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珍藏一生一世的宝物

——真诚的友谊
巫石吉

(clipart.com)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友谊有如一个陶杯,在每天满着茶水的调养下,它日益润泽,但许多时候我们常不自觉的把它放在一旁,以致它黯然失色。

然而只有友情真挚,一旦再把它擦亮,它就仍会像新的一样。由于友情的滋生自然平淡,也因此常教人忘了应该细细珍藏,常在朋友音信遝然时之后,才急急的回首检视过往,才讶异到岁月的无情。因此在深夜的时刻,那些我们牢记的脸庞、牢牢熟悉的笑声,便更加觉得情深谊厚。

所以很多人说,人到中年最需要友谊,中年以后事业已经有成绩,儿女的牵挂减少,往昔旧友便点点滴滴的袭上心头。虽然人事间的聚散离合,缘浅缘深,总有一定的脉络,可是真挚的友谊,一辈子的朋友,绝不会因为鱼雁鲜通而裂绝,反而更深加深了彼此的思念。

所以朋友之间相互走动、问询,多么有意义。思及朋友的勤奋和成功是一面一面镜子,而远离懒惰,彼此询及近况,由生活上互相关怀时,也就更加达观了。韶光易逝,沧桑易过,也只有朋友互相安慰和倾诉,才防止了人生的老化,排除了失落感和孤独感。

人生的幸福固然来自父母、手足、骨肉,但更多的是朋友的给予。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思念的陶杯里,宁静的盛装着我们一生的温馨和情爱,一辈子的朋友,在每一回顾里都温柔,都使人生更丰沛。

在我的生命过程中,知心好朋友是我迈向成就、拥抱成功人生的激励良方,也是一剂清凉菩提呢!透过一句句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的几个字,几个词句,便能激励自己勇闯难关,突破困境,创造美丽人生。

原来,好朋友是互相的关怀,是真心的爱与关怀,希望你幸福美满快乐每一天,是真心真诚的心灵交流。朋友像是美的化身,美在人心,美在人的胸怀,美在彼此间的心领神会,一举手一个眼神,都会让我们感到非常窝心的甜蜜入梦那一种。

当我们快乐拥有荣耀时,你会想到谁?八成是以前的同学好友,或是亲戚亲人吧!

当我们悲伤苦闷时,你会想到谁?我想也是知心好友,或者亲人居多,这些人会真心真诚与你分享生命中的酸甜苦辣,不会幸灾乐祸,甚至扯后腿的不肖行为。总之,老友好友要有,要像珍惜宝物一般的珍藏,足以珍藏心灵,珍藏记忆,珍藏智慧,珍藏一生一世喔!

小小的露珠为什么一一来到荷叶上呢?

荷叶上的露珠为什么滚动着凝聚如月光呢?

也许有人说那只是一番偶然,然而久经世故的人都知道,那不仅仅是偶然,而且偶然亦必然。
珍惜拥有好友,拥有珍惜老友,酒是越陈越香,老友是越久越有气味,拥有友谊的人都知道那是百年修来的好“缘分”、好“福份”、好“福缘”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广西的网络作家荆楚,应广大网友的要求,写了自己和妻子恋爱的一些经历,在写的过程中,曾经有几次搁浅,有网友戏言,在不出稿就报警了,于是《夫妻不成友谊在》——荆楚谈他的恋爱经历,就这样问世了。
  • 《王者之声》(The King's Speech)改编自当今英女皇父王佐治六世的真人真事。电影讲述由歌连卓夫饰演的英皇佐治六世(伯特)自小有口吃毛病,伯特在临危受命之下,登基为乔治六世,面临战争危机,发表一篇鼓励士气的广播演说。
  • 成吨的人民币堆砌起来“友谊”,在世界潮流面前不堪一击;中国大陆在国际上面临一个空前的说“不”时代,不是中国对世界说“不”,而是世界对中国说“不”。
  • 古语有云:“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如醴”,意思是说君子之交是平淡的,无欲无求,而且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或者情感的淡漠而变得冷淡;反之,小人之交如同酒一样浓烈,但却会因为利益上的纷争而不会持久。应当说,每个人都向往君子之交,每个人都渴望拥有真正的友谊,但是这样的愿望似乎在当今中国愈来愈难以实现了。
  • 买房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是的,你是这样以为,但是在中国你并无法拥有这中国大陆现代人的友谊变味了?近日,一项调查显示,99.6%的人认为“纯友谊”越来越少,有75.5%受访者坦言如今鲜有君子之交;67.5%的人认为友谊不应建立在利益关系之上。这次针对2,000多名受访者中,“80后”占49.9%,“70后”占33.3%。
  • 沿途风景秀丽溪水潺潺,微风,徐徐地吹着,路旁百花绽放,白色的鬼针草,紫色的紫花霍香蓟,橘色的昭和草,黄色的蟛蜞菊……
  • Alan边画画边回答我,感觉心不在焉、没有逻辑,像是天南地北、东拉西扯似的,听起来言不由衷。我猜这可能是因为他不care我们所谈论的话题吧!又或许他只是想试探看看我的反应,而我却像是个呆子一样,扮演着严肃过头的纠察队。
  • (大纪元记者曾去执编译报导)3月26日夜里南韩海军舰艇天安舰爆炸沉没,46名年轻官兵死亡,这个行动研判是北韩当局所为。但是案发一个月后,北韩领导人金正日于5月3日搭其私人专用铁甲火车赴北京进行友善访问,双方关系暧昧,令外界充满疑问。
  • 我大二的时候他考进我们学校。他就读国剧系,而我当时是话剧社社长,领域相近的我们更拉近距离。后来他转到哲学系,我依旧在中文系,我们便常以文、哲不同角度来讨论问题。大学四年我们常到对方系所旁听,生活、娱乐、思想、情感,我们几乎无话不谈,但感情仍是各有归属,不会动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