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草原危机

――评内蒙古五月学潮

唐子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6月08日讯】2011年5月10日晚,内蒙古浩勒图高勒镇一些牧民拦截煤矿拉煤车,抗议他们长期破坏草场生态环境。当时煤车司机们围坐在车下一边饮酒一边对拦车的牧民说:“我们的车都有保险,就算压死一个牧民顶多值40万,还能咋地?我们老板有的是钱!”之后一辆重型大卡车从牧民莫日根身上辗轧而过致他死亡。

莫日根之死引发牧民们大规模的反弹,事态越演越烈,已严重危及中共统治。

一、莫日根之死引发学潮,中共仍无政策检讨

5月23、24日,上百牧民到西乌旗政府门前抗议遭军警镇压。25日两千多名中学生加入抗议队伍,26日西乌旗又聚集包括学生和牧民在内的两千多人。中共始料不及,武警和学生发生冲突互相打斗,学生被车撞伤致残多人,政府大楼门窗也被砸毁。之后,示威行动从西乌旗扩大到多个城镇,包括首府呼和浩特。

中共当局害怕事态扩大,酿成2001年的六四学潮,赶紧调动大批武警在内蒙各地加强警戒,封锁市中心广场和其他可能成为集会示威场所的地点,并派武警防守大中院校的大门,封校封网。中共内蒙古一把手胡春华,急赴西乌旗与师生对话,对师生说,撞死牧民和另一起致命事件的嫌疑人将被“迅速从严处理”。

跟胡春华的表态不同,5月31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说,政府将不会放过制造麻烦的人。这就是说,在蒙族为草原消失而引起的生存问题抗争时,中南海通过外交部发出的党的声音依然跟22年之前的1989年一致,把爱蒙古草原的牧民当成动乱分子,没有检讨其从采煤到圈养、汉化等系统毁灭蒙族的政策。姜瑜的发言明显埋藏把蒙族五月事件来自下去后将要秋后算账的恫吓和潜台词。

二、采煤等政策毁灭蒙古草原,中共旨在改造蒙古人

内蒙古成了中国最大的煤炭生产基地,大部分采取露天开采的野蛮形式。矿山用十吨载重卡车在草原上到处开,压过之后的草地几十年长不出草来。据网友透露,从2006年开始,西乌旗的煤矿主与牧民发生了很多纠纷:大型煤矿车在草原上乱开扬起的沙尘严重污染牧草,多次压死羊只等。政府对牧民上访,不是纠正导致草原生态遭到破坏的政策失误,甚至推出限制牧民放牧的禁牧政策。强制开荒的战天斗地政策,导致草原土地沙化,沙尘暴刮到北京后,又以蒙古人放羊放多了为理由禁止牧民游牧。蒙古牧民被迫进城找工作,因为不会说汉话而成为社会的边缘人物,不少孩子在城里由于受气而打架斗殴被毁掉了。

中共在蒙古毫无长久执政的理念,把蒙古当作宝库,像盗匪运宝似地随意采煤。从毛时代开始强制学习汉语,并通过开荒种地,肆意破坏毁灭大草原。蒙古人反对开荒,希望维护千年以来的游牧生活方式,被中共当成民族分裂主义和排汉情绪,强行以反右派、抓反革命的政治运动镇压。党政府还以三峡移民似的方式,迁移蒙古人到北京郊区和呼和浩特南边,强制一家圈养两头奶牛。

蒙古牧民大多数不太会说汉话。藏传佛教信仰给他们的生活传统是:烧香拜佛,希望下辈子能转生到好的地方去。这种教化让成吉思汗的后代跟汉族人在清朝乾隆之后能够与汉人、跟中央政府友好相处。中共在逼蒙古人丧失佛教文化,做不游牧骑马的人。如果欧美用类似方式强制中国汉人西化,海外将无汉人。

三、中共政策在重蹈汉唐末代百年内边疆分裂的覆辙

中共在蒙古推广汉族农村的圈养政策,以承包制实现牛羊马头数的最大化,对草原产生了致命的破坏。游牧是天然适合于牧场生态保护的生产方式。牛羊马只吃很嫩的草,不吃根,吃完了就往前走,前边还有新的。等到都吃完了,它们又转回来,再吃后面长出来的新草。这就保护了草场第二年再长,犹如古代轮作种植农田的方式。承包圈养牛羊,羊把草吃完了,不能出去,只好啃草根,草根被啃完后草场就沙化了。老鼠成为草场的主人,打洞之后草场和牧民都完了。

中国汉朝、唐朝由强盛走向衰落后,国家分裂在北方出现鲜卑、突厥、女真、蒙古之乱,都与汉族在牧区屯田的方式密切相关。汉军驻守牧区,和平时代开垦农作物,耕地、围垦使草地生态被破坏,引发草原变成沙漠的生态灾难。这成为东汉和唐朝灭亡的一个重要原因。东汉和唐朝灭亡后,北方出现魏国、西晋、后晋、北汉等小皇朝无力管理牧民地区,游牧生态由于鲜卑、西夏、金、蒙古等北方皇朝出现而恢复。清朝取代汉族的明朝之后,满蒙一家,草原游牧生活保护得很好。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首北朝时流传下来的《敕勒歌》描写游牧民族部落的敕勒生活在中国儒家皇帝和官员统治的中国历代王朝,两千年来从没被彻底地大面积破坏过。可中共统治北方不过62年,居然草原和狼都不见了,风吹不见草低牛羊现,但见尘土飞扬。中共战天斗地的政策所致牧民维权抗争事件发生,连骗带哄地平息事态后,如姜瑜所说那样“不会放过制造麻烦的人”。中共极权体制逼蒙古牧民造反。

结语:汉蒙一家,顺应天意终结中共的故事。

“头疼治头,脚疼治脚,共产党的制度不推翻,病毒就没有除掉。”旅居德国的内蒙古人民党领袖席海明这样认为。他看清楚了,中共以官商勾结的腐败制度,在蒙古草原采煤数票子,把环境污染留给内蒙。席海明说,蒙古人不要分裂,按草原法解决问题,以蒙古人和汉人两源为主体,谋求共存、互利和双赢。

天灭中共,三退大潮顺从天意已近一亿人,终结中共故事已近尾声。所以这次蒙古五月学潮,蒙族反共不反汉;汉族反极权不压蒙族。这是天象使然。这次学潮,汉族没被中共忽悠,网友明确谴责乱开垦、乱挖乱采。开车压死莫日根之事,背景是“我爸是李刚”似的中共极权者家人的优越感。汉蒙从清朝起已成一家人。本着汉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传统,所有有良知的人,都该支持蒙族的维权请愿。蒙汉两族之间是家务事,将分歧留待终结中共统治故事之后立法解决。@

评论
2011-06-08 10: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