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天才少女钢琴家和她“爱做梦”的妈妈

在荷兰乌德勒支市举办的第9届弗朗茨‧李斯特国际钢琴大赛上,来自台湾的17岁华裔天才少女陈延瑜(Jenny Chen)以最小参赛年龄荣获评委特别奖—“Incentive Prize”,图为陈延瑜获奖后与陈妈妈合影。(吕依洁提供)

    人气: 108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5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詹妮费城采访报导)今年4月在荷兰乌德勒支市举办的第9届弗朗茨‧李斯特国际钢琴大赛上,来自台湾的17岁华裔天才少女陈延瑜(Jenny Chen)以最小参赛年龄荣获评委特别奖—“Incentive Prize”。


17岁陈延瑜与荷兰李斯特国际大赛参赛者29岁的Hando Nahkur比手的大小(吕依洁提供)

与同龄人相比,17岁的陈延瑜有着不同凡响的成长经历。5岁开始由妈妈吕依洁女士启蒙学习音乐;8岁到台北古亭国小音乐班就读;并获现任台北师范大学系主任林明慧教授亲自指导;10岁通过世界最著名音乐学院之一的费城科蒂斯(Curtis)音乐学院考试并获全额奖学金,11岁赴美深造,成为当年科蒂斯全校年龄最小的学生;12岁于台北国家演奏厅举办钢琴独奏会并获得美国费城管弦乐团“Greenfield Competition”金奖,同年她演奏的海顿C大调钢琴奏鸣曲还被科蒂斯音乐学院推荐给费城电视台播放;13岁受邀与美国费城管弦乐团合作演出贝多芬钢琴协奏曲;14岁在容纳2,000名观众的台北国家音乐厅举办钢琴独奏会;15岁荣获美国“明日之星”协奏曲比赛金奖,同年获费城管弦乐团邀请邀请、在费城著名的奇摩艺术中心(Kimmel Center)演出“莫札特协奏曲”;16岁获“American Protégé International Piano and Strings Competition”金奖,并于卡内基音乐厅参与演出;同年荣获的奖项还包括:第5届纽约国际大赛银奖;第12届美国伊士曼青年艺术家国际钢琴大赛银奖,与Rochester Philharmonic Orchestra合作演出舒曼协奏曲,受邀与哈里斯堡交响乐团演出两场“拉威尔协奏曲”。由于出众的琴艺,陈延瑜今年年初还特别获得宾州州长汤姆‧科贝特夫妇的邀请,在家庭音乐会上表演钢琴独奏。


延瑜就读科蒂斯音乐学院期间陈妈妈一直陪伴身旁(吕依洁提供)


延瑜就读科蒂斯音乐学院期间陈妈妈一直陪伴身旁(吕依洁提供)

对于女儿的培养,陈妈妈——吕依洁女士笑称自己是个“爱做梦”的妈妈,但做的梦比较务实和顺其自然,不是“白日梦”。起初她和先生并未想到女儿将来会学钢琴专业。因为是钢琴老师的缘故,自然想让自己的女儿学学琴。刚开始,因为陈妈妈自己工作很忙,就请别的钢琴老师教延瑜学琴,延瑜当时年龄尚小,有着孩童的玩性,弹琴不专心还被老师怒骂“音乐白痴”,这一度让陈妈妈感到有些沮丧,后来她发现还不都是孩子的问题,对于儿童的音乐启蒙教育,陈妈妈现在已比较有自己的心得,她说,小孩子往往在弹琴时坐不住,精神不集中,这时再让她硬背琴谱,会让她感到很枯燥,我后来自己教女儿时,都是用画图的方法,如教“Do”这个音符,我就画个“小蝌蚪”,告诉她“Do”就是“小蝌蚪”,住在一楼而且还有“阳台”;“Re”呢,就住在它楼上,但是没有“阳台”,所以是间音符;“Mi”呢,我就画个小猫咪告诉她……。


延瑜九岁时举办独奏会, 同年与台北市立交响乐团演出莫札特协奏曲(吕依洁提供)


陈妈妈亲自陪伴延瑜练琴, 在她七岁时已通过Kawai七级检定(吕依洁提供)

陈妈妈说,因为这种趣味式启蒙教育,延瑜后来渐渐对弹琴感兴趣了,并且进步神速,令我和她爸爸都始料不及,她才学半年就达到别人学两三年的水平,七岁时即通过了Kawai七级检定,这是儿童钢琴评级的最高级。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已教不了她了,便开始找更专业的老师教她。开始我找到一位主修钢琴的大学生教她,老师第一天对她的表现很满意,但第二天就要找我谈话,我以为是否她又调皮不肯学,不料这位老师跟我说,‘她太厉害了,我自己也没办法教她,我想推荐我的教授来教她’。就这样,我带延瑜去见了这位有名的教授, 他叫“范德腾”,是位美国人,因太太是台湾人,所以一直在台湾教学。范老师的学生都是大学生,延瑜是他收下的年龄最小的学生,所以他教延瑜时都是跪着教,这样才能跟她一样高。为了让延瑜感受“大、小声”和“渐强、渐弱”,他还用丢球的游戏教她。所以当时延瑜接受的音乐教育就是美式教育,从小就是注重意念层面了,不是光学习技术这种基本的东西。这位美国老师对延瑜音乐理解和艺术表现力的培养非常到位,这对她日后的发展很有帮助。


延瑜与启蒙老师范德腾博士(吕依洁提供)


延瑜国小音乐班副修中提琴(吕依洁提供)

对于延瑜的童年成长趣事,陈妈妈说仿佛现在还历历在目,大概在延瑜上小学二年级时有一次弹琴,她听到曲调有些哀怨,就问女儿原因,只见延瑜的钢琴上左右各摆放着一张小男生的照片,她说,“妈妈,这两个男生都喜欢我,我好苦恼不知选择哪个好”,一席无忌童言,让陈妈妈感到好气又好笑。不过最让陈妈妈感到可气的是,延瑜小小年纪居然有本事在琴房里一边看故事书、一边练琴,乒乒乓乓的弹得还很有水准,让她这个做妈妈不经常在旁边监督都不知道女儿在那儿偷懒,所以做个负责任的妈妈是要付出很多时间和精力的。


延瑜八岁时与指导教授林明慧(目前是台北师范大学系主任)与父母合影(吕依洁提供)

随着女儿的成长和进步,陈妈妈也不断有着新的梦想,她说一个人要敢于做梦才有可能让梦想成为现实,才会为梦想成为现实而做好准备,不断学习新的东西。为此,在延瑜年仅11就赴美到科蒂斯(Curtis)音乐学院学习的时候,这位在台湾已有不错事业基础的妈妈选择放下自己的一切来美国陪读和照顾女儿。陈妈妈说,这对我而言真是一个挑战,之前在台湾一直是我依赖家人,婚前是父母、婚后是丈夫照顾我,不用管太多家事,有时我的性格有点像小孩,倒是女儿长大了更沉稳些,所以来之前我先生还对延瑜说,‘女儿,到美国后要好好照顾你妈妈’。但到了美国后,想到女儿还要依赖我,所以我自己就要变得坚强一些。


延瑜就读科蒂斯音乐学院期间在美国友人家的留影(吕依洁提供)


陈妈妈在美国与华人朋友相约去看花展(吕依洁提供)

陈妈妈说,当初来美国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没想到一待就是六年。刚来美国时,最难的还不是经济上的问题,因为家里还有些储蓄,最难的是心理上的压力。她说,延瑜刚来时因语言不通,朋友很少,我也经常想家,常常背着女儿哭。后来我想这样也于事无补,就鼓励自己要乐观、坚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能感到母女真的是“连心”,有时我要是情绪紧张,延瑜在台上表演时也会受影响,所以我就尽量舒缓自己的情绪,有时为了帮助延瑜在长时间练琴后放松肌肉,还拉着她在我们租住的小房间里一起跳‘韩国热舞’。有时我遇到问题比较急躁,女儿也会提醒我‘妈妈,你要冷静理智啊’。慢慢的我们母女俩相互扶持和鼓励,终于度过了适应期,一切好像逐渐步入正轨,延瑜也熟悉了学校的学习生活,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子。但刚安顿下来,又有新的问题要面对,就是所谓的“瓶颈期”吧,学到第三、四年的时候,我们感到延瑜取得的进步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有种“不上不下”的感觉,也有想过‘来这边到底值不值’,后来还是坚持下来了,想想那时可能是因为在学校教学制度改变之前,延瑜只有一名指导老师,这对提高琴技尤其是准备参加国际大赛还是有影响的。另外当时她年龄还小,学校希望她多专注学业,因此没给她太多参赛机会和资源。参加大赛的机会既是经验也是考验,能得奖当然很好,如果失败也可以作为一种学习的改进,所以不用怕比赛,但是比赛过多也不太好,还是应该有选择的,不要影响学业,科蒂斯是正规的音乐大学,对文化课的要求也是很严格的。现在延瑜年龄已到了参赛年龄,会有更多的学习机会。我们也感到突破了那个“瓶颈”,前面的路显得更开阔了。


2008年陈延瑜独奏会与父母与姑姑的合影(吕依洁提供)

对于女儿未来的发展,陈妈妈的“梦”依然是理智而务实。她说,当妈妈的为孩子铺路要看对她是否适合,但这个路要广一些。她希望女儿一方面能成为钢琴家,另一方面也能继续学业,在音乐教育方面学有所成。


2008年陈延瑜在台北国家音乐厅(容纳两千多人)的海报照

她说,我的观念还是比较传统的,我希望小孩子二十岁之前还是听父母的安排比较好,因为毕竟父母想很多而且帮他们铺路,但是二十岁以后小孩子可以慢慢思考,她在思考的时候会很庆幸可以有这样的条件让她思考。因为之前我跟先生――我先生付出劳力和金钱,我付出精神,这样的付出让使她今后选择职业时可以有更大的自由度,根据她的兴趣去选择,可是前面不行,因为前面的过程就是很辛苦,就像小树苗,你一定要让她长大,长得怎么样无所谓,但是就让她长到最后这棵树它自己怎么发展,但是如果从小没有栽培的话,没有那些条件的话,人大了要考虑那些都不可能。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父母都这么用心。


延瑜与妈妈在荷兰李斯特国际大赛期间体会荷兰风情(吕依洁提供)


延瑜与妈妈在荷兰李斯特国际大赛期间体会荷兰风情(吕依洁提供)

陈妈妈说,我后来也有些醒思,台湾有很多音乐班的家长在小孩子上国小、国中时拚命督促他们补习,但到了高中,甚至大学,对小孩子就放掉了。小孩很容易在高中甚至大学就变成一个脱缰的“野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然后就把所有以前父母给他的东西都抛弃了,老实说,那些东西还不够扎实也不够稳,也不够对小孩子形成一个有力的条件。所以像别人问我,你还要陪延瑜到什么时候?我先生就开玩笑说 “嫁人”。可是在我而言,是超过二十岁,甚至是在她读博士学位的时候,就慢慢的放,但也不是全然,因为全然对他们这些长期接触音乐而不是社会的音乐家来说很危险,比如像理财观念、待人处事、生活的处理能力等。因为我觉得前面应先栽培音乐专业,之后就是对这些能力的培养。我和先生会尽父母所能帮她铺好路,亲人间也是有缘分的,这些年我和女儿比较有缘分,跟她相处的时间长一些。等她20岁以后,真正长大了,思想成熟了,不需要我再陪伴的时候,可能我又会和先生和两个儿子比较有缘分了。


陈妈妈大学一年级时即与先生结婚,大学二年级怀孕,大学三年级生下延瑜。图为她在大学四年级毕业照时与陈爸爸及还是婴儿的陈延瑜合影(吕依洁提供)


陈延瑜小时候的照片, 陈妈妈当时半工半读(吕依洁提供)


陈延瑜小时候的照片, 陈妈妈当时半工半读(吕依洁提供)


虽然陈爸爸与陈妈妈历经六年多的牛郎织女期, 仍然感情浓蜜(吕依洁提供)

陈妈妈毕业于台湾淡江大学企业管理系,却当了近20年的钢琴老师,皆因自幼稚园起被父母培养学钢琴,有着比较扎实的基本功,虽然没有成为专业钢琴家,但音乐一直是她的挚爱。在成为钢琴老师前,她经常在家弹琴自娱自乐,不料被邻居听到,恳请她教授自己上幼稚园中班的女儿学琴,自此她的教琴事业便一发不可收拾,先后教授过300多名学生,因为她注重“因材施教”,所以学生中既有3岁的儿童也有60多岁的老人,有趣的是,经她启蒙学弹钢琴的学生很多都把音乐作为自己的终身爱好,有的学生即便因中途忙于学业暂停学琴,上大学后还会回来找她继续学琴。


2008年陈延瑜独奏会预演前陈妈妈请教范老师音乐会事宜 (吕依洁提供)


当了十八年的钢琴老师吕老师与当时幼稚园时期学生陈郁淳(目前也是钢琴老师)的合影(吕依洁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铜管乐器简单来讲可分为小喇叭或小号(trumpet)、法国号(French Horn)、伸缩号或长号(Trombone)、上低音号(Baritone)及低音号(Tuba)等乐队中常见的乐器。
  • 【大纪元2011年04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潘美玲费城采访报导)《从毛到莫扎特》曾获得1980年奥斯卡最佳记录片奖。这部广受好评的影片记录了当代一些最杰出的古典音乐家到红色中国举办大师授课班,冲击了毛时代遗留的禁锢。这些西方大师们为这个幅员辽阔、极富音乐才华,但人性被压抑的国家注入了生命的活力。美国广播公司(ABC News)评论该记录片说:“它荣获了一个奥斯卡奖……但它值得获两个奖——第二个奖是它让你感到作为一个人是多么的美好。”
  • 张三、李四同时在音乐系毕业,然后各奔前程。张三创作了几首曲子,得到了很大的回响,从而名气越来越大。李四很妒嫉同学的成就,认为自己的音乐造诣比他高,只是运气不佳罢了......
  • 美国奥勒冈大学音乐教育暨合唱指挥博士王维君,2011年4月3日下午,带着就读小学五年级的女儿在台北国父纪念馆观赏“世界第一秀”神韵晚会,她称颂神韵国际艺术团“用舞蹈的方式,不管是叙事的或是写意的,把传统的精髓表达得很好。”
  • 如果你的孩子正在学习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或管乐;如果你的孩子正在学习声乐,你一定很关心孩子怎样考入州交响乐团、州管乐团、州声乐团吧?或许,你正为孩子考不进去而烦心呢。
  • 小芳是个8岁的小学生,一向对音乐有着浓厚的兴趣,妈妈看小芳喜欢音乐,在小芳6岁时就请老师到家里来教她钢琴。学了二年之后,小芳开始觉得信心受挫,因为曲目开始出现一些难度,再加上她对琴谱的指法运用还无法得心应手,因此,小芳常常觉得很气馁,甚至产生放弃的念头。妈妈看到这种情形,便将小芳的钢琴课暂停一段时间。恰在此时,小芳在学校三年级的音乐课中,接触到老师介绍给小朋友的直笛,这是小芳第一次接触除了钢琴以外的乐器,因此,对直笛感到非常好奇,所以她对直笛的练习也格外认真,再加上直笛的指法比钢琴容易一些,谱上的音符也较钢琴来的少,从此,小芳开始喜欢上直笛,并要求妈妈让她学直笛。
  • 您家是否有不爱练琴的小孩呢?要孩子自动自发练琴实在不容易,试问谁没有懒惰之心呢?但大家都知道中国人的“不打不成器”如果拿捏不好,对孩子将来的人格发展势必造成不好的影响,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他们都有其自主意识,有时的确是对家长耐心的考验,想要不打骂都很难,但是孩子会以自已所能理解的方式去探索和解读这个世界及一些行为,过程中,难免会因为自我主张及心理需求出现不同的发展情况,甚至会出现让家长头疼的行为与做法。了解背后的原因,并改变做法才能有效改善不爱练琴的行为。
  • 董乃森同学有幸获得了施坦威钢琴协会颁发给他的施坦威钢琴协会天才奖﹐并于2007年4月22日举行了一场演奏会。施坦威钢琴协会天才奖是经过两轮的演奏之后﹐由十多个评审组成的评审委员会来共同评审决定的。
  • 【大纪元1月10日讯】13岁的中国天才钢琴家龚天鹏(Peng Peng),目前就读于美国茱利亚音乐学院,1月8日在辛辛那堤的苏格兰演奏厅演出,龚天鹏的才艺让美国著名音乐学院考官惊呼“十余年来未遇的天才少年”。
  • 英国肯特郡海边发现一名全身湿透的失语男子,他的钢琴才艺令人赞叹,但他始终未发一言,身世神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