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李娜夺冠该谢谁(1)

6月4日下午,李娜以2:0击败卫冕的意大利人Francesca Schiavone,获得2011年法国罗兰加洛斯网球公开赛女子冠军。(AFP/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06月09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很高兴在星期二晚上和您在曼哈顿见面了。

MP4下载收看

中国的网球女将李娜,6月4日在法国公开赛上面赢得了女子组单打的冠军,打破了一百多年来的记录,就是在大满贯里面,不但是中国的第一位,而且是亚洲的第一位获得大满贯女子组单打的冠军。她的夺冠特别之处,除了这一点以外,最重要的是,在国内她是突破了体制训练的一位女将,是在体制内培养,在体制外训练得到冠军的这样一个人。

我们想利用今天1个小时来跟各位观众探讨一下,一般中国的体育明星在得奖之后都要首先感谢党,感谢国家,那么李娜这个情况,她应该不应该感谢党国?那么她应该感谢谁?欢迎各位观众朋友和我们一起进行讨论。那么首先一开始,我们看一段新闻影片。

(影片播放)

6月4日晚,李娜对阵意大利卫冕老将斯齐亚沃尼,以6比4和7比6的比分,成功捧起了职业生涯的首座“大满贯”冠军奖杯,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亚洲选手。

《美联社》、《法新社》、《纽约时报》等世界通讯社和主要媒体纷纷报导,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更插入首页播出。

据《华尔街日报》的估计,在中国大陆,有1.66亿观众观看了这场比赛,并为李娜的夺冠欢呼庆贺。

而中共官方对李娜夺冠也表现得特别兴奋,各喉舌媒体更沉浸在一片对李娜的赞誉之中。

央视《新闻联播》5日罕见的播出近3分钟李娜夺冠新闻,《人民日报》进行了头版报导。《新华社》评论说,李娜夺冠是“最好的国家公关”,是“中国的新名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刘延东也在赛后第一时间,通过国家体育总局祝贺李娜。

但是,有网民注意到,与中共的高调祝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李娜夺冠后却没有首先“谢谢党,谢谢国家”。她第一时间的致谢词是“谢谢赞助商,谢谢组织者和球童,非常感谢自己的团队。”对于“这是中国的胜利”这一说法,李娜说有点太过了,太大了,自己承受不起。她强调这只是自己梦想成真的一天。

而曾在冬奥会上夺金的周洋,夺奖后因为只感谢父母,没有感谢国家,结果被中共官方严厉斥责,口诛笔伐。

不同于中国很多著名运动员,李娜在官方体制下拚搏10多年,与官方磨擦不断,曾公开炮轰现行体制,尤其对体制克扣运动员的奖金大表不满,李娜的夺冠,也引爆了大陆对“举国体制”的再次争议和批评。

《中国青年报》报导,2002年至2004年期间,李娜曾退出国家队。 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李娜也没有参加。在08年北京奥运会后,中国女网“单飞”政策正式实施,李娜摆脱了体制束缚,从此如鱼得水,个人排名一路攀升。

在5年前的多哈亚运会上,李娜曾被国家体育总局网球管理中心主任孙晋芳斥责为:“眼里只有奖金,没有责任感”、“思想水平低,道德素质差”。而对于今天李娜的大放异彩,孙晋芳却也出席了中共驻法国大使馆为李娜举行的庆功宴。

《苹果日报》报导指出,孙晋芳在李娜夺冠后还“流下激动的泪水”。有网民说,孙晋芳借机“占便宜”、“怎么判若两人了?”、“她忘了6年前说的话”。

(影片结束)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我首先为各位介绍一下今天现场的来宾,第一位是竹学叶博士,竹博士您好。

竹学叶:元庆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竹博士是我们的资深评论员,那么第二位也是我们的资深评论员横河先生,横河您好。

横河:元庆好,大家好。

主持人:那么除了这两位资深评论员以外,我们还很高兴在电话连线了中国前国家篮球队的队员陈凯,陈凯您好。

陈凯:你好。

主持人:好,等一下陈凯也会用电话在这1个小时里面和我们一起讨论这个话题。首先我想请问一下横河先生,当然听到了李娜这个消息以后,大家都感到很高兴,她得到了大满贯。您是不是可以介绍一下,我们从新闻片里面看到她的情况是比较特殊的,那么对于她个人的这种情况,您可以不可以简单介绍一下?

横河:我对体育不太了解,我个人认为,体育要就自己玩,当然你看也可以,但是我认为不要太入戏了,其实跟你没什么特别大的关系,就是看看热闹。这就跟其它的娱乐活动其实是一样的,只要你不是运动员。据我所知道,她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打羽毛球,后来人家觉得她臂力很厉害就劝她改打网球。所以她最早就是这样被培训出来的,是在这个体制内被培训出来,但她一直是跟这个体制有摩擦。刚才其实都已经讲过了。

今年她的成绩特别好,今年1月份的时候在澳网得了一个亚军,现在法网得了一个冠军,女子单打冠军。这个成绩是从她2009年开始,网管中心容许自己请教练,自己训练,当时是4个人同时签了。

主持人:所谓的“单飞”。

横河:叫作“单飞”。然后如果赢了奖以后,在国际上的奖金她可以提成给国家,是12%以下。所以打破了一个规矩,以前是女体参加比赛得到了奖是国家的65%,大概开始的时候她曾经有过摩擦,其中一部分跟奖金被扣除太多可能有关系。所以这样子夺冠以后,她向来是比较顾家的人,所以她一般会感谢自己的家人,或者是感谢自己的这个团队,这个比较多一些。所以是这个情况。主要是事后引起的争论,这个是一个比较大的,很多人认为是不是可能对中国的举国体制会有一个新的讨论,会有什么变化?

主持人:等一下在我们节目里面,我们也要就举国体制来进行一番讨论。竹博士我想请问您一下,横河先生刚提到,对于从中国大陆来的朋友我想都已经非常了解这个体制是怎么样的了。对于在海外的朋友对这所谓的“举国体制”,就是中国在训练一个运动员,我们看到中国有很多运动项目其实都是满杰出的,这些运动员的表现,他们的培训方式大概是怎么样一个情况?

竹学叶:它是这样,所谓“举国体制”,据我了解先是在全国各地有一些专门寻访这些尖人,就是身体条件各方面具备优秀选拔出来的基础条件,在基层它有一套培选的办法。然后一路拔尖从县、区、省里,一直最后到国家集训队。能够到国家队那就是“亿里挑一”了,所以真正能够得到充份保证有教练、训练条件、资金保证、训练计划、营养各方面。具备这样条件能够得到训练,在中国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所以说能够跻身到国家队,能够受到最著名教练的培训,实际上根本的目的已经非常明确了,就是要到国际上去拿奖,就是要去争取荣誉。这时候这些运动员已经完全不可以由他自己来决定自己的兴趣或者自己的计划,他已经变成国家或者政权向外边去炫耀它实力的一个工具了。

所以这个举国体制最终就是表现为只专注于个别尖子运动员的训练,而对于普通的这种社会大众的体育开展或者素质的提高,实际上往往并不在意。所以说很多人指责这种举国体制它并没有真正能够带来全民体质的增强,虽然你拿了很多金牌。所以有的人称中国近些年来是金牌大国,但是是体育弱国。

主持人:是。那么我想请问一下陈凯,陈凯您好。

陈凯:您好。

主持人:你也是从这个举国体制里面培养出来的运动员,首先是不是利用一下这个机会,对于李娜她得到了大满贯,表达一下您的感想。

陈凯:感想很多啊!因为李娜也不是第一个给中国的举国体制挑战的人,以前有个叫作何智丽,你们应该都知道,后来叫作小山智丽。她在国家乒乓队的时候,就是因为国家的体育总局进行安排她要输球,输给他们认为比较能拿冠军的那个人,所以她不满意,之后她就脱离了国家队然后到日本去。跟一个日本人结婚以后,她再次的跟中国队比赛的时候,击败中国队的那些队友。这个事情在当时也引起过很大的争论。

但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说,这个举国体制本身就是一个非人的体制,是一个奴隶制的体制,为什么这样说?我经常听很多中国人,不光是因为举国体制,这是一个针对文化心态的问题,而不是一个政治制度的问题。因为这个举国体制是由受害者和害人者两者同谋而产生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很简单,就是说现在在中国有很多人,一说话就说“国人、国人”怎么样,人怎么是国的呢?人是上帝创造的,人不属于国的。当你平常用“国人、国人”这种字的时候,你就承认这个国家超于人,承认这个国家的利益可以大于人的利益,这是不可以的!所以我总觉得这个举国体制的邪恶在这个地方。邪恶就在于它泯灭每一个人的自由意志,泯灭每一个人的个体价值。

在这一方面的话,就为什么在中国整个从体育界来说也好,从姚明到李娜这些人,你都会发现,他们每一个人的心历成长过程,是突破这些群体的压抑而走向个体的价值过程。在这个里面,每个在中国人文化生活圈子里的个体,要仔细思考这个:中国这个社会整个的文化心态,究竟出现了什么样的误差?究竟出现什么样的一种非常非常邪恶的扭曲?在于人们不重视人,而重视这个国。甚至中国得多少金牌是所有中国人都在关心的事情,而不重视这个人本身的心历成长的过程。这个是我们今天真正要重新反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题目。

我是从那其中出来的,我是有一个心历成长的过程,你在《新唐人》所做《我的路》节目里面,你可以看到整个心历成长的过程。这个成长过程也是通过自己不断的反省,通过自己突破这些群体的障碍,突破国家的障碍,突破这些所谓民族的障碍,真正把自己个体的价值,上帝给我自己个体这个价值反映出来。今天李娜也是反映这个价值,但是当然她当然不会像我这样,因为我是慢慢学政治学以后有这些词汇来表达出来。她作为一个运动员可能没有受过这样的训练,她不会把它表达出来。

主持人:我们等一下在节目进行当中,再继续就这个话题进行讨论。各位观众朋友,我们今天是热线直播节目,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免费电话400-708-7995,拨通以后再拨 899-116-0297。您也可以使用Skype :RDHD2008和我们一起进行讨论,我们今天讨论的是“李娜夺冠该谢谁”。

我们刚刚提到一些基本的问题,我们拿出来讨论。今天大家在想,刚刚几位都提到了,在中国它的举国体制是现在的一个特有体制?还是中国传统下来就是一个国大于个人,国大于家,家大于个人,所以你在各种不管是体育竞赛上或者什么,你出来代表以后,你得到好的成绩,这佪荣耀就应该给你的家,给你的国,把自己个人给泯灭;还是说它是在现在某种特别的文化里面所造就的?横河先生您对这问题有什么看法?

横河:我觉得在这之前,中国并不存在“中国的文化不是一个竞争的文化”,他没有一个比赛,当然考试考状元是另外一个回事,那是为了做官,是一个官吏的选拔制度,这是不一样的。在其它方面没有这个文化。所以他在以前并不存在用某种运动或者某种东西去争个世界第一,为国争光,没有的。因为那时候天下就是皇上的,皇上就是天给的,所以他是“朕即天下”,他不是“朕即国家”,他没有这个概念。

进入现代以后,我觉得在过去1949年以前,体育从来就没有成为一个去争金牌、争面子,所以大家说什么开奥运是“百年之梦”,没有这种事情。1949年以前没有什么“奥运梦”, 当然有人参加奥运,但是那时参加奥运都是自己筹资金。我们可以看到,其实美国到现在,很多运动员参加奥运会也是自己去筹资金,筹不到他就去不成的。所以当时是这种情况,责怪当时的政府,其实政府有很多问题那时候是不管的。

我觉得北洋军阀也好,国民政府也好,他没有用这种方式来争面子来代表,因为他没有一个政党需要给这个面子。所以我觉得这个举国体制是49年以后发展起来的,而且越到后来越是明显。这个跟社会主义制度有关系,共产党国家都这样,其实东欧、苏联当时也都是这样的制度,就是集中力量来办一件事情,然后再跟西方的整体水平去比较,所以就显得特别突出,当时东德不也是嘛,体育非常厉害。所以这是用某种方式来证明它政权合法性的说法。

所以现在你听“感谢党和国家”,其实这是两回事情,可以说“感谢党和政府”跟“感谢国家”有什么关系?问题是外国人得奖以后他也唱国歌,对不对?也去对自己国家表示什么,这叫“国家”。但是现在中国人一听到以后,马上想到是“党和国家”,最终的目标实际上是把“国家”的概念淡化了,“国家”本来应该是民族和地域的概念,他把民族和地域的概念淡化了,变成一个统治集团和一个政府的概念。

主持人:竹博士我想请问您一下,这是一个假设性的问题,您自己可能不是运动员。那么我们常常看电视影集,比如一个美国运动员他在奥运会得奖,放国歌的时候他站在那边,眼泪掉下来,然后身为美国人看了也会觉得很高兴,那么跟一个中国大陆运动员站在那边,您感觉上您揣测他的差别在什么地方?

竹学叶:我想表面上看起来还真是差不多,都会很感动。但是我刚才已经讲了,在中国他是这种举国体制上来的,他最后要拿不到冠军,你想这是什么滋味?回 去以后夹着尾巴做人都来不及。他拿到了以后他如释重负:哎呀,我终于拿到冠军了,我完成任务了,我为国争光了,我为党争光了,我回去可以交代了,我回去以后待遇可以有了,以后的政治生命可以有了……等等等等。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李娜夺冠该谢谁(上)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李娜夺冠该谢谁(下)

评论
2011-06-09 10: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