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增城事件是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1)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06月19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从6月10日开始的广州增城事件被称为是2008年“西藏事件”以及2009年“新疆事件”以来又一重大事件。这一次官方仍然出动了武警,不但如此还出动了军队,而且有图像显示,当地也发生了枪声。

MP4下载收看

官方把这次事件定性为当地人和四川民工的族群冲突,但民间却认为这是官民冲突。在今天一个小时的热线直播节目中,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和我们一起讨论,到底是官民冲突还是族群冲突?热线号码是646-519-2789。首先我们跟大家来看一下这个事件的背景。

(播放影片)

11日凌晨,数万民众上街封锁107国道,从大墩村向新塘镇政府围堵,愤怒的群众被驱散后,又回到大墩,大墩派出所被大批群众包围要求交出凶手,一位陈先生表示,据他在现场的警察朋友转述,现场起码有数万名愤怒的民众,根本挡不住。

当地民众:“那里人越来越多根本挡不住,当警察他也怕死谁敢冲上去,车烧了就烧了,烧了也就是国家的谁管,你看那么多人,人围上来就是石头、棍子,砸都把你砸的稀巴烂,谁敢挡!”

当局派遣大批武警和特警到大墩村增援,多辆印有“广州特警”字样的装甲车也到达事发地点,警方使用警棍和催泪弹驱散人群,至少有25人被拘捕。

当地民众:五十多辆警车,掀翻,烧掉了,点火烧掉了。

记者:警察不管吗?一样烧吗?

当地民众:怎么能管的了那么多人,汽油一着火谁管啊!

记者:警察出动多少人啊?

当地民众:警察啊五六千人肯定有的。整个分局全部得出来搞了两个通宵根本没休息、没撤过。所以后来调了武警部队(军队),那些军人估计也有几十辆大卡车,但是那些人他也不敢动,只能站成一排守着,守着银行,守着县政府不让他们冲进去,其他的地方他们管不了。

这起冲突发生在6月10日晚9时左右,一名怀孕八个月的四川籍孕妇在大墩村隆家福商场外摆地摊卖服装,治安队到场收费,孕妇交不起,治安队则要没收其货物。双方僵持不下,治安队就动手殴打孕妇,用脚猛踹孕妇的腹部,致其当场晕倒在地。治安队成员还向孕妇大喊:“打的就是你们这些外地人!打死你们也不偿命!”引发围观民众不满。

有网友指出,多名村民在骚乱中被打伤,还有两人死亡,孕妇胎儿不保。不过增城警方11日通报并没有提及伤亡情况,只是表示孕妇和她的丈夫无受伤。

12日晚,约30辆载满军警及装备的军用大巴和警车开过新塘大道。

据《苹果日报》报导,当晚约各有上千人聚集在闹市和国道附近;全副武装的公安武警多次企图将人群驱散,不过,被赶走的人群不断再聚集,并向警车丢石头,现场还响起连续的枪声,直到凌晨双方仍在对峙。

新塘居民:“昨天早上差不多来了上万人,比较热闹的地方很多人围观,(还有)在那里打,打伤是有的,但是打死就不知道了。昨天好多人都不敢做生意,很早都关门了。晚上闹到很晚,(警方)有开枪,打冒烟弹的好多好多味道都好浓,都睡不着。”

有参与者向《苹果日报》记者表示,连日来示威人数最多时估计达五、六万人,多是外地来的四川民工。

新塘居民13日告诉本台记者,城管人员执法过程中,导致一名摆地摊的孕妇摔倒在地,又将前来劝阻的民工活活打死,地方当局包庇执法和治安人员,引发了这一次的民工暴动。

新塘居民:“说那孕妇好像是流产了,那个四川的人好像和她是老乡吧!就去说他们(城管),城管们就把他活活打死了﹔尸体开始就摆在那里,现在应该是被抬走了,怎么处理就不知道了。”

地方当局在12日中午开记者会,说初步认定为一起“个别群众与治保人员纠纷引发的聚众滋事事件”,没作其他说明,但让孕妇和她丈夫在记者会现身表示母子平安,吁外界息怒。

据了解,中宣部已下令将新塘骚乱列入敏感事件,禁止大陆媒体报导。

(播放结束)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增城事件是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和我们一起讨论,热线号码是646-519-2789或者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文字互动或者语音互动,skype地址是RDHD2008。您还可以通过IPPOTV,就是爱博电视IPPOTV直接收看,不需要用翻墙的软件;您可以在这里下载这个爱博电视,下载的地址是www.starp2p.com,您也可以在线上直接观看。

首先向各位介绍一下今天我们现场的两位来宾,一位是中国和平的主席唐柏桥先生,唐先生您好;另外一位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博士,李博士您好。我们先请李博士跟我们说一下,我们看这一次民间他对这个事件的定性,和官方的定性是完全不同的,那官方现在是怎么说呢?

李天笑:官方现在开始的时候,地方的官员刚才我们看到了他讲是个别人员与治安人员进行的一场聚众滋事事件,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后来到了昨天,16日的时候,《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评论,这个他是中共中央级的声音首次出来了,就是说他是认为这是一个外来雇工人员与本地人员摩擦事件,换句话说,他就说是这个四川人和当地人之间的产生的一些矛盾,然后发生这么一个冲突。

那么他实际上在其他的这些微博上,实际上都是有中共很多的这个控制着这些,都发了很多帖子,主要现在就是把这件事情定性为一个就是说,是一个四川民工和本地人的一个族群的械斗,把它定为这个。

那么这个定性当然是不为民间所接受的,现在民间对这个定性它是非常明显就是说,他是一个就是外来的民工受到中共的政府当地的官员的长期的欺压,所积累起来的这种愤怒,通过这个事件引发出来了,因此是中共政府和民众之间的这么一场冲突。

主持人:唐柏桥先生现在尤其是中国大陆的民间对这个事情是什么说法呢?

唐柏桥:其实中国的民间对这个情况了若指掌,所以中共现在玩了这个花招几乎是已经玩不通了,只还有一些少数的,像什么中共的五毛、《人民日报》,还有加上一些所谓独立知识分子,那混淆视听造成一些地方跟地方之间的冲突。

这个事情大家看得很清楚,在2009年的时候,新疆当时也在广东韶关,发生事件以后,当时候实际上很显然的也是一个就是说政府跟民间的冲突,结果后面引发到新疆以后,新疆的维吾尔族是抗议政府,处理事情不公,后面政府就拼命煽火,说是汉族跟维吾尔族之间的冲突,造成了当时它们有部分(煽动)成功了,造成有一部分汉族青年愤青对维吾尔族拿着棍子。

但是经过这两年的反思之后,大家都发现,后面所有的事情实际上罪责都在政府。然后这一次它挑动地方与地方之间,那就更加是不可思议了,更加邪恶了。因为地方与地方之间,这个事根本跟地方没有任何关系,那个里面既有广东人也有四川人打抱不平,为这个孕妇,同时镇压的人中间也有四川人也有广东人,这跟地方一点关系也没有。

主持人:那您说到这,我记得就是不久之前我们做了一个就是关于西藏这样一个话题,当时我们在线的嘉宾贡嘎扎西先生就说现在很多藏人他已经慢慢的就是认为,已经不是说是藏人跟汉人之间的矛盾,而是共产党跟藏人和汉人之间的矛盾,就是说不论是藏人还是汉人都是受害的人。

刚才谈到官方的说法,如果官方是这样说,定义为是一个比如说一个不同的族群之间的矛盾。当然我们看到,最近就一个星期之内有发生了很多,比如说像江西抚州对政府机关的连环爆炸,还有河南郑州公安局治安支队的爆炸,还有湖南的耒阳派出所的爆炸,还有天津市政府大楼附近的爆炸等等等等一系列的这种爆炸事件,对政府的就是它们的工作单位的这种爆炸事件,那这又怎么解释呢?

李天笑:这些爆炸事件当然各级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比方说对天津的政府大楼,据说是一个人就扔炸药雷管进去,炸弹进去然后把它炸了;有的地方它现在说是自燃,就是温度太高了什么;有的地方说自己存的炸药爆炸。但是很明显这个不会说里边说自己爆炸对不对,你平时都没有爆炸为什那个时候就爆炸了!很显然,这个里边有个共同因素,就是说民众很愤怒这些公安机关平时对他们的欺压,那么对他们采取这些报复行为。这个实际上是官逼民反的一种表现。

在这一次的增城事件当中,同样的表现出来是官逼民反,就是说民众平时可能这些人平时的话在不同程度上,在各种场合都受到了治安的这些人员的欺压,比方说在摩托车牌照的时候或者是跟他们收保护费,或者是其他的形式,那么他们不满,但是又敢怒不敢言,正好这个时候,发生这个事件。

这个事件本身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利益可图,他们本身也没有说受到这个人的当肇事者对他们的侵害,他们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利益要求,比方说我要提高多少工资,或者怎么样,都没有。那么为什么要来参与这个事件,要去掀翻警车,要烧政府的派出所等等,那么就显然是对这个政府非常痛恨,就形成一种共识,所有他们这些平时所受到的这些欺压,都是这些中共的政府所造成的,所以一有这个事情,我不管你是针对他、针对我,你针对他就是针对我,所以我藉这个机会我就要把我心里的愤怒发泄出来,因此,就造成了这么一个重大的事件。

主持人:我们看在海外的一些网站,就是中共是封不了的,那有一些跟帖就说,唉呀!我们要武器,我们要跟它真刀真枪的干,那么当然还有一种的说法,就是说,那这种做法是一个叫“平民恐怖主义”,您怎么看这些说法呢?唐先生。

唐柏桥:中共随便发明什么这个新词,恐怖主义,它根本不知道恐怖主义是什么。如果这个叫恐怖主义,那孙中山那个时候比这个要恐怖的多,直接要杀慈禧太后的那个康有为、梁启超他们,我们湖南的谭嗣同,他们要暗杀,徐锡麟那些人、秋瑾那些人,那都被共产党歌颂为英雄的,那些人都是实行暗杀的。然后起义十次,孙中山领导十次起义,黄花岗起义,七十二烈士现在还在广州的一个大碑,共产党还搞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那你不是纪念恐怖主义了,这是第一。

第二,中国历史上从陈胜、吴广起义到现在,共产党的哪一次的反政府不是比这一次要激烈1万倍,共产党当年还拿出个苏维埃共和国,还是井岗山打游击,后头两臂插刀的革命杀死十几人,那个比现在厉害吧!那你怎么不想你那个时候把自己扣个恐怖主义的帽子,这种是无稽之谈。

恐怖主义这个概念是非常清楚的概念,是专门针对的,为了引起世界的一个注意,专门针对无辜的平民,实行攻击,不是针对政府机关,针对无辜的人民,因为无辜的人,这种杀伤事实上是防不胜防,所以他们就是当年的巴基斯坦,中东,他觉得我们对付不了你,比方说美国,或者以色列的那些军队或强权,但是我们炸你们的平民百姓,像美国地铁你防不胜防,杀军队的话显然是杀不赢,所以他这是有意这样子来做的。

那么现在看起来,显然他们是……现在的中国的平民百姓他们是有意要杀政府的,要让全世界知道,我们是要反抗政权的,实际上这是一场全民起义开始了,你像刘长海,炸天津市政府的那个,很清楚他给《看中国》投稿,一万字,洋洋万字的文章,标题就是:《我给邪恶的中共敲响丧钟》。从头到尾都是直指政府的,这个跟这个恐怖主义没有任何关系。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增城事件,是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参与讨论,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我们接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洛杉矶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好,我是姓王,是从洛杉矶打过来的。这个完全是官逼民反,这次广州发生的事情,我刚从广交会回来,听了很多老百姓说,现在假如中国有第二个党,不管是任何什么党,我们就要马上参加另外一个党,就是这样子。可见得,老百姓对共产党恨之入骨,一党专制,这个完全就是官逼民反,现在只要是有一点点小事情发生,老百姓就好像是一个爆炸桶,就是会马上就群情激愤,反对这个专政、反对这个政权,可见的这个一切的后果都是共产党一党专制没有民主、没有自由造成的。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新泽西州彭先生的电话,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主持人和嘉宾好。我这样子说当然归根结柢这是一个官的麻烦所造成的,但是民间的当然是有一点点……民间如果其中有一个极个别的人,把地域性的矛盾说了几句话,中共的媒体就会利用它,每次它在适当的时候就会利用说这是这个广东和四川或者是其他的省区的矛盾,但是它如果不需要的时候它就不会这么说,它或许是抓住其他的小毛病,把这个东西来讲,所以它的媒体完全是因为它跟中共有这样子的一个目的、手段,它现在的目的就是把这个东西推给这是个地域有些矛盾,这是我是肯定的。不过我现在听你们的广播的就等于是一边在学习一边在了解,这是几年有这种看法。

主持人:谢谢彭先生。我们来回映一下刚才有两位观众朋友他们的见解。

李天笑:这个洛杉矶的王先生说的很对,首先它的定位很清楚就是官逼民反,实际上我可能再加一句是“党逼民反”,因为这个官实际上是共产党的官。而实际上它后来也说了,现在如果有第二个党做参加……现在共产党对中国现在民主力量的打压非常厉害,国内的话你要参加什么党的话很厉害,但是你有一个办法,你不用参加其他党你只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它的附属组织,跟它一刀两断,我想这个目的也达到了,而且可能对共产党的打击,对它的这个威胁可能更大。

唐柏桥:第二位这个朋友顾虑也是有道理的。就是我们一定要保持一个很清醒的头脑,在任何时候,不要受共产党的哪怕是一丁点的影响。如果它说了十分的话,我们受一分的影响,我们就上了圈套了。这跟地域冲突没有任何关系。

主持人:各位观众,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增城事件是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在一开始的短片中我们看到大概的情况,但是因为在中国的媒体是一言堂的,那么很多网络也是被封锁的,所以海外对很多事情不是太了解。

我们知道我们在采访的过程中,有当地的居民就说,他们觉得这个非常像中东和北非的革命。那么试想一下,如果中国的媒体是开放的话、是透明的话,中国的媒体可以报导,那么西方的媒体也可以去报导的话,那么事件又将如何发展呢?那么这个事件到底是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646-519-2879。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上)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下)

评论
2011-06-20 2: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