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翔 :毛泽东有“思想”吗?!

“中共建党”九十周年诤言

黄翔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7月02日讯】毛泽东是井岗山占山为王的“山大王”

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毛泽东之前和之上曾有过瞿秋白、李立三、博古、王明等人,甚至早期曾置身其上的领导机关的周恩来,文革时也臣服于这位湖南蛮子的性格威慑、对他言听计从、亦步亦趋。曾一起出生入死的“革命战友”刘少奇,文革中被毛泽东列为“打倒”对像、巧立名目害死于黑狱;一起浴血奋战的彭德怀因秉性刚正不阿,庐山会议上观点相左、触犯“龙颜”,为毛泽东所不容、饱受打压和政治迫害……其中唯有一个共同穿越硝烟炮火的林彪,毛“登基”后,身前身后、寸步不离;亮相天安门、贴身毛左右。正是这位一付奴颜媚骨、趋炎附势的奸诈之相者,最终粉身碎骨死于权争内斗;生前却匍匐于毛泽东这位“红色皇帝”,众目睽睽中率先自编自演出一幕“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丑剧 !

这就是中国当代史上的政客嘴脸和“功利政治”的本来面目!这就是“反对封建专制”、“追求自由民主”的“无产阶级革命”的内在实质!

中国共产党的党纪在重大政治问题上,从不允许谁对最高决策机关的决策说三道四,而毛泽东这位唯我独尊者,无论党内外从来都例外!他的“思想独立”和“敢于顶撞”并不因此值得正面肯定,因为他“冒犯”和“顶撞”的深层因素实质上是出于权欲、其动机不离权争。一旦得势、若有谁胆敢顶撞于他,绝为毛泽东所不容!

毛泽东一统天下后,包括“反右”和“文革”等在内的历届运动中,举凡对党内不同政见、民间异议之声,从不手软、格杀勿论!从中暴露无遗的正是这位一代暴君维护一己特权、独霸天下的野心和欲望!!!

这位自视为“空前绝后”的“真命天子”者,满脑子“帝王意念”和“孤家寡人”的强权意识,纵使在一个标榜“革命”的现代党的组织内部,也为同道的群体所难于接受与相安。他也为自己的种种攻于心计的内斗与谋划付出过代价,受到过以“组织”名义出面的批判和处分。

这位从无“兼听则明”的胸襟者,始终坚持为所欲为,所幸在井岗山开辟红色革命根据地,最后一跃而窜至中共建政的开山鼻祖!

纵使如此,毛泽东有“思想”吗?不!他没有“一己之欲”外的开阔视野和原创性的思想,却有常人不具的心机、权谋和极端畸形膨胀的私欲。本质上是一个生命时空极为有限、思想视野和精神空间唯有一座“泥石和精神”的井岗山的“山大王”!霸气十足、占山为王 !

对于毛泽东,整个社会从思想到文化全是一个“毛”字!天是“毛”天、地是“毛”地、十几亿中国人全是由“毛”式偏狭农民意识塑造的全无一己人生理念和个性追求的“克隆人” !至今中国大地上毛式“克隆”的毛子、毛孙延绵未绝!甚至为全民所厌恶的“前无古人”和“后无来者”的毛式“文革”及其路线还公然死灰复燃、妄图卷土重来成为当代中国建制、执政道路的抉择?!

什么是毛泽东?生前占据一己“精神和泥石”的井岗山,这就是他的“革命造型”、“精神高度”和全部思想容量!死后也仍以一具“毛尸”窃居天安门广场,偌大中华民族节庆和盛典的场地占据为一己“停尸房” !

一生视“斗天、斗地、斗人”为“其乐无穷”,其血红世界中“天人和合”的传统人文菁华荡然无存,此人除了“斗”字、不解“和”字为何物?竟至今在投机政客中后继有人!一批“毛左”残渣,青空下、日照中,在中国大地上傻不溜球地以“红歌、红剧、红箴言”蒙混世人、招摇过市、自得其乐、自欺欺人?!

整整一个时代,偌大中国十几亿人,共同曾有过的经历,就是“手中只能捧著一本毛语录”、“眼中只能看到八个‘样板戏’”、“口中只能高歌一曲颂毛的‘东方红’”,呆头呆脑几代木偶人全由毛泽东一人幕后操控,网罩于一片“万寿无疆”乃至“永远健康”的苍蝇似的嗡嗡声中。头顶无浩瀚、脚下无辽阔、精神背景上更不见“宇宙生命”世界、枉来人生走一回!!!

这个毛泽东,既喜食“辣椒”、也贪馋“辣妹”,其私人医生“回忆”中曾揭出他深居中南海“满床光屁股、稍不满意就一脚蹬下床”的帝王特权和极欲。

心无悲悯、目无苍生,这个天生霸蛮者,自己有物质和精神的嗜好、偏爱和选择,就让整个国家“人文精神”唯有毛为全民亲自调制的“贫乏而浮浅”、“枯燥而压抑”的一份“味口”的无聊与单调!同现代世界和一个伟大民族几千年灿烂历史文明相对照,纯属毛式思想“党八股”!几代人精神意识被密封其中,包裹得一丝不透、扭曲变态、几近窒息!在生命与自然不是相互融洽而是人为对峙中,投生红尘的人,疏离于生命本色!绝缘于人生本义!

这就是中华民族文明的现代承传和发展中,“思想”的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

中国人曾经历的一个民族的悲剧和几代人的厄运,还要在21世纪、在政客“权力瓜分”和“路线之争”的丑恶私欲中重新登上21世纪的历史舞台、向全民再次作拙劣表演吗 ?!?!?!

毛泽东是破坏中华人文的罪魁祸首

毛泽东一代人,在人类文明精神智慧选择中,从一开始就抱住了“血腥与暴力”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大腿,宁舍弃自身几千年灿烂历史人文的菁华,对之全盘予以否定并横加“打倒”和“砸烂”,却甘愿在思想的建设和精神的开拓上,视外来的“马列主义”为自身仰视的思想与精神高峰,心灵上任其凌迟、鞭笞,饱受其“居高临下”的“胯下之辱”。

毛泽东们无视普遍意义的客观比较,从中淘劣择优,敢于站在举世公认的真正伟大思想家的肩膀上眺望世界,只能沿袭列宁斯大林的思维模式,在马恩列斯“暴力革命”的裤裆下看中国、看世界、看人生、看红尘。在过去、当下乃至未来,贻害的是几代人,漫延于世的是“流血与不流血”的“毛式红祸”。

时值二十一世纪的当下,东方的中国人仍然还无从享有天然的精神生命世界和五彩斑斓的人生,至今还是让人联想起一个有形和无形的“暴力与流血”的社会,一片人为涂抹的血红的天地!

毛泽东破坏伟大中华民族文明贯穿一生始终,在空前绝后的“文化大革命”中达到“登峰造极”。正是这个井岗山上的“山大王”,野心勃勃地欲把整个世界视为一座井岗山,在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荒石、土堆上插上“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更有甚者,这个自身意识扭曲的土霸王,竟强行扭曲全民的正常意识,要求世人以“井岗山丘”和“延安窑洞”为几代人整个生存的精神视觉空间乃至全部人生的价值象征与指向。对社会人文领域和包括作家、艺术家在内的整个知识阶层,要求以其在延安窑洞中的“讲话”为“思想的标尺”和“行动的指南”,因而造就一个没有精神骨血的国家和智力贫弱的“无脑”的民族。在整个中国的大地,几千年灿烂的历史文明断裂、人文精神上无“根”可言、备受世人轻蔑。

中国人无论在本土还是海外,在精神生命上两头都非健全和正常的“人”。在中国大陆社会,是“无脑族”的群体,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如受人牵制的木偶,终其一生精神上唯有漂零无著、失去“叶落归根”的人生归宿。在西方世界不同人文环境中,绝大多数中国人不具备天然的资质,心智贫弱、天生自卑,无从在不同文明的生存环境中精神上与人平等交融和互渗。不管是自觉还是不自觉,无奈置身于自身文明的原乡之外。追逐于物质、贫乏于精神。“落地生根”是许多“活得很枯燥”的人“物质和精神”双重意义上的唯一选择。

国内的中国人,唯有脑子麻木到一片空白,才有幸免于列入警察追踪和骚扰的目标,生存安全才不面临威胁和遭遇风险。唯有心灵冷漠到失去感觉,才不会被人视为“社会稳定”的“不安定因素”和“依法打击和制裁”的“犯罪”对象。

海外的中国人,精神上只有“家园的记忆”,没有“人文的背景”。无论回国旅游或探亲,儿时记忆中的景物变迁会引发心理上的失落感,却往往不自觉忽略自身人文渊源上的“精神根基”无迹可寻。

饱受始于毛的党文化洗脑、熏陶的几代人,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在本土还是西方,在精神生命世界上许多人都是无“根”的一代,都仅仅是一个务实的“谋生者”、为衣食奔波的人生“过客”或漂泊中心灵上无所归依的人。

纵使有承传和弘扬中华人文骨血者,无论个人和群体的存在或出现,既饱受强权的高压和人为打击,也为人文上无根可寻、心智上“浑浑噩噩”、悬殊于别国别族者所普遍隔膜和不解,这也正是为专制者所需要的。不正常的社会环境孕育愚民而绝灭智人!

在我们星球上,任何国家和民族都有其独具特色的文明,不同文明、包括其思维形式和语言表现,都天然具有不同地域的国家和民族特征,其存在价值是平等的,无优劣高下的霸凌区分。在世界范围内,文明与文明彼此兼容,思维与语言互为比较。唯有近现代的中国是人文意义上的“无根族”,伟大中华民族人文菁华为一党意识形态所取代!正是始于毛泽东们,东方人文的“绝唱”在承传上几近“绝灭”!

至今倡导“唱红”的红二代、红三代政客,根本无从了解独具东方文化特征的中国“诗书画”的象形思维与表现中,深藏有宇宙时空中的“天地人”奥秘。也不解东方的“大象无形”抽像和形而上的象形中,天然地非自我设限的“人体宇宙”思维与表现。

相异于西方思维形式人为“观念”、“逻辑”、“推理”之“绝对理性”制约,东方“大象无形”的精神生命艺术中“万象纷呈”;“大音希声”的超感觉世界中“沉寂轰鸣”。

东西方不同文明各具地域历史特征,理应互为平等尊重,交融中彼此互补和丰富。

中国人有传之久远的独特的精神“视觉”、“听觉”和“心灵感应”,中国人的精神生命世界,超越通常意义的生理制约和局限、拥有“天人合一”的内在生命的“时空之外的时空”。世代绵延的中国人中,不绝遗世独立、隐逸人生中世俗时空之外的“人中高人”!这在别族另类思维者的眼中,无异于隐身常人中的来自“外星球”的生灵!

这一切都排斥于毛式“粗劣和简单”的党文化之外,在人文承传中趋于了无痕迹、消失殆尽。“井岗山丘”和“延安窑洞”人文意识中,失去的是东方人文生命的本义和原色,枯竭和弃置的是中华民族人文精神的骨血,却选择马恩列斯毛式的“思维钢筋”浇铸“党”的意识形态的“水泥块”,致使伟大中华民族人文精神的现代发展趋于静止和凝固,中国人的精神生命世界,失去人文气血的鲜活与纯净,枯竭与坚硬如铁板一块,内里血淋淋隐形镌刻着一个“毛”字!!!

毛泽东是命定“党指挥枪”的元凶

毛泽东并非中国共产“革命”开天辟地的最早的鼻祖,却是首先提出“党指挥枪”、在中国的土地上实施“流血和不流血”的双重暴虐的元凶。前者如“国共内斗”、“中国人打中国人”属“暴力”与“流血”的有形战争;对全民实施“意识形态”强加和控制,是“不流血”的隐形战争;而毛泽东身居权力之巅后所发动的一系列政治运动,“流血的屠戮”和“不流血的处决”两种“战争”性质兼有。几代人成为“毛式体制”受害者,一个源远流长的民族竟自毁于自身、为世人恻目。

毛泽东一生从未停止过“斗”、包括体制内的内斗和党外的外斗。他没有可传之久远的“思想”,却自觉吸纳传统人文的垃圾与毒素等负面因素,长于与生俱来的“心术权谋”。正是其身上的恶性和不择手段的发挥,战争时期有助于他的所谓军事决策与谋略,和平时期见之于他的思想奴役和严控。他是个心目中只有“打天下、坐龙椅”欲望的人,性喜极端、走偏,却缺失治国安邦的博大胸襟和雄才大略,使其个人有限能量的发挥越往后越适得其反。

在文化建设上其视野局限、襟怀偏狭,只容假“工农兵”名义的毛式“维稳”与“维权”的专制独裁的意识形态,这是一种没有“精神含金量”而遗害国家、民族的伪劣“文化”。在经济建设上闭关锁国、狂热冒进、贫乏于专业学养却自以为是;相对于“井岗山”国共两党相争时期的枭雄,在和平建设时期只是一只乱扑翅膀的昏鸦。毛泽东一生信奉的是暴力、即有形和无形的“枪”,前者靠玩凶器起家、对敌对一方或异己实施暴力摧毁和镇压,后者用于对十三、四亿人的灵魂血淋淋地强制扭曲和割裂。

如果说“党指挥枪”是毛泽东的一大发明,那么“毛指挥党”就是他的一大特权。无论“党指挥枪”还是“毛指挥党”,受害者都是全民,其中尤为惨烈的为“阶级敌人”地富反坏右,在内斗上也包括曾同毛一起走过来的“流血打江山”的“革命”元老。

“党指挥枪”把“枪”成为一党凶器,把党置于国家和民族之上。人民行使合法权利、包括思想表达自由时,党“指挥枪”实施镇压;执政者的特权受到公民质疑与挑战时,党“指挥枪”大开杀戒。正因为党有操控军队的特权,才有当代历史上八九“六四”的天安门惨案。

“毛指挥党”,过去“毛”只是一党之内绝对的“孤家寡人”,而现在“毛”却成为若干分身,其性质是“实施党内民主”的“小集体”,而相对于全民而言却是“文革时期”式的“一小撮”。在“一党独大”霸道之外,不容任何党在实际权力上“平起平坐”、在主政竞选上“公平角逐”。

“党指挥枪”论承传至今,不仅后继有人、还要引亢高歌,把世界“唱”成一片血红。

举国上下,心智清醒和正常者,早已看穿政客玩的什么把戏?过去敢怒而不敢言者、今天已挺身而出。突破于纸媒、群起于网络,其中包括学术界的知识菁英、现实和历史的受害者,其勇气和言论特别令人触目。

时至今日的中国大地,火药桶遍布,这里那里频频发生连环爆!!!

毛泽东“打土壕分田地”的“革命”煽情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这就是毛泽东“思想”之一,典型和极端的两分法和“阶级斗争”思维。愚民化、政治化、党派化。

人们观念相异但可以相容,党派各别却可以并存。世间万象纷繁却并非相互对立、敌我分明?!几千年历史人文菁华中,中华民族崇尚的是天人之间的“和谐”,何况于人与人之间、党派与党派之间?!瞬间人生、众生平等,非争个世尊权位、非斗个你死我活?!

毛泽东“革命”年代“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他如何“唤”起、人为何听他?战场上的毛泽东面对广大平民,也同样不惜“兵不厌诈、诡计多端”,指追求和建立“自由”、“民主”的新中国为“革命”目标,视“劳苦大众”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冲冲冲、杀杀杀”的简单的一群。毛泽东针对生存线上挣扎求存的中国底层民众的心理与务实倾向,以“打土壕、分田地”为政治口号,对赤贫阶级产生心理诱惑,煽起“普遍仇富”的“革命”的狂热。而“革命”成功后,绝大多数贫下中农“仍然是贫下中农”,一度分得的田地又以“人民公社化”回归集体。社会权势和财富的公平享有只是一厢情愿的妄念、一场政治骗局。

农民以往是参与“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者”,新的历史条件下又被迫再次蜂涌“包围城市”,成了来自农村却漂流城市的数以百万计的廉价“农民工”。社会权力和财富的双重占有者,今天却正是毛泽东所发动的“革命”的对象。正是这些权贵,昨天以“革命”的名义打倒地主、资本家,今天又成了新的“土壕劣绅”,这些人连同其“权二代、权三代”、“富二代、富三代”成了一触即发的新一轮的“革命”对象!均属毛泽东的“革命”的“打倒”之列!

这就是毛泽东“思想”指导下的“革命”,在今天转型中的中国,是否仍要承传毛泽东从井岗山到文革的作为,让历史开倒车、让毛式“革命路线”成为今日中国的走向?重新主宰中国人的命脉?!如果不“承传”毛式“革命”及其“思想”,那么,一度以“中华民国”为“革命”否定对象的“毛式革命”就应重新给予历史评价,中华民国的“否定者”本身就应受到“革命”的再次否定!而毛泽东及其“思想”、“路线”却理应成为21世纪的中国诀别的对象!!!

中国社会形势逼人,天怒人怨的今天中国毫无选择地必须进行合理的“社会政治体制改革”!!!

昔日毛时代的中国,政治高压下人民还多少享有均富,住房分配、医疗保险等基本生活得到保障。今日社会两极分化、贫富悬殊中少数人占有亿万家财,多数人赤贫如洗,要住房无住房,要看病被拒之医院门外,脸上被人为泼上硫酸的幼童被人强行拖上街头向人乞讨……失去言论、上访、维权等等自由权利者,无奈的选择就是此起彼伏、环环相连、一个接一个登上历史的演讲台面对社会现实“以火药发言”?!

难道历史永远是恶性的暴虐循环?中国真正的出路要不就是“意识形态”党八股、要不就是“烧香点烛”的孔礼教?!中国当下要走的究竟应该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之路?还是现代中国正面对一次人类伟大智慧全方位比较、尊重和重新选择的新的历史机遇?!

开放网络远胜于实施人为封锁

今日,上世纪工业时代的核战争战略,已为新的信息时代的网络战战略所取代。网络世界中没有硝烟、炮火,没有血腥暴力的威慑与杀伤,却具有把世间一切邪恶与不义“颠覆于一瞬”的巨大的威力!

面对网络世界,开放远胜于人为封锁,后者无异于文革时代的尘封式的闭关锁国!

转型中的中国,人民不需要再次面对人造神像高呼“万寿无疆”!不需要手舞足蹈、引亢高歌的无聊之极的“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的滑稽剧重演!需要的是坦诚面对和热情迎接21世纪全球化的新的“网络文明”!需要的是对具有普世价值的人类最高智慧的发现、珍视和不失时机的重新比较和选择,而不是继续再走毛泽东式“思想”的老路,整个民族自溺于其“革命路线”的回潮,或随同某些“后继者”投机的执政思路,在令人心身疲软不堪的毛泽东思想“陀罗”中自转于循环往复!

中共党内,派系纷呈、观点各别,有“热爱”并力举毛意识形态者,有奉孔子精神为执政圭臬者,有以开阔视野再三重申“中国必须实施政治体制改革”者!后者的支持度呼声日增、日甚一日受到海内外普遍关注,也受到今日中国社会的认同和尊重,而不是遗臭万年的鄙夷和唾弃!!!

我以为,在一般“无诚信可言”的政客中,唯有此类人是真正的政治家!任何敢于为中国、为中国人民秉性而言、发出呼声者,其伟大形象绝无惧于在投机政客中受到孤立!!!

正是这样的人,言行举止不“自囿于党八股”,却是承传于先人的少有的本真性情!

2011年6月24日凌晨即兴、6月30日“七一”前夕改定

评论
2011-07-02 12: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