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轮回故事

大陆法轮功学员 道明

二零零八年夏天,我做了这样一个梦:在一个天国世界的天河边,我是一只神鸟。(摄影:magann/Fotolia)

  人气: 97
【字号】    
   标签: tags:

我的宿命通功能并没有打开,以下是关于我个人的轮回故事,是师父在不同时期以梦的形式点化于我。在整理的过程中也是根据师父梦中点化的时间先后顺序来整理的。

(一)前世为龟

我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前几个月得法的,那时我是一名农村小学教师。当时我所任教的二年级中有名学生,总是喜欢在上课时缩头,我就骂了他一句:“你又不是乌龟,干吗总是缩头?”到了晚上睡觉,在梦中,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还说别人是乌龟,你前世也是乌龟啊!”那声音是师父的声音。随着声音的导向,我看见在茫茫大海中有一只海龟正在慢慢的游着。那海龟不就是自已吗?

(二)神鸟下世

迫害发生后,我一直认为自己并没有什么来头,也曾一度邪悟,认为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只要完成自己该完成的任务就行了。当时我是这样计算的:国内有至少七千万大法弟子,每人只要讲清二十人就可以完成任务。

在二零零八年夏天,我做了这样一个梦:在一个天国世界的天河边,我是一只神鸟,和另一只神鸟在天河边尽情的遨游,在那里,我们等待了很久。终于有一天,我对同伴说:“我要下世听转轮圣王讲法了!”那只神鸟二话没说,就随我下世转生了。他就是我今生的弟弟。父亲和弟弟都曾得法,我得法不久后,父亲就得法,弟弟是在迫害前夕得法的。迫害发生后,父亲的敏感神经触动,弟弟随父亲一起放弃大法,至今都未能走回来。在此,我真心希望他们都能醒悟过来,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

(三)天国圣缘

二零零九年初夏,一次在梦中看到了更遥远的史前一幕:在宇宙中极为遥远的年代,我生活在一个层次很高很高的宇宙境界,高得在那层宇宙众神看来是最高的。在那层宇宙有位法王,众神都称之为大造物主,而我就是法王身边的侍卫。梦中的我见那层众神称那法王为大造物主,不禁笑道:“怎么他是大造物主呢?大造物主不是师父吗?”法王最器重我,我也自然成为除法王外,众神公认的第二号人物。

也不知在那里待了多长时间,突然有一天,法王找我来商议:“整个宇宙将要走向毁灭,你下到人间挽救整个宇宙吧!”当时我听后立即拒绝,并大声哭着说:“我不去,要是我在常人中迷失回不来该怎么办啊?”我心中很不是滋味,泪如泉涌,心中纳闷:你是法王,能力远在我之上,为什么你不下到人间,硬要派我去冒险呢?法王似乎看出我的心思,无奈的说:“要是你都回不来,这个宇宙就没有希望了!”也不知我流了多久的泪,也不知法王苦苦求了多久,最后我还是不情愿的答应了。临行时,法王拿出了两部天书,把其中的一部交给了我,并说:“到了人间,你就用这本天书来挽救宇宙吧!”我收拾好行装,来到天门准备下走,被两位把守天门的天将阻拦。因为在天界有神出天门一定有大事要发生,所以他们过来询问其中缘故。我就把我下走的原因给他们一一叙说。他们听后无比感佩,不忍心我一个人迷失,坚决表示与我一起下走。我说:“如果我都迷失了,你们还想回来吗?”因为当时我认为这两位“无名小将”能有什么能耐,如果身为第二号人物的自己都回不来,他们还有希望吗?然而,他们俩的态度极为坚决,与我僵持了很久,我只好答应让他们一起走。

在层层下走的过程,我们一路遭到了旧势力的围堵。那两名天将就是同修W和同修J。在今生今世,同修W引导同修J得法,同修J引导我得法。在迫害前夕,我们三人走得最近;迫害发生后,又是他们帮助我逐渐走出邪悟的迷区。

(四)“公社”运动,讲师遭杀

可能是我的大前世吧!大约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那时我约莫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是某一大学讲师。那时的大学都有田地,正是实行人民公社运动之时。当时我在学生面前横加抨击人民公社制度:这样会严重挫伤人的劳动积极性,生产一定会大幅度下降,会搞得民不聊生。很多人都积极响应,并都纷纷都把田地交给某一个人经营管理,我也交了,并对那人说:“你富了,就带我们一起富吧!”这当中我有一个学生又是我今世的学生。这件事传到了校领导那儿,决定处理这件事。有人举报说,这件事是我挑起的,说我散布反动言论,所以又决定抓我批斗。其他人吓得立即表示与我划清界线,都不再支持我。我知道此事后,到处逃,被一人抓住,但还是放了我。这人就是我今生的一位表兄。最终我还是没能躲过噩运,还是被抓了,校长令人将我带走。我自认为死局已定,干脆脱口大呼:“蒋中正万岁!”有一个穿着陕北民装的人无比愤怒,拉起弓,用小鱼叉当箭,欲将我射杀至死,我使劲往地一倒,没中。但我并没有因此逃过此劫,他迅速将小鱼叉捡起,往我身上一捅,我这一世也算是结束了。在死亡之时,我听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叹惜:“要是你不说那句话也许还能活一命。”这人就是我今生的教导主任,现为副校长、工会主席。

俗话说:“万事皆由其因。”我想这也是我今生惧怕当教师的原因吧!

(五)好心放生 误堕情网

大概在明朝时期(到底哪个朝代不能确定),我曾独自修道。大约在二十岁出头之时,有一次救了两条鱼。那两条鱼为了报恩,就都转生了女儿身,在我中年之时,她们都要嫁给我为妻。由于她们年轻美貌,我又经不起寂寞和色欲的诱惑,还是娶了她们。这样就因此懈怠了修炼,长期误在情网中而不能自拔,最终没有修成。

也许是那一世,我产生了很强的色欲观念。得法前,我色心极重;得法后,特别是迫害发生后,又因色心难去,一度被旧势力推向了大法的对立面。师父慈悲,硬是让同修把我拉了回来。经过长时间的苦修,色心虽去了很多,但向往“齐人之福”的观念却挥之难去。我想其中原因就在于此吧。

--摘编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忽然梦见一群神人、五丁,踊跃向前,为我凿开河面冰块,疏通河道......
  • (shown)韩愈惊魂未定,良久才说:刚才梦见一神人,身长丈余,穿着金色铠甲......
  • (shown)张知县低头一看,原来是苏东坡亲笔墨迹——《蜀冈送苏伯固之岭南》的五言诗哪......
  • (shown)在我半梦半醒之间,天神不断地在我耳边说:快点回来,回到天上.....
  • (shown)卢希哲更惊讶了:我正好三十多岁,难道我是老妇人丈夫的后身吗?就召老妇人到衙门里来看,果然和梦里老妇人长得一模一样......
  • (shown)真心希望您给自己一个机会,去听听去看看,再去思考。共产党已经剥夺了咱们中国百姓(您)知道和选择的权利,难道连您也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吗?
评论