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明星日志:老人与胡须(第二章)

2011/07/22

【大纪元2011年07月22日讯】在去年的演出中,我扮演了两个不同的人物角色:萧何——他是公元前200年左右的汉朝开国大军师,而且还是常胜将军韩信的伯乐;刘彦昌——和一位仙女成亲的书生。这两个角色都有段双人舞,所以你也可以说我是个不正式的主要演员,碰巧没有被放在节目册上,而我一点也不介意。今年,我主要扮演的人物角色是一位在台上只有30秒,把喝醉酒的鲁智深赶出寺院的老住持。

其实,对我来说,扮演什么角色,或站在舞台的什么地方都无所谓。那是导演操心的事。就算我被放在了舞台上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我还是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用心把这个角色演好。我想我的伙伴们都是这样想的。今年我还是觉得很满足,下决心不管是跳群舞还是跳领舞都要一样出色。另外,扮演一个有胡子的老人感觉还真棒!

虽然我扮演的这个角色在舞台上很短暂,但我必须承认,整场晚会里我最享受的就是这30秒。为什么呢?因为我从这30秒里学到了许多东西。首先,我必须认真揣摩这位老住持的反应和情绪,还有他的经历——一位修为很深的寺院住持,看到自己的门徒喝得酩酊大醉而归,其一举一动都是对老住持思想和修养的挑战。

每次上台前,我都习惯性的琢磨著这个角色,想着该怎么用最简洁的动作和舞姿来表达给观众我想要说的。甚至连头部的角度略有差异都会很微妙的影响到舞蹈的味道,和故事的精准度。也许这一切在观众的角度看并不复杂(毕竟只有几秒钟),但这却是我每天上台前必须思考的一个问题。

还有,我喜欢这个角色是因为,在演他时完全不会流汗。但是说实话,我最喜欢这个角色的原因是戴着假胡子的无限乐趣。

或许你会问,这个假胡子有什么特别吗?对你来说,它可能看起来就是个用肉色网和模糊的黑色与白色的毛发做出来的假胡子而已,其实这个假胡子可是有段故事的——这个特别的胡子是我去年扮演军师萧何戴的,它和我一块儿走过了近100场的演出。

当我们一起经历过每一场演出后,老人与胡子,我对它已经产生了不同的感情,还有它薰衣草味的发胶。银白色的胡须包裹着我的脸,我觉得我心里年龄已经翻了两倍了,而我也已变身成中国士大夫的角色。缺少了它,我发现很难进入角色,找不到一点智慧的感觉。

突然发现,萧何与老住持这两个角色竟是惊人的相似。他们的特点都是年龄较大和充满智慧,而且都是从台左出场观看台上发生的事情。然后在音乐变旋律同时,也发出一种莫名的感叹,紧接着和主角一起互动——大将军韩信和醉酒和尚鲁智深。而且,这两个角色都戴着一样的胡子。

这回从四个小混混欺负韩信,改成了四个小和尚阻止鲁智深进入寺庙;从韩信谦虚与大忍之心的深刻印象,改成了今年对弟子的醉酒感到震惊与失望的我;从一顶方帽子和典型的汉朝宽大紫色长袍,改成了今年“剃光头”和一件宋朝的棕色长袍的我。

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我的舞伴外加好朋友廖若山,他也扮演了去年韩信和今年的鲁智深。

所以呢,在这里有很多新东西可以学,你跳的每个角色也都很有趣——特别是一些戴着假发类妆饰的角色!

(请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