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明星日志:“不战而胜”

2011年1月神韵艺术团在林肯中心演出,观众陶醉。(摄影: 戴兵 / 大纪元)

2011年1月神韵艺术团在林肯中心演出,观众陶醉。(摄影: 戴兵 / 大纪元)

2011/06/17

【大纪元2011年06月17日讯】很多人都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神韵”的演出和中国大陆的艺术团的演出相比,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我的回答是,神韵的舞台展现的才是真正的五千年中华文明。很多人听到这一答案都会很诧异,质问道:“你们多数人都是在海外长大的华人,还有一些是纯粹的西方人,与那些土生土长的中国人组成的艺术团相比,你怎敢口出狂言地称你们展现的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听到这些话,我往往会莞尔一笑,缓缓地说:“你听我慢慢地向你解释……”

从盘古开天地到女娲造人,中华文明的开篇就奠定其神传文化的核心思想。汉朝的董仲舒在《天人三策》中提出的“君权神授”,更是指明了“天子”之上还有“天”。皇帝做得对与不对是有儒家经典来衡量的,如果皇帝失道,人们可以起来推翻他,这不仅不是大逆不道,反而是替天行道,就像成汤伐桀,武王伐纣。不仅君权受着天道的制约,臣民百姓们也都是敬畏天命的,从古典名著中就可见一斑。《水浒传》的一开篇“洪太尉误走妖邪”讲的是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的来历;《三国演义》以“纷纷世事无穷尽,茫茫天数不可逃”来结尾;《红楼梦》中的空空大士和渺渺真人是贯穿整本书的线索;民间传说“三言二拍”中的一个个小故事很多都是讲因果报应的。《史记》中的天官书,专门记录了星相的变化所对应着人间发生的事情。正是这种对神的信仰,人们才会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从而在道德上约束自己。

古人上学,也不光是学习知识,更是学怎样做人;所谓“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人们遵循儒家经典来完善自己的品格,达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一人生目标。然而这些中华文化的精髓在当今的中小学课本里是学不到的。古人崇尚“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敬天畏神的思想,被认为是 “愚昧”、“落后”的“封建迷信”,应该受到严厉的“批判”。孔子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意思是君臣之间的关系就像父子之间的关系一样,是双向的;子女孝敬父母,同时父母也疼爱子女;臣子忠于君主,而君主也以仁爱之心体恤臣民;这种承传了千百年之久的平和社会关系,被中共说成了“统治阶级剥削劳动人民的阶级斗争”。并且中共对于信仰的消灭和践踏,更史无前例的残忍和彻底;从文革时的“儒、释、道三教齐灭”到现在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共从未放下过瞄准信仰的枪杆子。

在这种“无神论”的教育下长大的我,深有体会。历史课上,老师每天先把重点画一遍,然后开始照着课本念,不是带着“批判”的眼光讲“封建社会”下的帝王统治是怎么“剥削劳动人民”的,就是为“伟、光、正”的中共怎样解放了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民而大唱赞歌。下课前再告诉我们书里的哪段话需要背下来,下次检查。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在流水线上的鸭子,强行地被人灌下恶心的所谓知识。不仅是历史让我厌恶,我更讨厌古文,不仅是因为从“批判”的角度学古文如同嚼蜡,更是因为死记硬背式的教育方式使我对古文彻底失去了兴趣。记得有一次学《史记》里的《陈涉世家》,同学之间就开玩笑说,真希望司马迁被杀了,害得我们现在还要背,还要学那么无聊的历史,作为有着五千年历史的中国学生真是可悲。学范仲淹的《岳阳楼记》时,我根本不知道他“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忧国忧民的心境;读诸葛亮的《出师表》时,也感受不到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那颗挚诚的心。到了高中,中国应试教育的最后一点画皮也撕掉了,所有的题目都只有一个标准答案,甚至你必须要用那一个词,换个同样意思的词都算错,尤其是历史。为了应付考试,我就像个垃圾桶似的,把课本里的垃圾通通地往脑袋里倒。

像我这般在无神论教育下长大的孩子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一无所知,甚至以为厌恶所学的历史就是真正的中华文明史,而全然不知其是中共偷梁换柱后的产物。看看现在拍的古装电影、电视剧,表现的都是宫廷斗争和权谋诈术,还想当然的以为古人和当今官场上的贪官一样每天就琢磨着眼前的这点利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忠于国家社稷,被扭曲的认为是对于某个领导人的愚忠,和偏执狂似的热爱。每年的“春晚”成为了为中共涂脂抹粉,歌功颂德的闹剧。无怪乎当今中国的艺术界已没有任何艺术可言,全部都沦为“摇尾乞怜女主前”的政治工具。然而中共还恬不知耻的把这一出出的荒诞剧搬到国际舞台上炫耀,妄图给身处自由社会的人洗脑。当然不会有人买账,这才是真正的丢尽了中国人的脸。

相反“神韵”所到之处好评如潮,许多观众被感动得落泪。不论是华人还是从中国大陆来的观众都感叹地说他们看到了中华民族的根。“神韵”的舞台展现的才是真正的中国神传文化。从一开始万王之王带领众神下世,开创了辉煌的五千年神传文明,就明确地告诉人们中华文明的起源。一个个短小精炼的舞蹈,如《岳母刺字》,能受胯下之辱的《韩信》,《黄梁梦》等,把精忠报国,忍辱负重,知天命这些文化精髓向观众娓娓道来。在揭露迫害的节目中,如《无悔》,《我们的故事》更是告诉人们,这群忘记自身的苦难而心怀他人福祉的修炼人,是受到神佛护佑的,迫害他们的恶人早晚要遭报这一真理。在“神韵”艺术团当演员的这几年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的民族文化。

“神韵”从未要与谁争过什么,而观众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神韵”,不仅是因为她演绎了真正的中国文化,更是因为她传递著“真、善、忍”这一普世的价值唤醒了人们内心的良知与善念。《孙子兵法》云:“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就好比乌云不可能永远遮住太阳,谎言也不可能永远蒙蔽住世人的双眼;当人们都认清真相的那一天,就是中华人民找回民族之根,回归正统的那一天,我相信也是“神韵艺术团”回中国大陆演出的那一天,在那一天所有的中国人都可以微笑着说:“我们不战而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