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精彩网语 】新散文:中国的春天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5月15日讯】(编者按:大纪元定期把网友的留言收集起来,整理成文)。

中国独特的体育运动:

领导是篮球,既要紧跟又要使劲拍;
群众是排球,既要主动接球又要加强拦网;
工作是乒乓球,在台子上来回推挡不能停下;
问题是羽毛球,一定要把它扣在对方场地里;
棘手的事是网球,一定要大力扣杀;
调查研究是水球,半天不入门,而且水分还很多;
伺候领导是曲棍球,永远要弓着腰跑来跑去

中国工会和外国工会的区别在于:中国工会主要组织看电影,国外工会主要组织罢工。

‘打江山的死了,保江山的老了,卖江山的发了,看江山的跑了,挖江山的富了,建江山的拆了,拆江山的升了,爱江山的关了,哭江山的压了,坐江山的昏了,开宝马女警花被奸杀了。这个国家就快完蛋了。’

我来替城管说句好话:城管其实好可怜的。拿钱比军队少,干活比警察多,名声比发改委还要臭。为挣俩丧尽天良的小钱,每天起早贪黑,用沾满鲜血的双手辛勤地劳动,还要担心被各种反扑刺杀。这种断子绝孙既没出息又高危职业,还真不是一般畜生能干得了…

中国最有名的学校:

最大的杀手培训基地:驾校;
最大的失业培训基地:高校;
最大的妓女培训基地:艺校;
最大的文盲培训基地:技校;
最大的流氓培训基地:警校。
最大的恐怖培训基地:党校??

你们的与我们的

你们的办公楼奢甲一方, 你们的公车横冲直撞, 你们的老婆孩子多在西方, 你们的二奶小蜜也很嚣张, 你们的住房有国家保障, 你们的待遇总在不断增长, 你们的吃喝有公款抵帐, 你们的娱乐有贿赂献上, 你们的私欲每天都在膨胀, 你们的衙门永远高高在上, 你们的眼里百姓是待宰羔羊, 你们的座右铭——金钱至上! 你们的外快捞得手都发烫, 你们的格言——有奶便是娘!

我们的供房必须像奴隶一样, 我们的汽车得给你们避让, 我们的工作是越来越忙, 我们的工资却多年不涨, 我们的医疗教育越来越贵, 我们的食物越来越脏, 我们的苛捐杂税越来越长, 我们的日子越过越绝望, 我们的冤屈已无处申张, 我们的权利已被你们遗忘, 我们民工活得像牲口一样, 我们矿工每天都在面对死亡, 我们的父母被无情的下岗, 我们的子女就业非常紧张!

我们知道你们虚伪的模样, 请不要把我们当傻子一样! 你们的言语都是酒后失当? 你们的行为都是一时荒唐? 你们的孩子都是精英栋梁? 你们的腐败都是个别现象? 华南虎完全是正龙不当? 矿难都只是矿主无证上岗? 毒奶是奶牛们产奶不当? 杨佳杀人全是无厘头嚣张? 股票暴跌你们监管有方? 银行巨亏你们真的很冤枉? 你们的开发商疯狂地明抢, 你们的政绩因此而辉煌! 你们的喉舌集体道德沦丧! 你们的砖家叫兽丧尽天良! 你们的形象工程越建越“靓”,我们看像是婊子立牌坊! 你们的鸡的屁年年看涨, 我们反而越来越买不起房! 你们说经济增长世界第一, 而成果却被你们一扫而光!

你们说房价永远涨涨涨, 承诺的保障房却像鼻尖抹蜜糖! 我们说房价太高买不起, 你们偏说我们是“持币观望”! 你们说我们是刁民暴民, 其实是你们队伍里有太多林嘉祥! 你们的处分不过是换个官当, 你们的失误总是由我们买账! 你们的政策从不考虑我们的主张, 你们想法和我们永不一样! 因为你们权力来自组织上。 这曾经也是你们的政治主张, 难道掌权了就可以统统遗忘? 你们可以把我们帖子删除, 但永远不可能把我们嘴给堵上! 我们的选举只不过是橡皮图章! 我们其实没有过高奢望, 穷人一直都很能忍让, 你们说我们生活都已经小康, 到底还想要怎样? 我们说人活着不能和狗一样, 除了吃喝拉撒还得有一点思想, 民主自由是人类共同愿望, 我们必须看到公平正义的希望, 你们难道就那么自信, 我们不会做下一个陈胜吴广!

当代散文:中国的春天 根据朱自清的《春》改编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中国毒品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十分新鲜的样子,欣欣然摆上了货架。青菜朗润起来了,鱿鱼涨起来了,辣椒的脸红起来了。

豆芽偷偷地从豆壳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水缸里,池子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黄的,绿的,放一点无根激素、搁一点防腐剂,再来点尿素,绿豆芽白白的,黄豆芽胖胖的。

辣椒、猪肉,腐竹、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争着抢着赶趟儿。红的苏丹红像火,粉的瘦肉精像霞,白的吊白块像雪。馒头里带着馊味儿,闭了眼,作坊里仿佛已经满是熏肉、面包、果脯!案板上成千成百的苍蝇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蟑螂爬来爬去。昆虫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原料堆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爬呀爬的。

“中国食品很安全”,不错的,像工商局的统计报告安慰着你。电视里带来些新调查的有毒食品的气息,混着记者暗访的味儿,还有各种有关有害食品曝光的新闻在网上酝酿。不法商贩把加工点安在偏僻的地方,正规企业也来了,在原料里填加各种有害的化学品,做出好看的食品,在大型超市里卖着。换了加工后的包装,这时候卖得格外的旺。

死猪肉是最寻常的,一进就是两三吨。可别恼。看,做腊肉,做熏肉,变牛肉,加班加点地制做着。银耳、生姜上全熏着一层硫黄,熏出来黄得发亮,工业盐腌制的四川泡菜也青得逼你的眼。墨汁粉丝,有毒花椒,地沟油,制造出一碗色泽鲜艳的麻辣烫。放眼去,医院里,厕所边,有吃了有毒食品患病的人;还有喝了三聚氰胺的小孩,结着石,憋着尿。他们的头发,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超市里的有害食品渐渐多了,吃有害食品的人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都赶趟儿似的,一个个都吃过了。积攒积攒毒素,借点药费,各看各的一份儿病去了。“制造食品在于放药”,刚起头儿,有的是技巧,有的是原料。

草莓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里脚都是毒素泡的,它生长着。

馒头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回收着,染着。

中国食品像隐秘的杀手,有层出不穷的花招和手段,引着我们死去。

评论
2011-05-15 10: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