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华:谁在建第二个三峡?

三峡工程已成了中国人的心头之患。(AFP/Getty Images)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06月04日讯】(转载自新纪元周刊)

5 月18日,温家宝主持的国务院在拖延半年之后,还是通过了《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和《长江中下游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报告首次承认三峡工程在发挥“巨大综合效益”的同时,还存在“一些亟需解决的问题”。坊间普遍认为这是个进步,因为这是官方第一次承认三峡工程的弊端。

不过在我看来,这只是沿着错误方向越走越远了。国务院通过了后三峡规划,意味着将不断往里投钱,而不是悬崖勒马,像专家学者痛心疾首呼吁的那样:“三峡大坝早拆比晚拆好,晚拆就拆不了”。继续往前走,等于再犯第二次错误,再建第二个“三峡”。

回顾历史,早在1986年三峡工程立项讨论时,曾事先预言三门峡水电站弊端的清华大学水利专家黄万里教授就反复陈述,三峡工程是“祸国殃民的工程”,“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然而这次更狡猾的是,所有责任人都事先给自己留好了后路。无论从邓小平到江泽民,从李鹏到张光斗、谭家真、钱正英,真正幕后主持三峡工程的江泽民早把责任推给了中共的“橡皮图章”。1992年全国人大以67%的最低赞成票宣告三峡上马。言外之意,三峡出事那是“全中国人民的共同责任”。

如今很多民众都认识到,三峡工程是安放在中国人枕边的一颗定时炸弹。号称世界多项第一的三峡工程,大坝长2,345米,高181米,坝体总混凝土量1,486万立方米,总装机容量1,820万千瓦,年发电量847亿瓦时,大坝蓄水面积1,084平方公里,超过中国面积最大的城市武汉市市区(1,024平方公里),形成了一个600多平方公里的人工湖,大坝淹没了周边13个城市、1,300多个村庄。

修建费用也是世界第一。官方数据是230亿美元,约1,800亿人民币,但中共内部已经承认花费已达6,000亿元。加上张光斗自己预测的未来水库水污染处理费3,000亿元,早已超过一万亿。这还不包括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移民工程。2007年官方公布移民总数已达140万。为保证库区水质,重庆预计在2020年还将移民400万。

仅仅几年,三峡工程的弊端已经大量显现。重庆、四川、湖北和长江下游气候异常,高温、干旱、洪灾空前严重。若大坝遭遇恐怖袭击或质量问题而导致溃堤,下游数省瞬间就会被淹没,数亿人将面临灭顶之灾。

当初三峡工程上马时,中共高调宣传其多种功能:能发电、能蓄水、能航运,不过专家早就指出,这些好处是互相矛盾的。事实上,如今的三峡除了从全国百姓身上榨取的200亿发电收入外,其他功能都无法实施。王维洛拿三峡与三门峡工程对比,后者是立斩,而前者是凌迟,在痛苦中慢慢死去。

如今三峡工程往前走,面临很多根本无法解决的问题,如移民淹没区扩大、消落带、碍航、下游供水等;一些解决成本很高的难题,如移民,水污染等;还有长期治理问题,如泥沙淤积、山体滑坡、岩崩等。这些问题目前只是露出端倪,未来将更加严峻。

既然已经知道建设三峡工程是错误的,为什么还要沿着错误方向继续走下去呢?王维洛呼吁现在就拆除大坝,否则光泥沙问题就难解决。30年后重庆港将被40亿吨泥沙淤积,除非河流改道,否则怎么处置这些泥沙呢?还有不可逆转的生态环境破坏,真是:一步错,步步错啊!◇

评论
2011-06-04 9: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