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到真佛“功法震寰宇 佛光度众生”

大陆法轮功学员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法轮大法师父在国内传法已过去十九个年头了,十多年来每想起参加恩师讲法班的情景,心中就感到无比幸福,师父那高大伟岸的身影时常在我眼前闪过。我每天读《转法轮》时,恩师在传法班讲法的声音就在我耳边回响,师父那和蔼可亲的面容,令我永生难忘。特将自己内心珍藏的美好记忆写出来,与国内外同修分享,并谢师恩。

从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在大陆开传到一九九四年末,全国各地众多各阶层民众走入法轮大法修炼行列,当然我也在其中。带着一种好奇心,带着自己十七年的久治不愈的脑外伤后遗症的病痛,于九四年五月一日至八月参加了恩师在长春举办的第六、七期传法班,随后又参加了重庆、成都、郑州、济南、大连、哈尔滨、延吉、广州传法班。

长春九天学习班下来,我身边的人以及我本人身上都发生了奇迹,叫我这个当年四十岁、以前什么都不信的人,从内心感到师父的超凡与伟大。

修炼前,我本人是从事汽轮发电机检修的,一九七七年在一次汽轮发电机组的检修工作中,因抢救一汽轮发电机组时油箱失火而造成‘脑外伤’病留下后遗症。十七年中,经国内多家有名的大医院专家、教授的诊治都不见效,头疼起来扎杜冷丁都不好使,抢救不及时就休克。为此厂领导很苦恼,花了数万元为我治疗还算是小事,关键是不能解除我的痛苦。因不能正常工作,带着万般无奈,九三年,年仅四十岁的我不得不办理了公伤退休。

九四年初,恩师到我市传法,当时我的妻子参加了传法班。开始我还反对,因以前她参加过许多功法班,除了花钱外没有任何收获。学习法轮功十天下来,却像变了个人似的。她原来患腰椎盘突出,走路都费劲,现在能骑自行车了,这使我对法轮功产生了好奇,加之当时邻居的劝导,想必与恩师的缘分已到,我参加了长春第六、七期传法班。在学习班上正像恩师在《转法轮》中讲的那样,“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进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九天班中,我天天睡觉,可每个字都听进去了。更神奇的是恩师为在场所有弟子清理身体时,随着恩师挥手间,我的脚一跺,法轮从我前额开始旋转,沿着头一周像风车一样转了一周就在前额停了下来。从那天那时起我十七年的头疼顽症、工厂花了数万元治不好、令厂长头疼的脑外伤后遗症奇迹般的好了,全好了!长春班结束回到工厂向厂领导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厂领导个个都为我高兴,告诉我只要好、只要头真的不疼了,你就去参加班,学费、路费厂子全都报销。

至今,又一个十七年过去了,这十七年中,我为工厂省下了十几万乃至几十万的治疗费,因为我的头痛彻底好了,不用治了。“七.二零”后厂长为此在大会上检查,说“纵容”我修炼法轮功,后来我对厂长说你怎么不说心里话呢,你咋不说我给厂省了多少钱?厂长说没办法,不让说真话呀!由此可见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的诽谤、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黑白颠倒、是非混淆的构陷之词。

恩师为我清理身体后,我感到浑身轻松,走路生风,人一天一个样。从进班第二天就开始吐痰,到九天班结束前一天,感觉到胸部一天比一天舒畅。记得在第三天讲课中,恩师说了一句“大家都在想、都在问我是谁,那么一会我就把罩打开让你们看,仅一分钟。”正讲课中师父说打开了看吧。这时我向恩师望去,因我在第八排,只见一尊顶天立地的巨大无比的金光闪闪的大佛立在眼前,高看不到顶,平视只能看到佛的脚趾,我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下意识地打了自己一下,想确认是否是真正的我看到了。我看到佛了,一分钟过去场内平静了下来。但我的思绪无法平静,过去只在小说电影中看到有佛,谁真见到了?没听说过,今天我见到了,我见到真佛了,恩师就是真佛呀!恩师在台上讲课就是给我们讲法呀,那不就是度人吗,我得度了!沐浴在佛法、佛光之中我感到太幸运了、太幸福了。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到现在,中共无端打压法轮大法弟子,造谣诽谤大法和恩师,但我始终坚信恩师就是下世度人的佛,就是救度众生的佛。

第三天下课后,我找到长春当地学员,让她带我到长春最好的锦旗社,我要做一个最大最好的锦旗,要把我对恩师的崇敬、对恩师的感激、对法轮功的感谢及对佛法的敬意表达出来,锦旗社的人问我写什么字,我把事先拟好的“功法震环宇,佛光度众生”,交给他时,他说为什么这么写?我与他分享了我的亲身经历。在长春传法班结业式上,我双手举着比我还高的绣有“功法震环宇,佛光度众生”的大锦旗走到师父跟前,深深的鞠了一躬,连同自己美好的祝愿一同献给了恩师。恩师接过旗放下回身与我握手时,当时只觉一股暖流通透全身,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傻傻的看着师父,我又一次沐浴在佛光之中。

十七年过去了每当回忆起跟随师父在传法班上聆听恩师讲法的幸福情景,我就感觉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是师父给了我上天的梯子,是“大法”、是师父救了我,是师父给了我一切。这样的恩师,这样的大法,怎能忘记呢!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现在,随着对大法弟子迫害的加重,我进一步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性。我深信大法坚信恩师,不管邪恶的中共邪党对大法,对恩师怎样造谣诬陷,它永远也动摇不了我及所有大法弟子对恩师、对大法的坚定信念!这也是我们所有真修弟子对恩师的誓约。

--转载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喜得大法,至今已修炼十多年了,师尊!是您把我从一个疾病缠身,不能自理,业力满身的人,从地狱中捞起来,洗净、净化,成了一个身体健康,看淡名利,遇事先为别人着想,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的修炼人。今生我能得到此大法,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 我是一名医生,但修炼前我曾患多种疾病自己也束手无策…就在这绝望之际,一九九八年春天我听说了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就去了炼功点跟着炼功。第二天一位学员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由于当时病情较重,看着书就睡着了,也学不好法。这时,正赶上在放师父《济南讲法》录像,我又去看录像。神奇的是,一进那个场,病痛就消失了。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只要你走进课堂,你什么症状都没了”。
  • 大法给了我智慧,给了我行医的真正本领,这不是靠我医术解决的问题,而是靠大法法力帮助我救人。常人得病都是有因由的,有些病,用医术是无法治好的;有些病,即使能治好,也会给病人带来很多痛苦。我深深体会到,师父让我得到大法,就是要我在自身的环境中救人。行医本是救人,但治表不治根;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人。
  • 二零零二年夏天,我下班回家的路上“六一零”和乡政府的人把我劫持到一个外地的洗脑班。在路上我一直发着正念,觉得师尊就在我身边,而且有一种声音“有惊无险、有惊无险”…
  • 西山坪劳教所对我施加的暴力、暴行主要是:其一、把我这样一个刚被送入劳教所时就已经绝食了32天的身体虚弱者经常的推倒或按倒在地上,拉着我的受伤的手在地上像拖东西一样的拖来拖去的,从而导致我的关节脱位、伤口加剧;其二、在绝食灌食的时候施加暴力,有时灌食的不是医生护士,而是打杂的吸毒劳教人员,有时吸毒劳教边灌食边打耳光、动拳头,有时就把人按在很肮脏地上灌食,有时不知是技术差还是故意的、鼻孔都拉出血了也没插进灌食的管子,等等。
  • 我体悟到了法轮功的非凡,就严格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无私的照顾瘫痪在炕上的婆婆。伺候婆婆两年多,每次去之前的不公平、不愿意、嫌脏的心理就慢慢变得淡了,渐渐的,我发现自己的心真的变得善良了许多:以前对老人的嫌弃、责备的心理都没有了。那时我就想:大法师父真好!法轮功真好!我的丈夫因为看到我炼功后的转变,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 法轮功师父在书中说:“但是人们有了矛盾不去忍,不知道是在还以前欠下的业债,你对我不好,我对你更凶,业没还又造下新的业力,使社会世风日下,人人为近敌,也有很多人想不通,现在的人怎么了?现在的社会怎么了?人类这样下去危险至极呀!”(《精进要旨》〈病业〉)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句句震动我的心,他平衡着、善解着所有生命的关系,那么慈悲,那么无私,那么打动人。
  • 俗语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家在湖南小县城,化解不开的矛盾、医不好的病痛在以前都是我家的难事。现在,我家有十人先后走入法轮功的修炼,个个身体健康,人人都感到很幸福。我曾苦苦追求金钱和物质享受,如今看看我家的幸福事,那是多少金钱买不来的福气啊!
  • 修炼后在我身上明显的感到两个方面的变化,一个是餐馆经营的变化,再一个是身体上的变化。…我突然看到天空中飘来无数的法轮,全都是无色的,我停下脚步,激动的看着他们朝我飘来,越来越近,慢慢的他们全都飘到我的身前,我看着他们在我的身前不停的飘来飘去,突然从里面飘出一个有拳头这么大的一个法轮直接飘进我的身体,我看着他慢慢的进入我的小腹。
  • 这是大陆一位银行信贷科长被淤泥所染而又超脱出来的真实故事。…妻子常常为了一点小事就跟他发火,甚至动手打他。起初他也忍不住,总想还手,渐渐的能够按照李洪志师父说的:“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煮稀饭或下面条送到医院,亲自喂到岳母嘴里。…喂完饭和药,他又打来热水替岳母擦背、洗脚,搀扶岳母上厕所。这是连她自己亲生女儿都不愿做的事情,而一个炼法轮功的女婿却自觉地做到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