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女儿告发啦

魏谷
【字号】    
   标签: tags:

某天,女儿放学回来,得意地对我说:“妈妈,今天在学校,我把你打我的事告诉老师,她还记在笔记本上。”我大惊失色问:“怎么回事?”女儿答:“我也不知道,我跟尤哈老师(她的班主任)说妈妈用厚尺把我打得很痛,因为我下午4点下课,5点还没回家……”

这个9岁的小家伙,居然把我给告发啦!她知道芬兰的法律不能体罚孩子,就小小地告了妈妈一状。结果,麻烦来得比我想像中还快,两周后,女儿带回学校通知书,要求我们夫妇下周四中午11点至下午1点去学校。儿童保护局官员、学校学监和女儿的班主任要与我们会面。

学校会怎么处理?训诫或警告,还是更严重的?我该以什么态度对待这件事?我一时理不出头绪。转念一想,欧洲国家人人皆知,对孩子不能体罚,在他们国家违反法律,该受什么处罚只能安然接受啦!

怀着静候发落的心情到女儿学校,学监一脸严肃地告诉我:“今天要跟你谈的问题很多,所以安排两个小时。先由老师介绍你女儿的情况,然后再谈别的。”虽是山雨欲来,我还是心中一喜,女儿入学半年,我们夫妇苦于语言障碍,无法与老师沟通,这次有翻译在场,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

老师指出女儿的情况:正面的是品行良好,负面的是芬兰语没有过关、理解能力差,有时注意力不集中。我也谈了女儿在家的情形,以及我对她在教育上的苦恼,例如:她的依赖性很强、我们夫妇的芬兰语程度无法完全理解她的课本,无法辅导她完成家庭作业等。根据她的特点,我也请老师给我一些指点。

面谈时间经过一大半,我的违法行为终于被提起,不过此时空气已不再凝重。学监说:“今天与你见面,让学校能了解孩子的家庭和家长,我们很高兴。芬兰的家长过去也体罚孩子,不过现在法律已经规定,不能以这样的方式教育孩子,请你以后注意。”

在我表示歉意后,学监又说:“你们移民到芬兰的时间很短,儿童保护局的专家,可以提供有关孩子教育和生活问题的帮助,你们需要吗?”当然需要啊!我这个苦恼的妈妈巴不得有人来帮我呢!

回家的路上,细细地回想中午的会面,我获得一些心得:虽然外来移民大量涌入芬兰,但西方人对东方人、东方文化了解甚少,所以沟通很重要,也很有必要。自己主动与对方交流,谈出教育孩子的困惑,让对方了解我的为人、理解我的用心。所以他们谅解我的行为,一场“鸿门宴”变成了一场帮助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由于目前少子化现象,父母加倍疼爱子女、学生权利高涨,不难听到一些老师因为严格管教导致同学反感,而有群起“罢免”老师的事件。更有家长在学生面前肆意评断老师,动不动上告校长、媒体、法院与议会,掀起无端风波,造成无谓纷争。难怪许多夫子对于目前的教育现场万般灰心,直言:“不如不管的好。”
  • 一晃,开学已两个半月,教师与家长一对一的会面又将开始了。教师短短的自我介绍,拉近了与家长的距离,使家长心中有个概数。家长对孩子的简单介绍,使教师对每个学生的性格、特长及不足之处有个初步了解,这将对一年中的教学是很有帮助的。有些没有机会见面的家长,开学后见缝插针与教师的会谈仍有其效应。俗话曰: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颇有道理。
  • 新学期的开始,班亲会就是一座很好的桥梁,妥善运用班亲会,可以获得极佳的教学相长效果,而且,对于日后的亲师沟通,具有事半功倍的功能。如何营造温馨、有趣、创意及有效率的班亲会,实在是每位导师必备的能力。
  • 身为教师,应该针对如何教育好我们的孩子,使其不受外来不好因素的影响。学校家长或地方上难免有些比较特殊的人,要避免以特殊眼光看待,他们更需要被尊重与肯定其好的一面。不要触动人性负面的因素,尽量善意的对待,就能化解暴戾与冲突。在教好学生的同时,无形中也教好了我们的家长。
  • 善用班级经营技巧,能有效管理学生的行为及班级的纪律,有助于师生关系的互动、亲师之间的谐和、双赢,并塑造良好的班级气氛。
  • 善用班级经营技巧,能有效管理学生的行为及班级的纪律,有助于师生关系的互动、亲师之间的谐和、双赢,并塑造良好的班级气氛。
  • 因为在学校担任行政工作,主要在支援老师教学,及提供家长和学生各项服务需求,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常常接到家长对老师班级经营的抱怨电话,倒是很少接到家长肯定老师教学的电话。这样的现象真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亲师之间的冲突往往造成“三输”的局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