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毛左与右派围毛激烈角逐 专家看时局

5月29日上午山西以“各界人民”名义召开公诉大会,声讨大陆学者茅于轼、辛子陵,招致网友不满和扔砖(网络图片)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6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近日来自乌有之乡的毛左跟自由派学者(又称右派)之间,围绕着中共的教主毛泽东的是非功过展开激烈的争执,毛左网络掀起公诉批毛派,而批毛派回应要起诉清算毛的罪行。

有专家认为目前这种局面出现,可以视为中共解体前的乱象,更是预兆之一。起诉毛具有象征意义,可以启蒙中国人,了解真正历史和真相。也有专家认为起诉不可能进入司法程序,因此他提议开展全民性的公诉,也可以进行全球性的公审。

毛派分子借“乌有之乡网站”搞复僻活动

毛派分子又称毛左,他们在乌有之乡网上向批毛派的代表人物茅于轼、辛子陵发起了以各地人民名义的公诉大会或公诉倡议。面对攻势茅于轼并不退缩,发表进一步的缴文——“必须清算毛泽东滔天罪行—他到底饿死了多少中国人”。同时中国著名作家铁流也在网络上发起“倡议全国五七难友团结起来起诉毛泽东”,大力声援茅辛,并希望更多右派加盟。

铁流在自己最新发表的文章“我为什么要倡议起诉毛泽东”中指出,现在一些政治野心家和毛派分子上下勾结串通一气,以高举红旗为名,大搞“尊毛去邓”的复僻活动,公开叫嚷为“四人帮”翻案,“打倒现代走资派”,重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近来他们借用毛派老巢的“乌有之乡网站”,在全国发动所谓的“公诉汉奸、卖国贼茅于轼、辛子陵”的违法活动,大有“黑云压城城有摧”之势。他们不是在“公诉”茅于轼一人,是在“公诉”全国五十多万受毛泽东长达二十多年政治迫害的亡灵和幸存不多的老人。

他还表示自己反对毛泽东,主张倡议起诉毛泽东,绝非是因一篇“干预生活”8800字的小说被关押23年,家破人亡,继母饿死的个人恩怨,而是六十年来所见所闻形成的爱恨观念。

毛左诉“批毛”的自由派学者存在两大问题

专栏作家、著名政论家曹长青认为,中国一些极左派起诉“批毛”的自由派学者,有两个问题:他认为第一,对已故权力者的评价问题属于思想领域,这个领域的问题不可以用法律解决。你如果不同意他们的观点,可以写文章反驳,在思想的“自由市场”上摆出你的“商品”,让大众选择和裁决,而不是交给法庭,由“刑法”解决。因为这种起诉,实质是恐吓,是要禁止别人有不同想法,是要“噤声”。

第二个,这些起诉者,表面好像是依法办事,但实质是在向当局邀功。他分析说:“因为毛是共产党的精神领袖,仍是共产教主,他们‘起诉’批毛的人,是在向掌权者献媚,谄媚当局,就好像是李莲英‘起诉’任何敢对慈禧太后‘不敬’的人。这种用意和姿态,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做得实在太下贱,太自我作践!”

真实和谎言、谄媚当局和追求真理之争

曹长青进一步分析指出,也许会有人反驳说,那一些自由派学者为了反击不是也起诉毛了吗?但这不是属于思想领域问题。因为毛曾是最高权力者,并有血债:六十年代初在他的人为政策下,据中国国内学者的研究,造成4300万中国人饿死;他发动的文革,据中共官方报告,导致210万人丧生!只这两项加起来,就是4500万条人命!相当于两个台湾的人口!

他认为说:“今天,发生在中国的崇毛左派“起诉”自由派学者事件,根本不是学术之争,本质上是一场真实和谎言、谄媚当局和追求真理之争。崇毛们想靠当局撑腰,摆出李莲英给慈禧太后当痰盂的媚态,官司还没打,就已“丑”不可忍,在有点常识的人们心里,就已经输了。”

他还说:“起诉毛,具有象征意义,其实是变相起诉共产党,因为毛还是中共的教主。毛的所有罪恶,都是整个共产党的罪恶,没有共产党,毛再邪恶,也无法造成这么大的灾难。”

他认为起诉毛可以起到启蒙中国人,了解真正历史,知道真相的作用。他说:“早就有人提出过,解体共产党,要从批毛开始,这是一个突破点。不要说毛掌权时的血债,今天共产党的专制,仍是建立在毛主义的基础上,就是一党专制,红色恐怖。”

毛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恶魔罪孽罄竹难书

大陆体制内一位不方便署名专家表示,茅于轼、辛子陵是中国大陆少有的好学者、老学者,他们比青壮年知识份子活得更真实更勇敢。但他认为,“辛子陵对毛贼东的评价,在建国上‘功劳盖世’,在治国上‘罪恶滔天’,后者是完全正确的,前者是完全错误的。如不是毛贼东大盗窃国,哪来的治国罪恶滔天?毛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恶魔,甚至也是人类最大的灾星。他的罪孽是真正的罄竹难书。他的罪孽不仅仅在49年窃国以后,也在49年窃国以前。他无论是窃国还是治国,没有任何可以肯定的。”

该专家还表示,铁流是当年的右派,有才气,有勇气。他提议57人集体向最高法院公诉毛贼东无疑是个非常好的主意。但也不过是个提议而已,不可能进入司法程序。

他还说:“如果提议,我则提议征集更加广泛的人参与公诉:农村的所谓地主富农绅士的后代有责任为他们的父辈爷辈参与公诉;城市里实业家的后人更应当参与公诉;知识份子(不仅是右派)要是不参与起诉就诚如袁腾飞所说‘书都读进狗的肚子里去了’;广大工人在49年后没有任何权利,都统统成了国家工奴,自然应参与公诉;世世代代以自己的土地为生的农民49年后都统统成了集体农奴,也应参与公诉。因而,可以开展全民性的公诉毛贼东活动。毛贼东在国际社会也罪恶滔天,因而可以进行全球性的公审。”

最后他认为毛贼东的罪孽历史终将做出公正的判决。

中共解体前的“乱象”,更是预兆之一

曹长青认为至今毛左很多,官方御用文人基本都可说是“毛左”,本质特征是靠当局吃饭,看权力者的意识形态行事。他们只从一个意义上说,是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他们被魔鬼挖去了灵魂,自己还不知道;有的还是主动“抵押灵魂”。说他们可怜,不如说他们更可恨!

他说:“中共解体,首先是它的原来占绝对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遭到挑战,然后被“解体”。没有了那套共产教义,或者说人们都不再相信它,中共的谎言宣传就破功了,最后只剩下赤裸裸的暴力;而单靠暴力维持的政权,更难长久。所以,可以把它看作是中共解体前的“乱象”,更是预兆之一。”

评论
2011-06-07 3: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