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两保姆起诉前雇主 索偿35万

图: 5月30日, 两位权益受损的住家保姆在省议会大楼,向媒体讲述了她们遭遇“工资盗贼”的经历。左起:保姆杰索斯(Vivian de Jesus)、工人维权中心协调人拉德(Deena Ladd)、保姆纳穆卡萨(Lilliane Namukasa)、保姆维权中心(Caregiver Action Centre )负责人贝拉斯科(Pura Velasco)。(摄影:高云林/大纪元)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5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高云林多伦多报导)两周前,工人维权中心(Workers’ Action Centre)公布了一项最新劳工调查报告,揭露了大肆蔓延的“工资盗贼”(Wage Theft),引起各界关注。5月30日, 两位权益受损的住家保姆在省议会大楼,向媒体讲述了她们被雇主共欠35万元的遭遇。
  
来自乌干达24岁的纳穆卡萨(Lilliane Namukasa),曾在宾顿市(Brampton)做了两年住家保姆,她每天工作15小时,一周7天,看护两名幼儿和照顾其家人,一个月工资仅$100元。直到母亲得病,向雇主要求提高工资被赶到庇护所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她在最后3个月没有拿到任何工资。
  
纳穆卡萨说:“雇主要求我不要对别人讲工资的事,他们说我将找不到其他保姆的工作。我害怕失去工作,雇主总是说她要打电话给移民局,我感到很害怕,我以为我要被驱逐了。”
  
纳穆卡萨向前雇主索赔共计$195,000元,其中包括 $162,000欠薪和毁约补偿,以及$33,000元的非法解雇损失补偿费。她现在是一个照顾3个孩子的住家保姆,她称待遇还不错。
  
在加拿大居住了20年的菲律宾移民杰索斯(Vivian de Jesus),照看了一位病妇以及她的两位残疾的成年孩子10年,她称,在过去四年中,她与雇主住一起,每周要工作132小时,几乎三倍于法定时间,但没有得到超时工资。
  
杰索斯说:“去年4月,他们只给我20分钟时间收拾行李,让我离开。如果他们(其他雇主)虐待你,像我们这些保姆一样,请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她说:“我的生活就是照顾他们(雇主)一家,他们持续增加我的工作量,但是我害怕失去工作,而且我不知道劳工法。政府应该关注我们,并让雇主遵守法律。”
  
杰索斯向前雇主索赔共计$160,000元,其中包括$55,000的欠薪,以及$104,000元的非法解雇赔偿费。
  
为她们免费提供服务的格雷西(Moira Gracey)律师表示,希望两个前雇主能够支付索赔要求,庭前和解,否则就要等待法庭的判决。
  
工人维权中心刘碚溪(Beixi Liu)表示,这些问题的产生和加拿大联邦和省府的法律有关。联邦规定,外籍保姆想成为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必须为同一个雇主工作两年。安省劳工法规定,数额低于1万、索赔半年以内的拖欠工资,劳工部可以处理;数额在25,000元以内、索赔两年以内的劳动纠纷可以在小额法庭解决。
  
刘碚溪表示,这种高额的索赔,而且追讨的拖欠工资的时间超过了两年,只能上诉高等法院,这使得索赔的程序变的更复杂。
  
工人维权中心协调人拉德(Deena Ladd)表示,今年1月份已与安省劳工部长索沙( Charles Sousa)会面,两周前也已发信约其会谈,她希望政府能够关注该问题并做出改变。
  
拉德说:“她们(保姆)应该可以索赔2年的拖欠工资和被侵犯的权利,而她们能索赔的上限起码应该在25,000以上,这样将和小额法庭的规定一致。”

评论
2011-05-31 1: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