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洗浮山

贺天保丧命于黑夜荒山
袁荣易

贺天保(黄钧威饰演)的身手矫健。台湾戏曲学院毕业公演。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余叔岩照过三张《洗浮山》照片流传于世,表现主角贺天保“趟马”的潇洒英姿。由于余叔岩照片的关系,《洗浮山》成了人所共知的一出戏。余叔岩以老生闻名,但他幼工好,有武生底子,他在《洗浮山》中舞双刀(双刀花)与趟马,边式俐落。他还演过的武戏有《连环套》、《落马湖》、《翠屏山》等。


余叔岩三张《洗浮山》之一,演出贺天保“趟马”的身段,架势、表情俱佳。


《洗浮山》是一个英雄悲歌的故事,出自“施公案”小说。叙述施公至淮安查访,浮山贼寇余六、余七荼毒百姓,但浮山险阻,不易进攻。不料贺天保、盧志义师徒二人,先后私自前往探山。盧志义先被殺,贺天保后至,见头颅高悬,误以为黄天霸被杀,奋不顾身杀向敌去,然因夜晚,又不熟敌境,被余六用飞爪击毙。经管寧私探证实,贺天保师徒二人确实命丧浮山,报给黄天霸与众侠知道,禀明施公,商议破山之策。终将余六杀死,余七逃往霸王庄而去。


贺天保(黄钧威饰演)戴软青罗帽、外罩青褶子、内穿箭衣、系大带、戴黑三、手执马鞭。

施公底下,办事的人很多,当施公还在思考对策时,贺天保就先去探山,显得他个性很急。在月黑风高的陌生环境,一点风吹草动,很容易就干扰了一个人的心智判断。很不幸,贺天保就被蛊惑了,他以为黄天霸的心思与他一样,会先来探山。

贺天保看到人头,先想到的是黄天霸,而不是每日在一起的徒弟盧志义。这全然是一种随心而化,使得他恐惧即时上升,他大慨想到连黄天霸都被杀,我一定危险了。这样的想法一出来,已把自己送上死路。


浮山贼寇余六、余七(曾冠东、刘育志饰演)。

为什么呢?这是缺乏正念的状态。贺天保失去正念,所以被杀。假如贺天保正念不失,月黑风高的环境也可以成为最好的隐蔽场所,用来观察敌情,而不须主动出击。他大可保持镇定,不被情续波动所影响;凭他的功夫,自保应当不成问题。但是由于怕心一起,正念不能稳定,这就等于把生命交给了敌人之手。

中共邪党的邪恶,就在摧毁人的正念上。中国古代戏曲或小说,常常有“邪不胜正”这样的话,即使一个小老百姓,都有“行得端、坐得正”的堂堂正念,行走天下都充满自信。中共邪党的宣传欺骗人民,中国若没共产党中国就会灭亡,训练人民一切看党的脸色行事。洗脑之彻底,使人民丧失正念,把自己的意识放弃而成为邪党的傀儡。就像在《洗浮山》里,贺天保的正念因见黄天霸头颅顿时消失,他想:黄天霸死了,我也不行了。中共邪党也是以杀人来吓人,中国善良人民,因而被唬住,自己干扰自己的心智判断与能力发挥,长期默默忍受流氓集团与黑帮的垄断,任其宰割,给自己选择失血的状况。


贺天保与余六、余七激烈的打斗。

现在,退党大潮已将近有一亿人退出邪党组织,越来越多的人觉醒,不受迷惑,充满正念。如果甘愿被黑帮威胁,自我放弃,像贺天保这么好的一个人,却死在盗贼窝里,岂不冤哉。
余叔岩《洗浮山》的本子,有贺天保鬼魂喊冤的情节。通常鬼魂喊冤是鬼魂自认为受到迫害而死,并非自己能力不行。所以贺天保鬼魂觉得自己死的不明不白,向黄天霸伸冤,希望帮他报仇。他对黄天霸唱:“悲切切,出離了,二堂口。殺却了,余六贼,我气方休。”


贺天保(黄钧威饰演)只身抵抗浮山的匪寇。


《洗浮山》有其教化意义,借着贺天保之死引起观众悲悯之情,同时警惕正念不可失去。观众看完起著涤清情绪的作用,与看完“悲剧”的功效一样。

《洗浮山》也是盖叫天中年擅场之戏。抗战胜利后,盖叫天在“天蟾”首演,用的是李春来藏本,加了头场演出大头目牛腿炮劫了官粮上山。盖叫天耍的双刀,尺寸放大显得很有份量,同时又有耍胡须的功夫,这原是一出武老生的戏。有人还曾见盖叫天七十岁演《洗浮山》,从头至尾厚底靴穿到底,不论趟马、走边、耍双刀、开打扑跌、抢背、绞柱,处处干净利落,真正梨园空前绝后的活儿。


贺天保战败落居下风。

大陆现在的演法,大致是依盖叫天的演法而来,不过剧目改为《夜探浮山》,结局改成贺天保自刎而死。中共的乱改,常常让戏曲内涵跟着扭曲,难以明白剧情何以至此,让人糊里糊涂,理不清是与非,体会不到正与邪的区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狮子楼》包括武松访邻告状、杀西门庆这些情节。水浒传改编的京剧,如《翠屏山》、《时迁偷鸡》,《乌龙院》等与水浒原著稍有不同:加重生活趣味化,尤其角色个性的发挥上,深具戏剧张力,编剧者可说是一位饱经世故、却又不落俗套的达人。戏中配搭一个小小的角色,都让人觉得兴味盎然。盖叫天口诉“粉墨春秋(二)《狮子楼》”(《上海戏剧》 1961年03期 ),讲到《狮子楼》主要是文场子,显现武松的理智性格,这些文场子戏如不能演得俐落,后面《狮子楼》与西门庆打得再火爆, 也看不出为兄报仇的“义儿”(意义、层次), 因此交代“义儿”很主要。俗话说:“学会前文义,才知后文通”,盖叫天的武松戏,比起别人精神百倍,就是他有这个“义儿”。
  • 戏曲演出的长短,其实与演员的诠释能力有关。尤其从“折子戏”里,最容易看出由演员所决定的时间感。今天介绍《七郎托兆》这个折子戏,单独演出可以演到半小时,主要是看主角杨七郎的表现,他花脸虎虎生风的唱腔,与父亲杨继业阴阳两隔,急着安慰父亲,并辞别父亲,其中唱到:“孩儿我再不能多行孝顺,再不能与爹爹同路而行。再不能与爹爹牵马坠蹬,再不能统雄兵去把贼平”,感人落泪。在此情境中,演员较有发挥,时间的感觉就不一样。如果少唱(俗称“马去”)两句,立刻会变得太短。
  • 京剧《打侄上坟》,又称《状元谱》。由打侄、上坟两个段落所构成,两个段落分别讲了两个风俗习惯,一是“开仓放粮”,一是“清明扫墓”。这出戏,简而有力说明文化的力量,帮人达到连系、沟通、互动。人与人的裂痕,借此得以弥补。族群或社会出现不平衡,大家心量大,携手同心,心性得到提高,环境调整变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