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雪山太虚幻境 从雨中出发

宇宙蜂

历经艰险,终于来到三六九山庄。(摄影/宇宙蜂)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下雪的感觉,在我心中甚是梦幻,小时候记得阿爸曾经带我们家孩子在合欢山看过雪,我还记得那第一次的喜悦,很雀跃的要把雪带下山给阿母看,回到家打开却变成了一滩水,全家哗然大笑,忘不了那小时候的天真。

雪季上山,相对危险性提高,装备也要增加冰爪与冰斧,玉山上主峰路段的断崖遍布,我们选择了较为安全的雪山,展开太虚幻境的一场华丽冒险。

眼看着上山的日子渐渐接近,天气的变化让人忧心。想想可以重温孩提时的旧梦,也担心气候恶劣起来,没这样的经验,走起来不知道适应度如何?

出发前,雨不停的下着,第一次出门登山是这样的天气,心想明天山上的天气究竟是如何?一切充满着不安。

清晨四点,天空的雨依旧,心中还是忐忑,浩浩荡荡来到武陵,幽境还是一样的清新,绯红的山樱花,有着春天的喜气与清新,忍不住的下车取景,再到登山口,整装完毕准备出发已经是早上9点钟了。

大雨滂沱

天空中的雨不曾间歇过,本来领队担心若状况不好,可能在七卡山庄过一晚,隔天再上三六九山庄。晃荡了2公里的之字坡到了七卡山庄,虽然离中午还有些时间,考虑后面的路难行,不好准备午餐,决定在此休息用餐,观察天气的之后的变化。

雨根本没有要停的意思,短短2公里,衣服已经微湿了,后面5公里的路还要淋,情况很难想像。

七卡过后的路,坡度渐陡,2K至4K的哭坡前瞭望台,陡升的路径伴着滂沱的大雨,湿漉漉的感觉,已搞不清楚是汗水还是雨水。喘息声丝毫没有停止,一直上到哭坡瞭望台稍微的歇息,等待后面的队友,没想到一下子身子就冷却了,手指头瞬间没了知觉,赶紧拿出手套来,冰冻的手指却怎么不听使唤,费了好一番工夫才戴进去。

意外状况

哭坡这段路,是上过雪山的朋友都知道的考验,没想到才走不久,负责压后的领队就抽筋了。

天冷,不能停滞太久,这时决定让另一队友先至三六九山庄向在里面值勤的志工好友──牛哥求助,也担心初上雪山的队友迷路,或者后面的路如果下雪,会更湿滑难行。等到领队状况稍微好转,自己与他交换了背包,减轻重量,才发现这背包是沉了许多的责任与负担。

慢慢地,领队抽筋的情况好转,于是背了我的背包先走,我则继续在哭坡奋战,没想到换了一个背包重量加重不打紧,背负系统也不太习惯,想到他的状况,还能继续走算是不错,也期望先行的队友能顺利走到三六九山庄。

雨水夹杂着冰雹,打在身上滴滴答答的,在一个V型谷中,领队唤著后方的我,我说没事,要他先走,之后我们的距离就越离越远了。

下雨的路上,哭坡过了,雪山东峰的岔路过了,接下来算是较为平缓的下坡,肩上的背包怎么背都觉得不对劲,体力渐渐殆尽,心中满是祈祷队友平安,也叫自己要继续走下去,低温加上湿漉,有时候休息一瞬间,不自觉的晃神了,赶紧把自己拉回现实,继续赶路。

牛哥背影

继续走下去,撑到了6.1K,救星终于出现了!熟悉的壮硕身影,那可以依靠的肩膀,牛哥出现了。

牛哥带来了姜汤,背起了我的背包,真是谢天谢地,总是解脱了。却发现我的体力也差不多用完了,姜汤入口,瞬间温暖了身子,心里莫名的感动起来,这种共患难的难得情感,才发现已经泛滥了眼角。

牛哥是一肩扛起就往前冲,我则恢复一点兴致,好好欣赏前方的雪景。一路我都在后面追赶着前面的领队,据牛哥说,我跟他相差不过100公尺而已,还好,我们都平安。所幸在天黑之前(17点40分)到了山庄。

这段路令我难忘,靠着意志力苦撑,队员也都平安。虽然到山庄,装备多半湿了,背包里面的衣物也无一幸免,第一次遇上了这样的大雨,防潮工作也没作好,天真的以为背包套可以阻挡一切。

忘不了出现状况时,彼此的支援与帮助。
忘不了在低温山峦喘息下,感觉就要失去自我。
忘不了在恍惚挣扎边缘时,牛哥出现的身影。
忘不了那天晚餐的羊肉炉,瞬间把寒冷与疲累融化。
这天雨的凶狠,真是让我见识到了。

山庄里的热闹与温馨,熟络的嘘寒问暖声中,消弭了今天的疲累与紧张。也许是那暖呼呼的羊肉炉作效,身子不再觉得寒冷。希望明天能把东西烘干些,一整天的湿漉漉,终于躲在温暖的被窝里做个完美的结束。

热闹山庄

清晨露出了几分钟的曙光,但山上的雨势没有间断,雨水中飘着水珠与冰雹,依旧潮湿的天气。有四天的时间可以应用安排,领队决定今天就在山庄休息。

山庄内外,人潮络绎不绝,白天的展望不错,雪白的世界更加丰富,云雾飘渺,不时都在变化的姿态,为山容妆点不同的面貌。

一个早上,我们几乎在山庄附近晃荡,到处都是美景,到处都有雪白遗留下来的痕迹,我们心中不停的问著,雪究竟长什么样子?究竟何时才会下雪?既然到此,一切就听从老天爷的安排。

跳跃冰雹

晃到山庄后面才发现,后面的本诺夫山黑森林底下的草原坡,雪白的世界更为辽阔,绿绿黄黄的草原盖上一层薄薄的白皙。在冰封的世界里,温度虽然不高,活动范围大约在三六九山庄的7.1K至黑森林的8.6K之间晃荡,有辽阔的草原坡,宛若纳尼亚世界的黑森林。

湿掉的装备总算获得喘息,靠着体温与睡袋烘干了不少。冰虽然覆盖了土地的表面,地底下仍旧有不断的生命在滋养,虽然天空的雨水夹带着冰雹,不断的打在身上弹跳,心里却是雀跃的,有如冰雹在身上的跳跃,心很安定,因为山庄就在脚下的不远处。


武陵农场的樱花盛开,写满绯红的春意。(摄影/宇宙蜂)


山庄阶梯的脚步,印着络绎来往的人潮。(摄影/宇宙蜂)


牛哥令人难忘值得信赖的背影。(摄影/宇宙蜂)


从三六九山庄往黑森林的之字坡。(摄影/宇宙蜂)


渐渐被冰封的路程碑。(摄影/宇宙蜂)


黑森林里高耸入天的铁杉林,有说不出的惊艳魔力。(摄影/宇宙蜂)

雨和冰雹飞舞满天,装备大多湿漉漉,在三六九山庄附近晃荡了一天的时光。

心里想着,雨疯狂的乱舞,冰雹下的淅哩哗啦,地上的雪是看到了,几时才能看到白雪在天上飞舞,幻想着雪白情境,进入梦乡。

白雪漫天飞舞

半夜时分,发现床尾有人在摇我,听到的声音是:“外面下雪了。”

着衣之际,窗外灯光闪个不停,像是打雷一般,踏出山庄外头,映在眼帘的是雪白世界,雪花在天空飞舞,所有人无不兴奋的按著快门,一张又一张,像是梦境一般!

真的见到雪了,轻飘飘的,不若冰雹的调皮活跃,只是轻轻地,轻轻地,与我雀跃的心情做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天气不冷,因为心是热的。漫天的飞舞,舞的每个人脸上挂满了喜悦。

攀登雪山主峰

第三天的行程要上到雪山主峰,运气好可以抵达,或者上到圈谷也不错,雪况、气候、身体状况、装备等都是影响的因素。

天微亮,牛哥就兴奋地说要上去黑森林看看路况,这天要上主峰的队伍人数众多,我们不急着走,也许晚点出发,路况会更好掌握些。

寒冷的天气里,相机开始不听使唤,湿漉漉加上冰冷,按著快门的同时,看着镜头猛起雾,拍起来的效果也是灰濛濛的。

雪不停下,积雪量应该至少有40公分以上,看着队伍陆续出发,往黑森林而去。等不及的期待。准备已久的冰斧总算要粉墨登场了。这天我们的计划是带着简单的行动粮,走多远算多远,三六九山庄是7.1K,雪山主峰是10.9K,将近4公里的路程,爬升高度736公尺,登顶不难,但是冬攀困难与危险性都高,还是安全第一。

进入黑森林后,地上是比昨天还要厚的雪,耸天的冷衫,奇异的圆柏,枝枒被雪压的低低,是不同于草原坡的景色。大多的队伍都在黑森林进入没多久后折返,牛哥探路回来说,前面还有一支队伍在走着,雪白的世界,路迹几乎被掩没,把帽檐压得扁扁的。

圈谷的大风雪

在出黑森林抵达圈谷之前,遇上了前面的队伍,他们早我们一小时出发,但开路不易,人数众多,行动缓慢。

抵达圈谷,雪白一片,没了黑森林的保护,风雪更大,气温更低,能见度差,前面队伍的领队一直在找路,向往的雪山圈谷,没想到能见度甚差。

前面队伍到了圈谷的气象测量器后,由于队员状况频传不再继续。

我们看了一下时间,体力也还有些,带着山友的祝福,决定再往前一探,少了前面走过的路径,在最前的我,顶着强风,摸著雪白的路,每踩一步,雪的深度都超过了膝盖,终于体会开路的艰辛,脚上的六爪冰爪虽然勉强可以应付,但体力是大考验。

走了约200公尺左右,被领队唤了回来,这天我们约走到10.2K左右,离雪山主峰还有700公尺。这天的风雪大,能见度差,时间也晚了,就算挨到主峰,应该也没什么展望,只好下次再来。

下山的路上,心情轻松不少。雪白的世界虽然浪漫,也危险处处,无迹可循的雪地,凭的是经验与谨慎。还记得伙伴喊著:“老天爷,不要再下雪了。”本来期望下雪的,现在却下个不停,心情跟天空的雪一样乱。

第四日的晴天

一天一夜,绵密的天空,雪花片片,掩盖着大地一片雪白,施了魔法似的世界,没想到在台湾也可以见到这样的北国风情。

天边的肚白,预告著今天的天气,我们准备要下山了。

金黄渐渐从东方跃出,山脚下的人们,无不感受到温暖日光,虽然现在温度是-2℃,一点也不觉得寒冷。

络绎不绝的山庄人潮,有准备挑战主峰的,有准备下山的,有喘呼呼才刚从山下奋战到山庄的。每个表情都是喜悦的,因为今天老天爷许我们一个大晴天。

慢,是四天同样的步调,不急着下山,慢慢收拾行李并整理心情。远方的山岚层层叠叠,时而浮现,时而隐蔽,心跟着大自然的节奏起伏,要不是预订要下山,还真想留下来,再探一次魔力黑森林!

幻境之旅终章

本来雪山东峰到三六九山庄,这段2公里的路,是没有什么景色观赏的,因为雪白的大地,一切都变得不同,踩着前面先行下山朋友的路径,观赏著这施了魔法的世界,积了雪的铁衫像是可爱的圣诞树,满山满谷都是;低头看看脚边小植物结冰的透彻,清新宜人。或是回望雪山主峰棱线的傲巍耸立,伴随着风,扬起的阵阵风雪,四处飞扬。

雪地里的盛况,不是常有机会看到的,软软的雪白,把大地的型态变得多样,往山下的里程越接近,感觉上,心就往回家的路多走了一些,不自觉的把晃荡的脚步加紧了些。

下山的路上,与伙伴分享著四天来的点滴,经过了缤纷的武陵农场,樱花依旧绽放,点缀著山里的美丽,远处的山头还是一片雪白,我的心往回家的路上更靠近了些。谢谢伙伴的相互照顾,谢谢山林带给我的美好感受。

每天截然不同的天气,心情跟着起伏,感谢最后的大晴天是个完美结局,雪创造了不同的世界,真的一饱眼福,圆了小时候心中的梦,看着照片,拥著回忆,感觉还是这么样的不真实。

台湾真是个宝岛,有着四季截然不同的风情,足够每次踏上旅程都有惊艳,这北国的风情,有了趟华丽的冒险。

下山才知道合欢山上积了雪50至60公分,雪山上应该积了超过1公尺吧。想着积雪下的杜鹃隐藏冰雪下,慢慢蕴藏生命,期待下次的再见。

雪山!谢谢你的美好回忆。@


倒下的树木下,形成了许多冰柱。(摄影/张鸿文)


真的见到下雪了,轻轻地与我的心情做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摄影/宇宙蜂)


每天截然不同的天气,心情跟着起伏,感谢最后的大晴天是个完美结局。(摄影/宇宙蜂)


想着积雪下的杜鹃隐藏冰雪下,慢慢蕴藏生命,期待下次的再见。(摄影/宇宙蜂)


本来东峰到山庄这段是没有什么景色观赏的,但因为雪,一切都变得不同。(摄影/宇宙蜂))

评论
2011-04-26 2: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