、在费城著名的奇摩艺术中心(Kimmel Center)演出“莫札特协奏曲”;16岁获“American Prot□g□ International Piano and Strings Competition”金奖,并于卡内基音乐厅参与演出;同年荣获的奖项还包括:第5届纽约国际大赛银奖,获邀演出多场独奏会;第12届美国伊士曼青年艺术家国际钢琴大赛银奖,与Rochester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演出舒曼协奏曲,并因荣获美国“明日之星”金奖受邀与哈里斯堡交响乐团演出两场“拉威尔协奏曲”。由于出众的琴艺,陈延瑜今年年初还特别获得宾州新任州长汤姆‧科贝特夫妇的邀请,在家庭音乐会上表演钢琴独奏。


陈延瑜演奏会时与友人们的合照(陈延瑜妈妈提供)

陈延瑜在科蒂斯(Curtis)音乐学院学习期间非常好学且认真,只要能上钢琴研讨会或大师班,她都尽量争取上台示范的机会,所以她先后得到过Leon Fleisher, Anne-Marie McDermott, Robert Levin, Jeremy Denk, Gary Graffman, Claude Frank, Seymour Lipkin, Susan Starr, Robert McDonald Jean-Yves Thibaudet, Lars Vogt, , HaeSun Paik, Ignat Solzhenitsyn, and Meng-Chieh Liu等诸多名师的指导,在钢琴和室内乐演奏方面不断精进,技艺日臻成熟,今年秋季新学年开始之际将师从著名的科蒂斯音乐学院前院长—Gary Graffman教授学习琴艺。


陈延瑜的指导教授、96岁的Mrs. Sokoloff非常疼爱她(陈延瑜妈妈提供)

以下是赛后大纪元记者对陈延瑜及陈妈妈(吕依洁女士)的专访:

记者:在赛场上紧张吗?能否谈谈此次参赛的感受?
陈延瑜:还好,不紧张。我是去年9月入围参加这个大赛的,当时有来自世界四个城市(俄罗斯彼得堡、荷兰乌特勒支、美国纽约、中国上海)的200多名选手参加选拔,最后有22人入围参加决赛。评委公布前三名获奖名单后不久,我收到了大赛音乐总监的信,才知道自己获得了唯一的“评委特别奖”(Incentive Prize),他还邀请我在音乐厅现场特别演奏了一首李斯特的超技练习曲–《鬼火》,评委们反响很好,有两个评委还送鲜花给我,令我感到有些意外,不过我想这是他们对我的鼓励吧。


陈延瑜于Kimmel Center 演出后签名会(陈延瑜妈妈提供)

记者:为何要把奖金捐赠给母校?是自己的决定还是妈妈的决定?
陈延瑜:是我自己决定的。我11岁来科蒂斯(Curtis)音乐学院,在这里学习了6年,感觉收获还是蛮大的,因为遇到了很多很好的老师,教授给我更高深的技巧与诠释方法。我是班上年龄较小的学生,学兄学姐大多是20多岁的年轻人,他们都对我很好,很照顾我。我们学校常举办茶会,大家经常聚在一起谈音乐还有生活中有趣的事,老师们也时常来参加,感觉像在一个大家庭里一样。


陈延瑜与同学们演出四重奏, 中间为室内乐指导教授Ms. Frank(陈延瑜妈妈提供)

记者:陈妈妈,对女儿的决定支持吗?
陈妈妈:坦白的说,当初延瑜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内心还是蛮挣扎的。延瑜11岁来美国学琴,我辞了在台湾的工作过来陪女儿,留下先生和延瑜的两个弟弟在台湾,后来延瑜的大弟弟也过来住在新泽西的亲戚家,一家人分居三地,全靠先生一人在台湾挣钱养家。我曾经有想过如果用这笔钱,我们或许可以从现在租住的这间小studio换到条件更好一些的一卧或两卧公寓,但想想学校给延瑜提供了这么好的学习机会,孩子学到了这么多,中国人讲“饮水思源、知恩图报”,我们已经感到很幸运了。 还有,我也跟女儿说:‘我们是来美国学习打拼的,不是来享受的’ ,想来对女儿的成长也好。将来即便条件好些了,我们还是会这样踏踏实实的生活,勤俭也是中国人的美德嘛。


陈延瑜与大弟在美国家里, 一间studio房里挤放着床、书桌与一架三角钢琴(陈延瑜妈妈提供)

记者:科蒂斯音乐学院有过类似学生获奖后将奖金捐赠学校的先例吗?
陈妈妈:好像还没听说过。当我们提出捐款时,科蒂斯音乐学院负责学生事务的主任Richard Woodland教授感到有些吃惊,他说十几年来还没见过学生有这样的反馈。我想虽然我们的捐款不算太多,多少起个“抛砖引玉”的作用吧,让孩子知道感恩和回馈社会。

记者:延瑜,你是怎样理解和诠释音乐的?
陈延瑜:我在弹奏的时候,脑海中经常会浮现出一些景象,比如演奏史特拉文斯基的“彼德罗西卡”时,我的手指也像布袋偶的脚那样在琴键上跳动,在演奏李斯特奏鸣曲中描述天使部分的乐章时,我会感觉自己像是在天空中不停的向上飞,就像天使那样。

记者:演奏音乐时技巧和对音乐的理解和表现哪个更重要?
陈延瑜:我觉得技巧和感悟都很重要。技巧是基本功,严格的演奏技巧和各种指法对表达音乐的内涵很有帮助。音乐是无止境的,同一首乐曲,每个人的感悟不同,理解不同,演奏时表达出的情绪也不相同。像演奏“西班牙狂想曲”这首曲子时我会感受到一种“热情”中的“忧伤”。


陈延瑜与观众(芭蕾艺术学校的学生们)合影(陈延瑜妈妈提供)

记者:你在准备弹奏一首乐曲时会做哪些功课?
陈延瑜:我会先听听和看看别人的演奏,比如为弹奏李斯特根据瓦格纳歌剧《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改编的《爱之死》这首曲子,我完整的听了两个不同版本的歌剧,对不同的表达方式有了一定了解后,我再用自己的理解去表达乐曲的意境。

记者:你觉得音乐家的使命是什么?
陈延瑜:我非常喜欢我的指导教授Mrs. Sokoloff说过的一句话:‘音乐是用来与人分享的,不是用来炫耀自己的’。


陈延瑜的指导教授Mrs. Sokoloff 亲自到场祝贺演出成功!(陈延瑜妈妈提供)

记者:从科蒂斯音乐学院毕业后,会选择继续深造吗?
陈延瑜:会。我计划在18岁拿到科蒂斯音乐学院的大学文凭后,去耶鲁大学或纽约的朱莉娅音乐学院或其他的纽约音乐学院继续读研究所。

记者:听起来好像你到纽约发展的可能性更大些?
陈延瑜:是的。因为我的经济纪人公司在纽约。在纽约会有更多的演出机会。


陈延瑜于纽约独奏会演出后与观众互动(陈延瑜妈妈提供)

背景资料:
•首届李斯特钢琴比赛于1986年为纪念匈牙利作曲家、钢琴家弗朗茨‧李斯特逝世100周年,在荷兰乌特勒支市举办,此后每三年举办一届,比赛曲目全部为李斯特钢琴作品。参赛选手年龄在17岁和29岁之间。1999年李云迪曾获得第三名,2005年孙颖迪曾获得冠军,并同时获得录音合同和欧美60场独奏音乐会演奏机会。

•美国费城科蒂斯音乐学院 (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 是世界顶尖音乐学院之一,培养出许多世界级音乐家和大师,有“独奏家摇篮”的美誉。驰名遐迩的指挥家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马友友的大提琴老师㑩斯(Leonard Rose)都曾毕业于此校。2009年由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球华人小提琴大赛的银奖得主林品任也是该校学生。科蒂斯音乐学院对所有学生都提供全额奖学金,这在美国是绝无仅有的,因此录取非常严格,其录取率是全美高等院校中最低的,每年平均只招收160名新生,比常青藤大学(例如哈佛)还要难考好几倍。

 

评论
2011-04-21 11: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