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母亲给“右派”说媳妇的故事

玉清心

三个好人的良知善念,闪现出的烁烁人性光辉,正是来自于根植在中国人心灵深处的中华传统美德。(摄影: 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4月24日讯】小时候,常来我家串门的客人里有个叔叔是右派。他是父母的同事,长得“人高马大”,说话是外地口音,门牙上还有黄斑。母亲说,别看他外貌“土”,人很“内秀”,是编辑部的业务尖子。父亲说,人品好,要不也当不了右派。父母都夸他为人耿直,是条山东好汉。母亲称呼他的名字,父亲叫他“小山东”。父母都喜欢山东人的耿直、忠厚,而他又加个“更”字。

这位“右派叔叔”,特别受我们几个孩子的欢迎,因为他每次都不空手来,总会给我们带点儿解馋的“零嘴”。他中山装下面那两个大兜里,不是山里红、大枣,就是糖炒栗子、冰糖葫芦。每次母亲都数落他:“你再买东西来,我就不管你的事了!”每次他都涨红了脸争辩:“就是没什么事,我这当叔叔的也不能空手来啊。”

原来是母亲在给他介绍对象,帮他说媳妇。见母亲给他张罗了好几个也没成,父亲直泼冷水,说谁家愿意把闺女嫁给右派,受一辈子委屈?随后就听母亲叨唠:“柴米油盐酱醋茶,左派右派都得吃饭过日子。娶妻嫁汉,品的是德行,处的是情份。”父亲抬扛,说母亲拿老理儿较真儿,不现实。母亲抱怨:“什么右派!明明党委撺掇大伙给党提意见,听话的都倒楣了!”父亲一边叹气一边关窗。

渐渐地他来的少了,后来他结婚了,到底还是母亲帮的忙,新娘子是我们胡同里叫“玉儿”的一名纺织女工。玉儿,人像她的名字一样温文尔雅,双颊有对酒窝,笑起来甜甜的,连父亲都夸这姑娘长得带人缘。母亲说,整条胡同里谈婚论嫁的大姑娘当中,数玉儿规矩、安稳,这样的人做媳妇也一定是贤妻良母。父亲说,傻人还真有傻福气。

我成年后,和母亲聊起这段往事,才知道当年为牵成这条红线,曾有过一波三折。

当年来自农村的“小山东”,刚从北京人大毕业,就赶上了反右运动。他是戴帽右派,被送去东北劳改。没想到几年后,第一批“摘帽右派”就有他,回到原单位,降级使用。很多人诧异:他捅的漏子可不小啊,他右派“言论”见了报,上了书,没掉脑袋就算万幸!

后来听说,原来是上级什么人,把返城回单位的名单搞错了。领导为掩盖自己渎职,保自己乌纱帽,没纠错。所以,他被将错就错,就回来了。父亲说,阴差阳错,就该他走运,“小山东”祖辈上有阴德,要不怎么会逢刑化吉?

母亲说,媳妇也真对得起他。当初他俩见面之前,没跟玉儿的家里挑明对方右派的事,先说了,就没下文了。他人忠厚,玉儿人单纯、不势利,俩人是一路人。最后成不成,就看缘分了。母亲夸玉儿:我真没看走眼!她哥、嫂都是公安干部,说嫁给右派,等于往火坑里跳!玉儿的妈特地过来当面回绝的。

母亲把玉儿喊到跟前,问她自己什么想法?玉儿哭了,说他人真好,“我们第一次见面,他就把自己是右派事说了”。母亲问:右派的事,你是什么时候跟家挑明的?玉儿说:“我还没说呢,是我哥他们去单位外调出来的。”

见玉儿还和“右派”来往,她被家里看管起来,上下班不是她爸接,就是她哥送。“右派”来找过母亲,人瘦了一圈,母亲劝他就算了吧,也得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现在有哪家爹妈不愿女儿攀高枝儿?像玉儿这么好条件的姑娘,找什么样的女婿没有?就是下嫁个扫大街的,也比嫁给你“右派”强啊!摘帽不摘帽,也是右派。自己倒楣一辈子不说,连儿子孙子都受牵连!你要真爱她,就别难为她了。

“右派”什么话也没说,把一个纸口袋放下了,说是玉儿织到一半的一件毛衣、线团,请母亲交还给她。

母亲想了想,叫“右派”把毛线活拿回去了,让他自己去还。玉儿和家里请了假,去取毛线活。毛线活取回来了,没拆掉接着织,织好了,又给他送去了。这一来一往,俩人的感情越织越密,越织越长,一直拖到文革。玉儿算是产业工人,在家里说话气粗了,他哥嫂也不敢死乞百赖管她的事了。

他们结婚了,俩人大包小篓提着厚礼来家里拜谢母亲的那一幕,我至今记得。“右派”郑重其事地给母亲鞠了三个九十度的大躬。几十年后,我模仿他大鞠躬,逗得母亲咯咯直笑,说:“一点儿不夸张,就是那样。”

“右派”娶了媳妇不说,转年还得了儿子。文革中,他沾了玉儿成分好的光,没太受欺负。

臭老九开始吃香了,他中风半身不遂了,人也有点儿呆傻。玉儿不离不弃,一直相伴左右。人活七十古来稀,“右派”活过了七十岁,娘俩给他平平安安送了终。那年,玉儿不到六十岁,依旧秀美,加上她相夫教子的贤淑美名,招来追求者。玉儿对他们说,自己这辈子嫁过一个好男人,足矣。

母亲说自己这一辈子就管成过这么一回说媒拉牵的事。不为别的,是看着不公,想帮他。农村出来的好后生,刚分配来,初出牛犊不怕虎,蒙骗孩子说了真话实话,就被一棒子打得断送了前程,连媳妇都娶不上。玉儿嫁给了他,是他自己“命大造化大”。结婚前,周围人说“成不了”;结婚后又都说“长不了”。都说他是“赖汉娶花枝”,结果是“好汉娶贤妻”。

几十年前的往事了,母亲也已然作古。这是在那个极左思潮猖獗的严酷年代里,发生过的一个温馨故事。山东汉是中国百万右派中的一员,但他是不幸中的万幸者。好姑娘玉儿爱上了他的忠厚,富有同情心的母亲成全了他们的婚缘。

听起来象杜撰的故事,然而它是一段历史,一个真实的故事,没有夸张和虚构。故事里的三位主人公,是三个普通的中国人,是平民、小人物,但都是好人。三个好人闪现出的人性光辉、良知善念,和见证的善恶有报,都源于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美德。她使中华民族薪火不断,绵延了五千年走到今天。

评论
2011-04-24 10: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