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风悠悠:何县令拉纤

陆真

摄影: 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29
【字号】    
   标签: tags:

县令何易于,晚唐人,出仕为益昌(今四川广元南)县令之后,一贯勤政爱民,清廉正直,深得当地百姓的爱戴。但是在官员三载一考绩时,由于他从不邀功,又不善巴结迎逢,因而只得了个九品中的“中上”。有中书舍人孙樵,出差时,路过益昌,对何易于的所作所为,备加称赞。为此,孙樵写了一篇《书何易于》的文章,藉以鼓励从政者,要以何县令为榜样,坚守正道。

今据原文译述如下:

何易于为益昌县令时,利州(今四川广元)刺史崔朴,带着随从及宾客们,泛舟春游。他们顺着嘉陵江东下,约经四十里的路程之后,到达了益昌。当时百姓们正忙于春耕,难于找到拉纤的民夫。于是,何易于撩起衣服,将笏板,插在腰带上,弓著身子,为游船拉纤。

刺史见到何易于后,惊问道:“你身为县令,为什么要这样做?”何易于回答道:“方春,百姓不耕即蚕,隙不可夺。易于为属令,当其无事,可以充役。”意思是说:“当此春天季节,老百姓正忙于种地养蚕,一点时间都不可以侵占,我身为县令,正好有时间,可以替他们充当役使。”

刺史与随从们,听了这些话,满面涨得绯红,连忙跳下船,骑上马赶快离开了。

益昌百姓们,依山种植茶树,得到的微利,归自己所有。这时,朝廷有诏书下来,要地方官不得隐瞒实际情况,加强税收管理。何易于接读诏令后说:“益昌百姓生活穷困,不征茶税,日子已不好过,更何况要加征赋税以致损害他们的利益呢?”于是,何易于要吏员将这项加征茶税的内容划掉。吏员说:“要是这样做,我会杀头的。您难道不怕因此而被流放吗?”何易于正色的表示道:“吾宁爱一身,以毒一邑民乎?亦不使罪蔓尔曹。”意思是:“我自己身为一县之长,怎能为了自保身家性命,而加害于百姓吗?我也不想因此而使你们受到牵连……”

后来,观察使知道了这些情况,对何易于挺身为民的品德,很是钦佩。终于就此作罢,不再上报朝廷。

县里的贫苦百姓死后,有的无钱埋葬。何易于总是掏出自己的俸钱,帮助料理后事。对于来交纳税收的白发老人,何易于经常给予饭食,虚心征求他们对县衙官吏的看法和意见,以便改进自己的工作,把全县的政事办得更好些。对于来打官司的人,何易于也亲自过问,当场分清是非曲直,依法马上办案,不随便交付下级吏员去处理。

何易于为益昌县令三年,百姓安居乐业,因此,监狱里没有了罪犯。他改任绵州(今四川绵阳)罗江令后,政绩和在益昌时一样。当时,裴公(即裴度,后位至宰相)出镇绵州,见这位罗江县令清廉简约,随从不过三人,也曾对他进行过表扬。

上文作者孙樵,接着写道:会昌五年(845)时,我(孙樵)出差路过益昌,有能够说出何易于治理地方情况的老百姓问我:“天子诏令考察官吏,而何县令才得中上,这是为什么?”我(孙樵)诘问道:“何县令催缴赋税情况怎样?”那人说:“请上级放宽期限。”孙樵又问:“他监督百姓们服劳役情况怎样?”那人说:“财政部门所拨的经费不够,他拿出自己的俸钱,去补贴贫民。”孙樵又问:“何县令赠送权贵们的礼品,有多少?”那人回答道:“他秉公办事,一无所给。”孙樵又问:“他擒盗贼的情况怎样?”那人说:“我们县里,家家都安乐业,没有盗贼。”我(孙樵)问明这些事后说:“我在长安时,听说给事中考察官吏的标准,一是能否加快催缴赋税;二是能否加快征发徭役;三是能否受到上一级喜欢;四是能否缉拿更多贼盗?上司考核县令时,都按照这些标准。请你(对方提问者)想想:何县令能得到上司的好评价吗?”那个人听后,笑着,摇摇头,走开了。

孙樵接着写道:当大官的人,都知道访求贤才是紧迫事务。然而,一旦补选官吏时,却说没有合格人选协助自己治理政事。于是,在承受皇帝诏令,推举人才时,便无法完成诏命。结果,有了像何易于这样的贤才,又有谁知道和去推荐他呢?在我之后,继续来记述何易于事迹的,应该是史官。何易于生前没有受到朝廷的嘉奖,而在以后,必然会美名流传,这是史官的责任……

以上是孙樵所写《书何易于》一文的基本内容。

孙樵,字可之,又字隐之,关东(函谷关以东)人,唐宣宗九年(855年)考中进士,官至职方郎中,撰有《孙樵集》。何易于的事迹,由孙樵作书后,得以留存。后来,北宋欧阳修在编撰《新唐书》时,果然给何易于立了传。

正是:

青史有眼留真迹,
唐代贤官何易于;
拉纤理政皆尽力,
心中专存为群黎!

--转载自正见网

评论
2011-06-25 7: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