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增城事件是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2)

人气: 5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06月20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增城事件是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646-519-2879。

MP4下载收看
刚才谈到了,我们的观众还有二位都认为其实这是一个官民冲突,跟族群没有关系。最近看到有位时事评论家林保华先生有一篇文章,他说:“把阶级斗争与官民冲突转化为广东与四川两大族群的斗争之后,就可以各打五十大板,从而让特权利益集团脱身,这种挑动群众斗群众的政治手腕是共产党最拿手的绝招”。您同意他这种说法吗?

李天笑:我觉得他说的“挑动群众斗群众”这个说法还是比较准确的,应该说是共产党一贯的手法。这次确实是挑动当地的人来对四川的民工进行……给他们发武装、发棍棒等,网上呼吁他们要去保卫自己,实际上就是去打这些四川人。实际上它想把这个东西转化为一种省籍冲突以后,自己能够从这个制造事件以及长期造成这个事件的原因中解脱,它是这个目的。

但是我觉得“阶级斗争”这种概念应该说是共产党它提出来的,马克思提出来的阶级斗争,一直被共产党从列宁那边过来。我们看到在新塘或者是增城这个事件当中,四川人跟当地人之间他不是一个阶级斗争的问题,不是一个富人跟穷人之间这种关系。

我们在看到这个事情发生之前,这个新塘地区大概有10万左右的四川民工,占当地人的一半左右。因为民工在新塘地区是主要的一个生产力,当地的比方做牛仔裤都是请这些四川人来的。四川人和外地人相处还是相对好的,但是贫富差距是有的,当地人是以收房租,他们盖了一些房子给这些人住,当然生活条件比较好。

但是共同一点就是他们都受到当地政府的欺压,比方说收保护费的问题,比方说开餐馆的每年要收3、4千;经营商铺的,就是当地人每年要收1,200,这些做生意的,像这次挨打的孕妇王联梅还有他的丈夫唐学才这样的小贩,每天收30元,所以这个都是共同的。中共当地的政府对这些人的欺压是共同的,而且治安人员对当地人、对四川人同样都是很欺负的,不管是四川人还是外地人骑摩托车进大墩村,你载客必须交200块;如果你不交这个钱的话,车扣下来;你再不老实马上就打,带进去打。

所以这个已经是多少年形成下来的中共欺压百姓的一个习惯,这次表现出来只不过是一个特例而已,但是引起这个东西的来源并不是这个特例本身,而是这个积聚起来的对中共政府的这种愤怒。

主持人:而且它的确是太过分了,那个妇女已经怀孕8个月,他还踹她的腹部。

李天笑:实际上当时围观的不单是四川人,当地有很多本地人都感到很愤怒。不是说一个四川人看到一个四川人会生起这种怜悯心,就是说你任何一个人,东海岸、西海岸的,甚至国外的都会生起这个怜悯心,人都有对弱者受到欺压的这种同情,而且对这种作恶的人产生一种愤怒,这个是很自然的现象。

唐柏桥:我补充一句。其实这个话题我觉得不用谈太多,这个道理很简单,这次是因为有官欺压老百姓,老百姓反抗,如果说是一个地方的冲突,为什么不是四川人去打广东人呢?比方说广东有的是有钱人,他们这次没有去打有钱人,也没有去打一个无辜的广东人,他是打治安队、烧派出所,那是官,官欺压人,他欺压妇女,男人、妇女一起去打,你不能说是男人跟女人的矛盾吧!那就是官跟所有人的矛盾。如果一个官去欺压一个小孩,你不能说是小孩跟大人的矛盾吧!那也是大家跟官的矛盾。这个道理很简单。因为这次直接烧派出所,打的是治安队的,他们(百姓)之间没有打。

李天笑:而且这次在烧警车的时候有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说那些四川民工排了很多车子,警车和私家车,私家车有些是当地的广东人的,但是他都没有烧,他特别把警车拽出来,掀翻了烧,为什么呢?他很区别,就是说你中共政府的象征,警车,才是我们要打击的对象,当地的私家车跟我们无冤无仇,我们不管它。

主持人:目标很清楚。那我们有观众朋友已经在线等候多时了,我们先接一下上海彭先生的电话,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主持人好,两位老师好!我想问两位老师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群体事件也就是官民冲突,关键就是矛盾日益激化的问题,也就是现在网上热议的人民日益增长的智商和官员日益堕落的道德之间的矛盾吧!什么“我爸是李刚”,那些官二代、富二代,那些官员的雷人语录,也就是他们日积月累造成的矛盾,比如西藏新疆事件、蒙古事件,还好外蒙古没有来帮助内蒙古的蒙古人,要是来帮助了也许会引起国际事件。关键就是中国这些奴才的问题吧!谢谢两位老师。

主持人:谢谢彭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盛先生的电话,盛先生您好!

盛先生:你好。我觉得实际上共产党目前最怕的就是民主,民主有可能会挽救共产党,但是它恰恰错过了好几次机会,比如中国22年以前的“六四”,一直到后来的法轮功请愿,到最近放火的民众,什么的,这些东西实际上它要是有机会话,它就是放开一些,允许民主,民主的话有可能会让它下台,但是不至于让它灭亡,但是它现在已经错过很多次机会,它的罪刑已经可以说是不可饶恕了,它最终的命运很可能就是灭亡!至于怎么灭亡?灭亡的形式怎么样?我们也就拭目以待了。

主持人:谢谢盛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加州丁先生的电话,丁先生请讲。

丁先生:我认为这个详细的内容,我也不像各位那么了解,相信很多在台湾的观众没看仔细的也不了解。我猜想一开始的时候是族群冲突,后来官方才介入维持秩序,说好听一点是维持秩序,说的难听一点是利用这个维护它自己的政权。失手打死了市民才造成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情况完全失控了。追根究底还是纯属族群事件的冲突,后来就造成另外一种冲突,就是族群事件是第一导火线,官方造成的是第二导火线。谢谢各位!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我们来回应一下刚才几位观众朋友他们的意见。唐柏桥先生。

唐柏桥:我反过来回应。丁先生确实不了解情况,因为我们刚才讲了,可能他都没有看我们前面的节目,就是砸派出所跟族群没有任何关系。这第一个。

第二个,刚才上海那位朋友讲得非常准确,现在人民日益增长的智商跟社会的堕落形成一种此消彼长的形势。现在人们的智慧越来越高了,像钱明奇,前不久砸江西市政府的,说“呼吁解决不了问题,只有行动才是根本”,类似这样的语言,像杨佳那时候“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给你一个说法”。每一件事情都直指这个腐败的政权的。

当然前面也有一个讲得很对,就是纽约的盛先生说,人民给了共产党多次机会,共产党没有抓住。今天我藉这个机会,我可以代表一方力量或者是正义力量吧,宣布给共产党判死刑!因为我们今天刚好发了一个“中国革命宣言”,是上一次我们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革命研讨会上集体的决议。

“中国革命宣言”就是说,彻底摧毁共产党政权,没有任何机会,将来它们找我们谈判,在找那些反对派谈判的时候,像今天的利比亚卡扎菲在找他的反对派谈判的时候是没有机会的,因为它们杀人太多。所以今天为止,观众可以记住今天这个日子,我们代表千千万万的正义人士宣布共产党死刑,它是没有机会的。至少从我唐柏桥个人来讲,我绝对不会接受跟它们谈判。

李天笑:我觉得丁先生正好讲反了,这个事情一开始的时候就是一个官民冲突,然后共产党通过各种手段想把它转移成为一个族群冲突。因为一开始的时候,你看治安队的人踢这个孕妇,这不就是当官的跟民众之间的矛盾吗?然后共产党觉得这个事情闹大了,闹大了以后怎么办呢?现在报导越来越多了,就派了一些人掺杂在里面,也烧警车、也砸当地人的车,制造一种好像四川人也在跟当地人砸他们车什么的,这的话就挑动当地人的情绪起来,然后又给他们发棍子、水龙头、水管什么的,造成族群冲突起来以后,共产党从中脱身。

主持人:那么我们还有观众朋友在线等候很长时间了,我们接下一位北京安先生的电话,安先生请讲。

安先生:你好。现在这个话题是讲广州增城的抗暴事件,我们这两天从网上看到闹得还是很厉害的。我们回顾一下这2年中国抗暴事件,它的浪潮是一浪高过一浪,而且人数是一次比一次多。去年有好几次比如说广西、安徽马鞍山都是超过几万人,江苏去年好像超过10万人,今年这个事件你看都转向有这种爆炸、爆破。我们就可以看到现在这个官民之间的冲突已经到了一种完全不可调和的地步,现在这种冲突就是中共政权和老百姓之间利益上的冲突,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

因为我们可以看到中共这个制度,大的方面来讲呢,你随着世界共产主义的衰亡,还有现在世界上的茉莉花革命,所以它的政权实际上已经走在终结的路上了,因为你现在看中共它已经拿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治理这个国家,它的执政能力还不是说百分之几,我认为它的执政能力已经在零度以下了。

你看它政治上搞这些赤裸裸的暴力,搞这个专政;经济上就剩下发钞票了,其它没有什么办法;在文化上搞唱红歌,拍什么电影《建党伟业》来进行它意识形态的宣传。但是这些已经没有用了,老百姓已经觉醒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能任你一天天……最后这一招就是靠这个暴力,但是这个暴力它能维持多久呢?所以你不去解决根本的问题,中国的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只有把这个中共解体掉,我们中国人才会有自己一个美好的未来。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安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两百多年前,美国的《独立宣言》已经是载入历史史册的,这是全世界公认的。《独立宣言》从哪里来的呢?为什么会有呢?暴政。暴政是民主自由的接生婆。想一想当时的英国对13个殖民地的暴政,苛捐杂税,什么糖税、茶叶税,最后这个印花税,殖民地的人民不堪忍受,反抗,然后那边就镇压,这边再反抗,然后一些有识之士就开始研究,然后推举华盛顿组织民军,一次一次的失败,被镇压,最后终于搞成了,然后又搞宪法。

主持人:好,谢谢张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请讲。

王先生:这是自由跟专制的冲突。什么叫专制呢?它专治就要压迫你嘛,我讲什么你就要听,你不听,我就要打你、我就要杀你,这就叫专制。什么叫自由?就是我有发表我意见的自由,我有生活的自由,我有选举的自由。今天大陆上什么都没有,老百姓想做什么都没有管道,受到这个专制系统的压迫。

所以这种冲突从毛泽东时代到现在一直不断,一直到将来共产党亡国那一天,我们中国有了真正的自由,有了民主,有了理性的法律制度,那个时候中国才能走上真正建国的大道。我们就要想办法把这个自由民主的思想灌给大陆,大陆的人民现在越来越聪明了,越来越清醒了。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那我们再接下一位中国广西陆先生的电话。陆先生您好!

陆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我是在网上看你们《新唐人》的直播,觉得你们电视台办得非常好,然后报导了很多大陆上面都不知道的那些新闻,非常感谢你们电视台。对于这个群体事件还是感觉人民已经是对中国政府有很多不满了,通过一点小事就可以爆发出来。

主持人:谢谢陆先生。陆先生,如果您周围的人也能看到的话,你们有什么样的事件,或是有什么样的新闻都可以通过我们的电子邮箱告诉我们,我们的e-mail电子邮箱地址是:feedback@ntdtv.com。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增城事件是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参与讨论:646-519-2879。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上)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族群冲突还是官民冲突?(下)

评论
2011-06-20 5: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