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美国不再欢迎“官二代”留学?

美国会收紧大陆官二代的留学吗?人们都很关心这个话题。(新唐人电视截图)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05月22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各位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4月底英国《金融时报》有报导说,美国准备收紧中国精英阶层及其子女赴美的签证。在美中举行年度人权对话和战略与经济对话之际,美国这样做用意何在?美国为什么会给中共的官员及其子女开辟这种外交的绿色通道呢?如果看待官二代子女赴外国留学这件事?我们今天在15分钟的节目里将和资深评论员陈志飞教授,一起来讨论这个话题,志飞您好。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陈志飞:林云你好。

主持人:美国最近是说要收紧对于官二代和官员的赴美签证的问题,那现在是官方出来辟谣说没有这回事,但是有不具名,不愿意具名的一个官员他透露这个消息。您认为这个消息的可信度如何?

陈志飞:一般情况来说,因为底下的消息,尤其在报纸,又是一个比较主要的报纸,像《金融时报》披露出来的话,我觉得肯定不是空穴来风,肯定是有它的来由的。那么我们今天谈的事情来源于《金融时报》,4月26号的一篇文章,那他也是有名、有姓,所以我觉得这可信性还是很高的。因为现在从外交程序来看,它并没有一个程序或者说立法的改变,所以官方的说法可能只能是维持现状,不可能说我们做出了新的判断。

主持人:根据《金融时报》的报导,它是说,因为中美两方之间的争执,所以说要采取这样一种措施。那么真的要想那么做的话,是不是说,它准备打出一张牌,是在什么样的一个背景下要这样做呢?

陈志飞:因为中、美两国在战略协商问题,就是每两年举行的会谈上,很多问题是经济问题,也有很多问题是人权问题。在经济问题上,美国可能就是操作的余地和施加的影响手段比较多,比如通过反倾销,各种外贸制裁;可是在中国人权问题上,美国手中可打的牌非常少,因为它针对的不是美国公民,它针对的是中国公民,是中共政府怎么处理,它对待自己的国民,这个问题,一个别的国家、政府来说……

主持人:管别人家的事。

陈志飞:你说你怎么管吧!这手中可以施加的影响很小,那么在这种情况底下,又针对今年以来,随着茉莉花革命,在全世界发酵,尤其影响到中国,那么中共又对此就是进行了六四以来最严厉的打压,逮捕了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对外国记者、异见人士都进行了非常强烈的这种反弹。那么这种情况底下,美国是想藉用这个机会让中共在这条路上不要走得更远。

我刚才也提到它手中可打得牌很少,那么它就拿出这么一个东西,因为它牵扯到中共,不单是它们高官整体的利益,包括影响到它们个人的利益,如果你不害怕共产党怎么样的话,你起码会想到你的子女来美国,可能没有那么顺利,这样的话来迫使中共在人权问题上做一些让步。

主持人:只是施加点压力而已。但是我看有网友对这件事情也有一些反馈,就是认为美国对中共这些官员太好了,应该完全让他,这些贪官和他们的子女,应该拒绝在美国国门之外。

陈志飞:这种观点的人,其实现在是比较多的,因为大家都认为美国是自由世界,一个领袖,代表着全世界各个国家人民追求自由,追求民主的一个希望。实际上就是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像小孩子那样,意气用事。

举个例子,大家都知道里根总统是冷战的终结者,里根总统提出苏俄是一个邪恶帝国(Evil Empire),他对苏联,对世界和平的威胁,是最清楚的,这点大家没有一点怀疑的。可是也就是在里根当政期间,他跟戈尔巴乔夫,从赫尔辛基谈到斯德哥尔摩,从斯德哥尔摩又是谈到莫斯科,还有雷克雅维克。他两届总统,8年,谈了可能有二十多次,直至这两个人之间建立了,就后人描述的话,非常亲密的个人关系。那现在有人在撰写历史的时候说,其实这种亲密的关系,这种比较超脱了以往,两个意识型态不同大国首脑的这种关系,其实在冷战结束,在苏联解体当中起到非常微妙的作用。

主持人:可能也就同化了戈尔巴乔夫。

陈志飞:所以说你不能从里根他跟戈尔巴乔夫会面这么多,一直跟苏俄签定各种各样的协议、进行商谈,推断出里根就是对苏俄是倾斜的,我觉得问题不能这样看。实际上现在,从我们掌握的资料来看,美国对中共高官,赴美以及他的子女在美就学,都是有详细纪录,就是说在案的,它为什么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跟中共沟通,这实际上是非常有趣的,而且历史上也可以寻引的一些前科的话题。

主持人:美国它制定这种给中共的官员和子女 有这种绿色通道,有这种优惠,它其实不是说真的只是对你个人好这么简单,它可能有一个更大的一个视角,然后,对专制的体制来讲,它的这种个人的作为可能性更大,是不是有这样的考虑?

陈志飞:有这样的考虑,而且这两个国家敌对,一时的敌对,有可能将来产生冲突的范围当中,实际上个人的作用是非常大的。你想,在中共这个极权国家,一个人会像苏俄,戈尔巴乔夫改变了历史,一个人在历史关头,他的念往哪一方面来想,就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那么如果你针对中共体制内,将来可能的接班人,对他产生影响,建立个人关系,建立戈尔巴乔夫类似里根那样的关系。尤其是现在不但中国网友注意到,美国媒体内也注意到,薄瓜瓜、陈晓丹,还有习近平的女儿。

主持人:3个人都是在哈佛里面。

陈志飞:《金融时报》也提到,那么这3个人的话,他们在他们世界观形成的时候,在他们20郎当岁的时候,在美国求学,你想,对他们的一生影响将会产生多大的变化。

主持人:您觉得美国的这种做法,是不是延续著,以前我们小的时候,中共宣传的,说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然后把和平演变的这个希望寄托在后代身上,您说它这个做法,是不是真的是照着这个路子走的?

陈志飞:因为从美国来讲,它自己感到非常的自信,因为我的价值观绝对是对的。它非常坚信真理掌握在我的手中,所以我希望你来看,我希望你跟我进行接触,而且我确信,如果咱们之间接触越多的话,只要你是心智健全的人,只要你还有良心未泯,那么你就很可能会被我影响,不要说同化,会被我影响,这确实是有自信的表现。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它一直要封锁网络,封锁这个、封锁那个,它就是它不自信,它这东西一抖漏出去大家就完了。

实际上从这点来看,我觉得很多人现在都在评判这种官二代或者说太子党,他们怎么不成器,怎么怎么样,实际上从历史上来看,我觉得包括中国内部的很多罪恶,不都是高干子弟或高干揭露出来,如果没有高干或高干子弟,我们怎么才知道毛泽东的私生活呢?那么张戎写毛泽东那本书的人,她本身就是高干的子弟!徐泽荣揭露韩战真相的人,高干子弟。

主持人:就像最近的茅台酒的事情,肯定也是内部的人揭发出来的。

陈志飞:内部人揭发出来的而且我印象非常深的就是说,在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的时候,大家都被崇拜毛的宗教狂热,冲昏了头脑的时候,有一个年轻人站出来了,他的名字叫林立果,他写了《571纪要》,你去看他的《571纪要》,就是对中共鞭打的一个号角、一个檄文,他把中共定形为一个封建主义的承传者,而且他可以说是一个改革的号角,为改革开放奠下很好的基础。你看他的行文。

主持人:您说的例子就让我想到我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他是一个地方官员的一个亲属,他就说,小的时候就接触到许多内部的一些文件,知道很多事情,说老百姓不知道的,他都知道,他就根本就不会,长大以后,他就知道他不会被共产党的那种宣传骗,从这个角度来讲,是不是太子党们反而就是对中国的一些真相,对共产党的真相更了解的多。

陈志飞:对,他更了解的多,而且他只要是心智健全,他不是想在这么一个无比腐朽,就集整个古今中外丑恶之大全于一体的体制内往上爬,他只要没有这个愿望,那么他就很可能对中共更有决心说“不”。

像刚才说的林立果,他在文中他们行文他们不是要刺探毛泽东吗?他们互相之间称毛泽东为什么呢?“B52”。“B52”就是美国威力最大的轰炸机,你说这点被抓住了,你不是反人民吗?你把我们领袖恶毒攻击成那样。他自称什么呢?他自称为commander,那个时候文化大革命之前就是70年代初的时候,他用英文commander就是指挥官来自称。

那么有人在回忆录中说道,实际上这个称呼来自于他看的美国《中途岛海战》中,山本五十六,他们的称呼。他当时在那种……我们对老百姓来说信息无比进步的时候,相类似于可能比现在的北韩还厉害,他却是有机会看到美国最新出的电影,《中途岛海战》,所以说从这件事来看,他们的确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那么对这些人,一方面我们要知道,他们有可能是中共的接班人,也可能是中共体制殉葬品,但是他们身上肩付了这个历史的责任,是非常重大的。

主持人:他们有多大的程度上可能会选择跟他们父辈不一样的路?

陈志飞:我们再看看苏俄的改变,实际上他最先改变就是赫鲁晓夫。他把史大林的体制给屏弃掉,但赫鲁晓夫实际上是体制内提拔起来的人,他的形象在二战的时候,我们看了他的美国电影《大敌当前》(Enemy at the Gates),实际上他是当时在史大林格勒的前线当指挥官。那么像戈尔巴乔夫、叶尔钦,实际上都是体制内慢慢培养出来的。

在中共相对来说的话,大家都在说我们能不能产生像戈尔巴乔夫或赫鲁晓夫这样的人,能够起码对历史说“不”,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的人。我觉得中共要难一些,因为你只要进入中共的体制,比如说你是加入团派,那么从一开始的角度,它就在改变你、在对你洗脑,在重新整肃,中共不是说要重新做人吗!这样的话,其实更难。

但是如果你在体制之外,你或者相对逍遥一下,你像有些太子党出去像李鹏的儿子,做官经营一些实业什么的,他可能更有机会接触自由世界,更不要说新一代的官二代,太子党或孙子党,他们现在到海外就读世界最高学府哈佛,他们整天就沉浸在这种自由民主思想当中,他的课程也是为这个所设置,所以我不可能作一些保证说他们肯定会被怎么同化,但是从美国政府来讲,它们是良苦用心的,这些人究竟能走多远,这些孩子现在当然对我们来讲,是孩子……

主持人:但是能看到的这些人可能会比团派的那些人更有机会成为一个改革者。

陈志飞:有这种机会,而且我再冒昧的说一句,如果这些孩子,比如说薄熙来的儿子或什么的,他们要到美国来读书的话,我并不认为对他们中共的仕途会带来好处,因为中共体制内实际上往上爬的时候,它这个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不要说他们到美国读书,就是你在美国监狱待过几天,想想韩战的时候,他们那个时候在美国被俘虏,回去的话,过了多少年你都洗不清,你根本就没有任何提干或者入党的可能。

那么这些孩子,我觉得他们的父辈可能是出于他们已经对这个体制上丧失了信心,为将来自己留一条后路的打算,把他们送到美国来读书,是否能让他们在美国,就是回到中国以后,在中共的体制继续获得像他们那样的发展,我觉得并不是他们可以想像的,我觉得还是要打问号。所以我觉得大家也不要对他们这些小太子党、小孙子党在美国的生活,太过于羡慕,实际上你想想如果你在美国追寻美国梦的话,你的一举一动、你的一言一行都被人所监视,或者是被人所分析,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情。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又到了。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热点互动》,我们下次时间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美国不再欢迎“官二代”留学

评论
2011-05-22 9: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