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纪元】中国次贷:万千空厦笑茅屋

近年来,中国的多金表像与城市的高楼大厦很让世人迷惑。(AFP/Getty Images)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07月06日讯】(新纪元周刊记者韦拓综合报导)中国的“繁荣”不仅印在钞票上,最直观的还有高楼大厦。那些贫困县的党政办公大楼,皇宫一样气派却只为少数官宦服务;近年超量建造的住宅,宛如城市中的水泥森林,却大量空置;与这种“繁荣”共生的中国乡村、世代与土地为伍的广大农民,当今则愈加清冷、清贫……

近年来,中国的多金表象与城市的高楼大厦很让世人迷惑,中共官媒也不厌其烦地向外界夸耀自己有钱、强大,一时间,只许闷头捞钱、休想挑战党权的阴险模式似乎成功了。然而,历史上不按自然法则走路的,最终都被历史所嘲弄,不管它当时骗倒多少人,虚假繁荣也不例外。其实,中外各界精英早已看到了:诡异与危情笼罩着中国。

天上拍的“鬼城”

与中国经济GDP连结最紧的是房地产。土地过度开发与楼盘硬扛着高价,成了大陆普通人的噩梦。然而今天,更恐怖的情况出现了。

英国《每日邮报》近日依据卫星照片分析道,中国一个个“混凝土塔区”和近期修建的居民区本应人气旺盛,但新的卫星图片显露出大陆大片无人居住的“鬼城”。

分析家Gillem Tulloch指出:“中国又建了更多这样的楼房”。他形容一个城市时称其为“摩天大楼的森林”。

据报导,截至去年,中国有超过6,400万套空置房,而当局宣布在未来20年间,每年要兴建20座城市。Tulloch说,“中国人均钢材、铁矿和水泥的消耗量超过历史上任何工业国家的水准”,“这些(原料)都去兴建不会盈利的铁路,无人驾驶的公路和无人居住的城市”。

《每日邮报》说,北京政府的智库已发出警告:中国主要城市的房价被高估了70%,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正在恶化。大陆官媒《中国日报》引述中国社科院的数据称:去年在中国35座主要城市的调查显示,在11座城市,包括北京及上海,房价高于其市值的30~50%;福建省会福州的房地产泡沫最为严峻,其房价超过市值的70%。

话说房屋空置

新浪地产2010年9月刊登的〈关于中国城市闲置土地专题报告〉摘要披露:国土部出炉1,457宗闲置土地“黑名单”,北京、广州、海南、江苏等地成闲置土地重灾区,四地闲置土地数量占全国近四分之一,70%以上闲置土地性质为住宅用地。列入国土部闲置土地“黑名单”的宗地总共1,457宗,闲置面积 9,772公顷,合同总价款256亿元。

天涯网友lymanyan提供的社科院城调队的调查显示,中国660多个城市现有空置房6,540万套,在建房1,250万套,说这7,790万套房为空置,是社科院从全国各地供电公司调查的资料得来。标准是,每户每月电表零读数,且达6个月以上。如以每套3人居住计,可供2.6亿人居住。社会学家说,这种空置不仅仅是浪费资源,也隐藏着巨大的金融风险和社会隐患。

按全国房价4,000元/平米、每套约70平米计算,全国城市闲置住宅总值为18.3万亿(不包括1,250万套在建房),除去两成首付,银行的房贷余额为14.6万亿,相当于GDP的45%。也就是说,中国空置房造成的资源浪费,相当半年的GDP。

该网友说,中国的住宅成了不折不扣的金融投机工具。2009年上半年中国楼市制造的小阳春,很多是假按揭——大量炒房客到农村借身份证件投机(身份证件也从最早200元手续费,一路飙升到3,000元)。也许,中国版的次贷危机,就从这些闲置住宅爆发。当炒家抛售,房价下降,很多将转成银行坏账。

和讯博主谢国忠早在2008年就以〈恐怖的空房〉为题,分析了这种危机:

大部分城市调查显示,平均住房面积为每人28平米~30平米。可以断定,中国不存在绝对住房短缺的情况。如采用日本标准,中国城市住房足以安置所有中国人,所有农村人口迁到城市都足够。闲置率居高不下,而房价还持续走高,真是咄咄怪事。他用四个独特因素解释中国的“特殊情况”。

一,实际利率持续为负,导致对货币需求下降,投机冲动上升。贪婪与对通胀的畏惧连袂催生了前所未有的房产投机需求。

二,高达GDP的10%左右的形形色色灰色收入需要“安全”庇护所。面对通胀压力,房产市场成为灰色收入的理想去处。

三,大多数中国人从未听说过中国90年代曾遭受“房灾”。正因毫无畏惧之心,贪婪加倍横行。

四,投机者相信,政府不会眼睁睁看着房价回落。他们看穿了地方政府完全依赖房地产收入,会不遗余力地给高房价加油打气,因此对市场下走并无顾忌。

地上拍到的贫穷

阿波罗2011年6月报导,某作者自行驾车到华北平原的山东、河北、河南农村访问,发现一家一户条块分割的低产农田,有的正在抛荒。几千年前使用的牛拉人扛的耕作形式,也没有实质改变。

更令人悲哀的是农村地区的入学率:小学和初中70-80%,高中不到50%,许多孩子初中没毕业(14岁左右)就到城里打工。镜头里破烂不堪的农校,衣衫褴褛的儿童,坑凹泥泞的“空洞化”村子,到处飘着茅坑的恶臭,土屋烂瓦,垃圾污染,破败荒凉,令人钻心的刺痛,更难看到未来。

农舍间到处闲置着不用的宅基地,竟占据着每个村子的半臂江山。随着人口减少,农民或已搬到城里(仍占着土地),或者只剩老弱病残。

农田或宅基地,因没有土地产权,农民不能出售、抵押和继承,所以一钱不值,被抛荒闲置,或被村官非法倒卖给开发商。这正是为什么中国大城市拥挤堵塞,房价物价高不可攀,广大农村却一贫如洗,贫富两极分化。

另一位网友2011年4月去西昌旅游,在象征着中国最高科技的著名航太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不到10公里的农村拍的照片,同样是令人心碎的景象。


在土坯“教室”中,孩子克难学习。(阿波罗新闻子站)


乡村的孩子玩着自制的篮球。(阿波罗新闻子站)


那边是动辄耗资数亿的掌声、欢呼声、“站起来”;这边是露着天的土坯“教室”、没有一张看上去没土的小脸……亿万被牺牲了最低生存条件的农民和他们的后代烘托着党国的“撅起”!

黑手再次伸向农民

虽说这么惨,还有人不愿意放弃农村户口进城。作者郑风田披露了原因:

按照农村集体所有制,农村居民可以免费得到一块120平方米的宅基地,平均价就在百万以上,如果再建个三层小楼就值600多万。这个账谁都会算,所以农业户口的含金量明显超过城市户口。但前提是富裕地区的农村,地值钱。

城乡户籍隔离制度恶名声在外。重庆3,200万人口,农村人口超过80%,计划10年内把1,000万农民转户为城市居民。部分高校采取强硬手段,以扣学分、取消奖学金和入党资格或扣发毕业证等相威胁,要胁农村户籍学生转户,引发抗议。

网友g1692说,这是政府与高校挂钩坑害学生。出生在农民家庭,土地便是生命根源。那些引诱你们上贼船的豺狼虎豹,当你们碰到真正困难的时候,是不关心你们的生计的。

城市能用的土地基本被这帮靠房地产开发的败家子败光了,农村的农田将会成为这帮败家子新一轮的目标,更何况是这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员。

这位网友的揭露,让我想起千把年前杜甫老先生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年年茅屋被秋风所破的当今寒士,何年才能“俱欢颜”?◇

本文转自230期【新纪元周刊】“焦点新闻”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32/9569.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1-07-06 5: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