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九天 脱胎换骨

法轮功学员 吉林小清莲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在单位里争争斗斗的,得理不饶人,都是出了名的,还觉得挺好的。

在一九九六年十二月末,我参加了在长春工人文化宫举办的李洪志师父《广州讲法》录像九天班时,我的世界观真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记得开始听课时只觉得挺好,非常舒服。等到第八天听完课从文化宫走出来时大脑一片空白,只有师父的法在耳边萦绕着,越来越清晰,大脑一下子就开了窍。是啊!我这五十来年真的白活了,白白浪费了这大好时光!那时我还不懂得什么是修炼,就知道这大法太好了,我是学定了。我知道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不能那样稀里糊涂了。

人说“秉性难易”,可法轮大法却在九天内使我脱胎换骨。从这一天起,我一改以往对顾客要求退货、换货的条件(当时九六年我在商场卖皮鞋),无条件的为顾客退、换货。这样在利益上受到了一些损失,可我心里没有得失的烦恼。我就按大法的要求去做,顾客的赞扬不断传到商场管理科,科长说你这柜台做的真好。我说是我学了法轮大法。这个功法不仅能袪病健身,更重要的是教人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

有一次冬天,在长春地质宫门前举行万人炼功弘法活动。天还没亮我们就到了广场,冒着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由于人太多,排好队就快冻一个小时了,手、脚都有些疼了,又炼一个小时的动功,到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手指尖、脚指尖疼得像猫咬似的。看看周围的老人、小孩子都坚持着,我也咬牙挺着。疼一阵子,就麻木了,四肢没有了感觉,只是随机而行。等炼完功大家都走了,可我手、脚仍没知觉,心想我得走哇,就跟着人流回来了。到家上到二楼半时,(我家在三楼)手、脚仍没知觉,心想怎么掏钥匙开门呀?就在离房门一米远的时侯,手瞬间好使了,一切恢复正常。我以前手、脚都冻伤过,每年冬天都非常注意还犯。这次出去洪法,我就一心想着应该去,别的什么也没想。从这以后我彻底告别了冻伤。随着炼功、学法的不断深入,不知不觉的所有的病都不医而愈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连人带梯子结结实实的摔在水泥地上,我当时就失去知觉,也不知过多长时间苏醒过来,醒后我想站,站不起来,这时我想起亲属告诉我的话:危险时,诚心念“法轮大法好”,一定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我就念“法轮大法好!”一遍接一遍的念。不长时间我站起来了,直起腰了,在地上走了起来…
  • 我今年七十来岁,修炼前多种疾病缠身,特别是便血十八年的痛苦叫人饱受煎熬。…经一位同修大姐多次推荐、介绍、劝说,我请回《转法轮》。当时我坐不起来,自己看不了书,女儿在给我念《转法轮》的过程中无意感觉自己腹部有法轮了。她也主动修炼上了。
  • 因左小腹长脂肪瘤,于2008年12月手术后又长出来了,肚子大的比怀孕两个孩子还要大,体内的所有脏器没有一个是正位的……学《转法轮》、炼法轮功后,师父就管我了,给我消业,净化身体,一天一个样了。消业时我的身体就像一滩泥,满屋子药味,开始一夜排血水尿,接着半个多月里每天排大便球,每个便球上都是沾满烂乎乎的脏东西。排完后身体舒服得没法说了。
  • 明明来到这个世上真不容易啊,我知道是大法救了他们母子俩!我想明明的到来也是为了唤醒妹妹,让妹妹能接受大法吧。明明出生后没喝过奶粉,有时给他奶粉他也不喝,后来才知道中国产的奶粉有毒,全家人都说这个小孩真不简单,知道奶粉有毒所以不喝。
  • 自从我家请到大法书,我们诚心修炼后,在我家,我周边发生的神奇事,大大小小,许许多多。下面仅举三个实例。
  • 去北京各大医院找专家,教授看了个遍,最后诊断为:痉挛性斜颈,在网上查无任何药可治,这种病在世界医学史上也没有几例……认识我的人见到我就问:“脖子怎么正过来的?吃什么灵丹妙药了?”我都会大声说:炼法轮功炼的。对方往往很惊讶,都说:这么罕见的病一炼就好了?真神了,法轮功万岁。
  • 《转法轮》中告诉我们:“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我就是真真切切亲身经历的一个人。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上半年…
  • 第二天早上,五姨夫还昏迷不醒,我跟五姨说:你和俺表弟大声说:李老师啊,俺全家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老师您救救小孩他爹吧。五姨忙说:我念,我念。我又让表弟给五姨夫念《转法轮》听,我相信五姨夫虽然昏迷不醒,可是他的元神明白。二姨也让表弟喊:李老师救救俺爹吧。结果奇迹出现了,丈夫在电话里告诉我五姨夫起来吃了一碗饭,还说:“今天就可以回去了。”
  • “我都是快要死的人,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你教我炼功学法吧。”村人说,我当时就答应了,可到家一想现在正是农忙季节,我的事情特别的多,就不想去教他,或叫别的同修去教他,又一想不对,是师父传的大法救了我才有今天,师父叫我们救人,他主动要学还不教他,这也太自私了,一点慈悲心也没有,这样的思想能算大法弟子吗?
  • 我儿子一氧化碳中毒,人活了,人们才想起来问救人的小伙子:你怎么去拽宿舍的门?小伙子的回答令在场的人都吃惊不小:我睡得稀里糊涂的,有人喊我,叫我去救某某(我儿子)!在场的人谁也不吱声,愣愣地站着、互相看着,好像说:真有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